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零五章 施救(续)

第八百零五章 施救(续)

    还有人!

    秦影心中一慌,伸手朝着包鱼儿的后心一按,然后将她整个人抛飞出去,而后秦影身形在半空之中接连闪动,几团带着他气息的身影扰乱了身后那道锋锐气息的锁定,避开了对方的偷袭。

    仅仅是之前那出现之人秦影便已经不是对手,这个后来之人修为虽说远不及于他,可单凭刚刚那一道背后袭来的神通,实力就未必比他逊色太多,两人联手之下,秦影自忖根本没有胜算,要想全身而退,只有将手中成为累赘的包鱼儿扔掉。

    秦影的掌心之中闪烁着一道带着阴冷的血芒,随即手掌一握,周身气息收敛,整个人溶于周围的荆棘树丛阴影之中。

    那道隐隐间锁定他位置的气息仍旧存在,秦影有过上一次的经验,知道摆脱对方并不容易,但经过这一段时间,他却也不是全然没有防备,先前那一道化影术便有乱人耳目,躲避神通加身之能,此番更是将一顶高高的黑色帽子戴在头上,瞬间便摆脱了最先的那一道气息的锁定。

    “咦?”

    远处传来一道带着惊讶的声音,一道遁光贴着地面而来,杨君山身形显露在包鱼儿身旁,可灵识之中却失去了那名鬼修的踪迹。

    伸手在包鱼儿鼻端一探,杨君山神色一冷,寒声道:“你以为你能逃得了?”

    杨君山双目寒光如电,向着四周围一扫,一个带着高高的黑色帽子,样子看上去极为滑稽的黑影正在蹑手蹑脚的向远处离开,被杨君山的目光看到的刹那,整个人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疯狂向外冲去。

    原本秦影将那帽子戴在头上的时候,确然可以将自身气息收敛到极致,便是连杨君山的灵识都无法觉察,可那个帽子似乎也限制了他的速度,导致他无法在杨君山出现的刹那脱离他的视野,被广寒灵目看个正着。

    秦影那个一动,周身气息难免再次外泄,加之杨君山指引,又是一人突然在秦影逃窜的方向出现,一卷狂风带起漫天碎枝乱叶迎面向着秦影扑来。

    还有第三个人!

    秦影心头越发的沉重,他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是落入了对方的包围圈之中,然而生死关头,却也由不得他多想,只能迸发出全部的潜力来挣命,一道黑光在原地划过一道轨迹,却是没有朝着唯一没有封锁的方向逃离,反而向着一开始那个从背后偷袭他之人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秦影心中明白,对方既然设下了全套,那么自己朝着唯一没有被堵住的缺口冲去绝对会再次碰壁,与其如此,还不如向着目前最弱的一环硬碰硬冲上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秦影的选择的确有些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之外,唯一没有被唯独的西南方向突然涌起数百道剑光,朝着秦影突围的方向援助而去,而且看那声势,虽说不及一开始追杀自己那人,但至少也比刚刚用一片风幕挡住自己那人的实力要高出一筹。

    秦影脚下速度再增,整个人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常常的留影,堪堪在数百道剑光追上之前脱离,随即便冲进一片刀丛之中,一道黑影从秦影手中飞出,在一片吵杂的叮叮当当声响当中,强行开辟出了一条通道向外冲去。

    杨君山、周毅和颜大智纷纷从不同的方向赶来增援,颜沁曦已然将自身实力发挥到极致,无奈对方只是一味的想要逃跑,而并非是与她激战,在修为高出她两重的情况下,颜沁曦再想要拦住对方却也力有未逮。

    眼看秦影就要摆脱颜沁曦的纠缠,猛然一声震天虎吼传来,伴随着巨吼传来的还有无边的煞气,而且这煞气似乎对于鬼修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即便是天罡境的秦影也不由的在弥漫的煞气之中举步维艰。

    杨君山觑准了时机,将山君玺高高抛弃,一座山峰一般的巨玺高悬于半空之中,将四周方圆百余丈的范围笼罩并封镇,鬼修那鬼魅的身形虽然仍然在快速的游窜,却始终无法挣脱山君玺所镇压的范围。

    众人见状纷纷缓了下来,一道利芒闪烁,杨君秀出现在山君玺边缘,斩魄刀径直闯入山君玺的封镇范围之内,朝着秦影的头上便劈斩而下。

    “虎妖?”

    秦影惊叫一声,连忙抽身急退,似乎杨君秀的神通手段对于他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

    然而在山君玺的镇压之下,秦影的身形受到极大的限制,只能在山君玺所笼罩的范围内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摆脱斩魄刀的追杀。

    “说,你将包鱼儿怎样了?”杨君秀寒声问道。

    秦影目光向着四周一扫,五位真人境的修士,一位天罡,三位玄罡,外加一个聚罡,知晓今日已然断无幸理,索性冷笑道:“自然是死了,今日既然栽在了你们手中,那也没什么可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杨君山等人都默不作声,杨君秀闻言冷笑了一声,道:“既然知道我为虎妖真修,区区一个鬼族还敢逞凶,当真不晓得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吗?”

    秦影闻言仿佛想到了什么极为恐惧之色,顿时神色狂变,手中突然出现一物,反手便向着自己额头上贴去。

    “阻止他!”

    杨君山心中一动,口中大喝的同时,双手结印向下一按,山君玺陡然甩落一片金色玄光,仿佛有万斤重压负着在秦影身上。

    然而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杨君秀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她的斩魄刀一挑,试图将他手中之物挑开,然而却被一股诡异的力道排开,甚至从斩魄刀身之上还传来了一声带着惧怕的低沉刀吟。

    杨君秀脸色一变,斩魄刀瞬间收回,却已然发现自己与本命法宝之间的心神联系已然被大大削弱,不由心中暗自惊骇,抬头看去时,却见那秦影已然双目无声直挺挺的躺了下去,而在他的额头上却贴着一张非金非玉符箓一般的东西,而正中却染了一团红色的血迹,而且在不断向外浸染。

    一位天罡境的鬼修居然就这般轻易的在众人面前自尽身死,总也让人有一种一拳打空的不真实感觉,可那一张已经渐渐染红的符贴却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一时间众人虽然已经确认那鬼修的确身死,可却没人敢上前取查看那张符贴的底细,众人都相信各自的直觉,那张符贴绝对不简单,刚刚杨君秀的遭遇也都看在眼里,在没有弄清楚之前,没人敢轻易触摸此物。

    “你们快来看!”

    颜沁曦的声音传来,众人闻声望去,却见她将包鱼儿的身体翻了过来,后心正有一个洞穿的伤口往外汩汩流着鲜血。

    “没救了!”

    颜大智在包鱼儿的周身上下察觉不到丁点生机,那一道伤口径直洞穿了她的心脏,而且从后心伤口处溢出来的鲜血与那鬼修额头上那一张符贴中心正在扩散的血印有着相同的气息,颜大智本身便是制符大家,一看便知那鬼修先前是要盗取包鱼儿的心头精血,却不知道到底有何目的,或许便与那张符贴有关,只是这到底是域外鬼族的手段,一时间他也不敢妄下论断。

    “不,或许还有救!”

    杨君秀快步走了过来,她的眉头微皱,似乎有什么不太确定的事情。

    杨君山见她神色犹疑不定,于是问道:“怎么,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杨君秀张口吐出一枚珠子,道:“这是包鱼儿的魂珠,或许可以通过此物救她一命,不过若是这般做的话,日后她却决然再无脱离伥鬼身份的机会了。”

    “对你自身可有伤害?”

    杨君秀摇头道:“自然没有,只是在施救的过程当中需要损耗些许元气罢了,最多月余便能通过修炼弥补回来。”

    杨君山闻言神色一动,然后又冷笑一声,朝着身后那鬼修的尸体瞅了一眼,道:“做伥鬼能得活路,你若袖手她就是个死,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况且这一次之后,她恐怕也就再无隐瞒之举了吧?“

    杨君秀点头道:”的确,此番借这颗魂珠救她,日后她所思所思再不敢有违背之意,为奴为仆便在我一念之间,只是怕包鱼儿她另有心思,毕竟当初我等可是答应她随时可以还她自由。”

    杨君山摇头道:“虽有你我承诺,她却未必肯信,于她而言,你我承诺终归都是城下之盟罢了,如今救与不救,在你不在她,她若不想为伥鬼,活转之后只管再次自杀便是了。”

    在杨君山看来,包鱼儿此番私下里与鬼修接触形同背叛,虽然如今看来这两位鬼修之间因为什么起了龃龉,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包鱼儿的观感急转直下,既然杨君秀想救,那么让其今后性命完全掌控在杨君秀手中,再无一丝背叛的可能,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杨君秀到底念及与包鱼儿多年情分,将魂珠从包鱼儿后心伤口融入,而后又将体内妖元注入,她曾经在包鱼儿的帮助下施展“狐假虎威”秘术,两人之间的本源本就有相互转化的可能,顷刻之后,包鱼儿背后的伤口已然止血结痂,而杨君秀的脸色却因为妖元损耗而变得苍白。

    便在这个时候,那颗刚刚融入包鱼儿伤口的魂珠却又从她眉心之间凝结而出,而后飞向了杨君秀被她重新吞入口中。

    一声呻吟声响起,包鱼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待得她看到周围的人之后,似乎明白了事情原委,缓缓的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原本不该救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