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四十九章 仙缘(再续)

第八百四十九章 仙缘(再续)

    石桌上四处图案,每一道图案附上残图之后,便能够从苍玄老祖留下的遗迹当中得到一份宝物。

    然而每当修士用一张残图得到一份传承之后,这张残图便会从遗迹之中消失,然后出现在荒古绝地的任意一处所在,等待着被下一位修士幸运的得到。

    只有当四张残图集全,同时附在石桌图案上之后,才能不但得到四份苍玄老祖留传下来的仙缘,还能开启遗迹当中真正的秘密,得到苍玄老祖真正的传承。

    紫苑化身之所以一再阻止萧香儿去石桌上撞仙缘,便是因为此时残图尚未齐全,她不愿失去这个机会。 小说

    而且从萧香儿的言语当中得知,当年紫苑道人本尊尚未进阶道人境之前,便曾经在进入遗迹的时候算计了萧香儿祖父萧巽乾的三张残图,这才有了日后紫苑道人一飞冲天且与紫风派彻底结怨的事情。

    甚至杨君山怀疑,当时紫苑道人身上说不定就有一张残图,而在从萧巽乾手中得到三张残图之后,她便已经集齐了四张残图开启了苍玄老祖的真正核心传承,而紫苑道人真正一飞冲天,恐怕凭借的不仅仅是三张残图所得到的好处,而是得自苍玄老祖部分真正核心传承的支撑!

    也正是对苍玄老祖的核心传承有着亲身的体会,在数百年之后,紫苑道人才不惜冒着道途断绝的危险将分魂葫芦的化身再次派到荒古绝地进入遗迹空间试图重新集齐四张残图,再次开启苍玄老祖的核心传承,就像是紫苑化身之前说的那样,苍玄老祖学究天人,哪怕是他留下的真正传承,也不是紫苑道人能够学全的,而再次得到苍玄老祖的核心真传,恐怕才是紫苑化身这一次进入荒古绝地的真正目的!

    与苍玄老祖的真正传承相比,恐怕就连这具化身进阶道人境都变得不太重要了。

    杨君山想到这里,试着问道:“那么前辈苍玄老祖的核心传承又是什么,不知前辈是否能够透露?”

    紫苑道人瞥了他一眼,道:“到时候你自然会知晓。”

    杨君山马上腆着脸道:“要是前辈能够从中得到什么神通功法,能否给晚辈一个抄录的机会?”

    紫苑化身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敢有如此胆量,道:“凭什么?”

    杨君山“嘿嘿”一笑,正要说话,却不曾想旁边的萧香儿突然开口道:“因为没有我们手中的残图,你根本就打不开苍玄祖师的核心传承!”

    杨君山看向萧香儿的目光有些意外,不过她能够将自己心中想说的话说出来那自然是最好。

    事实上杨君山本身也没报多大希望,紫苑化身冒着道途断绝的风险闯入荒古绝地,对所求之物当然是志在必得,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与其他人分享的理由,杨君山之所以提起这件事最终目的也不过是要将紫苑道人欠一个人情罢了。

    不料萧香儿话音刚落,紫苑化身脸上居然浮现出了沉吟之色,这却是让杨君山大为意外,难不成紫苑道人还真有将传承与他们分享的打算?

    紫苑化身抬起头来看了萧香儿一眼,道:“苍玄老祖乃是你们紫风派的先人,他的核心传承在紫风派自然也有,你提这个条件根本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便宜了他!”

    不等两人开口,紫苑化身便继续道:“不过核心传承你们是别想了,但本道人却是可以承诺手中这张残图所撞到的仙缘交给你们!”

    萧香儿也反应过来自己提出的条件似乎有欠考虑,但紫苑化身在这里虽不能动手杀人,但到底二人修为悬殊,再加上杨君山即便是再有不满也只能站在紫苑道人一边,想要制住她也不难,于是只能狠狠道:“第四张残图一定不会出现的。”

    “咳,”杨君山很是突兀的咳了一声,不好意思的看了萧香儿一眼,然后对紫苑化身道:“前辈,既然你能够通过手中残图感应到我的身上也有残图,那么你可曾感应到我身上有几张残图?”

    紫苑化身与萧香儿的犀利目光突然一下子便都盯在了他的身上。

    “你……”

    紫苑化身到了现在哪里还不晓得另外一张残图同样在他身上,她神色复杂的指着杨君山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终周身气势一泄,勉强瞥了他一眼,颇有些无力道:“小子,你又打着什么鬼主意?”

    杨君山干笑了一声,道:“晚辈并非是故意隐瞒,只是进入这遗迹也是误打误撞,不明所以,而且前辈也一直没有询问晚辈身上的残图有几张。”

    紫苑化身没好气道:“有话直说!”

    “晚辈就是想要见识一下苍玄老祖的核心传承!”

    紫苑化身自然晓得杨君山话中是什么意思,冷哼一声也不做回应,而是将自己手中持有的“地”字残图走到了石桌跟前,然后看向了杨君山与萧香儿两人。

    杨君山见状,连忙率先将“荒”字残图放入到了标有“阵道”下方的图案之中,残图与雕刻严丝合缝,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在石桌上泛起,将残图笼罩在其中,而后熟悉的空间之力传来,待得乳白色的光满散去之后,残图已经化作石质与石桌合为一体,而在残图上面却多了一本玉册。

    杨君山将有些好奇的将玉册拿在手中,却见封面之上有几个银钩铁画一般的大字“阵道推演手札”,几个大字笔力遒劲,字体与四张残图上面所写的“荒”、“古”、“绝”、“地”四个大字显然同出一人。

    “这是苍玄老祖亲笔所书的阵道推演笔记?”

    紫苑化身眼尖,一眼便看出了杨君山手中这本玉册的价值,有些惊愕道:“你小子运气当真不错,要是苍玄老祖的阵道笔记只有这么一册的话,岂不是说你拿到了苍玄老祖完整的阵道传承?”

    杨君山闻言也是心头一阵火热,可是他心中随即又有所疑虑,按照紫苑道人所言,苍玄老祖应当是天地间阵道造诣最为高深之人,甚至在尚未升仙之前布下的大阵都能够令仙人束手忌惮,这样人物若当真留下自身的阵道传承,难道不应当作为核心传承来看待吗?

    按照紫苑化身所言,这四张残图能够从遗迹之中得到的不过是当年苍玄道祖在修炼界收刮所得之物,只有集齐四张残图得到的才是苍玄道祖的核心传承,由此看来,这一册记载苍玄道祖阵道推演的手札也不见得有多珍贵,至少还不被苍玄道祖自己看在眼中。

    或许这应当只是苍玄道祖早年专研阵道的笔记,杨君山暗忖,不过到底是阵道大宗师,哪怕是他早年所悟,也足够自己拿来相互印证了。

    更何况按照紫苑道祖所言,他的阵道传承原本就源自紫风派,可以说与苍玄道祖是一脉相承,如今杨君山的阵道造诣正处在阵道宗师的门槛之前,这一册笔记或许就是令他打破瓶颈踏足宗师境界的契机。

    不管怎么说,能够得到这一册玉册传承笔记,杨君山自忖不算太亏。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旁边的一声惊呼便让杨君山感觉自己的运气与这位相比着实算不得什么。

    “巽风袋,中品宝器!”

    紫苑化身看了萧香儿手中一张小巧玲珑如果荷包一般的青色风带,撇了撇嘴,道:“这苍玄老祖生前绝对给紫风派的人留了后门,只要紫风派的人肯定能从中得到好东西!”

    萧香儿闻言冷冷的哼了一声,却是根本不作理会。

    杨君山笑了笑,将“绝”字残图放在了石桌的另外一面,空间波动传来,一枚小巧的玉质条块出现在石桌之上,此物看上去应当是用来记载传承之物,不过看上去却要比传承玉板小得多,他却是并不识得此物。

    “这是传承玉简,”紫苑化身介绍道:“这是千年以前修炼界高阶修士用来记载重要传承的载体,比传承玉板要好得多,但却又被后来手段更为新颖的留影传承珠淘汰了。”

    见得杨君山把玩着手中的玉简,似乎有些不太熟悉此物,紫苑化身又道:“将此物贴在眉心,以灵识感受便能够得到里面的传承信息,虽不如留影传承珠那般身临其境,但往往也要比传承玉板细致周全。”

    杨君山闻言照做,果真感知到了里面记载的传承信息。

    “两仪青光术,似乎是一道神通传承,哦,是了,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一百九十九位的两仪微尘青光,应当就是这道神通了!”

    得到一套完整的宝术神通传承,杨君山自然心中喜悦,可抬头一看,却见萧香儿神色阴冷,而另外一旁的紫苑化身却是面色古怪。

    “怎么……”

    见得两人神色,杨君山有些不明所以。

    萧香儿也就罢了,毕竟这里是人家紫风派前辈老祖的坐化陨落之地,这里的一切都是被紫风派视作自家之物的,自己从里面得到了宝术神通的传承,人家能有好脸色就怪了,只是为什么紫苑化身此时的脸色看上去比萧香儿还要怪?

    “我记得你曾经修炼有一道神通,唤作‘元磁宝光’?”

    紫苑化身突然开口问道。

    杨君山有些不明所以,只是点了点头,道:“不错!”

    “看来当真是天意啊!”

    紫苑化身说着将最后一张“地”字残图放在了石桌之上,而后又是一枚传承玉简出现在了上面。

    紫苑化身将玉简中的内容一扫,随即便有些兴意阑珊的将玉简扔了过来,道:“送你了!”

    杨君山忙不迭的接在手中,尽管见得紫苑化身如此随意,暗忖可能是一道品质不太高的传承,可当杨君山将玉简放在眉心灵识扫过之后却是一愣,道:“乾天巽风诀,这可是宝阶中品的传承功法!”

    这是地地道道的紫风派传承功法,一旁的萧香儿闻言脸色越发的阴沉了,而紫苑化身却是摆了摆手,道:“这样的功法本尊拿来何用,送你了!”

    紫苑道人看不上一道宝阶中品的传承功法,杨君山可却视若珍宝,他可是有一大家子的族人需要照顾,如今杨家的传承体系虽然越发的完善,可还是无法惠及每一位能够修炼的族人,最大的不足还是传承功法的欠缺,而风行一脉的宝阶传承便是其中之一。

    周毅真人虽说便是修炼风行的真人,他所修炼的功法自然是宝阶以上,不过周毅真人身份特殊,他的一身修为可并非来自杨家,如今虽说受杨氏庇护,可也同样为杨家做事,自然也没有将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上交杨家的道理。

    杨氏族人当中适合走风行一脉的后辈子弟也有不少,却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高阶功法传承,修炼灵阶功法毕竟成就有限,安侠修为困在武人境巅峰已经多年,便是因为苦于没有宝阶传承而一直无法冲击真人境,现如今再想要进阶希望却是已经不大了。

    这些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之中一闪而过,他的注意力马上便放在了时桌上面。

    此时四张残图齐全,苍玄老祖的核心传承即将被开启,紫苑化身瞥了旁边仍旧留在这里的萧香儿一眼,冷笑道:“记得把今天见到的一切说给萧巽乾听,咯咯……”

    紫苑化身笑声刚落,那原本已经贴在石桌上的四张残图突然再次剥离,在一股空间力量的包裹之下突兀的从石桌上消失,杨君山眼瞅着却根本来不及反应。

    “不知道下一次这四张图还有没有集全的必要!”

    紫苑化身喃喃自语道。

    “咔嚓”一声裂响,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吸引到了石桌之上,却见石桌正中央原本是一个整体的桌面突然开裂,一座一尺见方的石台从中升起半尺高,而在小石台的中央却一个阴阳鱼的图案,而在阴阳鱼的两只点睛之处则各有一个圆形的凹陷。

    其中在阳鱼点睛处空空如也,阳鱼所在台面也是光秃秃一片,而在阴鱼点睛出却有有一枚被一层淡淡的光膜覆盖的青色玉简。

    萧香儿似乎识得眼前这座石台,脸色突然一变,失声叫道:“紫青双简……”

    杨君山与紫苑化身都看向了她,萧香儿自觉失言,连忙收敛了神色不再言语。

    紫苑化身冷笑道:“看来萧巽乾的确告诉了你不少东西,可惜他进不来!”

    萧香儿不服气道:“你不过是盗取了本派传承自己修炼,可这些传承在本派却并未中断!”

    “是吗?”紫苑化身嘲讽道:“自从苍玄之后千年,你们紫风派有几个修成了紫气东来诀?”

    萧香儿语塞,却只是拿着眼睛瞪她。

    紫苑自也不会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转而指了指石台上那枚被光膜覆盖的青色玉简,对杨君山道:“原本本尊准备了几道手段打开这层光膜,不过现在能者多劳,用你的元磁宝光术试一试吧。”

    杨君山有些狐疑的忘了紫苑化身一眼,低声自语一般,道:“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眼见得紫苑化身就要暴走,杨君山连忙伸手一摸,金黄色的元磁宝光在掌心闪过,那一层光膜居然如同遇到开水的积雪一般层层化开,最终将那枚青色玉简裸露了出来。

    出乎杨君山意料之外的是,紫苑化身这一次居然没有将青色圆形玉简拿在手中,反而示意杨君山先将玉简拿起来。

    眼见得杨君山疑心又起,紫苑化身冷冷道:“别怪本尊没有给你机会,机缘可就在你手下!”

    这个时候萧香儿突然抢上前来要将青色圆简拿走,不过杨君山却突然将手掌在石桌上一拍,眼见得就要被萧香儿抢走的圆简突然从石台上跳起,然后被杨君山一把抓在了手中,随即贴在了眉心中间。

    灵识只是将玉简内容一扫,杨君山便面露震惊之色看向了紫苑化身。

    紫苑化身冷笑道:“小子,这一道传承可够本尊还你人情?”

    杨君山甚至顾不得睁眼看紫苑化身,只管将全部的精力集中起来记忆传承玉简中的内容,口中却道:“日后前辈但有所吩咐,君山必尽力而为!”

    “才‘尽力而为’,这话听着诚意真低!”

    紫苑化身咂了咂嘴,不过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萧香儿在一旁神色变幻,不晓得心中在转着什么念头。

    一旁的紫苑化身冷冷道“丫头,苍玄老祖的核心传承已经被打开,你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儿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还想着将那玉简带回去?据我所知,两仪元磁神光的传承在紫风派并未丢失吧?”

    两仪元磁神光,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九十二位!

    这便是杨君山眉心中间那枚青色玉简之中所记载的传承内容。

    这一道术神通有两道宝术神通延伸,其一便是杨君山先前刚刚通过残图得到的宝术神通传承两仪青光术,如今又被称作‘两仪微尘青光’,而另外一道则是杨君山早已炼就的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三百二十四位的元磁宝光术!

    “要你管!”

    萧香儿只是拿目光盯着正在全力领悟两仪元磁神光传承的杨君山,居然对紫苑化身再不做理睬。

    五千字大章,求支持,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