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沙郡

第八百三十九章 沙郡

    杨君山并不知道西山村曾经有真人境修士暗中潜入,更不知道曾经有高手暗中谋算杨氏家族基业,在李老三被杨家律房叫去问话的时候,他早已经离开了杨家,在经过琳郡之后在转而向西,一路进入到了习州地界。

    相比于其他大州郡县区域分化的鲜明特点,习州七郡的名称就显得极为混乱,这七郡名称分别为沙郡、戈郡、尘郡、飚郡、岚郡、飘郡、飒郡,而且习州从表面上看,应当是这方世界最为贫瘠的一块地域,至少习州的大部分地域都被荒滩、戈壁、沙漠所覆盖,这些对于凡人,甚至是低阶修士而言都算得上是较为恶劣的生存环境。

    而事实则不然,习州修炼界在这方世界的整体实力可是极高的,或许比不得炎州、雷州,但比其他大州却要胜过一筹,其中紫风派更是修炼界最为顶尖的宗门势力,在整个修炼界也只有灵溢宗、飞流剑派、紫霄阁等寥寥数家宗门可以比肩。

    习州的自然环境看似恶劣,可再荒凉的地域也总有绿洲存在,而且或许是因为习州大部分地域太过贫瘠,使得整个习州的天地精华都向着这些绿洲集中,因此,但凡一处绿洲的存在,往往都蕴藏着丰富的修炼资源,完全可以支撑一处或大或小的修士定居点。

    于是便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当其他州域的修士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寻找散落在各个偏僻角落,或者埋藏在地底深处的修炼资源的时候,习州的修士只要在荒漠之中找到一处绿洲便全都解决了。

    习州表面看上去环境恶劣,可实际上修炼资源却是极为丰富而且集中,这令习州的修士在大部分时间都不用为各种修炼资源的搜集而四处奔波,而习州各方势力的大小除了看各自的高阶修士数量多少之外,一个更为直观的标准那就是看这家势力掌控了多少数量的绿洲以及这些绿洲的大小。

    作为习州名符其实的第一宗门,紫风派占据的地域从总体上看可能并不太大,只是尘郡和戈郡的全部和沙郡的大部,统共才两郡半之地,可实际上这三大郡中绿洲的数量以及面积却分别在七郡之中分列第三、第二和第一位,由此可见紫风派的强势。

    习州七郡之中,以最为富饶的沙郡最为荒凉,这个说法听着荒谬可在修士耳中却再正确不过,这里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沙漠,见到植被的机会可能连见到未被荒沙掩埋的尸骨的机会都要小得多,也正因为如此,但凡是沙郡之中存在的绿洲,里面蕴藏资源的丰富整体都要高出其他六郡一筹。

    更为关键的是,沙郡是习州荒古绝地开启之后唯一的入口,每当荒古绝地到了开启的时候,大范围的海市蜃楼降临,但凡是真人境修士驾驭遁光都有机会通过海市蜃楼进入荒古绝地之中。

    进入荒古绝地的关键在于沙郡的海市蜃楼,而不在于某个固定的地域,因此,每当荒古绝地开启日期临近的时候,沙郡之中的各个绿洲之中的高阶修士出入的频率便多了起来,他们只需等待海市蜃楼降临便可,无需像其他禁绝之地开启之时一般相互提防。

    杨君山在七日之前便到达了沙郡一座叫做翡翠湖的中型绿洲,这是习州二流宗门观澜宗掌控下的一处资源汇聚之地,这座绿洲的根基便是建立在绿洲中央的一座叫做翡翠湖的小湖泊周围,而这座面积只有不到七八里方圆的小湖泊下面则是由一条大型水脉支撑,仅这一点便让杨君山乍舌不已,就更不要提这条大型水脉之外的其他各种汇聚起来的资源了。

    要知道一条大型水脉足够支撑起一座方圆数百里的大型湖泊,便是杨家那条大型水脉在成型之后,只是一条普通河流的沁水根本消受不起,在很长一段时间当中,连杨君山和三才聚灵宝阵也解决不了灵气顺着沁水散逸的问题,吸引了周围不少修士前来定居,使得沁水两岸原本就很是繁盛的坊市再次向着下游延伸。

    而在这里却仅有一座方圆不到十里的小湖泊显化,下面的大型水脉气息却丝毫不见泄露,也就是说水脉的精华完全蕴含在了翡翠湖之中,杨君山不用想都知道这座湖泊里面定然因为水脉而孕育了不少奇珍异宝。

    事实也的确如此,翡翠湖绿洲之中存活着一种翡翠蚌,蚌壳呈翡翠之色,猛然看上去就如同一块完美的翡翠玉一般,而这些翡翠蚌之中则出产一种叫做翡翠珠的灵材,这种灵材品质不低且用途广泛,可以用来炼制法宝,研磨之后还能用来炼制丹药以及制作符墨,甚至还是布置阵法的优质灵材,特别是对于幻阵、迷阵之类的阵法效果更佳。

    为了守护这座绿洲,观澜宗派遣了至少三位真人坐镇,其中更有一位天罡修士。

    杨君山这一次前来沙郡,之所以选择翡翠湖绿洲落脚,除了有意避开紫风派掌控的绿洲之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冲着翡翠珠的名声来的,作为一名阵法大师,他自然晓得“十阵九幻”的道理,因此,翡翠珠对他的吸引力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所谓“十阵九幻”并不是说十座阵法有九种本质上就是幻阵,而是说大部分阵法在布置的过程当中都会用到与幻阵相关的技巧,可即便如此,翡翠珠通常也是阵法师梦寐以求的宝物。

    不过想要得到翡翠珠的过程显然并不顺利,观澜宗对翡翠珠的把控极严,杨君山这几日费了不小的功夫,花费了不小的代价,却只到手了十来颗劣质翡翠珠和五颗中等品质翡翠珠。

    翡翠湖出产的翡翠珠分为优良中劣四等品质,中、劣质的翡翠珠还有可能在绿洲之中通过交易得到,而良品以上的翡翠珠则一枚也见不到,据说都被观澜宗收了起来,除了自用之外,也只有那些个与观澜宗交好的“老客户”才有可能得到。

    数次碰壁之后,不甘心的杨君山自然而然便将主意打到了翡翠湖的翡翠玉蚌身上,然而在一番小心的探查之后他的心便凉了半截,整座翡翠湖连同下面的大型水脉都被一座阵法围拢着,而那座阵法分明便是出自阵法宗师的手笔!

    倒不是说杨君山的阵窃秘术便奈何不得这宗师级阵法,只是想要在不打扰观澜宗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潜入翡翠湖却是极难,更何况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而荒古绝地降临就在近期,杨君山显然没有时间去冒险。

    遗憾之余,杨君山不由憧憬杨家的两条大型地脉将来会延伸出怎样的天地奇珍,尽管这将会是一个极为久远的过程,但杨家的那条大型水脉支撑一条沁水同样过剩,将来就算不必翡翠珠想来也不会差太多。

    倒是杨家的那条大型土行地脉将来可能孕育的天地灵珍已经有所猜测和期待,那就是天然的含有一丝灵性能够用来孕育灵脉的真玉髓币。

    原因就在那条小型灵髓矿脉上面,据杨君馨这些年收集的寻灵传承推算,在大型土脉的支持之下,灵髓矿脉之中有一定几率孕育出天然的真玉髓币的,尽管这个几率同样低得可怜,但只要是这么一丝可能,便已经足够令杨家上下兴奋莫名了。

    虽然收集翡翠珠的过程并不顺利,但杨君山在交易翡翠湖其他特产资源上面确实收获颇丰,杨君山身上带着不少玉州独有的特产资源,这些宝物同样也被习州修士稀罕,因此交易进行的极为顺利。

    事实上在荒古绝地降临的消息将修炼界不少修士吸引到沙郡来的时候,各个势力掌控下的绿洲便开始有意引导与外州修士的交易了,毕竟在域外势力肆虐的情况下,原本就不畅通的各州变得更加闭塞,这一次风云汇聚便可算得上是难得的互通有无的机会了。

    翡翠湖绿洲只是一座中型的资源地,在杨君山到达后的七日时间便参加了三场交易会,其中一场是有观澜宗出面主持,另外两场则是私人性质的交易会,而且通过这三场交易会,杨君山还结交了几位习州以及其他各地的高阶修士。

    这一日,杨君山在将居住的客栈房间封禁之后,正在里面利用阵棋推演阵法,灵识却突然察觉到绿洲之中的修士突然骚动起来,杨君山精神一震,顾不得棋盘上的阵棋推演到了一个关键节点,随手将阵棋收起来之后,连忙拍碎了房间中的封禁走出客栈,却突然见得绿洲之外风起云涌,天空一片昏暗,不同方向的积怨之处都有庞大的龙卷直通天地,同时还有巨大的沙暴仿佛要渲染整片天地。

    “海市蜃楼要降临了!”

    不知道谁高声喊了一句,杨君山在看去时,整个天地仿佛末日降临一般,正在被一片阴影吞噬,亘古、荒凉、孤寂、苍莽以及死亡的气息在每个人的心头开始滋生并壮大。

    杨君山心头一动,双目之中寒光冷冽,却发现绿洲之外的天空之中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根本就是一片海市蜃楼一般的幻境!

    ————————

    有个年终盘点,大伙儿手中有票的话,就投给本书吧,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