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六十八章 元神

第七百六十八章 元神

    紫苑道祖突然亮出了中品道器,想来与那阴阙道人一战至少也可立于不败之地,这或许也是紫苑道祖这一次前来亘古密林争夺分魂葫芦的最大依仗。

    不过这对于现在的杨君山而言,却无异于将他置于了最危险的境地,之前虽说紫苑道祖很可能因为摘得七宝葫芦的事情而受到其他道人老祖的围攻,但至少紫苑道祖本身就是华盖道人,有什么危险会顶在他前面。

    可现如今但凡有什么危险,就需要杨君山自己来面对和解决了。

    杨君山的身后虽然就是第二道密径的交汇处,可他现在即便是返回也不可能再遇到紫苑道祖了,亘古密林的四十九条密径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让你走回来时路径的。

    杨君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如果杨君山是道人境修士的话,那么他现在马上就可以破开密径周围的空间离开亘古密林,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守在亘古密径的七处入口之处,正是安全离开亘古密林的最佳时机,可惜杨君山并没有掌控空间神通。

    可杨君山刚刚走了不到数里便不得不停下了脚步,目光望着远处盘坐在密径中央的一个身影,脸色阴晴不定。

    这是一位年纪大约在五旬左右的修士,穿着一身褐色的长袍,头顶之上的发髻呈现出灰白之色,而萦绕在他身周的气息却明白无误的告诉了杨君山,此乃是一位道人境的修士。

    可真正让杨君山心中忐忑不定的不是这位盘坐在密径中央的道人修士,而是从这位道人老祖的头顶直直向下,一条血色的红线切过了眉心,切过了鼻梁,切过了人中和嘴的中央,沿着下巴从脖颈中央继续向下延伸,而后便被衣衫遮挡,只留下一条清晰的血痕浸染在衣衫之上,那长袍衣衫同样被从中央剪破,只是仍旧披在那道人身上而已。

    眼前这位道人的肉身居然已经被劈成了整整齐齐的两半!

    若要使换成其他修士,恐怕早已经生机绝灭,死的不能再死,杨君山早已经欢呼一声,上前搜罗死者身上的遗物了。

    可偏偏现在杨君山却仍旧从眼前这位道人境修士的身上感受到了强横的足以令人窒息的气息,这根本不该出现在一个死人的身上,可偏偏杨君山却又无法从眼前之人身上感受到活跃的生机。

    就是因为这种诡异的情景,才越是令杨君山有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此时他站在那里甚至不敢抽身退走,他感觉那一道强大气息隐隐间已经将他锁定,如果他这个时候有什么动作,便极有可能会遭遇完全不可测的危险。

    就在杨君山进退两难之际,那位明明被劈成两半的道人修士突然挣开了双目,杨君山心中狠狠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那道从头顶中央劈落的血痕在那道人双目睁开的刹那让杨君山心中发毛。

    “原来是一位天罡小友!”

    那道人不但睁开了双目,更掀起了一丝笑容,更为恐怖的是他居然还开口说话了,偏偏中央那条血痕两侧的面部表情居然还能同步协调,这让杨君山越发的感觉心底寒意大盛。

    “这,这位前辈,您,您……”

    不自觉的,杨君山的话音都开始发颤。

    又是一个让杨君山毛骨悚然的微笑,那位道人再次开口道:“小友莫慌,老夫陆玄平,乃海外散修,只因觊觎亘古密林之中的七宝葫芦,千里迢迢从海外之地赶来,不尽想最终却是技不如人遭来这杀身之祸,老夫肉身已毁,殒身已成定局,唯有一桩心事难了,便是老夫这一身所学未有传人,这才竭力苟延残喘至今,便是想要等到一位道友,能够将老夫一身所学托付于他,也好过就此泯灭了老夫这一脉的传承。”

    这样的桥段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只是那道人肉身被毁却也是事实,道人老祖自有通天彻地之能,能够在如此境地之下尚能保全一口元气吊住性命却也未必没有可能,不过杨君山却也不是刚刚出道的菜鸟,这样的话他也只是姑且听之,心中却并未放松了警惕。

    陆玄平道人似乎也明白杨君山心中所想,苦笑一声,手中已然多了一颗留影传承珠,道:“这里面记载的便是老夫一身所学之精华,其中包括一道宝阶上品的功法传承,一道本命宝术神通以及其低阶的延伸神通,可惜老夫为了吊住性命,实在无力再将老夫所掌握的其余的几道秘术神通刻印于传承珠之中,不过这两道传承却是老夫数百年修行之根基,只要能够将这两道神通传承下去,老夫的衣钵便不会绝灭。”

    陆玄平道人说罢,那可留影传承珠便向着杨君山飞了过来,只见他看了杨君山一眼,继续道:“老夫若是没有看错,这位小友所修炼的应当也是土行一脉,这却是与老夫的传承颇为相合,这莫不就是天意,在老夫即将陨落之际将小友送到老夫面前?”

    杨君山不敢用手接飞来的留影传承珠,只是以一道九韧真元将传承珠包裹了悬浮在身前不远处,不料却被陆玄平道人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底细。

    杨君山笑了笑,仍旧不作言语。

    不过或许是因为这一番言语,再加上传承珠之故,令陆玄平道人消耗了大量本源,使得肉身中央的血痕之中有不少血迹开始渗出,似乎下一刻随时都可能完全崩溃。

    那陆玄平道人似乎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老夫身上还有几件宝物以及这数百年收藏的些许杂物,虽说对老夫都没有太大的用处,不过对于小友目前的修为而言却也有些助益,只是老夫如今再无其他力量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待得老夫逝去之后,这些东西小友自可随意取用,唯一可惜的便是老夫那件本命法宝,原本有着提升为道器的潜力,却是被那杀我之人毁掉,否则必可对道友助益更甚。”

    说到这里,那陆玄平道人周身的气息突然开始紊乱,在杨君山的感知当中,原本萦绕在他身周的那一股强横气息开始急速衰败,原本肉身中央的那一道血痕当中突然有大量的鲜血渗出。

    那陆玄平道友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要努力说什么,可最终却是力不从心,只来得及勉强说道:“……传承,一定……莫要……失传……”

    说罢,陆玄平道人整个躯体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支撑向后倒去,在落地的刹那,两片尸体摔开,大片的鲜血和内脏洒落一片。

    杨君山见状连忙一把将悬浮在身前的留影传承珠收了起来,而后便伸手一摄,将陆玄平道人身上的一件手镯状的储物法宝收了起来。

    亲眼看着一位道人老祖在眼前陨落,杨君山的心中难免心有戚然,叹了一口气便微微朝着陆玄平道人地上的尸首拱了拱手,却又突然看到地上玄平道人被鲜血浸染长袍的腰间部位有一枚原本作为挂饰的淡黄色的玉佩。

    杨君山在见到这枚玉佩的刹那便有一种感觉,这块玉佩对于他来说定然是一件极为重要之物,这种感觉源自于他的一种本能,而这种本能却与杨君山所修炼的为山九仞诀相关。

    杨君山伸手一摄,玉佩顿时从血泊之中飞出,光洁的表面却没有丝毫血迹粘在上面,在玉佩落入他掌中的刹那,杨君山甚至感觉到周身的真元都受到这枚玉佩所引动。

    这玉佩究竟是什么?

    心中的疑问刚刚升起,便突然听得“咔嚓”一声,手中的玉佩突然碎裂,一点黄光从中飞出,带着一股得意的笑声径直投入到了杨君山的体内。

    “不好!”

    杨君山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源自于灵魂的危机来临,甚至就连他的身躯都不自觉的颤动起来。

    “好好好,好强横的肉身,好雄浑的真元,好扎实的根基,真是太好了,这老天当真对我陆玄平不薄,原本以为这一次老夫必死无疑,却不曾想老天居然将这么好的一具肉身送到老夫面前,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哈哈,东流道人,你绝对不会想到,你那一剑不但没能杀得了老夫,还让老夫得此机缘,这具肉身的根基远胜于老夫当年,如今夺舍成功,以老夫数百年的修行经验,这具肉身日后成就定然远胜老夫从前,到那个时候,阁下今日之赐,我陆某人定有所还!”

    夺舍!

    那一点黄光便是那陆玄平道人的元神凝聚,在借助那玉佩与杨君山接触的刹那冲入到了他的体内,径直便落入到了他的丹田之上,要泯灭杨君山刚刚灵识所化的魂魄。

    而杨君山的灵魂在陆玄平道人的元神侵入的刹那便被压制,尽管他在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了绝大的生死危机,可在被对方一下子侵入丹田之内,他刚刚魂化的灵魂根本无法抵挡进阶道人境之后已然凝聚了元神的陆玄平道人。

    ——————————————

    老妈回家上坟,老丈人前来接班,奈何我们家朵朵与老爷好长时间不见生了许多,于是一下午根本不跟老爷玩,于是睡秋只能一边看孩子,一边陪老丈人了,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