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二十一章 严峻

第八百二十一章 严峻

    灵髓矿脉之中出产的自然便是可以用来制作玉髓币的灵髓,不过这种灵髓却并非是那种天然生成之物,而是单纯的灵力精华凝聚而已,也就是伪髓币。凤凰小说,

    普通髓币单纯从灵力的凝聚上来看,一枚髓币可相当于百枚晶币,一条完全由玉髓凝聚而成的矿脉,其价值也就可想而知了,哪怕是杨君山在骤然听到这一消息的情况下,也难免大为失态。

    要知道目前为止,杨家所掌控的势力范围之内也只有梦瑜县的一条小型晶石矿脉和荒野镇的一条小型灵石矿脉,还有就是胡瑶县那里也有一条灵玉矿脉,产量借助这些年来天地泛灵的机会已经接近了中型矿脉的产量,可惜后来因为妖祸肆虐而受到影响大幅减产,知道目前还在恢复当中,除此之外,就是杨氏曾经在曲武山中接受了一条小型灵玉矿脉。

    整个杨氏家族,堂堂名门势力,这些年来的资源消耗,除了家族上下奋力进取所得收获之外,主要就是靠着这四条灵矿脉来支撑了。

    然而支撑整个杨氏的这四条矿脉,品质最高的不过是一条小型的玉晶与灵玉混合的矿脉,而产量最大的眼看就要达到中型灵玉矿脉的品阶,却因为收到破坏知道现在都不曾完全恢复。

    可现在巨猴妖巴武却是给他带来了一条灵髓矿脉的消息,尽管同样只是小型矿脉,可品质却比杨家最好的矿脉搞出一等半

    同等产量的情况下,矿脉品质差一等,价值可就要差出百倍来啊

    这让杨君山如何又能够不动心

    匆忙通知杨君秀和包鱼儿赶来荒土镇汇合,从杨家宝库之中将所有的空冥石搜罗一空,又将杨君馨这个寻灵师带上,再加上一只在天空之中警戒探查的寒鹰,杨君山一行数人立马启程北上。

    这一次有杨君山亲自出面,巴武又被他遮掩了身份栖息,五人驾驭遁光一路穿过瑜郡、琅郡和璧郡,这一次再没有一家宗门敢于出面拦截,五人花了几日的功夫再次返回到了凉玉山脉之中。

    与多年前杨君山的经历相比,此时的凉玉山脉给人的感觉仿佛少了几分混乱,可危险却反倒增加了几分。

    通过巴武的讲述,杨君山可以想象到,如今的凉玉山脉内部各方势力的版图已经初步奠定,在域外势力降临初期的混乱过去之后,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平静了不少,可一旦有事情发生,所爆发的冲突却要远超以往的激烈。

    而杨君山等五人在一开始借助寒鹰的查探,一路上小心翼翼的避过沿途的各方势力探查之后,眼看在接近巨猴山谷附近地域的时候,却突然遭遇到了袭击。

    先是一声凄厉的鸣叫声从半空之中传来,杨君山神色一变,抬头看去时,却正看到寒鹰正在高空之中努力的避过了两只骨箭的射杀,而在它的左翼之上却已经插着一根箭矢了。

    远处的山林之中突然有呼啸之声响起,紧跟着便又是一声弓弦震颤的嗡鸣之声,杨君山冷哼一声,左手手掌一伸,一张洁白的骨弓已然被握住了弓臂,而右手也早已经将一只羽箭引在了蛟筋儿绞成的弓弦之上。

    就在远处的山林之中突然有一根箭矢冲天而起的刹那,杨君山的蛟脊骨弓陡然发出一声有如霹雳一般的炸响,羽箭后发先至,于半空之中将那山林之中射出的箭矢击中并炸裂城一团木屑。

    得了杨君山之助,寒鹰兴奋的高鸣一声,奋力朝着他所在的方位飞来。

    然而杨君山刚刚那一箭却仿佛是对试图射杀寒鹰之人的绝大挑衅,随着一声暴吼声从前方的山林之中传来,一连窜诡异的光芒从前方山林之中飞出,一连七八只箭矢连珠一般向着半空之中的寒鹰射出,每一根箭矢上携带的光芒都各不相同。

    寒鹰被吓坏了,竭力扇动翅膀试图逃离,可那八根连珠箭却早已经锁定了它的身形,任凭它如何躲闪都无法摆脱。

    “蛮族”

    杨君山低哼一声,手中的长弓被拉成了满月,随着一声霹雳弦惊,赫然便是八道箭芒凌空,再次将那八根连珠箭矢拦下,半空之中顿时有如炸开了烟花彩带,绚烂的色彩几乎照亮了半边天空,而寒鹰却趁机返回到了杨君山等人身边。

    “是谁”

    随着一声羞恼的怒吼传来,远处的山林顿时开始笔直的向着两侧倒伏下去,地面被犁开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一路直冲着杨君山所在的方位而来。

    此人接二连三挑衅,令杨君山也大为光火,却见他张弓搭箭随手一射,那条极速向着杨君山等人衍伸而来的沟壑当即便如同一条被插中了七寸的毒蛇一般停止了前进。

    然而这还不算完,在杨君山那一箭将对方的神通钉死在地面上的同时尚有余力未歇径直没入土中,片刻之后,远处那座山林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和怒吼,紧跟着一声炸响传来,十余颗一人合抱的大树冲天而起,地面上空出了十余丈见方的空地。

    杨君山等人的目光穿过之前对方利用箭矢神通开辟出来的沟壑,冷冷的望向那片空地上的数名蛮修。

    其中一名手持巨弓的蛮修正抱着膝盖之下断掉的左腿大声哀嚎,还有三名蛮修则倒在地上昏迷,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插满了断枝碎叶,其余几名蛮修则一边满脸惶恐的望着沟壑对面的杨君山等人,一边慌乱的拉拽着地上的几名同伴向着山林深处退走。

    巴武见状一竖手中石棒便要上前追杀,不料却被杨君山一伸手挡住了去路。

    “恩公,蛮族势力在凉玉山脉之中颇大,不能放虎归山”

    巴武话音还没有落下,便察觉到一道目光盯着自己心中发毛。

    他知道这是那只母老虎的目光,心中有些后悔自己说错话了,没事儿撩拨那只母老虎做什么。

    巴武好战,这一路行来,途中曾经数次向杨君秀挑衅切磋,但却被后者修理的很惨。

    巴武固然实力远超同阶,甚至有着越阶挑战的能力,可杨君秀一身玄罡境的修为却也并不代表着她就是玄罡境的实,两人大战三次,巴武输了三次,而且一次比一次输得惨,甚至被杨君秀削得都有些心里发虚。

    杨君山对于两人的交锋并不做理会,只是道:“这一伙儿蛮修却是有些蹊跷,先去那里看看”

    众人马上走到之前蛮修等人所在的那片山林,果然发现了树林之中有不少的骨器摆放在各处,大致构成了一个结构独特的轮廓。

    不等杨君山查看这些骨器到底用作何用,他身后的杨君馨便十分笃定的说道:“这伙儿蛮修应当便是巴武所说的那些个寻找矿脉的各方势力之一了。”

    杨君山也只是有所揣测,而杨君馨的笃定却表明她大致已经明白了这些骨器所摆放的这个结构的作用。

    “能够确定矿脉的具体位置吗”杨君山问道。

    “得花费些功夫”杨君馨答道。

    杨君山朝着刚刚几名蛮族修士逃离的方向看了一眼,道:“怕是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便听得远处的山林之中传来几声惨叫,那几名刚刚逃走的蛮修却是一个都不曾活下来。

    巴武等人纷纷戒备,包鱼儿更是消失了踪迹,杨君馨在一旁低声问道:“哥,要不要先毁了这些骨器”

    “无妨,也来不及了”

    杨君山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远远的招呼道:“前面可是赢道兄当面,杨君山这里有礼了。”

    远处的山林之中沉寂了片刻,一道带着错愕却又有些郁闷的声音传了过来:“杨君山杨道友你怎得会在这里”

    杨君山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言语之人的语气,接着笑道:“自然是与赢道兄一般的目的了。”

    远处的山林之中人影晃动,赢泪殇带着几名玉剑门修士从中走了出来,赢泪殇朝着杨君山身边的几人看了一眼,随即叹道:“杨家好灵通的消息,如今怕是连潭玺派和玄元派都还不曾得到消息吧,我玉剑门和玉霄派也不过是因为璧郡与凉玉山脉接壤,近水楼台而已,却不曾想杨氏的消息居然不比我等晚多少。”

    杨君山不动声色,道:“看来贵派和玉霄派已经有所收获了”

    “惭愧,真正来得早的是凉州的几家宗门以及镔州的点进门,甚至连习州紫风派修士的踪迹都被发现了,至于妖族、巫族、蛮族等可算得上是凉玉山脉中的地头蛇,他们发现的更早。”

    说罢,赢泪殇朝着周围树林中摆放的骨器看了一眼,道:“看来真正有收获的应当是杨兄诸位呐”

    杨君山“呵呵”一笑,道:“适逢其会罢了,杨氏到底准备不足,不如杨兄与在下联手如何”

    赢泪殇“哈哈”一笑,道:“杨兄说笑了,此乃杨兄寻得之物,赢某岂可横刀夺爱呢”

    两人假模假式的寒暄了几句,然后赢泪殇便带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杨君馨皱了皱鼻子,道:“哼,你们两个谁也没说实话,虚伪极了”

    杨君山没有理会自家妹妹的嘲讽,神色有些凝重道:“看来事情远比咱们之前想象当中要严峻的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