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三十五章 蹊跷

第八百三十五章 蹊跷

    因为青纱帐的迟缓,杨君山带着一众猴妖返回梦瑜县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多月之后,好在沿途再没有生出其他波折,杨君山甚至没有在荒土镇停留,直接去了曲武山才降下了青纱帐。

    待得杨君山撤去了青纱帐,一众猴妖早已经被憋坏,见得四周山林茂盛环境清幽,顿时便撒了欢四处飞窜跑跳,却是让这片森林很快便热闹了起来。

    不过这般大的动静很快便惊动了负责监视西曲武山周边动静的黑鸦妖,一声沙哑难听却直透人心神的叫声从远处传来,让不少上跳下窜的妖猴吓了一大跳。

    “呵呵,看样子小暗对于西曲武山的掌控很及时嘛!”

    杨君山笑着对身旁的杨君秀说道。

    一抹黑影在山林间闪烁,正在安排部落众妖猴事宜的巴武和巴辛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同时长啸示警,并召集部落猴妖聚集,两只真妖猴一前一后护住了整个部落猴妖,却不曾发现危险潜伏在何处。

    “好了,是自己人!”

    杨君山先是朝着巴武和巴辛打了一声招呼,这才转向了一颗巨树树梢的阴影处,道:“小暗,出来和大家见一见,日后巴武和巴辛以及他们手下的妖猴部落就要在西曲武山落户了!”

    巴武和巴辛闻言向着巨树树梢看去,却仍旧不曾发现那里有什么东西存在,可就在两猴面露疑惑之色的时候,却突然见到那里的阴影似乎有什么微微动了一下,两人凝神望去时,却见一个浑身上下披着玄色衣衫的少年从那里走了出来。

    玄衣少年正是上一次借助杨氏第二条灵河成型之际,成功将修为突破至聚罡境的黑鸦妖的部落首领暗,在进阶真妖境第二重之后,暗虽然无法像包鱼儿那般随时随地将身形隐藏起来,但却能够借助阴影、黑暗将周身的气息收敛至极致。

    暗出现之后只是朝着巴武和巴辛微微一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随即便扭头向杨君山道:“最近西曲武山有些不太平静,特别是杨君秀她们两个离开之后,从璋郡来的狼妖已经和我们打了好几场,我们吃亏不少。”

    不等杨君山开口,杨君秀便已经满脸寒霜的问道:“从曲武山南麓来的狼妖?哼,它们还敢来,难道上次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吗?”

    暗掀了掀嘴角,似乎想要苦笑却没成功,只听他道:“西曲武山的妖修只有你能驾驭,熊壮说话根本没人听,事实上他也懒得说话,我最多只能指挥手下的黑鸦群,而这一次闯进来的狼妖却与上一次的不同,它们分工协作,与我们交战的时候颇有章法,而且进退有据,似乎并不以抢占地盘或者杀伤我等为目的,看上去倒像是在拿我们进行演练,而我们一方的妖修却是一团散沙各自为战,最近损伤颇大。”

    杨君秀闻言惊讶的看向了杨君山,杨君山想了想,道:“除了狼妖之外,可曾发现其他人?”

    暗摇了摇头,道:“每一次狼妖前来都有真妖境的狼妖压阵,我与熊壮只能勉强应付,根本无暇顾及周围是否还有他人!”

    “那么曲武山北麓撼天宗的地界以及东边潭玺派的地盘是否也有狼妖入境?”

    暗手下的黑鸦群自然不仅只在西曲武山活动,事实上黑鸦妖的眼线已经遍布了整座曲武山脉以及瑜郡南部地域。

    暗点了点头,道:“的确都有狼妖触摸的踪迹,不过最为频繁的还是在西曲武山,似乎因为这里原本就存在着大量妖修的缘故。”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愤怒的咆哮声突然从南面山林十余里之外传来,杨君山等人闻声都是一震,他们对于这个声音自然不陌生。

    “熊壮那里传警,应当是狼妖又来了!”

    “鱼儿,我们去会一会这些狼妖!”

    杨君秀的话音刚落,包鱼儿那里已经消失不见,一声比刚刚熊壮的咆哮更为威严霸道的巨吼突然在山林之中炸开,杨君秀的身形再从树林之间穿过的时候已经化为一头伸长三丈的斑斓巨虎,伴随着她的吼声,先前喧闹起来的山林陡然一静,紧跟着如同欢呼他们的王者回归一般,此起彼伏的各种吼叫声开始与巨虎的吼声呼应起来。

    巴武与巴辛两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我们也去看看,正好也出一份儿力!”

    两人点起十个灵妖境后期以上的妖猴,一起向着杨君秀离开的方向赶去。

    杨君山笑了笑也不去阻止,留下一种妖猴在这里寻找安营扎寨的位置,而后身化玄光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与前几次西曲武山妖修与狼妖的大妖尽数吃亏不同,这一次狼妖来袭之后,原本一开始进展顺利,但在一声震动山林的怒吼声响起之后,西曲武山一方的妖修士气大振,而且原本闯进来的数股狼妖群也尽数受到了影响,似乎表现出了畏惧之意。

    然而这些狼妖群虽然表现出了惊惧,却并未影响它们继续深入西曲武山,不过在接下来的交战过程当中,狼妖一方却是吃了大亏。

    在曲武山上空某处被层层叠叠的浓重云雾笼罩的内部隐秘所在,三道遁光停留在这里俯瞰着脚下的西曲武山脉。

    “不好,西曲武山的妖修似乎有了准备!”一道略带惶急的声音从其中一道遁光之中传来。

    “稍安勿躁,不过是损失十几只狼妖的性命罢了,显然之前几次试探引起了杨氏的注意,他们这一次有了针对性的部署!”

    “师兄认为是杨氏之故?我倒认为是刚刚那一声虎啸的缘故!传闻这西曲武山的妖修被杨氏交由一头虎妖全权打理,之前几次演练狼妖阵,那头虎妖都不曾出现,这一次恐怕是将对方惹怒了。”

    “这杨氏倒也不怕这西曲武山的妖修坐大,或许我们可以同这西曲武山的妖修暗中接触一番,也许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金狼道友怎么说?”

    一道周身气息极为晦涩的遁光之中传来了如同锥子划在琉璃上让人牙酸的声音响了起来:“那道啸声,似乎不简单,我仿佛感受到了血脉上的压制。”

    “这怎么可能,难道那虎妖身份不简单?”

    “若当真如此的话,这事情可就有意思,如此身份的妖修怎么可能甘愿臣服于人族势力之下!”

    “咳咳,师弟……”

    先前那被称为金狼的尖涩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道:“本王并非你们天灵门的属下,而是与灰狼道友合作,各取所需罢了,不过暗中与这头虎妖接触一番,却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那就这样定了!”最先开口的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什么人!”

    金狼修士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声音突然乍起,其余两道被光芒环绕的身形也微微一顿,紧跟着三道微不可查的波动向着四周反复流动,最终却一无所获。

    “道友,……”

    狐疑的声音尚未说完便被打断,金狼修士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人实力不凡,我等尽然无法察觉他的踪迹,快退!”

    说罢,却是不理会其他两人,周身遁光陡然拉开长长的虚影,却是一路朝着南方快速离开。

    “那下面的狼妖群……”

    “快走吧,金狼道友不会出错,还管什么狼妖群!”

    先前那道声音刚刚响起便再次被一旁的同伴打断,两道遁光转身朝着先前金狼修士离开的方向飞快的追了上去。

    就在三道不明身份的修士先后离开片刻之后,这里的云雾突然剧烈的翻滚动荡起来,片刻之后随着大片的云雾被排开路出一条通道,杨君山的遁光出现在这里。

    灵识朝着四周铺开,杨君山旋即向南望去,喃喃自语道:“鼻子倒是挺灵,不过能够操控这些狼群却是有些蹊跷,这仅仅是天灵门的手段吗?”

    杨君山摩挲着下巴,双目之中闪烁着玩味儿的目光,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

    杨君山返回西山村的时候见得整个杨氏上下进阶缟素,心中吃了一惊,连忙找人询问,却原来是杨氏家族目前辈分儿最高的仅剩的一位第一代修士杨熙寿元耗尽去世了!

    这个消息让杨君山有些惊愕,作为杨氏家族硕果仅存的第一代修士,杨熙见证了杨氏家族的兴起、衰落、复兴以至现如今达到的前所未有的高度。

    严格来说,杨熙与杨田刚一家的关系谈不上有多好,双方早年在青石镇老宅还曾有过不少龃龉。

    不过在家族西迁且杨田刚父子崛起之后,双方的矛盾渐渐化解,而杨熙的精力也尽数放在了对杨氏家族后辈子弟的培养上,可以说现如今杨氏家族的优秀子弟大多数都受过这个老人的指点和提携。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个老人对于家族的贡献却是毋庸置疑的,而杨田刚对于这位老人的葬礼也是极近哀荣,杨君山返回西山村之后同样也是唏嘘不已。

    杨熙老人的丧礼完成之后,杨君山才从弟妹彭士彤那里知道,杨沁瑶和杨沁玺这一对儿双胞胎兄妹被夏媛真人带走了,据说是要接回湖州飞流剑派学艺十年。

    “十年?不是说只是收为记名弟子么,怎么搞得像是入室弟子一般?”杨君山问道。

    “谁知道?不过夏媛真人却是允诺每过一两年都会带两个孩子回家探亲。”

    彭士彤同样有些不明白,不过自家儿女能够拜入修炼界一等一的大宗派门下,她还是极为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