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九十九章 试探

第七百九十九章 试探

    严格来说,这一次精英大比并非是杨氏家族第一次在所掌控势力范围内的大规模选拔,事实上之前几年杨家便已经进行了两次类似的尝试。

    第一次的时候,因为杨氏家族第一次组织如此大规模的活动,经验不足出了不少纰漏,再加上当时局势动荡,杨氏家族威望不足,势力范围内尚有不少人心存疑虑,从各地选拔上来的精英种子在与杨氏家族子弟一同进行的大比当中,在第一轮便全军覆没,几乎闹成了笑话。

    第二次进行的时候,杨氏的势力范围日趋扩大,对于地方的掌控也越发的有力,地方乡镇村落对于杨氏家族的认同提升,这一次从各地选拔上来的精英弟子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都要远超上一次。

    而且在第一轮选拔当中,为了避免出现第一次大比的笑话,表面上公正的抽签选拔实际上却刻意让四名外族子弟抽在一起,这样至少能够保证有两位外族子弟进入第二轮挑战。

    不过很可惜,当时外族子弟加上杨家修士总共六十四名,虽说第一轮过后有四名外族子弟闯过,可第二轮进入前十六名后边只剩下了一名,最终获得精英弟子资格的八名修士仍旧只有杨家子弟。

    这固然说明,经过这些年的精心培养,杨氏子弟的修为实力无疑已经超过了外族子弟,可也多少让杨氏所掌控的各地方乡镇修士大为气馁,认为这不过是杨氏抛出来作秀收买人心,可实际上好处却全归杨家的手段而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为了第三次精英大比顺利举行,并打消梦瑜、胡瑶两县地方乡镇修士的顾虑,杨氏家族不得不抛出了重赏奖励那些能够在精英大比上培养出优秀子弟的乡镇村落。

    这一招果然有效,杨氏家族这些年锐意进取蒸蒸日上,地位在玉州修炼界日益稳固,别的不说,单单这一次十二真妖峰大捷,那一车车的修炼物资从专门在曲武山中开辟的便道中运回荒土镇,据说前后都拉了三天三夜,更何况真正珍贵的好东西恐怕早已经被杨家的真人用储物法宝带了回去,那些个重赏对于如今的杨家来说还当真不算什么。

    于是在各种利益驱动之下,地方村落无不把他们的优秀子弟推选出来参加乡镇大比,然后再由各地镇守、城守将这些最优秀的人推荐到荒土镇杨氏家族之中。

    杨君平回到家中之后,神色显得有些疲惫,原本以他真人境的修为,哪怕数十日不眠不休也不算什么,可处理这些家族事务却是让他的精神感觉到异常疲惫。

    彭士彤见他坐在那里奄奄的不想动,神色间满是疲惫,不由有些心疼,亲手泡了一壶热茶端了上来。

    杨君平接过了妻子递过来的一杯热茶,笑道:“孩子们呢,怎得不见他们两个?”

    彭士彤笑道:“他们两个啊,这几天神神秘秘的,每天一大早便不见了踪影,据说是因为家族最近来了不少各派的真人修士,他们两个时常扮作童子侍女去看那些各派的真人修士。”

    杨君平略微有些不满,到:“这两个小鬼,这才刚刚开辟丹田,不好好在家修炼稳固修为,跑东跑西做什么,真人修士有什么好看的,他爹我不就是?他大伯堂堂天罡修士也没少见过。”

    说到这里,杨君平调转了枪口:“你这当娘的也是,我这些天忙得脚不沾地,却是疏忽了对他们的管教,你却是对他们太过放纵了,想当初,大哥和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都能在家里独当一面了,大哥更是连灵术神通都练成了不止一道,他们两个资质不比我们差,修炼条件更是天差地别,怎得这修为反倒落到了我们后面去?”

    杨君平这火气来的有些没有缘由,彭士彤对他的性格却是了解,劝慰道:“形势不同了,你不能拿玺儿和瑶儿跟大哥比,再则说他们两个刚刚开辟了丹田,让他们放松几天,顺便见识一下这些个高阶修士也是好的。”

    杨君平也知道自己的火气有些无端,多是因为这几日家族事务千头万绪让他心中积郁,但男人的一点脸面还是让他闷哼了一声,说道:“总之,不要让他们太过放松,这几日精英大比就要开始,让他们也去看看,了解一下自己的差距,告诉他们,三年之后的精英大比,他们两个要是不能成为家族精英子弟,那就给我滚出西山村,去县城看铺子当掌柜去吧。”

    发了几句狠话,杨君平顺过了气儿来,想到刚刚进家时看到的客厅当中堆放的礼品盒子,问道:“又有人送礼上门了?”

    彭士彤“嗯”了一声,笑道:“还不少呢,都是沾亲带故的,按照你的吩咐,各家的帐都记着呢。”

    杨君平点了点头,道:“赶明儿尽数送到家族内库,交给六叔登记入库,就算是这些人给家族的捐赠。”

    彭士彤捂着嘴笑了起来,杨君平看向她不解的问道:“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你笑什么?”

    彭士彤笑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族人是如何评价你们父子三位家族掌权者的?”

    杨君平这下却是来了兴趣,问道:“怎么说?”

    彭士彤道:“族人们说走后门求族长父子三位办事儿,父亲大人那里是礼不收事儿酌情人训斥,大哥那里是礼收下事儿不办给还礼,到了你这里,却是礼礼照收事儿不办人不见,……”

    彭士彤还没有说完,杨君平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彭士彤见得杨君平心情好了起来,随即又好似无心一般问了一句:“听说宝章哥的伤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好了,这些年一直没有动静,却是因为上一次进阶失败失了信心,怕死不敢再尝试了?”

    杨君平闻言收敛了笑容,看了她一眼,道:“家族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风声传到你这里来了?”

    彭士彤自然不会瞒他,坦然道:“几位家族的老人儿上门说项,看能不能将核心弟子的选拔放宽一两个名额,毕竟哪怕是核心弟子,因为修为不同,家族提供的修炼资源也是分着等级的,一位大圆满境界修士每月所享有的家族资源足够三四位煞气境的核心弟子所用了。”

    杨君平冷笑道:“嘿嘿,这是试探么?爹和大哥主持家族事务的时候可从没人敢放这样的风声,那几个所谓的家族老人儿不过是某些人拿出来当枪使罢了。”

    彭士彤点了点头,到:“看来你心里早就有底儿。”

    “事情可不只这点儿修炼资源的事儿这么简单!”

    杨君平瞅了她一眼,叹道:“这或许就是家族与宗门相比的弊端了,因为血脉的维系,家族比宗门要更加团结,可同样也会变得更加排外!”

    杨君平顿了顿,接着道:“爹和大哥为什么要促成精英大比的十二镇两城二十八位外姓修士加入?为的就是打破这种狭隘的血脉维系,不仅要以包容的姿态收拢势力范围内的人心,还要让杨氏子弟永远不要沉湎于名门家族的荣耀当中,永远以开阔的眼界和姿态吸引真正的人才效力。”

    “可杨氏家族崛起这才几年,便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想要排外了,而且是在精英大比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不是要打我们父子三人的脸么!”

    “排外?”彭士彤有些不解。

    杨君平点了点头,道:“苏宝章他姓苏,不姓杨,除非他能成了杨家的女婿。”

    彭士彤脸色微变,到:“你的意思是说……”

    “宝章哥这些年其实是在陪他的妻子……”……

    韩秀生如今已经是武人境第四重的后期修士,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修为这辈子到了这里几乎就是顶点了,他能够进阶第四重便是因为自家姐姐和姐夫的暗中相助,否则以他的资质根基,根本没有冲击清气境的可能。

    修为已然无望,韩秀生自然便将希望寄托在了下一代儿女的身上,不料他的两个儿子也不是修炼的料,借助他这些年杨氏家族商队付掌柜的地位和杨家族长妻弟的身份,他勉强将两个儿子的修为提携到武人境便已经死心。

    好在身为武人境后期修士,韩秀生的寿元足有两百年,如今尽管已近百岁,可看上去仍旧精神抖擞,于是他又将修炼有成的希望放在了孙子辈儿上。

    韩千峰的资质还算不错,可惜性子不太好,总想着耍小聪明走捷径,韩秀生在这个孙子的身上倾注了大量心血,不惜利用他的身份从杨家这颗大树上摘了不少天材地宝供这个孙子使用。

    如此修为倒是不差,神通手段什么的也有,甚至身上还有一件韩秀生早在他进阶武人境之前便准备好的中品法器,可奈何根基不太扎实,实力在杨氏的同龄子弟当中排名勉强只算中游,这般实力根本没有争取精英弟子的希望,甚至在一开始的精英候选遴选恐怕都难。

    韩秀生为了这个孙子可谓是煞费苦心,不但通过这些年结交的人脉运作,成功将韩千峰的身份从杨氏子弟当中转移到了荒野镇的精英种子上来,甚至他还从上一次精英大比当中照顾各地外姓精英种子的抽签当中看到了机会,在将一笔不菲的玉币不着痕迹的送到负责现场抽签的某位杨家修士手中之后,得到了会为自家孙子抽一个好签的承诺。

    精英大比的抽签已经开始,一个个即将对战的签位在高台之上,众目睽睽之下被当场抽出来并大声通告,不时有被抽到的修士大声应和。

    “至少要闯过第一轮,要是能闯过第二轮那就更好了,至少爷爷我豁出去面皮不要,去求你姑奶奶或者君山大伯的时候也有底气!”

    韩秀生低声对即将上场抽签的韩千峰说道。

    韩千峰已经知道自家爷爷已经提前为自己铺好了路,心中早已经信心满满,对于韩秀生的嘱咐听着更像是唠叨,心不在焉道:“知道了知道了,您老就放心吧,这一轮我一定过!”

    韩千峰说话声音不小,周围有不少与他熟识的杨氏子弟闻言望向他的目光都喊着一丝轻蔑和嘲讽。

    岂料这些目光却越发的让韩千峰得意洋洋起来:“一群土鳖,别看你们许多人姓杨,可我爷爷的亲大姐是杨氏的族长杨田刚真人,大名鼎鼎的君山真人我叫一声大伯,如今实际执掌杨氏家族的君平真人我叫一声二伯,你们修为比我高又怎样,姓杨又怎样,这精英大比还不是要落在我后面。”

    韩千峰正幻想着往日里那些个实力比自己强的杨家子弟一个个在大比当中的名次落后自己,然后得到姑爷爷,还有君山真人等人的亲自指点,日后自己尽可大肆嘲讽这些人驴粪蛋_子表面光,虚荣心正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沉浸在意淫当中的韩千峰突然觉得周围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韩千峰回过神来,却见周围人的目光一齐看向了他自己。

    韩千峰抬头朝着高台上看去时,正看到那位与自家爷爷“交情”深厚的杨氏修士正满脸阴晴不定的看着手中的玉签。

    “哦,抽到我了么,嘿嘿,让我看看是哪个实力比我还差的倒霉蛋,看周围这群混蛋一脸的诧异和古怪,恐怕他们心里都在羡慕本少的好运吧,说来还是自家爷爷给力啊……”

    正满脸兴奋之色的韩千峰转头看了自家爷爷一眼,却见得韩秀生神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这,这怎么,爷爷的脸色有些不对啊……”

    韩千峰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他顾不得回味周围众人看向他的眼神儿,猛地向着高台上望去。

    “刚才抽签喊出的另外一个人是谁来着?”

    一个身着黑衣,年纪与他相仿的少年修士神色平静的走上了高台,接过了那位负责抽签的杨氏修士有些僵硬的手中的玉签,然后向着高台下目瞪口呆到有些颤抖的韩千峰望了一眼。

    “我……我操……,苏……苏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