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五十一章 定风(求订阅)

第八百五十一章 定风(求订阅)

    从苍玄遗迹之中出来的修士可能会出现在荒古绝地的任何一处地方,杨君山出来之后便就近潜入地底开辟出一间地穴,一连数日便在这里潜藏修炼。

    此时荒古绝地的各种天地灵珍纷纷出现,各个势力以及各个种族的修士为争夺天地灵珍所爆发的厮杀也越发的惨烈。

    不过杨君山对此却是充耳不闻,更不会在这个时候卷入其中,他的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炼化体内那一丝清灵仙气上面。

    而在九仞诀的运转之下,杨君山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九仞真元对于清灵仙气的炼化速度,原本以为多则一年少则大半年的时间,自己便能够顺利进阶太罡境,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时间恐怕要大大缩短,最迟半年之内他进阶太罡境便如水到渠成。

    清灵之气乃是黄庭道人才能够凝聚而出的仙体本源,其本质上已经可以算作一缕仙气,此物品质极高,低阶修士炼化自然有诸多不易,但不可否认的是,修士所用来修炼的传承品质越高,那么炼化这一缕清灵之气的速度就越快。

    杨君山自从得到为山九仞诀之后虽对其秘而不宣,但却一直不曾放弃对这一道传承功法品阶的暗中猜测与印证,而其中最为直观的对比对象便是杨君昊所修炼的“心火红莲诀”。

    心火红莲诀乃是宝阶上品的传承功法,这道传承原本就是杨君山得到之后传给了杨君昊,所以对这道功法可以说是知根知底,杨君昊也可算得上是天纵奇才,然而在经过日常的切磋交流之后,杨君山完全可以断定为山九仞诀的品阶定然在心火红莲之上。

    记得当时杨君山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心中激动的可是“砰砰”直跳,暗中自然惊喜不已。

    然而在亘古密林的时候,从紫苑道人口中得知,杨君昊身上的那根赤木杖极有可能便是火行至宝扶桑木枝,能够凭白将修士的功法品阶提升一个台阶,也就是说此时杨君山所修炼的“心火红莲诀”已然是道阶下品的传承,如此说来,那岂不是说“为山九仞诀”至少是道阶中品的传承功法?

    好在当初杨君山听得这个消息之后还算冷静,神色间并未表露出什么令人怀疑的表情,否则的话不知道紫苑道人得知他居然有道阶中品的传承,会不会当场采取什么不愉快的措施。

    清灵之气的炼化正在按部就班的进行,杨君山得以分出部分精力放在丹田之中的混元令之上。

    自从得到此物之后,除了一开始被一道声音在脑子当中刻印了一段话之外,后来却是再无从此物上得到过其他的消息。

    丹田之中,残锏的器灵穿山甲对混元令不断的进行撩拨,可却仍旧无法从中得到其他的信息。

    “此物当真不是法宝?”

    杨君山已经不止一次向穿山甲询问了,语气之中的失望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不是!”

    穿山甲的回答斩钉截铁:“若真是法宝,以它品质当有器灵,可要是此物有器灵存在的话,是不可能瞒得过我的。”

    “那有没有可能是一件泯灭了器灵的法宝本体,或者说是一件道器的本体?”

    杨君山不但不死心,反而有着更高的期望,那混元令上一条条玄奥复杂的纹路与道韵石如出一辙,若当真是一件法宝的话,他绝对相信是一件道器无疑。

    “不要痴心妄想了,”穿山甲毫不犹豫的打击道:“此物或许与道境有关,但绝不是道器法宝,看到令牌上那一道道的玄奥纹路了么,或许日后待得你进阶道人境之后,可以一窥此物真容。”

    丹田所化的插天巨峰封顶,器灵斑斓巨虎虎视眈眈的在封顶外围徘徊游走,朝着封顶中央不断的发出挑衅一般的低吼,之前有一只穿山甲占据了封顶中央的位置便已经令它很是不爽了,如今却又多了一物,这让一直以来将插天巨峰视作它的领地的虎灵大为不满,可它现在却又无可奈何,它现在根本不是穿山甲的对手。

    尽管早已知道结果,但杨君山还是难掩神色间的失望,只得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当初得到混元令的时候,那一道突然在他脑海当中响起的声音来。

    相比于混元令带给杨君山的期待,那一道声音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实际上反而更惹他关注,特别是九仞老祖名称的出现,更是令杨君山精神一振!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一道直接在杨君山脑海当中响起的声音应当便是苍玄老祖所留,而他言语之中显然是那自己与九仞老祖相比,并自认逊色于九仞老祖。

    要知道,杨君山在知晓有九仞老祖的存在之后,便曾经明里暗里探寻过这位老祖的事迹,奈何除了可以肯定此人定然出身于撼天宗之外,其他有关这位的老祖的事迹却极少在修炼界流传,哪怕是撼天宗内部似乎对这位老祖也是知之甚少。

    这便让杨君山感觉到奇怪了,从为山九仞诀的名称上来看,这道道阶功法传承显然是九仞老祖所创,所以才会以自己的名称命名,可能够创出这样一道道阶传承的存在,在修炼界无论哪一家宗门都应当有着赫赫声名才是,可九仞老祖却明显是个例外,这位似乎显得极为默默无闻。

    可现在看来,九仞老祖并不像如今这般名声不显,至少在千年之前的大神通者口中显然对于他极为推崇,甚至即将升仙的苍玄老祖都自认不如,可见这位九仞老祖至少也应当是不弱于苍玄老祖的顶尖黄庭道祖级别的存在。

    只不过不知因为何故,九仞老祖或许在低阶修士当中似乎并没有多少事迹流传,反而在大神通者当中看样子极具知名度。

    至于苍玄老祖留下的那段话的后半段,杨君山却有些云里雾里不明所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苍玄老祖看样子最后果真不曾升仙成功,而且看样子倒不是自己实力不济,而是被人暗算最终身陨。

    看来哪怕是成就仙人,修士也未必就能够自在逍遥,仍旧摆脱不了尔虞我诈,而且到了那种境界,更多的时候反而是杀人不见血。

    想到这位苍玄老祖最后仿佛遗言一般的警告,杨君山不由的从储物法宝之中将苍玄老祖亲笔所书的阵道笔记拿了出来,并极为熟悉的翻开到了某一页,再次仔细揣摩里面所记载的一道秘术传承。

    “阵窃之术啊,谁能想到这阵窃之术实际上最初乃是苍玄老祖所创?”

    杨君山在翻看苍玄老祖的阵道手札的时候,却是无意当中发现了阵窃秘术的记载以及苍玄老祖创制并运用这一道秘术的过程和经过,不由叹道原来苍玄老祖才是阵窃秘术的真正创制者。

    想当初阵窃之术在修炼界流传,想来应当就是荒古绝地的苍玄遗迹当中的这套阵法传承手札外泄的缘故,只是不知道当时是谁得到了这一册手札,但可以肯定十有八九是一个不太识货之人,否则这阵窃之术也不会传的天下皆知。

    如今这一册手札落入到了杨君山的手中,以杨君山的阵法造诣,自然晓得手中之物的价值,那么也就断然不会有外泄的可能。

    或许有一些阵法一道的好手在见过杨君山的手中之后能够从中推测一二,但那些也只不过是阵窃秘术的皮毛,甚至杨君山在见到这一册手札之前所掌控的阵窃秘术都只能算作入门的东西,而玉册之中记载的东西才是真正高深的阵窃秘术。

    苍玄老祖当年在修炼界号称“多宝老祖”,这阵窃秘术在其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苍玄老祖的这一册玉册之中记载的可谓是包罗万象,完整的阵窃秘术只是玉册之中记载的传承之一罢了,甚至在杨君山看来,这一玉册的价值比他所得到的完整的两仪元磁神光传承还要重要的多。

    原本杨君山的阵法造诣已然达到了大师级的巅峰,然而实际上这些年来却是已经陷入到了瓶颈,宗师级的阵法师看上去距离他仅有一步之遥,而实际上想要迈过去这一步,这当中的困难却也只有他自己能够知道。

    然而如今有这一册手札在手,里面不但详细记载了苍玄老祖的阵法体悟,还有大量苍玄老祖实验以及布置阵法的案例以及推演阵法的过程,杨君山成为阵法宗师的障碍可以说已然被扫清,甚至还位他日后所走的道路指明了方向。

    这一趟荒古绝地之行,虽然二十四种天地灵珍当中杨君山仅仅只得到了一块乾坤石,可无论是清灵仙气、两仪微尘青光传承,又或者是玉册手札、两仪元磁神光传承,其价值与天地灵珍相比都不相上下,甚至犹有过之。

    然而就当杨君山沉浸在修为提升的快感当中的时候,外界的变化却是令他不得不暂时中断了清灵之气的炼化,因为任谁在短短的半天之内从头顶上飞过去七八道遁光,都不会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当杨君山从地穴之中浮出地面的时候,顺着先前遁光前去的方向望去,肉眼所及之处,便能够见到一道通天的风卷连接在荒古绝地的天地之间!

    尽管这一道风卷实际上距离杨君山仍旧有三五十里的距离,但对于真人境高阶修士而言,异常斗法波及方圆数十里实在再正常不过,更何况此时那道风卷之下汇聚的也绝不仅仅只有几名修士,杨君山可不想在闭关的关键时刻被人惊扰到走火入魔。

    事实上杨君山尚未到达风卷附近,几乎便已经能够确认能够搞出这般大动静的究竟是哪一种天地灵珍。

    定风珠,也只有定风珠这种天地异宝才能够引动如此大规模的天象异象。

    杨君山心中不由的暗叹自己的运气,之前一直苦寻无果,现如今分明已经不再需要此物,却不曾想它却就在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出现了!

    杨君山并未驾驭遁光,只是在地面上施展缩地成寸似慢实快的走着,相比于已经汇聚在通天风卷附近的修士,杨君山此时的心情却要淡然的多。

    在距离风卷百余丈左右距离的时候杨君山停下了脚步,在他目光所及之处,此时汇聚在风卷附近的修士不少于十五个,只是先前在荒古绝地之中经历了太多因为抢夺宝物而被人围攻的例子,此时尽无一人敢率先上前收了此宝。

    杨君山的出现也引起了其他先到修士的注意,大多数修士在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只是一名天罡境修士之后便转移了注意力,但也有几道目光始终在他周围逡巡,杨君山目光迎上之时,正看到紫风派的天罡修士郑真人此时正是满脸寒霜。

    杨君山向着他的身后看去,却发现此时仅有一人跟在他身边,与之前追杀杨君山的时候少了一个,杨君山暗忖莫不是少了的那个已然陨落,或者干脆就是死在了徐天成的手中,所以这位郑真人才对自己恨之入骨?

    只是自己又不曾出手杀了紫风派的人,他对自己这般狠厉找错人了吧!

    只是为何此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却又变成了冷笑?

    杨君山心中一动,目光之中寒霜涌动,再看向周围的时候,却是果真又发现了几个方向上有着隐藏的身影。

    这其中有其他蓄势待发的修士,可也有数名紫风派之人,其中至少有三位太罡真人,更为重要的是,这几名紫风派的修士并未聚拢在一起,而是分散在风卷的周围,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此时所有觊觎定风珠的修士包围在中间。

    难不成紫风派这是想要将所有觊觎定风珠的修士一网打尽?

    虽说定风珠对于风行修士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而紫风派又是以风行一脉著称于修炼界,那么紫风派势必不愿让定风珠流落于他人之手,但想要将此时汇聚而来的所有修士一网打尽却显力有未逮。

    不过若只是要抢夺定风珠的话,此时紫风派的人的确是实力最强的一拨,只是摆出这样的阵势却又显得小题大做,而且一旦因为争夺定风珠爆发冲突,他们极有可能因为来不及出手援助而错过了时机。

    联想到刚刚那位郑真人对他的冷笑,杨君山心中恍然,紫风派这是在做局,相比于得到定风珠,恐怕斩杀紫苑道人的葫芦化身,断绝她的成道之途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而自己恐怕到时候也会被搂草打兔子,一并秋后算账。

    定风珠就算再克制风行神通,只有一颗也韩动不了紫风派强大的根基,而一位盗取了紫风派的传承神通,并即将度过雷劫的华盖道人,才是紫风派真正的心腹大患!

    他们算定了紫苑化身要想将分身提升到道人境就必须要定风珠的辅助,只是杨君山心中尚有疑惑,难道他们还不知道紫苑化身已经进入苍玄遗迹并得到了清灵之气吗?

    按理说萧香儿从遗迹空间出去已经数日时光,以紫风派之能当早已经知晓紫苑化身得到清灵之气的事情,那么也就应当晓得紫苑化身此时已经不再需要定风珠进阶道人境才是,那又为什么会摆出这般大的阵仗呢?

    杨君山目光闪烁,看不透这其中的缘由和凶险,眼珠子一转,以衣袖遮掩一道光芒便射入脚下地中,随即便表露出一副犹疑胆怯的模样,抽身一路退到了三里之外,这个距离完全可以保证杨君山发现事情不对后立马逃走,同时也不会被紫风派的人围住。

    杨君山的退走再次引来了几道不屑的目光,紫风派的郑真人见状脸色更显阴沉,不过却并未再有其他举动,显然不想因为他一个人而破坏了紫风派暗中布下的局面。

    杨君山心中越发的笃定,而此时天边又有几道遁光降落,此时聚集在风卷周围的修士已经越来越多,虽然仍旧没有一人出手,但气氛已经越发的压抑沉闷,一场大混战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或许少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导火_索。

    而后便在许多人震惊和不解的目光当中,一片原本空无一人的空地之上突然传来一阵微不足道的灵力波动,一道土黄色的光芒突然从地面炸开,随后一颗闪烁着灵光的珠子在众多高阶真人修士的目光当中就那么以不快的速度晃晃悠悠的撞进了风卷当中。

    法器,那颗土黄色的珠子赫然只是一件中品法器!

    在场真人修士布下二十位,修为最低的也是天罡境,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最先动手的居然是一件法器!

    更为无语的是,或许是因为这一件法器出现的太过出人意料的缘故,在场几十位真人居然没一人出手阻拦!

    这玩笑开的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数十道目光看向了法器最先出现的地方,无数道灵识在瞬间将那一边空地扫过,甚至带起了一阵阵的阴风,可最终却是毫无所查。

    只有郑真人若有所觉,看向了已经远离的杨君山,那法器出现的地方虽然不是杨君山先前站立的位置,但距离也仅仅只有十几丈罢了。

    “叮”,一声脆响从风卷之中传来,也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拉了回来!

    所有人都在瞬间忘记了刚刚的蹊跷,因为在这一声响过后,庞大的风卷顿时紊乱,那件法器居然准确的捕捉并击中了定风珠,而后一颗拳头大小的青珠被从风卷之中撞飞了出来,而且径直朝着郑真人所在的位置飞了过去。

    “不好……”

    “小心……”

    “动手……”

    各种怒吼、传音、灵力光泽、神通轰鸣、法宝光华,在瞬间极致绽放,郑真人以及他身边的另外一位紫风派天罡修士瞬间被这瑰丽的色彩淹没,两位天罡修士甚至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飞来的定风珠便消除了在这世上的一切痕迹。

    ————————

    感冒不是病,病起来直犯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