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掌心(下)

第七百九十七章 掌心(下)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几位在河边说的那么大声,刚刚又是一番疾风暴雨一般的斗法,在下便是想不听到也不行啊!”

    “你……”

    马煜正要,一旁的唐伟扯了扯他的衣袖,道:“这位兄弟,你刚刚说还有其他途径成为杨家的精英修士,不是指的是什么?”

    唐伟只是不愿多事,而马煜却想到了此人不过凡人之躯,不但没有对修士应有的敬畏,反而还能保持与他们平等对话的方式,莫不是此人身份有什么特殊,毕竟这里是杨氏名门的老巢,难保眼前这个凡人便与杨氏族人有什么沾亲带故的关系,因此便也冷静了下来,听唐伟的询问。

    杨君山仿佛没有看到马煜脸上神色变化一般,自顾自的说道:“我刚刚听到说你似乎懂得炼器?难道你不知道杨氏同样也在招收那些个在修真百艺之上颇有造诣的年轻修士作为家族精英弟子么,而且通过这些途径成为精英弟子身份的修士还不用通过精英大比的选拔。”

    唐伟与马煜对视了一眼,有些疑惑道:“有这事儿,我们怎么不知道?”

    杨君山微笑道:“事实上这件事情杨氏暗中已经在做了,否则你们以为刚刚说的这位唐兄突然被杨镇守派到县城协助炼器什么的,那会是做什么?”

    唐伟一愣,道:“难道那一次去县城协助炼器,难道就是杨氏家族在进行考验?”

    “真的假的?”马煜满脸狐疑,他还是有些不信。

    杨君馨得意一笑,道:“我可是荒土镇的人,不管怎么说,消息还是要比你们灵通一些的。”

    唐伟喃喃道:“这么说来却是错怪杨镇守了,原本我还以为是杨镇守到底弱了那韩家的势,原来却是暗中给了我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唐伟拍了拍旁边好友的肩膀,道:“我就说嘛,杨氏家族到底是名门气度,还不至于为了几个名额就亲亲相隐,做戏给别人看。”

    马煜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晓得该怎么跟自己这个没心没肺的好友说这当中可能存在的龌蹉,只是道:“不管怎么说,杨镇守还是同意了原本就不该属于咱们荒野镇的韩千峰来占据了一个名额,至于让你参加什么炼器选拔,也不过是杨镇守自己找到了一个妥协的方法罢了,再说你几年前曾有机缘得到了几手关于炼器的野路子传承,可那又怎么能够入得了杨氏的法眼?可你一手火行功法却是实实在在的灵阶传承,与其走炼器的路子,我觉得还是实打实的一场场打下来得到那个精英弟子的名分更靠谱,杨镇守给你这个看似机会的机会,我看更像是在事后要堵住荒野镇各个村正修士们的嘴。”

    杨君山深深的看了这个马煜一眼,仍旧微笑着不再言语。

    马煜心中似乎仍旧有不少疑惑要询问,旁边的唐伟已经要拖着好友离开了,他原本就不愿意从丁如兰手中抢夺那个种子名额,此番闻讯自己居然还有其他途径成为杨氏精英弟子,自然只想着去荒土镇上打问一番:“去镇上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马煜被好友拽着无奈之下离开,临走之前,他同样也深深的看了远处正笑盈盈的望着他们的年轻凡人,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或许不久之后,他们还会再见到这个年轻凡人。

    目送两个从荒野镇来的年轻修士离开之后,杨君山又散步一般返回到了芦苇丛外的河岸边上。

    丁如兰已然站在了岸边上,见得杨君山出现一脸戒备的望着他。

    杨君山瞅了她一眼,突然笑道:“你受伤了,如果现在急需硬撑着的话,原本的小伤恐怕就要变成大伤了,听说你还要参加杨氏的精英大比,如果这般状态的话,怕是连第一轮都过不去吧,杨氏的那些个年轻修士可也不是好惹的。”

    丁如兰闻言脸色大变,事实上在唐伟二人赶来的时候便已经惊扰到了丁如兰,当时她以为二人要对她不利,当即镇压了内腑灵力动荡而强行与唐伟动手,别开一开始她占据地利而一直压制对手,可如果不是唐伟中途罢手离开,丁如兰内腑的伤势铁定会爆发。

    唐伟二人的离开原本让她松了一口气,哪里知道随便转出一个凡人来便一口叫破了她体内的伤势,这如何不让她心惊,甚至都因此而忽略了来人对她说了些什么。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见得丁如兰警惕的目光,杨君山有些哭笑不得,晓得自己这么出现实在是有些太过突兀,反而有些弄巧成拙,于是笑道:“你不用问我是谁,只是刚刚在岸边察觉到你在水中修炼而一时感到好奇罢了,你的伤势要是再耽搁的话,恐怕可真就难办了。”

    丁如兰现在也晓得自己之前就那么毫无顾忌的修炼实在有些冒失,眼前之人既然早已经知道此事,若真有歹心,恐怕随意仍一颗石子都能让自己走火入魔,更何况自己现在体内灵力的动荡当真拖延不得。

    于是在杨君山惊愕的目光当中,这女孩居然就这般随意的盘坐在了河边开始镇压体内灵力动荡,恢复内腑伤势。

    这姑娘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刚刚在水底修炼好歹还有一层河水遮拦,现如今就这般光天化日之下在河边运功疗伤,这一次别说一个小石块,就是随便有人在她旁边吼一声都可能让她体内灵力瞬间失控啊!

    杨君山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不管怎么说这女孩子也是荒野镇选拔出来的精英种子之一,就这么任其生死,杨君山还做不到这么冷漠,无奈之下堂堂天罡境大修居然就这般站在河边为一个浊气境的陌生女孩护起法来。

    不过杨君山转念又一想,莫不是这女孩儿看似粗豪,实则也颇有心机,看出他的异常,故意如此坐地疗伤,反倒能赚一个高人为她护法?

    杨君山淡然笑着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一次出来随意游走不过随心所欲,既然起了护法的念头,他自然也不会介意小修之间是否有些小心机。

    丁如兰内腑动荡在及时镇压之下很快便平息了下来,睁开双目的她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随即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正看到不远处杨君山刚刚睁开双目中带着一丝深邃的目光。

    丁如兰脸色一红,连忙站起身来朝着杨君山拜道:“多谢前辈护法!”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那也没什么,只是我兴之所至罢了,听说你还是这一次参加杨氏家族精英弟子大比的二十八个外族种子之一,这一次帮你说不定还是帮了一个未来的精英弟子呢。”

    丁如兰叹了一口气,道:“哪里有那么容易,杨氏家族这些年飞速崛起,如今已经占据将近两县之地,甚至连曲武山的妖修都被他们杀的溃不成军,几位杨家真人也都是善于经营积累之人,如今的杨氏家族何等兴旺,那些个杨氏子弟无论在资源、功法、神通上,一个个都比寻常同龄修士高出一截,别看晚辈在荒野镇适龄修士当中实力名列第二,可实际上想要在杨氏大比当中过第一轮都难。”

    杨君山在旁边听着笑道:“那也不一定,我见姑娘你修为根基还算扎实,说不定就能过了第一轮呢!”

    丁如兰似乎仍旧有些不自信,道:“前辈或许不知道,杨氏家族崛起不过数十年,可家族内部传承却极为完善,那些个杨氏子弟只要不是太过愚笨,基本上在进阶武人境之后都有机会修炼灵术神通,在下修炼的川流不息诀也算是灵阶功法,无奈斗法手段却是太差,一道小云雨诀,一道水箭术,都是普通法术罢了,根本不可能是那些练就灵术神通杨氏子弟的对手,更何况这一次参加挑选的杨氏子弟当中还有煞气境修为的存在。”

    杨君山闻言“唔”了一声,随口道:“那也没什么,擂台斗法,范围有限制,武人境初阶的修士即便是练成了灵术神通,也很少有人在很短时间内施展出来,只要你自己神通够快,施展的纯熟圆满,不给其他人施展灵术神通的机会就是了嘛!”

    “不给机会?将法术施展的纯熟圆满?”

    丁如兰语气当中还有所疑惑,不过神色间却似有所悟。

    杨君山见得她还算有些悟性,索性道:“我见得你刚刚与那两人斗法,虽说占据了沁水地利,但小云雨诀与水箭术掌握的都还算熟练,不过这两道法术彼此之间的衔接似乎还不够圆满,什么时候能够做到两道法术之间相互转换,甚至相互融合,那么你的修为或许不会提升,但实力绝对会大为增长。”

    丁如兰闻言神色有些迷惘,口中念念有词,似乎从杨君山的点拨当中悟到了什么。

    杨君山自身虽然并不精通水行神通,但他如今境界够高,指点一个武人境的小修自然不在话下。

    见得丁如兰将悟非悟,杨君山索性再做点拨,道:“水无常形,无孔不入,何必拘泥于几道固有的法术神通!”

    丁如兰闻言目光一亮,大声道:“是了,我明白了!”

    杨君山略带一丝欣慰的点了点头,笑道:“你明白就好,也不枉我在这里为你护法守护了小半天。”

    丁如兰不好意思道:“麻烦前辈了,也多谢前辈指点之恩,这一次精英大比晚辈却是凭空多了三分把握。”

    杨君山没来由的心里涌起了一丝好为人师的成就感,闻言撇了撇嘴,道:“才多了三分把握?这样,你修炼的是小云雨诀,倒也算合适,我今日便再传你一道法术,若是你能够在大比之前修炼纯熟,并顺利通过了精英选拔的第一轮,那便再到这片芦苇河岸,说不得我会再传你一道秘诀,让你连过第二轮,甚至争一争前八名的精英弟子都有希望呢。”

    “当真?”

    丁如兰神色间反倒升起一道狐疑之色。

    杨君山只管拍着胸脯道:“自然当真,我这便传你一道水雷术,只要你能够练熟,大比的时候只要出其不意涌出来,说不得遇上煞气境修士都会着了你的道儿!”

    杨君山也不管这丁如兰有几分相信,只管将水雷术的法诀传授了,完了说了一句:“你自管修炼去吧!”

    说罢,也不管站在河岸边上陷入迷惘思索当中的丁如兰,杨君山大袖一甩,居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河岸。

    杨君山身形从丁如兰目光当中离开之后,身形随即一变,片刻之后便不知离开了河岸多远的距离,这才有些懒洋洋的道:“可是飞流派的夏媛真人到了,何不现身一见?”

    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距离他数十丈之外的一片空地之上,一片水汽虚晃,夏媛真人的身形突兀的出现在了那里,笑道:“不愧为是君山真人,你恐怕早就发现在下隐藏在一旁,这才故意引诱在下在这里现身的吧?”

    杨君山不置可否,笑了笑道:“不想真人居然会对一个武人境小修感兴趣。”

    夏媛真人闻言好笑道:“好像感兴趣的人是君山真人你吧,不过那小姑娘倒也有几分悟性,看样子君山真人似乎对她也颇有几分看重嘛!”

    杨君山淡笑道:“不过是兴之所至罢,随意点拨几下罢了,不过连夏媛真人都称赞她的悟性,看样子杨某倒要更加看重几分才是。”

    “怎么,怕本真人抢了你杨家的好苗子?”

    夏媛真人“嘻嘻”一笑,道:“放心,我们飞流剑派虽说同样兼收并蓄,可在下却没兴趣对一个没什么剑术天分的人上心。”

    杨君山无奈道:“在下真的只是河边偶遇,一时心血来潮随意点拨几句而已。”

    夏媛真人好笑道:“随意点播?小云雨诀虽说流传颇广,可水雷术却不那么容易学到,君山真人还承诺这小姑娘过了你杨家第一轮大比之后再传授秘诀,呵呵,到时候就该传授水行掌心雷的灵术总纲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