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零九章 出山

第八百零九章 出山

    “凌璋县突然爆发狼祸,玉州各家宗门势力却是第一时间都将目光盯向了天狼门,如今咱们杨氏却是成了各家宗门查探天狼门的前哨站,这几日无数的遁光、传讯符、飞剑传书,进进出出好不热闹,现在整个荒土镇也是鱼龙混杂,不但有家族下辖各地方前来观看此次精英大比的修士,还有许多外来涌入的散修之类,如今家族用来巡守的卫队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杨君山闻言笑道:“怎么,可是璋郡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了?”

    “三大狼妖群,最大的狼群头狼是天罡境大妖,手下至少有三位化形狼妖;其余两大狼妖群的头狼也是玄罡境真妖,手下一两位真妖不等,这等实力联合起来丝毫不逊于一家宗门,可却事先没有一丝征兆便消失无踪了。”

    杨君山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不仅仅只是天狼门干的?”

    杨君平怔了怔,然后道:“其他宗门不少人却认为或许是灰狼真人进阶太罡境成功了。”

    兄弟二人交流了两句有关璋郡的情报,完了杨君平将手中一份名单交到他的手中,道:“诺,这是第三轮大比过后的十二人名单,下面还有几个擅长于炼丹、炼器、制符之类的有点潜力的地方修士,他们的家庭背_景,人际交往之类的调查都在上面了。”

    杨君山随手翻了一下,见得十二人名单当中非杨氏子弟占到了四人,不由笑道:“看来这一次精英弟子当中肯定要有非杨氏的子弟了。”

    杨君平笑道:“事实上到了现在,十二个人的修为实力都极为相近,谁胜谁负还要看运气和临场发挥,不过这一次肯定会有非杨氏子弟成为精英弟子就是了。”

    杨君山指了指名单上的一个名字,问道:“这个刘利昌是和谁交手胜出的?”

    杨君平微微一愕,道:“怎么?”

    杨君山神色平静道:“划了吧,把与他交手的那个递补上来。”

    名单上十二个人的履历背_景杨君平早已经烂熟于心,听得杨君山如此轻描淡写之中透露的坚决语气,他不由的回忆了有关这个刘利昌的调查,眉毛一挑,道:“可是此人有什么不妥?”

    杨君山道:“你不觉得胡瑶县的那些失去了头狼领袖的狼妖聪明的有些过头吗?”……

    “拿来,有一个算一个,一人十枚玉币,总共九十枚,便宜你们了。”

    杨沁琅很是认真的拿着一个托盘,在小队的每一个修士跟前站定,然后看着他不情愿的将十枚玉币扔到托盘上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杨沁琅觉得这声音美极了。

    “我说琅哥你至于吗,你可是家族核心子弟,一百枚玉币对我们来说算得上是一笔意外之财,对你来说还不是九牛一毛?何苦抓着我们手中这俩玉币不放?”

    一名手下的队员颇为不满,大声嚷嚷着,引起了巡守小队成员的一致应和。

    杨沁琅将九十枚玉币收进了储物袋,闻言冷笑一声,道:“愿赌服输,老子一个人跟你们九个赌,输了一个人赔一百玉币,赢了你们九个人总共才赔一百玉币,现如今扣扣索索总共才给九十个玉币,老子都没抱怨,你们抱怨什么。”

    要钱不过是杨沁琅小队的一个小插曲罢了,众人哄闹了两声,一个平日里跟杨沁琅走得近的小队成员便开口问道:“琅哥,大晚上把大伙儿召集在一起,是不是有什么家族的秘密任务?”

    众人一听耳朵便都支楞了起来,杨氏家族体系初建,赏罚分明且分量十足,越是隐秘的任务奖赏便越是不含糊,众人都是武人境修士,单靠家族的发的那点月例,还不够正常的一旬的修炼用度,就这相比与玉州其他宗门都算得上是优厚了,而想要更多的挣取修炼资源,那就必须要从家族领取差事任务,因此杨家的修士对于家族颁布的各种差事都十分的热心。

    为什么许多家族子弟都喜欢团结在核心弟子以及精英弟子周围?

    就是因为他们能够更容易接触到那些奖赏最为丰厚的任务,特别是一些隐秘的任务,这些任务往往都是家族用来历练这些子弟独当一面的能力的。

    能够领取这些任务的修士一来为家族所看重,值得普通子弟投效,二来能够完成这些任务的子弟自然更得家族看重,奖赏自然也就更加不会含糊,这其实就是一个良性的循环过程。

    杨沁琅微微一笑,道:“这几天大伙儿都辛苦一些,咱们去跟踪一个人,查探一下此人暗中到底藏着什么牛黄狗宝。”

    刘利昌今天过了第三轮比斗进入了此次大比的前十二名,三天之后便会陆续决出前八名的精英弟子顺序,他已经事先打听好了,三天之后先是如同之前三轮斗法一般进行第四轮斗法一举决出前六名直接进入精英弟子行列,被淘汰的六人每人再各自与其他人战上一场,取获胜最多的两人直接定为精英弟子的第七、第八名,而通过第四轮的六名精英弟子同样经过这个方法决出各自的排名,然后杨家会根据排名的顺序给予精英子弟极为丰厚的奖赏。

    刘利昌每通过一轮大比之后,都会兴奋的离开西山村杨家为他们安排的住处,去往荒土镇镇守所的客栈寻找几位陪同他前来荒土镇长见识的几个伙伴们庆祝一番。

    今天他照例与几位同乡好友在一家酒楼要了一处雅间之后便喝酒喧闹,然而推杯换盏的雅间当中,几名年轻的修士却是一个个端坐在酒席中央,而在酒席上空,一只看想去如同知了一般的怪虫正悬浮在那里发出轻微的声响,如果细听的话,就能够听出来这些声音的语气语调与雅间外面的喧闹一番无二,之事声音却低得微不可闻。

    “刘兄的这只知音蛊却是颇妙,不但能够模拟我等言语声调发出喧闹之声,还能防止外人窥测我等言语交谈,谁又能够知道,这方世界的土著千防万防的域外之人,事实上却正在他们的心腹之地举酒欢宴。”

    坐在刘利昌斜对面的一名修士向着刘利昌恭维道。

    另外一个坐在他旁边的修士也道:“那杨氏家族的君山真人据说很是了不起,能够幻化身形的幻族修士和惯会勾引人交换双休的魅族据说都在他手上吃了大亏,杨氏家族的护法大阵更是被吹得神乎其神,据说里面有一面法宝铜镜,域外之人一旦进入便会被照出了原形,可事实上呢,刘兄都快要成为杨氏家族的精英弟子了。”

    众人闻言顿时一阵爽快的大笑,纷纷道:“以刘兄实力,若是全然发挥,别说进入前八,便是做个魁首也不在话下。”

    刘利昌原本微笑着听着众人的奉承,可当众人提到杨家护法大阵之中高悬的那一面铜镜的时候,他的脑中却是没来由的一痛,随即便想到了每次进入西山村的时候都要经历的一次痛苦以及心中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的随时可能被人看破身份的压力,顿时脸色便显得有些不太好看。

    “哼!”

    刘利昌的身份明显要比在场之人要高得多,他变了脸色众人也连忙收敛了笑容。

    “我之所以能够进入西山村而不被发觉蛊修的身份,那是因为我本身就出身于这方世界,只不过是拜在了蛊修门下而已,诸位,别忘了你我头脑之中的驭神蛊,我想你们谁都不愿意每一次进入西山村的时候,都要因为蛊虫害怕镜光照射而拼命往脑仁里面钻而带来的那种剧痛吧?”

    刘利昌的话仿佛令众人都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记忆一般,一个个都变得神色苍白,满脸的后怕。

    “好了,我之所以给大伙儿提起一些不太好的回忆,主要是提醒诸位千万不要自鸣得意,杨氏的精英弟子名额我已志在必得,而且也会留在杨氏借助他们的修炼资源提升修为,那么诸位也就没有必要都留在此地了,除了留下至少两位平日里与我暗中接头之后,其他人都撤回胡瑶县,想必那里的局面更需要诸位去帮助,还有,禀报方师,如今西山村的各派修士注意力虽然在凌璋县和天狼门的身上,可胡瑶县到底距离凌璋县太近,那里又是杨氏家族的地盘,小心他们有所察觉。”

    聚会进行了大约两个时辰,眼见得月明星稀,刘利昌与诸位同乡告辞之后,一路返回了西山村为他们准备的寝室安置,几位同乡也带着满身的酒气各自返回住处休息。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镇守所各个不为人注意的隐秘所在,一双双冷漠的目光在盯着每一个人的后背……

    西山村,苏长安刚刚进家却微微愣在了门口,却见小院当中,老师杨君山正与父亲谈笑着什么。

    在苏长安记忆当中,自从父亲冲击真人境失败且稳固了伤势之后,无论是老师还是师祖他老人家,已经有数年没有上门了。

    见得苏长安进来,杨君山瞅了他一眼却没理会,而是对着苏宝章笑道:“这几年你这家里在西山村都快成世外桃源了,怎么样,让嫂子伺候了这么多年,没清闲的把身子骨都绣了吧?”

    苏宝章轻轻一笑,故作无奈叹道:“好日子到头了,说吧,什么事情?”

    杨君山低声道:“去一趟胡瑶县吧,主持肃清那里的狼妖,几个后辈还是经验太少了,手段还是稚嫩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