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七十三章 东流

第七百七十三章 东流

    漆黑的深夜,天空之中没有一丝的星光,悬浮在半空之中几乎能够让人感觉不到哪里是天哪里是地,潜伏在黑暗之中的危险仿佛一只随时猛扑上来将人撕碎的野兽,让田九歌堂堂一位道人老祖胆颤心惊!

    一位道人老祖在害怕!

    事实上他不得不害怕,因为此时他虽然飞遁在半空,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遁逃,可他的左臂已经被齐肘消失,让的右肋之下有一道伤口,伤口之中蕴含的剑气令伤口无法愈合,他竭尽全力也只能暂时镇压伤口潜伏的剑气不再扩散。

    就在这个时候,竭力遁逃的田九歌突然于夜空之中停下了身形,神色虽然狼狈但却++++小说 极为狠厉,突然开口道:“没想到杀我的人居然会是你!”

    黑夜之中不知何人在前方拦住了田九歌道人的去路。

    一道温和的声音从夜色之中传来,道:“哦,那么你以为会是谁来杀你?”

    田九歌冷笑一声,道:“紫苑那贱人给你出了什么价码,居然能让你出手?”

    “紫苑?”

    黑夜之中的声音略带一丝恍然,道:“看来分魂葫芦当真是落到了紫苑的手中。”

    田九歌道人狠狠的喘了一口气,道:“你不是紫苑那贱人叫来杀我灭口的?”

    黑夜之中又有一道清脆的笑声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笑道:“笑话,这修炼界有谁能请得起我师祖出手杀人?”

    田九歌咽了一口吐沫,道:“既然不是,如果要找分魂葫芦的话,那你们现在应该去找紫苑那个贱人!”

    黑夜之中,那一道女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道:“师祖,这位田道祖不但自以为是,而且还很怕死。”

    那道温和的声音微微叹了一声,道:“孩子,没人不怕死,哪怕是师祖我也是一样,否则的话,师祖我这一次也不会来亘古密径寻那分魂葫芦了!”

    无垠的夜空突然被一道冷冽的光芒割裂,就如同一道没有雷声相伴的闪电,在夜空之中一闪而逝,田九歌道祖于夜空之中愣愣的张开嘴,却不曾发出一丝声音,随后一道红线从脑门中央出现,随即裂开,整个身躯裂成两半从半空当中掉了下来。

    接着那一道一闪而逝的闪电余韵,似乎隐隐间看到数十丈之外有两道身影正站立在一片黑云之上,当前一人负手而立,三缕长须看上去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可如果紫苑道祖在此的话,定然能够认出此人便是当初在亘古密径之中曾经有过遭遇的东流道人,而在他身后的一名年轻女子,则是在密径之中协助东流道人破阵的那名女修。

    东流道人伸手一招,一物破开夜色落入他的掌中,正是田九歌道祖随身的储物法宝。

    却见东流道人拿在手中看也不看便交给了旁边的女修,道:“赏给你了,这一次亘古密径开启,你随师祖破阵,却失去了在密林之中搜罗宝物的机会,这些便算是师祖给你的补偿。”

    黑夜之中传来女修欣喜的笑声,道:“谢谢师祖!”

    东流道人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随即转过身来微微躬身,道:“九驷前辈!”

    黑夜之中微微传来一声叹息,道:“能不能让老夫省一点心,仙宫之前的禁令都已经到了让人无视的地步了吗?这方世界总共才多少道人,这一次死在你手中的道人修士就有两个了吧?”

    黑夜之中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还带着抱怨,可说道后面却已经带上了几分严厉。

    “不敢!”

    东流道人的语气平淡,道:“晚辈也只是为了挣命罢了。”

    “为了你活命,就叫别人去死?难道你就不怕老夫现在就令你生不如死?到时候就算是飞流派的两个老东西也救你不得。”

    东流道人苦笑一声,道:“晚辈若是不争,迟早是个死,前辈觉得晚辈还会顾忌这些?”

    夜色之中久久没有声音传来,东流道人却仍旧毕恭毕敬的悬立在黑云之上。

    良久,那道声音微微叹了一声,道:“你要去找那紫苑的麻烦?”

    东流道人沉默不言,而夜色中的那道声音似乎也没想着要他回答,而是继续道:“她是仙宫钦点的三位玉州守护者,如果你杀了她,……”

    东流道人这个时候却马上开口道:“晚辈自然会代她守护玉州百年!”

    夜色中的声音又是一叹,道:“最好不好开杀戒,如今仙宫大计在行,如若你等不小心出了纰漏,到时候恐怕那两个老东西都要首先大义灭亲!”

    东流道人这个时候却突然抬起头来,道:“其实要晚辈收手也不是不行,晚辈听说仙宫之中有月桂连理枝,……,前辈,九驷前辈?”……

    亘古密林的开启,中央密径是道人老祖的舞台,可密径之外的亘古密林却是真人境修士的乐园,每当密林开启之际,这里都充斥着大量的天材地宝供修士前来探寻和发掘。

    而在亘古密林消失之后,附近马上又会成为一处真修之间相互交易,各取所需的场所,不管实在亘古密林之中大有收获,还是代表各自背后的宗门势力而来,大家在这一片区域当中互通有无,当然,更多的杀人越货之类的事情也屡有上演。

    因为之前在亘古密林当中的收获,杨君山尽管知晓有着这样一场高阶修士之间的交易会,却也不敢多做停留,而是急匆匆的选择了北上,不过心中却是对此颇为留意,暗忖日后待得杨氏实力再进一步,倒也可以试着来参与这样的盛会。

    “你来了?”

    当杨君山刚刚到达约定地点附近的时候,紫苑道祖的声音便已经在他的耳边响起。

    转过一座矮丘,紫苑道祖的身形出现在了杨君山身前不远处,杨君山能够清晰的观察到紫苑道祖神色的疲倦和脸色的苍白。

    “前辈,您这是……”

    紫苑道祖勉强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与数位老友切磋了一番,倒是你这小子却是有些实力和运气,居然能够毫发无伤的从亘古密林之中逃了出来,只不过汇合的时间却是晚了两天。”

    “有老前辈久等了!”

    杨君山苦笑道:“晚辈从密径出来的时候迷了路,差一点就跑到了松郡青木宗的地盘。”

    紫苑道祖点了点头,道:“难怪,亘古密径的出口七个方向不定,你修为不够,不能第一时间辨认所在位置也是情有可原。”

    杨君山连忙问道:“前辈,晚辈这一路虽急忙赶来,却也从桑州修炼界听到了一些有关于您的不太好的猜测,似乎已经有人可以确认分魂葫芦是被第三个摘取的了,而前辈又曾向田九歌道人透露过请第三个摘取宝葫的消息,晚辈担心……”

    “你不必担心,”紫苑道祖打断了杨君山的言语,道:“田九歌已经死了,至于那位在我等之后摘取了吞天葫芦的妖王,要是他不想让他得到吞天葫芦的消息被别人知道的话,自然也不会透露我们的消息。”

    “死,死了?”

    杨君山听到这个消息不但没有如释重负,反而心中猛地一沉!

    田九歌的死实在太过蹊跷,听到他陨落的消息,杨君山第一反应便是凶手就是面前之前!

    如果之前的消息同样传到紫苑道祖耳中的话,那么紫苑道祖自然晓得只有让田九歌闭嘴才是保住分魂葫芦秘密的唯一方法。

    可如果紫苑道祖当真是凶手的话,那么她会不会同样为了保密而让他自己也彻底闭嘴呢?

    一时间,杨君山不禁有些后悔赶来与紫苑道祖汇合,他应该再拖延些时日,待得亘古密林之事彻底明朗之后,再决定是否独自返回玉州。

    眼见得杨君山神色变幻不定,紫苑道祖何等精明,自然晓得杨君山此时心中的念头,不由苦笑道:“收起你心里的念头,田九歌之死的凶手另有其人,真正应该担心的是本道祖,而不是你这个天罡小修!”

    杨君山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是一怔,连忙问道:“那么杀死田九歌之人又是谁,难道前辈得到分魂葫芦的消息已经被人知道了?”

    紫苑道祖脸上突然浮现的苦涩笑容让杨君山吓得心脏差点跳出来,要知道这一次他跟随紫苑道祖进入亘古密径,恐怕已经进入了某些道人老祖的视线,要是紫苑道祖这一次当真没法收场的话,说不好到时候杨氏也会受到牵连,哪怕那些个道祖不亲自出手,只是言语之间透露只言片语,整个杨氏恐怕就要迎来灭顶之灾!

    杨君山可没有忘记,在亘古密径当中,他可是将灵溢宗的罗簪道祖砸翻了一个跟头!

    “是飞流派的东流!”

    不是罗簪道人,没等杨君山松一口气,瞬间反应过来的杨君山差点又被刚刚出现的这个名字噎得一口气喘不上来。

    东流道人,就是那个在亘古密径将紫苑道祖吓得没有勇气交手,亲口承认自己不是对手,还有就是将陆玄平道人一剑劈成两半的湖州飞流剑派的东流道人?

    如果说刚刚杨君山是神色惨变的话,现在他觉得自己脸上的神色已经是面如死灰了。

    “事实上当田九歌陨落的消息传开之后,恐怕不少人都已经怀疑分魂葫芦实在我的身上了,不过既然是东流出得手,那么接下来其他人恐怕反而不会和他争,事情的确很糟糕,但并非没有挽回的余地!”

    杨君山脸上的神色紫苑道祖几乎不用看都能猜得出来,不过这一句话的确是令杨君山很快回过神来。

    “那,前辈,晚辈接下来该怎么做?”

    紫苑道祖笑了笑,道:“你什么也不用担心,径直返回玉州该做什么做什么,这件事不会牵扯到你的身上,如果那东流当真找上杨氏,你只管实话实说便是,那东流虽说向来自行其是,却也不会随意杀人,特别是杀一些在他眼中只是蝼蚁的人。”

    紫苑道祖说话当中瞅了杨君山一眼,却见杨君山的眼神儿也随之垂了下来,她并没有从杨君山的目光当中看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