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五十章 宝器

第七百五十章 宝器

    第四更奉上,继续求诸位道友支持!

    ——————————

    这王元仍旧未曾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在因为杨君山等人在落霞岭的大捷感到不可思议,而在梦瑜县西山村,在得知县城之中的撼天宗修士尽皆撤离之后,杨田刚当机立断派杨君平带人占了梦瑜县城。

    如今的西山杨氏可再也不是数年前的杨氏,当年撼天宗势大,杨氏在名义上仍旧托庇在撼天宗之下,撼天宗可以容忍杨氏扩张一镇,但在大义以及实力作为后盾的情况下,能够轻易的让杨家交出收复的梦瑜县城。

    如今西山杨氏的底蕴实力已经直追玉州一些实力相对孱弱的宗门,甚至已经有玉州修士称呼西山杨氏为名门杨家了,而现在撼天宗既然自行退出了梦瑜县城,那就再也别想从杨氏手中要回来了!

    一座县城的重要性自然是毋庸置疑的,拥有了县城,西山杨氏才算是完成了对于梦瑜县大义上的掌控,而接下来撼天宗自然想要重新拿回县城,而杨家自然不会允许,双方却又不能因此翻脸,只能各自用一些低阶修士这么干耗着。

    同样的,杨氏还想借此机会继续收回荒丘镇以及半个荒山镇,撼天宗当然同样不会放弃,在失去了梦瑜县城之后,荒丘镇便成为了撼天宗钉入梦瑜县的唯一一颗钉子,至于荒山镇则是撼天宗连接落霞岭大矿场的必要通道,自然更加不容有失。

    两家的扯皮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可该扯的还是要继续扯!

    杨君山在落霞岭布局,虽说险死还生,可最终却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曲武山妖修被重创,杨氏的势力在周毅真人的带领下第一时间进入到了胡瑶县,留守在胡瑶县的熊壮和鸦妖首领暗自然不可能是一位玄罡境存在的对手,被杨家势力一路逼迫,整个胡瑶县的北部又重新归入人族修士掌控之下。

    至于周毅真人,也就是原本的清风真人,西山杨氏突然多出来一位玄罡境的家老,自然会引得整个玉州各派瞩目,而杨君山对此却也并未多做隐瞒,他亲自修书一封,向玄元派的林沧海真人说明了缘由。

    因为破除撼天峰禁断大阵之事,林沧海以及其身后的玄元派可说是还欠着杨君山一个人情,对此林沧海真人的回信说的也是极为漂亮,诸如再无瓜葛,既往不咎云云,又言两家势力较好之类,总算是将这件事揭了过去,至于林沧海真人心中究竟作何感想,杨君山不知道,也不必去知道。

    身为一家宗门的掌权者,若是将私怨凌驾于公事之上,那杨君山也只能说玄元道祖瞎了眼,更何况如今的玄元派可是树大招风,就算琳郡之战,林沧海表现尚可,可玄元派仍旧隐隐被玉州各派敬而远之,林沧海除非脑子进水,否则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随意与人结仇,更何况是如日中天的杨君山……

    流火谷位于琳郡西部,整个流火谷的版图呈一个长条形,隔绝了桃柳宗、紫阳宗以及原本的真武县与瑜郡的接触。

    流火谷的宗门驻地实在一条巨大的地底_火脉之上,乃是流火谷宗门得以屹立千年的根基!

    从梦瑜县路过佳瑜县进入琳郡流火县之后,便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里的气候似乎要比瑜郡温暖一些,这里的地面热度很高,哪怕是在寒冬大雪的天气当中,地面上也很少长时间的积雪。

    而在流火县的中央区域,有一条长达百里的巨大沟壑,这条沟壑就像是一条伤疤出现在地面上,沟壑的底部深浅不一,却常年有炙热的气息蒸腾,时常伴随有硫磺火硝之类的刺鼻气味儿,不过在这条沟壑周围数里范围之内,却几乎没有冬季的存在,一年四季繁花似锦,各种作物生长不息。

    而流火谷的驻地便在这条沟壑最为深邃之处上空两侧的悬崖峭壁之上凌空架起的一片桥楼殿之上,从桥楼殿上随意一处栏杆处向下探望,都能够看到深邃不知几许的沟壑底部隐隐有赤红色的液体在流淌,同时还有炙热的气浪从底部翻腾而起,若是一个没有准备好,准能够将人呛得咳上半天。

    “造化神奇啊,贵派能够找到这么一出鬼斧神工之所开创一片基业,当真是令人羡慕啊!”

    杨君山伸着头看向脚下的深渊火脉,不由的啧啧称奇。

    七阳真人在旁边笑道:“昨日听残烬师弟说,君山道友的青蛟弓差不多已经成了,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些收尾,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能够完成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望向脚下的地火深渊的目光却是也发的期待起来。

    落霞岭之战前,各派修士见到杨君山虽然客气,但也多以小杨真人来称呼,这其中或有拉近关系的意味,也或有略带轻视的看法,然而在那一战过后,便是与他交情匪浅的七阳真人也要尊称他一声“君山真人”,修炼界固然有年纪辈分的约束,可却也同样承认实力为尊,杨君山以元磁宝光大阵镇压太罡大妖,借助同伴之力力敌三倍于己的域外修士,其赫赫战功令整个玉州修炼界都为之侧目。

    更有传言说,落霞岭战后,玉州的几名域外太罡境真修曾有意联手围杀杨君山,可之后三年的时间,杨君山行踪却是一直未曾离开西山,即便曾经离开过,却也从未被人发现踪迹,却是令极为域外太罡真修束手无策。

    要知道杨君山在落霞岭花费一年时间准备的一座宝阶大阵都能够去的如此战果,西山村外的那座五行雷光大阵前后花费了杨氏数年的底蕴积累,那西山顶上几乎每天都要有一声炸雷,雷雨天更是能够将整个西山上空渲染成一片雷光世界,如此声势浩大的大阵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心悸不好惹,自然更没有人敢轻入险地。

    七阳真人见得杨君山不断的向着地火深渊探望,不由笑道:“君山道友放心便是,残烬师弟可还想着提升你的本命法宝,来作为他冲击炼器宗师的准备,要知道找到一件器灵先于法宝进入宝阶的法宝可当真是不容易,这等可以用来直窥炼器宗师境界的机会残烬师弟可不愿放弃!

    七阳真人话音刚落,地火深渊的地步突然有一道不太显著的光芒闪烁,杨君山双目微微泛白,看清正是一道遁光正在向上冲来,目光之中顿时充满了期待之色。

    一道炽烈的气息澎湃而起,一位赤着上身,满身青铜色肌肉的中年大汉周身仿佛燃烧着一层赤红色的火光一般,驾着遁光从深渊之中跳到了桥楼殿之上,脚下的木板传来“嗤嗤”的声响,一阵木板烧焦的烟雾腾起,桥楼殿上顿时有灵光泛起,一层层符纹在残烬真人脚下泛起,挡住了他肉身所携带高温的烘烤。

    杨君山心中暗惊,这位残烬真人明显有一种利用地火热浪来进行肉身锻冶的秘术,否则一个人的肉身又怎么可能携带那么高的温度。

    “幸未辱命!”

    残烬真人的手中多了一张三尺青色长弓,弓弦乃是以青蛟筋所制而成,弓臂用的是青蛟骨,都是当初杨君山联手七阳真人等人斩杀太泽妖王之后的所得之物。

    杨君山抚摸着弓身,感受着这张长弓之中蕴含的无匹力量,情不自禁道:“上品灵器,好弓!”

    餐巾真人略显木讷的神色之中掀起一丝得色,道:“我且不瞒你,我炼器的风格向来粗犷,法宝之类向来只追求攻击力,不求外观精美,细节掌控之类,这柄长弓材料是好的,威力老夫自信在上品灵器之中也算是顶尖,不过这精准嘛可能就要差点,总之一百五十丈范围之内还是不会出错的,这个距离也是长弓威胁最大的区域,在这个范围内,这柄长弓就算是射穿一件灵阶上品法衣我都不觉稀奇。”

    “当然,在这张灵弓的威力之下,普通的箭矢已经毫无意义了,必须要用炼器师特质的器箭或者符剑,才能发挥出这张长弓的真正威力!”

    杨君山闻言点了点头,寻常修士御器厮杀大约也在数十丈范围之内,如同杨君山的斗法习惯,更喜欢在三十丈范围内厮杀,一百五十丈的杀伤距离,足够杨君山用来追杀逃逸修士了。

    更何况残烬真人也只是说一百五十丈之外准头稍差,一位炼器大师说的稍差,那也只不过是打算射你左鼻孔的时候却不小心射中了右鼻孔的这点差距罢了,杨君山完全可以自行掌控。

    七阳真人苦笑一声,自家这位师弟向来就是这般耿直的将自己所炼法宝的优缺点一概说出,也不晓得他这是自信,还纯粹就是性格问题,不过总之杨君山此时看上去却是极为满意的。

    残烬真人说完,直接便开口问道:“怎么样,我能不能炼制你的山君玺?”

    杨君山抬头问道:“你有几成把握,我要的可是中品宝器!”

    杨君山说罢将那星核拿了出来。

    残烬真人自然是识货之人,见得那星核目光便离不开了,径直说道:“七成,我只有七成把握,这还是在你的本命法宝原本就已经具备灵性,宝器升级已经完成一半还多的情况下,而且我这里又有地下火脉相助,同时还需要你每过半个月就需要以心血孕养的情况下,如此下来,至少也需要近一年的时间才能股炼制成功!”

    “而且在地脉之中炼制这件法宝,成功之后,法宝之中可能会蕴含有相当的火脉煞气,到时候还需要你花费一两年的时间,以自身真元精心孕养驱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