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零二章 传授(续)

第八百零二章 传授(续)

    “将小云雨诀与水雷术结合起来?”

    丁如兰满脸惊讶之色,道:“前辈,那样能成么?”

    “为什么不用我传给你的那道总纲试一试呢?”

    杨君山笑呵呵的说道:“刚刚那一道传承我已经传给了你,到时候能够领悟多少就要看你自己的悟性了,,以你现在的实力,能不能过第二轮大比还在两可之间,这还要看你自己的运气如何,不过你要当真能够将这两道法术融会贯通,那么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有冲击精英弟子的可能呢!”

    丁如兰怔了怔,头脑当中突然闪过无数的字符,那一枚枚字符仿佛印记一般刻印在了他的头脑当中,待得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刚刚还在她眼前的前辈高人突然便消失无踪了去,仿佛刚刚她所经历的就像是异常幻境一般。

    丁如兰将手掌紧紧一攥,拳头表面隐隐有雷芒闪动,头脑之中回想,那一枚枚仿佛刻印在头脑当中的字符渐渐的构建成了一道法诀总纲,这一切都是真的,这莫不就是传说当中的机缘?

    丁如兰猛然站起身来向着周围空无一人的河岸边上喊道:“前辈,不知道您如何称呼?”

    丁如兰连续呼喊数声,可河岸边上余音袅袅,除了潺潺的流水声之外,再没有一丝回音。

    隐隐间,丁如兰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她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随即盘坐在河面之上,开始一个字符接着一个字符的琢磨前辈高人给她留下的这一片法诀总纲的微言大义,却发现每当她的一个念头将几枚字符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这几枚字符其中所要表达的意思便清晰的展现在了她的脑海当中,整篇法诀甚至都不需要她去刻意参悟,便明了了接下来她该如何做。

    整个一片法诀传承参悟下来,丁如兰有些震惊的喃喃自语道:“还当真是将这两道法诀融合的方法,难道,难道说这是一片灵术神通的传承总纲?”

    一股巨大的惊喜从天而降,丁如兰甚至没有在意这里并不是一处参悟神通闭关修炼的合适地点,当即便沉入了水中开始按照传承总纲尝试将两种神通结合在一起。

    冒然尝试的后果自然是极为悲惨的,尽管可以借助沁水之中丰沛的葵水元气,丁如兰运使体内灵力分别施展小云雨诀和水雷术,然而在两道法术刚刚成型的刹那,便开始相互干扰,不等她反应过来,两道神通随即各自崩溃,丁如兰比第一次单独尝试水雷术的时候还要惨。

    沁水上空的水汽云层当中,杨君山双目之中隐隐泛着白霜,河底之下的情景他看得一清二楚,笑道:“这姑娘却是个急性子,胆子也大得很,居然一上手便敢直接尝试修炼灵术神通,也罢,既然可堪造就,那就索性再助你一臂之力,若你能够侥幸过得第二轮大比,或许在第三轮大比之前将掌心雷修炼到小成境界,最终结果如何,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杨君山朝着西山村所在的方向招了招手,沁水的水流仿佛突然加快了许多,水面上氤氲而起的水雾也越发的蒸腾浓郁,升到半空之后便尽数朝着杨君山所在的位置聚拢而来。

    水汽越来越浓,云层也越来越厚,原本雪白的云朵渐渐变得阴沉起来,甚至隐隐间开始有电光闪烁游走其中。

    杨君山伸出手掌一收一攥,脚下的乌云当中一丝丝的葵水精华开始抽离,然后丝丝缕缕向着他的掌心当中汇聚而来,最终凝聚成了一滴淡蓝色的水珠。

    杨君山遥控无形雷光大阵,利用杨家中型水脉泄露出来的那一丝水源灵气,在丁如兰修炼位置的上空凝聚成了一滴水源精华,通常在杨家,这样一滴水源精华需要两个月才能够凝聚一滴出来。

    手指一弹,这一滴水源精华从半空掉落,在河水上十丈左右的距离仿佛穿透了一层无形的屏障,然后便掉落到了水面之上,溅起一个微不起眼的小小水花,随即消失在流淌的河水当中。

    倒是笼罩在丁如兰修炼位置上空十丈位置的那一道无形的屏障,在水滴穿过之后荡起的微弱的涟漪,却是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的平息下来。

    杨君山又朝着河水下方看了一眼,知道有刚刚那一层无形的阵法保护,任凭这丁如兰闹出多大的动静,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这才架起脚下稀薄的云层向着西山村所在的方向而去,接下来他还需要马上去一趟胡瑶县,那里可能还有一场麻烦在等着自己处理。

    丁如兰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新得传承的修炼当中,体内的灵力按照刚刚那位前辈传授的总纲在流转,却并没有发现河水之中的葵水元气变得越发的浓厚,其中甚至夹杂着一丝丝的水源精华渗入到她的体内。

    丁如兰只感觉体内的灵力流转的越发顺畅,能够搬运的灵力越来越厚重,她还以为是自己参悟这道传承而有所得,心中越发的高兴,同时修炼的也越发的起劲……

    返回到西山村之外,颜沁曦和颜大智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杨君山见过了颜大智之后,这才向着颜沁曦问道:“消息是什么时候传回来的?”

    颜沁曦道:“是第一轮大比刚刚结束不久,周真人便从胡瑶县传回了消息,一道是给杨姑姑的,而另外一道却是要你们父子三人中的一个亲启,杨族长知道后便拜托我们两个在这里等你。”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走吧,应该还来得及!”

    三人架起遁光,片刻之后便消失在天际。

    路上,颜沁曦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儿,需要这么急赶往胡瑶县,是与外域修士有关吗?”

    既然需要两人帮忙,杨君山也不做隐瞒,径直道:“还记得上一次伏杀天琊真人之前,我曾经跟你说过,在去胡瑶县的时候,我曾经发现了一位高阶鬼修的事情吗?”

    颜大智闻言微微动容,颜沁曦也凝重道:“当然,你曾经说过那个鬼修差不多有天罡境修为,当时一路被你驱逐出了胡瑶县,怎么,他又出现了吗?”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应该说他的再次出现是在我的意料之中,这一次请两位出手,便是向着要将这名天罡鬼修彻底留下。”

    颜大智突然开口问道:“君山小友为何断定这名鬼修便一定会重返胡瑶县?”

    “因为此鬼修可能是冲着晚辈手下一名鬼族修士来的。”

    杨君山说的极为坦然,经过上一次与潭玺派联手偷袭十二真妖峰之事后,杨氏家族暗中与外族修士联手对于潭玺派而言已经不是秘密,颜沁曦更是在此之前便早已经知道了杨君山有一位义结金兰的虎妖妹子,而杨君山在这一点上也已经取得了紫苑真人和东流道人的谅解,虽说他早已有恃无恐,可在目前修炼界的情势下,这到底不是一件值得夸耀之事,杨家对此自然也不会大肆宣扬,不过对于潭玺派也无需再做隐瞒。

    杨君山的坦诚令颜大智极为满意,不过颜大智同样也是精明非常的人物,他略作沉吟之后便发现了这其中的蹊跷,直接问道:“你怀疑你手下的那名鬼修?”

    杨君山苦笑道:“但愿我的疑心是错的!”

    颜大智略微斟酌道:“非我族类,君山小友与这些外域修士还是少做接触为妙。”……

    “虎妞,我出去一趟,过两天就回来!”

    杨君秀此时已然是曲武山西段的妖首,手下收拢了一干土著妖修,在杨家的支持下已经渐渐站稳了脚跟。

    这几日诸事已然理顺,包鱼儿便跟杨君秀说要出去玩耍两天。

    杨君秀闻言笑问道:“你找到了什么好玩儿的地方,怎得不带我去,左右这几天山中无事,不若咱们同去如何?”

    包鱼儿闻言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慌乱,躲闪着杨君秀的目光,低声道:“还是算了,你如今可也是大忙人了,还要帮着你哥打理整个西曲武山,要是因为我贪玩把你也拉上,让你哥知道了还不一定怎么生我的气呢!”

    杨君秀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笑了笑道:“那就算了,你一个人去玩儿吧,小心些!”

    包鱼儿闻言顿时一喜,道:“放心吧,如今我可是玄罡境鬼修,想伤我可不容易呢!”

    包鱼儿朝着杨君秀挥了挥手,整个人的身形便在她的眼前渐渐消失不见,甚至连灵识都捕捉不到她的行迹,不过包鱼儿作为她的伥鬼,只要杨君秀愿意,随时都能够锁定她的踪迹和位置。

    胡瑶县,杨君山与颜大智父女在进入胡瑶县之后便收敛了周身气息,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县城之外。

    周毅真人早已经在此等候,见得三人前来,当即道:“果然不出杨兄你所料,两个时辰之前,杨兄你布置在胡瑶县西的侦测法阵捕捉到了鬼息的出现,若是所料不差,应当就是那个鬼修又潜入到了胡瑶县,嘿,不得不说他却是找了一个好时机,杨家精英大比,杨氏的主要力量这个时候都收缩在荒土镇才对。”

    杨君山点了点头,问道:“周兄,可晓得那鬼修现如今所在的位置?”

    周毅真人道:“具体位置不清楚,不过刚刚收到君秀真人传来的消息,包鱼儿却是朝着胡瑶县和曲武山交界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