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三十二章 浣溪

第八百三十二章 浣溪

    紫苑化身抬头看了一眼正在被杨君山收回的山君玺,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感叹,赞道:“好一个固若金汤诀,本尊当年如你这般修为的时候,却是没有你这般本事,这神通修炼的当真不错!”

    杨君山连忙谦虚道:“如何能够与前辈相比,晚辈只是运气比较好,得到了神通榜上靠前的神通罢了。”

    杨君山知道紫苑道人早年资质绝顶,奈何却是时运不济,修为虽然一路蹿升,可神通法宝却是极差,否则也不至于堂堂华盖道人却是连一套完整的道术神通也无。

    紫苑道人知晓眼前这小子一贯谦虚的有些虚伪,摆了摆手,道:“不说这个了,你找本道人何事?”

    杨君山迟疑了一下,先是问道:“可否请教前辈,刚刚那三位太罡真人是何来历?”

    紫苑化身瞥了他一眼,笑道:“怎么,害怕了?”

    杨君山当即老实承认道:“的确是有些担忧,毕竟是三位太罡真人,此番晚辈与他们照了面,难保不会找上门来,更何况这三位看样子出身来历怕是不浅,杨家船小,却是经不起什么大风浪!”

    紫苑化身不满的“哼”了一声,道:“本道人便是看不惯你这小子这一点,明明年纪轻轻却是一点热血也无,有本道人罩着你怕什么?就凭你那五行雷光大阵,只要有你坐镇,便是三位太罡真人怕也冲不进去吧?”

    杨君山只是低笑,紫苑化身无奈,道:“那三个一个是点金门的钱玉,另外两个是紫风派的太罡,想来也是因为凉玉山脉的灵矿群而来,不过却是身上带着血踪符之类的东西,本道祖却是不慎被他们发现了行迹。”

    血踪符,杨君山却是听颜沁曦说过这种符箓,据说乃是以人的精血制成,能够用来追踪或者发现该人的行踪位置。

    杨君山不晓得紫风派为何会有用紫苑道人的精血所制的血踪符,而且这种符箓居然能够发放到太罡修士手中,可见紫风派拥有类似的手段绝不在少数,而紫苑道人与紫风派的仇怨怕也是极深才是。

    而且此番血踪符发现的是紫苑道人的葫芦化身,可见这身外化身之术恐怕也需要汲取本尊的大量精血本源。

    一个点金门,一个紫风派,杨君山不由的苦笑,两家宗门没一家是杨家能够招惹的起的,虽说刚刚自己出手之时遮掩了面貌,可自己的神通法宝却做不得假,对方迟早会明了他的身份,此番却是竖了两个大敌!

    杨君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他也有心探听更多消息,于是问道:“前辈此番北上,也是为了这里发现的灵矿群么?”

    紫苑化身自然晓得杨君山心中打得主意,冷哼一声道:“灵矿群虽不想要,听说这里甚至出现了灵晶矿甚至灵髓矿,不过此番本道人却是另有算计,虽说差一点功败垂成,但好在你小子却是帮了大忙,日后定然也会有你好处!”

    紫苑化身明显不愿多说,杨君山自然也不好多做打问,于是道:“晚辈此番前来原本是想要向前辈求取浣溪纱,不知前辈化身是否携带此物?”

    浣溪纱能够遮掩众多修士飞遁过程当中的行迹,当初葬天墟开启,域外修士第二次降临前夕,玉州各派便是凭借着三张浣溪纱在葬天墟之外设伏,接连重创域外势力,杨君山对于此物效用可是深有体会。

    杨君山见识过紫苑道人手中的紫云幡,知晓这浣溪纱应当是与这件道器一体同源,而且此物只能作用一次,想来在紫苑道人手中也不是太过珍贵之物,这才想着前来求取。

    紫苑化身冷哼一声,道:“便知道你这小子无利不起早,看在你小子刚刚帮了本道祖大忙的份儿上,此物便送你一张吧!”

    说罢,却见紫苑化身突然化作一蓬灰烟,那青灰色的分魂葫芦再次出现,而后从葫芦口中喷出一缕似烟似纱之物,然后此物便自行在半空之中拉伸延长成一块四四方方的白色烟纱,再一层层的叠折,最后只有巴掌大小却不到一指的厚度,落入杨君山的手中,却仿佛随时都要流走一般。

    “这浣溪纱乃是本道祖以自身真元通过紫云幡孕育之物,通常来说只能使用一次,你小子运气不错,本道祖这具化身正好带着一张!”

    杨君山谢过了,却又听紫苑化身道:“本道祖也不问你拿这浣溪纱何用,但你且记住了要尽快离开凉玉山脉,这里的事情接下来恐怕不是你等能够染指的了。”

    杨君山心中一惊,便要告辞离去,不料紫苑化身又道:“你也莫怪本道祖坑你,你既是得了紫风派的阵法传承,甚至还有了如此成就,那边迟早要和紫风派对上,否则的话,你以为本道祖当初会平白无故的找上你小子?”

    杨君山闻言大惊失色,正想要仔细询问其中缘由时,却见紫苑道人已然化作一道遁光离开,摆明了对于此事不愿多说。

    杨君山心事重重的架起遁光正要返回蟠桃山,却突然感觉整个天地都跟着一阵摇晃,待得他骇然抬头四顾之时,却见得北面原本密林所在方位的天空仿佛一下子变成了空白,就仿佛那一片天空被掏空了一般,而后剧烈的空间动荡传来,周围的山林开始毫无征兆的断折,甚至有一小片山峰都突然整个倾斜滑落,露出一截平滑的截面。

    这是大范围的空间神通,这是有道人老祖降临,而且还不止一两位,这是有道人老祖在交手!

    杨君山此时也已经明白过来紫苑化身刚刚为何要自己尽快离开,显然她已经预料到了会有道人老祖插手此事。

    而就在道人老祖降临并大规模施展空间神通交手的刹那,无数的遁光从周围的山林之中炸起,就如同被惊飞的鸟儿一般向着四周飞掠而走。

    杨君山不敢再多做停留,全力驾驭缩地成寸遁术神通,一步踏出几近百丈,片刻之后便消失在峰峦叠嶂的山林之中。

    密林之中突然爆发的大战显然也惊动了此时正躲藏在蟠桃山上的巨猴部落,亲眼见得他们传承数百年的栖息之地在几位道人老祖的交战当中化为乌有,众多巨猴妖甚至来不及伤感,只感觉到庆幸。

    当杨君山返回的时候,杨君秀松了一口气,道:“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恐怕也不敢再这里呆着了。”

    杨君山忙问何故,却原来是之前道人老祖降临之时,原本停留在密林周边的各方势力顿时作鸟兽散,不少遁光慌不择路之下却是从蟠桃山附近经过,若非这里距离密林周围还是太近,一些修士又不愿在这个时候多生事端,恐怕他们早已经被人打上门来。

    杨君秀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便问道:“哥,你可是找到了能够遮掩所有人行迹的法宝?”

    杨君山点了点头,正要说话之时,却听得杨君馨有些惋惜的声音传来:“可惜,太可惜了!”

    杨君山转而问道:“什么可惜?”

    杨君馨见得大哥回来神色一喜,道:“哥,你可知道这座蟠桃山原本就是一条巨大的木脉?”

    杨君山一惊,道:“什么?”

    杨君馨解释道:“整座蟠桃山的桃树林的根系根本就是结为一体的,这个庞大的根系网络遍布整座蟠桃山,形成了一条木行地脉,这也是为何当初整座蟠桃山化为灰烬之后,如今又长成了满山桃林的缘故。”

    杨君山想及当初在灵溢宗桑林峰的时候,桑椹儿的父亲便以桑树林在整个山峰之上培育成了一条木行地脉,看样子便于如今这条桃林所形成的木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唯一不同的是前者乃是以秘术神通培育而成,而蟠桃山的地脉却是自然成型,而且蟠桃山的地脉更加庞大。

    乍闻此消息,杨君山自然喜形于色,连忙道:“正好刚刚因为遁空令而省下了许多空冥石,如今却是正好用在牵引这条木脉上面。”

    却不料杨君馨苦笑道:“哥,怕是不成!”

    “为何?”杨君山心中一沉。

    “因为这位木脉已经与整座蟠桃山融为了一体,想要牵引这条木脉就必须要移动整座蟠桃山,这已经不是引脉截脉之术了,这根本就是移山填海的神通才能做到。”

    杨君馨见得大哥满脸失望之色,便又劝道:“哥你也不必担心,这条木脉因为与整座山峰融为一体的缘故,除非是如同我们一般亲自深入山峰内部勘测,否则便是二等寻灵师也未必就能够发现这里存在木脉,就如同这满山的桃林一般,谁又能想到每过数十百年便会凝聚整条山脉的木脉精华长出一两颗蟠桃出来?”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话虽如此,但这满山桃林毫无遮掩的在这凉玉山脉之中,迟早都会被有心人察觉到,更何况还有这么一条木行地脉。”

    杨君馨无奈道:“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只能寄希望于其他人发现不了此地的端倪了。”

    杨君山有心要在这里布置阵法遮掩,可那样一来在大神通者的眼中反而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叫巴武和巴辛召集巨猴部落,我们准备离开这里!”

    无奈之下,杨君山一扬手,浣溪纱化作一片薄云笼罩了方圆数十丈距离,待得众多妖猴进入其中之后,杨君山与几位真妖联手驾驭,整片浣溪纱带着整个巨猴部落如同一片白云一般漂浮在半空之中,一路向着南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