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密谋

第八百三十八章 密谋

    因为缺少足够的宝阶丹药供应,杨家真人境修士目前的窘境实际上已经开始显露了出来。

    杨家曾经随着家族的扩张而得到了相当分量的高阶丹药,可作为消耗品,再多的丹药也经不住消耗。

    杨家上下为什么对凉玉山脉的那条小型灵髓矿脉如此期待?

    除了矿脉本身的价值之外,在玉晶无法取代宝丹辅助作用的情况下,便只能期望玉髓来尽可能的弥补了!

    只是尽管只是一条小型矿脉,却因为长距离的牵引,哪怕有遁空令辅助,想要进行开采恐怕也要等到两三年之后,而在此期间,杨家的高阶修士恐怕要迎来修为放缓乃至于停滞的窘境。

    也正是因为如此,彭士彤才想要尝试着为丈夫炼制一炉用来提升修为的戊元宝丹,不料最终却是后力不济,不但一炉珍贵的灵草作废,连同杨家最好的一尊丹炉也跟着报废。

    杨君山静静的听着彭士彤的言语,然后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有什么办法能够提升成丹率?”

    彭士彤道:“我没有十三弟的天赋,便是修炼了心火红莲诀也达不到十三弟那般雄浑的根基,不过大哥传我的十二结火印却已经练成了其中七印,只要能够找到代替自身灵力之火的火种,或者合适的引动丹火之物,我便有把握掌控这些火焰的火候,如此便能省却灵力的损耗,让我坚持到丹炉开启的最后时刻。”

    丹炉火种杨君山自然是知晓的,然而这天地间火种无数,品质也各有高低,可即便是最弱的火种也同样是暴躁之物,没有一种可以拿来作为丹炉火种。

    真正的丹炉火种都是经过炼丹师数十上百年,延续数代传承甚至为久远的时光,不断的磨灭火种之中的野性狂躁,令其变得温顺柔和,才能用来直接代替修士体内的真元之火用来尝试炼丹。

    而且这种所谓的“代替”也不完全是彻底不需要修士的灵力消耗,丹药是脆弱的,这与杨君昊炼化火罡修炼神通完全不同,哪怕是温养的最为温和的丹炉火种,如果不被炼丹师掌控,也会轻易毁掉一路灵丹,所谓的“代替”也只是节省灵力的多少不同而已。

    杨氏家族崛起太过迅速,哪里有什么时间用来温养丹炉火种,所以杨君山能够想到的也只是一些能够用来引燃丹火的奇珍灵物罢了,当然,在这之前杨家要首先解决了丹炉问题。

    杨君山无奈道:“跟大鼎堂的人说一声,先把他们那一尊中品丹炉借过来用一段时间再说吧。”

    杨君平要留在丹房和彭士彤一起善后,杨君山没有在丹房多做停留,他径直去了西山南峰,杨君琪在这里开辟了洞府。

    随着西山之上汇聚了大型土脉以及水脉也渐渐提升至大型,西山这些年来一直在缓慢但持续的增高,而且山体也变得更加的庞大,好在杨君山先前便对此早有考虑,护村大阵的范围远远超出了原本的西山山体,使得杨家不用在大阵上面进行重复建设。

    不过随着山体的扩张,原本只是一座孤峰的西山,现如今却是被杨家上下分成了几个大致的区域,西山坐西朝东,山体正面被称为正峰,下面便是西山村,背面仍旧被称为后山,但南北两侧也被称为南峰和北峰。

    杨君琪急匆匆的从洞府出来的时候,正看到杨君山皱着眉头看着洞府周围明显的因为真元失控而造成的大范围草木摧残痕迹。

    “怎么,那乙木神雷修炼的并不顺利?”

    杨君琪点了点头,道:“很难掌控,这还是借助了护派大阵的情况下勉强练成了乙木神雷的两道延伸灵术,可一旦想要将两道灵术融会贯通,体内真元便极易暴走失控,要是离开了家族大阵的辅助,恐怕修炼的难度会更高。”

    杨君山想了想,问道:“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杨君琪进阶真人境之后,杨氏家族之中并没有适合她修炼的宝术神通传承,乙木神雷虽说与她的修炼功法并不完全契合,但好不容易得到一道能够修炼的宝术神通,杨君琪自然极为上心,早已经思索过了不少方法试图解决神通融合的问题,闻言便带着一丝期待,道:“恐怕还是需要借助外力,要不四哥你先将那块雷击桃木给我试试?”

    杨君山闻言便笑了,道:“你怎得不自己去找我爹要去?”

    杨君琪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其实也是刚刚想到的。”

    “那你一会儿就去找他老人家要去吧!”

    杨君琪闻言微微笑了笑,然后又问道:“四哥,这乙木神雷神通你是不是有大用处?”

    “大概十年的时间吧,十年之后这道神通或许会用得上!”

    杨君山知道十妹冰雪聪明,这样的事情根本瞒不住她,不过他也不想将东流道人等人对于杨氏家族的谋算明说,只是微微提点了一下,料想她定然能够猜出些什么,随即岔开了话题问道:“我来这里是问一问老十三最近有没有消息传回来?”

    桑椹儿已经在闭关冲击真人境,杨君山原本以为他得到消息之后会很快返回,不过直到现在还不见他回来,想到这小子居然有勇气一个人在炎州打拼,创建别府,他估计这小子八成是遇上事儿了。

    原本与他直接联系的人是桑椹儿,在桑椹儿闭关之后,这件事情便交代在了杨君琪的手中。

    “君昊最近似乎参与到了凉州一座新发现的洞府遗迹的争夺当中去了,可能要等到桑椹儿进阶真人境的时候才会赶回来,不过从他传回来的消息来看,目前他在凉州已经勉强有了立足之地,目前正在全力提升修为,他想要在进阶玄罡境之后便是流火谷炼化第六道火罡。”

    杨君山哑然失笑道:“这小子还惦记着那一缕天火呢,不过他第六种火罡便融合石中火,到了第七种又该找什么火种?算了,不管他了,你告诉他留意一下适合培养成丹炉火种的灵火,别看咱们杨家目前风光的紧,可这底蕴积累却是浅薄的很,连一枚丹炉火种都要从头开始培育啊,今天你九嫂炸炉倒是提了个醒,你以后也别总在山上呆着闷头苦修了,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

    杨君山后面几句话似乎有感而发,最后一句话更仿佛是语带双关一般,杨君山交代了几句之后便转身离开,只留下杨君琪一个人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为了感激李老三对自己的照应,从西山村出来之后,贾老三请李老三在镇守所的酒楼吃了一顿灵肉大餐。

    这灵肉其实就是被修士捕获宰杀的已经懂得吸纳天地灵气进行修炼的妖兽,这些妖兽的体内往往蕴含着丰富的天地元气,虽说也是懂得修炼之物,可终究还是被修士视作猎物,将它们身上的血肉制成对修士修炼有意的珍馐佳肴,而且价值不菲。

    几杯出自杨氏酿制的被稀释的七灵酒下肚,李老三神色间似乎极为回味,叹道:“也只有在荒土镇才能这般容易喝道七灵酒了,尽管只是稀释的。”

    贾老三微微一笑,见得李老三从刚刚七灵酒的陶醉当中清醒过来,这才殷勤又倒上了一杯七灵酒,道:“今后还要请李老哥多多关照了!”

    李老三大手一挥,道:“好说,谁叫咱俩两个老三这般投缘呢,不过说真的兄弟,你真不打算留在梦瑜县或者胡瑶县?毕竟杨家这些年的兴旺可是有目共睹的,留在这里不但安稳,而且有哥哥我照应,多少也不会让你吃亏!”

    贾老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多谢老哥美意,只是兄弟我总还想着到处闯一闯。”

    “明白明白,”李老三打断了他的话,道:“兄弟你还年轻有心气儿,不向咱李老三蹉跎了大半辈子才遇上贵人,走到现在便已经到了尽头,如今只想着能为后辈子弟铺一铺路了,既然如此,那咱们便日后有缘再见,到时候记得在这酒楼请哥哥我喝酒,哈哈哈哈。”

    李老三说罢,将杯中的灵酒一口喝干,随即站起身来便离开了去,走得却是洒脱的紧。

    贾老三望着李老三肥胖的背影消失在坊市之中,笑了笑后便随手丢了一块钱币离开。

    酒楼的小二哥连忙过来收拾,却见得酒桌上躺着一块与平日里见到的石币、玉币极为不同的钱币,有些狐疑的从桌上捡起,随即脸上便浮现出惊容:“难道这就是晶币?”

    酒楼掌柜的是一个武人境的杨氏族人,见得小二哥居然拿着一块晶币从就楼上跑了下来,当即一惊,他这酒楼虽说是杨家产业,可也只是普通,平日里何曾见得有客人随意用晶币花销,更何况那一桌灵酒灵肉虽说不错,可也用不了一个晶币,那可是相当于一百枚玉币的价值,见惯了普通修士对于修炼资源的锱铢必较,这样大放的豪客可就有些可疑了。

    “可曾见得那客人是何来历?”

    小二哥也是个伶俐的,闻言连忙道:“眼生的紧,而且脚程极快,小的只看到那人身影闪了几下就不见了,不过那人是和家族商队外放的李掌柜一起来的。”

    “李老三?”

    掌柜的喃喃念叨了两声,随即道:“先下去吧,这一次记你一功,月末加三天工钱,要是消息有用,可能还另有赏赐。”

    小二哥大喜过望,拍着胸脯向掌柜保证会继续努力,这才欢天喜地的上楼继续给客人上菜去了……

    却说那贾老三出了酒楼之后,在人群之中看上去缓缓而行,可实际上速度确实极快,转眼间便出了镇守所十余里之外,随即脚下遁光一生,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天际之外。

    这等遁术神通,哪怕就是武人境巅峰修士也不可能达到,只有真人境修士或许才能比肩。

    数日之后,在玉州南部某处隐秘所在,一道遁光徐徐落下,贾老三来到了一座洞府之外,拱了拱手,道:“大哥,我回来了。”

    一道声音从洞府之中缓缓的传了出来,道:“老三,回来的有些晚呐,怎么,这杨氏家族有什么让人感兴趣的事情吗?”

    贾老三叹了一口气,道:“的确是,那杨家的护村大阵果真名不虚传,兄弟勉强混了进去,可差一点就因为那大阵暴露了修为,之后我便一直不敢有所动作,头顶仿佛时时都有天雷跟着一般,只要我一旦有一丝气机泄露,无数的雷光霹雳恐怕就要落了下来。”

    “哦?”

    从洞府中传出来的声音明显带上了几分感兴趣的语气,道:“连灵溢宗的‘满招损’秘术都瞒不过吗?老二冒充玄罡境散修勾搭上了齐楚派的一个嫡女,如今连肚子都搞大了,那齐楚派仍旧一无所觉,那楚家还要高高兴兴的招他做赘婿,一副赚到了的模样,咱们兄弟三个若说阵法造诣,便属老三你天赋最佳,这杨家新晋崛起,难道说比齐楚派这样的积年老派还要厉害不成?”

    贾老三想了想,正色道:“别的不敢说,至少那护派大阵怕是已经达到了宝阵的巅峰,老大你是知道的,那种隐隐被大阵排斥监视的感觉,可是只有阵法达到道境,诞生阵灵之后才会拥有的现象,如果玉州修炼界传言无误,那大阵当真是杨君山布置的话,那么此人绝对不简单,所以我建议暂时还是不要招惹杨家。”

    “嗯,”那老大的声音顿了顿,也道:“老二从齐楚派打听到的消息,似乎这杨家的背后还与道人老祖有所勾连,如此说来,这杨家暂时碰不得了,接下来便全力助老二那里吧,如今为了助为兄进阶太罡境,咱们兄弟三人这些年来的积累以及从灵溢宗抢走的那一批资源已经消耗殆尽,如今只有借助齐楚派的力量,为兄手中这枚遁空令才能派上用场,待为兄稳固了修为,只要能够再次进入南天门,老二距离太罡还有一段距离不太好说,但至少老三你进阶天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更新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