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二十八章 伏杀

第八百二十八章 伏杀

    “遁地灵术!”

    缘华真人惊讶道:“没想到这位君山真人居然还精通这等遁术神通!”

    光寒真人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道:“师叔,刚刚听师兄弟们说,在我等与风雪剑宗的人厮杀的时候,有一队猴妖从附近溜过去了。”

    “猴妖?倒是胆大!”

    缘华真人笑了笑,却并未放在心上。

    秦光雨真人则要谨慎的多,在一旁问道:“师叔,是否需要追上去一探究竟?”

    缘华真人摇头道:“没时间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要将脚下的这一条中型灵晶矿脉牢牢的掌控在手中,光寒师侄,接下来就要看你得了。”

    “弟子自然责无旁贷!”

    光寒真人说罢却又面露迟疑之色,道:“师叔,牵引大阵弟子自然可以布置,只是想要将这条中型灵晶矿脉从整个灵矿群中剥离出来怕是极难,单凭咱们手中的这些空冥石恐怕极难做到。”

    秦光雨真人也连忙道:“光寒师兄说的极是,不但矿脉难以牵引,此时密林周围各方势力窥视,稍有不慎,我等便有可能陷入各方围攻之中,依弟子之见,我等需尽快向宗门求援。”

    光寒真人也附和道:“据弟子推算,这密林中央可能才是这座灵矿群的核心所在,到时候怕又会是异常龙争虎斗!“

    缘华真人胸有成竹道:“放心,不但脚下的这条中型灵晶矿脉我们要拿到手,便是这座密林中央可能出现的东西,咱们冰宫这一次也要争一争!”

    见得光寒与秦光雨二人欲言又止的惊愕神情,缘华真人微微一笑,问道:“光雨师侄,你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过掌门师兄了?”

    “回禀师叔,弟子已经有三年……”

    说到这里,秦光雨真人的声音微微一顿,紧跟着“啊”的一声,抬起头来惊喜交加道:“难道,难道……”

    一旁的光寒真人也想到了缘由,不由带着满满的希冀望向了缘华真人。

    却见缘华真人不紧不慢的捋了捋颌下的青须,点头笑道:“不错,掌门师兄已然踏出了那一步,到时候只要掌门师兄出手,这条灵晶矿脉应该用多少空冥石引动便已经不重要了。”……

    “太白宝光斩,你们是潭玺派的人!”

    孔方聪大叫一声,双目之中透露着震惊与不甘,然而这一切却都无法阻止生机从他的躯体之中流逝。

    眼见得此人已经再无生机,尝醴真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将身上的用来遮掩身份的宝物取了下来。

    在他身周,包括颜大智父女在内的几名潭玺派真人也都除去了脸上的遮掩之物,不过此时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不太好看。

    颜大智见状苦笑了一声,上前道:“恭喜掌门实力大进,此人乃是点金门天罡真人,却不曾想被掌门如此轻易斩杀!”

    尝醴真人摇了摇头,道:“此人被我等包围,早已经乱了心智,而且此人之前受过重伤,一身实力发挥不得七成,这才让老夫占了便宜。”

    一名潭玺派的玄罡境真人则开口道:“只是不知此人到底是何身份,为何那位宁愿孤身犯险,将点金门的其他人尽数引走,却让我等单独伏杀此人?”

    “此人叫孔方聪!”

    颜沁曦从那点金门修士身边站起身来,手中多了一块外圆内方的钱型玉佩,这是点金门孔方家嫡系子弟才会佩戴的饰物,而在玉佩的背后则刻了一个“聪”字。

    “我们惹大麻烦了,那位这是在故意算计我们吗?”

    颜大智心中一惊,他原本以为尝醴真人应当知晓此人身份,可当他看到尝醴真人同样满脸惊愕的时候,便晓得那一位的化身甚至连掌门都瞒了过去,不由的说道。

    好在尝醴真人脸上的吃惊神色一闪而逝,随即又恢复了以往的淡定从容,道:“捣毁尸体,不要让任何能够与本派联系起来的线索留下来,大智与我前往约定的地点与那位汇合,其他人迅速返回玺郡,记住,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在中途又任何停留!”

    颜沁曦从那死去的孔方聪身上又找到了几样东西,闻言道:“掌门师伯,这孔方聪似乎还是一位寻灵师,这里有他留下的部分记载,点金门的驻地下面便是一条中型灵玉矿脉,而且他先前还在一处密林之中发现了灵晶矿脉的踪迹,我们要不要……”

    “好了,不要说了!”

    尝醴真人粗暴的打断了颜沁曦的话,大声道:“所有人现在立刻返回玺郡,马上!”

    其他人虽仍旧有些不明所以,但见得掌门真人已经到了动怒的边缘,知晓这其中恐怕牵扯了其他内情,于是纷纷转身架起遁光向着南方而去。

    待得众人离开之后,颜大智这才疑惑的问道:“掌门……”

    尝醴真人挥了挥手,道:“边走边说吧!”

    二人实力超群,片刻之后便来到了先前与紫苑老祖化身约定汇合的地点,尝醴真人这才向颜大智说明了缘由。

    “我并不识得此人,但当小曦儿找到那块玉佩的时候,这才晓得这一次本派怕是被那一位坑了!”

    颜大智同样是心智极高之人,之前尝醴真人的态度便让他猜到了什么,于是道:“可是掌门晓得这孔方聪?”

    尝醴真人无奈的点了点头,道:“点金门的孔方家族就不说了,这孔方聪乃是孔方金的亲侄子,也是孔方家族内定的下一代族长。”

    “什么?”

    颜大智显然被吓了一跳,道:“难道紫苑道人事先当真没有通掌门说起过此人?而且为何之前一点也没有关于此人的消息?不是说孔方家族后继无人吗?堂堂一位天罡真人还算后继无人?我们没有理由不知道啊!”

    尝醴真人苦笑道:“那位便是明着坑你,我们又能如何?现在重要的是该如何善后,而不是抱怨!至于那个孔方聪,老夫也是三个月前才刚刚得到的消息,现在看来,这个消息的来源恐怕也与那位脱不了干系!”

    颜大智忍不住狠声道:“他们怎可如此?”

    尝醴真人摇摇头道:“这些道人老祖的算计不是我们能够揣度的,那位这一次怂恿我等杀了孔方聪,那位点金门的孔方道祖又怎会善罢甘休,恐怕这后面还有更深的后手和算计,如今我们只能祈求这一次不要被对方坑得太深!”

    “不过,看时间来说,现在紫苑道人的化身应当来与我等汇合才是,难不成中间出了什么意外?”……

    杨君山对于杨君秀的虎啸再熟悉不过,当他听到那一声虎啸响起的时候,杨君山便知晓虎妞他们与一众猴妖遇到了麻烦。

    不过当杨君山赶到的时候,情况似乎并不像他想象当中那么糟糕,不过为了不引发冲突,杨君山选择隐身在一旁并不露面,只是暗中以秘术通知了杨君秀他已经到来。

    果然,在得到杨君山已经暗中赶到的消息之后,杨君秀原本严峻的神情顿了松了一松。

    “怎么样,拥有白虎血脉的强者?只要你答应加入我们,凭借着你的天赋血脉潜力以及那位鬼族的追随者,你完全可以在悬空山占据一席之地,到时候你还有可能得到我悬空山铁鹰妖王的指点,对于你的成长绝对大有裨益!”

    正在与杨君秀对话的是一位獐头鼠目的化形妖修,在他身旁还有几名妖修,尽皆是已经化形的真妖境修士,而此妖似乎极善于察言观色,他见得杨君秀神色稍缓,以为是她已经动心,于是连忙想着趁热打铁劝降杨君秀。

    在这几名化形妖修的身后还有数百只各种妖兽,不过这些妖兽此时的状态看上去似乎并不太好,不少修为尚未达到灵妖境的妖兽此时仍旧腿软一般伏倒在地,看样子倒像是刚刚在朝拜什么。

    而在二人之前隔着的数十丈距离之内,则倒伏着二三十具妖兽尸体,有巨猴妖的,也有其他妖兽的。

    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一具正在从人形渐渐还原原形的要修尸体,而从其残留的气息判断,这具妖修尸体生前至少也是一位玄罡境真妖,可如今却是被一击致命,从他脖颈间的伤口判断,出手之人显然是在现场不见了踪影的包鱼儿。

    杨君秀这个时候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在下对于加入什么悬空山并没什么兴趣!”

    那面貌猥亵的妖修闻言脸色顿时一变,狞笑道:“本想着给你一个机会,却不曾想你如此不识抬举,当真以为刚刚是我们奈何不得你吗,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现在我们的人恐怕已经从身后将你们包围了起来,统统受死吧!”

    几名真妖各自显露出嗜血的狰狞,咆哮着向着杨君秀等人杀来,却见杨君秀等人并不慌乱,而是有条不紊的准备应敌,看上去仿佛有恃无恐一般,那名猥亵妖修心中顿时一沉,心里突然泛起一阵不太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