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二十九章 救人

第七百二十九章 救人

    “西北方向,琳郡?”颜沁曦猜测道。

    杨君山手中已经多了一张传讯秘符,然后朝着秘符说了两句,将秘符一放,那张秘符顿时化作一道流光飞出了西山村,一路向着西面去了。

    “但愿还来得及!”

    “你这是要把消息通传流火谷?”

    “不错,杨家与流火谷之间建有专程的秘符驿站,从杨氏发出秘符,在荒土镇一转,到荒沙镇再一转,然后就到了佳瑜县,那里有流火谷的据点,到时候他们会将秘符送到七阳真人手上,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杨君山一边解释,一边已经在刻印第二张秘符,同时还说道:“我还要将消息传给我爹,玄元峰现在至少汇聚了二十位真人,要是当真出了意外,这一股力量或许可以马上争取过来,不过这一次花费的时间可能就会长一些,你顺便也通知一下潭玺派,让他们也好有个准备,要是潭玺派有更便捷的通道,或许可以先一步通传玄元峰。”

    尽管这样看上去仿佛绕了一个大圈子,可事实上秘符传讯可要比修士飞遁的速度要快多了,当初颜沁曦被困撼天峰,前来传讯的潭玺派修士便是从玺郡而来,而并非是从瑜城直接过来,而杨家与瑜城之间尚未建成直接的秘符驿站。

    “我试一试,不过……”颜沁曦欲言又止。

    “是因为消息来源吧?”

    杨君山明白颜沁曦心中所想,这么大的事情,若只是简单的消息通传而没有确切的消息来源,没有人敢轻易做出决断,不过要是让杨君山透露杨家关于胡瑶县的布局却也为难,倒不是不愿说,而是杨君秀等人的身份实在麻烦。

    颜沁曦看出杨君山为难,于是笑道:“无妨,我只管把消息传回去就是了,至于他们信不信,若十二真妖峰当真要灭某一家宗门,想来潭玺派也很快便会知晓。”

    杨君山心中感动,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杨家在胡瑶县有布局,如今占据胡瑶县的妖修当中有一位是我的义妹,就是那杨君秀,她手下还有一位妖鬼族搭档包鱼儿,另外那个叫‘暗’的妖修其实是一位鸦妖首领!”

    “义妹!”

    颜沁曦掩口惊呼,不是因为杨君山有一位义妹,而是因为他居然暗中与域外妖修有交往,而且显然关系匪浅,这要是透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在另外一方面,颜沁曦却也感到心中大为熨帖,这等足够让杨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私密之事杨君山也对她不做隐瞒,可见对其诚心。

    杨君山自然明白与域外势力勾结的消息传出去的后果,不过他还是笑着解释道:“我那义妹虽为妖修,却并非是域外之人,她是这方世界出身,只是从小得了妖修传承,想来潭玺派对此也有关注,事实上在域外修士降临之前,便已经有域外势力在暗中入侵了。”

    颜沁曦缓缓点了点头,她虽然是潭玺派后期新秀,可到底家传渊源,平日里耳濡目染,自然知晓许多修炼界隐秘之事,但她还是嘱咐道:“不管怎么说,你那义妹终究是妖修,此事还是莫要轻易外传!”

    说着,颜沁曦手中的秘符也发了出去,在秘符之中她只是名言杨氏在胡瑶县有布局眼线,自然不会说起妖修之事。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前往流火谷,顺便救你的义妹吗?”颜沁曦问道。

    “不,我那义妹到底是妖修,短时间应该不会有威胁,再则以她的实力,天罡之下想要杀她也难,而我打算先到落霞岭大矿场去一趟,你有没有兴趣去见一见撼天宗的炼器大师?”杨君山笑问道。

    “欧阳旭林么,这可真是久仰大名了!”

    颜沁曦笑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谋算,难道十二真妖峰的妖修返回来之后会对落霞岭大矿场下手吗?”

    “这个可说不准,落霞岭大矿场的重要性就不必多说了,而域外势力手中的法宝现如今比我们还缺,一旦他们搞明白了这方世界的灵材与域外的异同,恐怕马上就会对落霞岭大矿场下手!”

    “那西山村怎么办,你兄弟可是刚刚跨过了真人境最危险的阶段,体内灵力恐怕还未凝聚化罡!”

    杨君山笑了笑,道:“现阶段西山杨氏的威胁不会从东、北、西三个方向来,就算是来了,如今五行雷光阵有地脉支撑,就算不用真人修士坐镇,也能发挥出六成威力,想要闯进去可不容易!”……

    玄元峰北方地域的一条河流峡谷之中,杨君昊在峡谷上空悬浮,下方河流之中蒸腾而起的水汽令他感到很不舒服,可他又不得不在这里保持警戒。

    峡谷之中的河流很是湍急,不过现在却是如同开了锅一般,一股接着一股的水花从河流底部泛起,大片大片的泥浆涌出,很快便将整条清澈的河流弄得污浊不堪。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遁光从河水之中猛然窜出,杨君馨的身周环绕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灵光,阻挡了之前河水的浸湿,不过她现在看上去却有些略显疲惫。

    “怎么样,那条矿脉找到了?”半空之中的杨君昊落下了身形,身周热浪涌动,杨君馨身上环绕的一丝阴冷之气顿时消散一空。

    杨君馨狠狠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道:“自然找到了,而且牵引阵也已经弄好,要不是在河底,这事儿早就办完了。”

    杨君昊笑道:“这已经是咱们找到的第四条矿脉了吧,这条水银石矿脉可是唯一的一条中型矿,咱们杨氏控制的范围内,总共也没几条中型矿吧?”

    杨君馨白了他一眼,道:“矿脉品相倒也不错,可水银石矿可是纯水属性的灵材,咱们到时候也只能拿来贩卖或者以物易物了。”

    “走吧,这里的水汽太重了,我呆在这里实在不舒服!”

    杨君馨瞅了一眼峡谷之中翻腾的河水,低声道:“中型矿脉牵引的动静可是不小,但愿不要被发现,瑜城周围地域的这些矿脉、灵脉大多都与撼天峰上的地脉有关联,这也是当年撼天宗可以掌控这些地域的关键,不过如今撼天峰上的地脉被抽走了六成,对于周围地域地下脉络的束缚大大削弱,这才给了咱们可趁之机。”

    “撼天峰已经改叫玄元峰了!”杨君昊随口提醒道,不过紧接着他的脸色就是一变,见得杨君馨正要说话,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一把拽着她落在了峡谷一侧悬崖上事先已经布置好的一座匿形阵之中。

    “有人?”杨君馨低声问道。

    “嗯,是真人境修士,不止一人。”杨君昊沉声说道,神色显得极为凝重。

    “是冲我们来的?”杨君馨顿时紧张了起来。

    杨君昊没有说话,片刻之后才放松了下来,道:“不是,嘿,居然有三个人,一逃两追,咦,居然还是熟人!”

    “谁?”杨君馨在此开口问道。

    “别说话!”

    这个时候远处已经隐隐有说话声音传了过来,不过杨君馨却看不到人影。

    “哈哈,你逃啊,你倒是逃啊,玄罡境修士又能怎样,还不是被我们追的犹如丧家之犬!”一道阴柔之中带着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

    “可恶,要不是本人被人暗算,就凭你们两个?”一道杨君昊极为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先前那一道阴柔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就你也需要暗算?要不是玄元峰上现如今正值庆典,林郎脱身不得,你以为你能逃得出去?啧啧,潜风秘术,连林郎都差点被你骗过,不过就算你能解开部分封印,如今又能有几成修为,还不是被我们追上!”

    这时又有一道细声细气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莫要多说,以免夜长梦多,擒下他赶紧带回去!”

    那道熟悉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嫌恶,道:“你们还不如杀了我!”

    “那就遂了你的意,杀了吧!”

    那道细声细气的声音紧跟着便道,不过后面一句嘱咐却明显是对那名嚣张声音的修士说的。

    那道嚣张的声音此时却叹道:“可惜了这么一副好皮囊!”

    那道细声细气的声音这时却突然变得阴冷:“别废话,快动手,你还真打算带一个活的回去?”

    “哈哈,当然不,林郎有我们两个就足够了!”

    随着那嚣张声音响起的还有脚步声,明显是要动手了。

    就在这时,那名熟悉的声音突然爆吼道:“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大家一起死吧!”

    先前那嚣张声音惊慌的惨叫声伴随着剧烈的灵力波动与凛冽的寒风传来:“啊,不好,快,快救我,啊——”

    “你敢!”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神通余波很快波及到峡谷山崖之上,杨君馨通过阵棋布下的简易匿形阵顿时被破。

    “谁在那里?”那道细声细气的声音突然想起,显然发现了他们。

    杨君馨心中一慌,却见身旁的杨君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了过去。

    呼啦啦啦,火红的热浪突然从不远处传来,杨君昊已经同人动上了手。

    “你是谁?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是玄元派……”

    一声爆鸣炸响,地面都被震得摇晃起来,杨君馨突然发现脚下的山崖已经开裂,吱吱嘎嘎的声响从山体之中传来,色变之下连忙向着斗法所在的方向奔去。

    “啊——”一声惨叫声传来,那道原本细声细气的声音此时已经变得如同被火烧灼一般嘶哑:“七阳流火诀,你,你是流火谷的人!”

    “哼!”一声冷哼传来,紧跟着又是一声爆鸣,当杨君馨从山崖之后转过来的时候,正看到一个人形火炬在杨君昊身前化为灰烬,而在他另外一边十余丈之外,正有两名修士躺在地上,一人已经吐血昏迷,而另外一人则满脸的恐惧之色,嘶喊道:“别,别杀我!”

    杨君昊神色不变,身周环绕的五颗火球如同连珠炮一般射出,直接将那人炸成一团零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