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一十五章 杀人

第八百一十五章 杀人

    丁如兰直到现在都恍若梦中,先前还被一群杨氏子弟喊打喊杀的质疑着她的精英弟子资格,可一转眼她居然就成了杨氏家族修为最高,名望最盛的君山真人的弟子。

    这等身份的转换别说是丁如兰自己,就是校场之上观战的数百修士一时间都转不过弯儿来,一个乡村野修怎得眨眼间的功夫便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内幕?

    联想到先前较场上发生的一幕,这会儿回过神来的修士都察觉到应当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可这一次行动背后谋划的众人便因为君山真人弟子的一句话,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被人打脸打得“啪啪”直响。

    如此说来,那位君山真人恐怕早就对今日之事有所预料了?

    这位君山真人当真是深不可测,难怪能够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提升到名门的行列。

    同样还在疑神疑鬼的还有一些参与或者作为知情者的杨氏族人,君山真人对于今日之事果真早有预料,还是此事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所有人都不清楚也不敢清楚,他们现在只能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因为此事而引发的后续影响上。

    丁如兰虽在苏长安身后,直到见到杨君山之后才回过神儿来,原来当日在芦苇荡遇上的那位前辈高人便是君山真人,自己早该想到的!

    在苏长安的指点下拜见过老师之后,杨君山笑道:“原本当初也不过是临时起意指点一二,却不曾想你这丫头却也有几分悟性,居然能够练成掌心雷,却让为师起了几分收徒之念,然而为师所精通者,并非是在水行一脉,因此你且先在为师门下做个记名弟子,杨氏于水行一脉也有些许传承,虽不见得高明,但至少也要比你如今所修高出百倍。”

    丁如兰连忙叩谢,杨君山点了点头,向苏长安吩咐道:“长安,你且去为师书房,将那一颗传承珠取出来!”

    苏长安应声前往,旋踵捧着一颗传承珠出来,在杨君山示意下交给了丁如兰。

    只听杨君山在上首笑道:“为师看你修为已经到了浊气境的临界,不过不要急着突破修为,先按照传承珠中记载的传承将一身灵力转化了再说,这道潮涌诀乃是为师偶然得自于一位海外修士,乃是一道宝阶下品传承,你只需勤加修炼,日后真人境有期!”

    丁如兰闻言大为激动,连忙叩首再拜。

    便在丁如兰拜谢师恩的刹那,杨君山眉头一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微不可查的朝着南面看了一眼。

    而在西山村的另外一处院落之中,刚刚从凌璋县返回的赢泪殇猛地一睁双目,一支小巧的飞剑出现在掌心之中欢快的跳动着,他若有所思道:“这是有人养成了剑胎?”

    一名玉剑门的弟子上前道:“师叔,宗门要你尽快返回主持对域外修士的渗透之人进行排查,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启程?”

    赢泪殇手掌一握,那柄小剑顿时时效不见,他沉吟了片刻道:“再等两天,待那杨君山与夏媛二人交手之后,我等即刻返回璧郡。”

    与此同时,在西山村南面的夏媛真人所居住的独立小院当中,一阵“锵锵”的剑吟之声突然从正在护法的夏媛真人和杨君平的体内传来。

    两人同时睁开了双目面有喜色,体内的剑吟声也同时戛然而止。

    夏媛真人低声笑道:“剑胎成而剑吟和,成了!”

    杨君平也松了一口气,道:“成了就好!”……

    胡瑶县,原本在三胡镇与凌璋县交界的边界入口镇守的周毅真人突然出现在了杂胡镇,而后玄罡境的气势便如同狂风肆虐一般横扫了整个镇守所。

    周毅真人的突然出现显然出乎了某些隐藏在暗中之人的预料之外,而他在放开自身气势的刹那,似乎一下子便惊动了某个存在。

    一声狂吼炸起,一名杂胡镇的修士突然从地面上窜起,隔空与周毅真人相互对峙。

    “这不是镇上的刘老爹么,没想到他居然这么高的修为,凌空飞渡,这最起码也是武人境后期的修为了吧?”

    “狗屁,这哪里是武人境修士能够闹出来的动静,与刘老爹对峙的那位可是本县的周真人!”

    “什么,周真人,那刘老爹……”

    “快逃吧,还管什么刘老爹,这一家人绝对有问题,堂堂真人级别的存在却藏在咱们杂胡镇这种犄角旮旯,摆明了有阴谋!”

    天空之中突然反卷起无边的云浪,原本在半空之中对峙的两位修士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鬼哭狼嚎一般的风啸和忽明忽暗的天空,偶尔还有如同闷雷一般的响声在头顶响起。

    狂风将杂胡镇上的许多房屋的房顶掀起,然后又将整片住宅夷为平地,而后原本向着镇外奔逃的人当中突然有些开始发狂,疯了一般向着周围的人发起了攻击,惊呼声和惨叫声此起彼伏,整座杂胡镇的镇守小城几乎在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

    镇守小城之外的不同方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有人在埋伏并切断了通往其他方向的路径。

    在镇守小城西面一条大路旁的树林之中,杨沁璋带着手下一帮兄弟正在这里集合,杂胡镇突然爆发的大战瞬间惊动了众人。

    “开始了开始了,周真人出手了!”

    “谁又能想到,这杂胡镇居然是潜入胡瑶县蛊修的一处老巢,这里居然还隐藏着一个相当于真人境的四转蛊修,而且还不是那些个得到了蛊修传承之人,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域外蛊修!”

    杨沁璋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笑道:“诸位兄弟,要准备干活了,这里的大家伙自有周真人料理,剩下的虾兵蟹将就交给我们了,一定不能让任何一个蛊修余孽从我们这里逃出去继续祸害胡瑶县!”

    杨沁理在一旁笑道:“周真人一出手,那些个隐藏起来的蛊修肯定明白事情已经暴露,他们恐怕会趁机让整个小城打乱,然后才能浑水摸鱼,隐藏身份逃走。”

    “他们逃不走的!”

    杨沁璋将一张灰色的符箓贴在了自己的手臂之上,然后向着众人道:“将家族发下来的侦测符箓都用上,一会儿凡是被符箓认定为体内存在蛊虫的,一律不准留手,哪怕是老幼残弱都不行!”

    杨沁璋的话说的杀气腾腾,身后的众人都是一阵默然,然而却没人觉得杨沁璋的话说的残忍,反而一个个身上都升腾起了一股杀气。

    在精英大比上发现了刘利昌的存在,并识破了蛊族修士试图通过普通修士来对人族势力进行渗透的计划之后,杨氏一边按照得到的情报开始布局胡瑶县,一边拜托制符大师颜大智着手绘制新的能够用来侦测那些个隐藏在普通人族修士当中的蛊修。

    毕竟就连离境都无法准确的找到隐藏的蛊修,而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广寒灵目这等秘术神通的。

    颜大智也不愧为是制符天才,在通过杨氏抓获的几个蛊修身上的实验之后,很快便制成了这种灰色的符箓,虽说这种符箓品质并不太高,只能用来侦测相当于武人境的三转蛊修以下的修士身上的蛊虫,但这却已经足够了。

    这种用来侦测蛊虫的符箓本身品质并不高,制作起来自然也不是太难,难的只是如何一开始创制出这种符箓。

    好在身为制符大师的颜大智本身符箓造诣足够高明,而且事关人族安危,颜大智也并未在这道符箓的制作方法上藏拙,而是毫无保留的告知了此时正在杨家盘桓的各派修士。

    杨氏发动已然成型的制符阁着手绘制这种低阶侦测符,并将制成的符箓送往胡瑶县,而杨沁璋在得到侦测符的第一天,便发现了一条大鱼,三胡镇的镇守,三胡镇本地武人境后期修士胡仓,居然就是一名隐藏的人族蛊修!

    难怪!

    难怪这一段时间杨沁璋他们到处疲于奔命,却始终难以形成大的战果,那些狼妖狡猾如狐,始终无法捕捉到大规模的狼群。

    就在侦测符送到的前一天,在一次追踪狼妖的行动当中,他们甚至遭遇了狼妖的埋伏,一番混战之后,杨沁璋等人虽然杀出重围,甚至给予了狼妖不小的杀伤,堪称狼祸肆虐以来最大的一次战果,然而他们却折进去了一名精英弟子!

    追随杨沁璋的两名精英弟子,一名是杨沁理,而另外一名杨沁凌乃是前年家族内部大比时候的第二名,此次战损在了三胡镇,这还是杨氏家族自称为名门以来,第一次有精英弟子在大战当中陨落!

    按照家族之中传来的情报,这一次狼祸之所以难以消弭,便是因为狼妖暗中得到了藏匿在胡瑶县蛊修的帮助,使得杨氏诸人始终无法抓住狼妖的行踪。

    原本大受打击的杨沁璋等人,在第一时间发现胡仓乃是隐藏的蛊修之后顿时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愤怒,杨沁璋第一时间火并了胡仓,胡仓家族上下老幼被他灭族,无一生还。

    而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在剿灭胡仓家族的过程当中,原本一名被放过的胡家幼_童突然发动体内蛊虫自爆,又有一名杨家子弟因为躲散不及,被一根爆射的骨头渣子从眼眶射入了脑中而陨落。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杨沁璋说出无论老幼一律不准留手的话的时候,他身后的众多杨家修士不但没一人觉得残忍,反而因为同伴之死而越发的同仇敌忾起来。

    便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大路上开始有不少杂胡镇的人涌来,杨沁璋一挥手,道:“冲上来,拦下所有人,里面的蛊修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