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失败

第七百二十八章 失败

    数日之后,两股勃然的气势先后在西山之上爆发,得到消息的杨君山与颜沁曦第一时间赶到了山上。

    “怎么回事?”

    杨君山一到便察觉到这两股气势中的一股大为不妥,虽然看似凌厉,却颇有一种后劲不足的虚弱感,于是连忙问道。

    一直以来在阁楼秘境当中经营灵植园的杨君琪和桑椹儿二人率先到来,听得杨君山询问,杨君琪的神色间浮现出一抹担忧,道:“是苏宝章!”

    “这样下去他进阶真人境极有可能失败!”颜沁曦的神色严肃,语气却显得极为肯定。

    众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进阶失败的后果最大的可能便是就此身死道消!

    杨君琪的目光瞬间便扫到了她的脸上,片刻之后她才问道:“该怎么办?”

    颜沁曦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现在谁也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了,不过这种情况……,做好最坏的打算吧!”

    杨君琪的神色一变,正要开口说话,却见杨君山突然插到了两人中间,道:“该做什么打算?”

    杨君琪怔了怔,神色间略有不甘之色,但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一旁的桑椹儿见状,从旁边拉了拉她的手以视安慰。

    颜沁曦若有所思的看了杨君山身后的杨君琪一眼,但她还是说道:“随时出手准备破关抢救,一旦进阶失败,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护住他的丹田,防止反噬崩溃;将家族最好的炼丹师找来,带上最好的疗伤丹药,特别是那些个能够修复丹田本源伤势的丹药,当然,如果有寿丹之类延长性命的宝物那是最好,这是最坏的打算;还有就是叫他的家人来,万一……,也能见最后一面!”

    杨君山猛地转过身来,朝着还满脸错愕之色的杨君琪和桑椹儿吼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没听到吗,按她说的去做!”

    杨君琪低着头便从两人身旁走过,向着山下飞遁而去,桑椹儿也连忙跟上。

    杨君山的灵识仔细的感受着两股迸发的气势,神色间却是略显慌乱,他努力稳住自己的心神,道:“尽管知道进阶真人境的风险很大,可这样的事情连同我在内的杨氏族人几乎没人经历过,如今骤然遭遇一时间却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你来安排吧,尽可能的保下宝章哥的性命,最好能够保住他的修为,宝章哥不仅是我爹的弟子,更是我们从小的玩伴,杨家这些年蒸蒸日上,他的功劳不小。”

    颜沁曦伸手握住他的手掌,道:“看开些吧,这样的事情今后你可能还会遇到很多,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说话间,杨君琪那里已经叫来了彭士彤,桑椹儿也将张怡母子接了过来。

    张怡本身修为极低,若非有桑椹儿护持,在苏宝章和杨君平冲击真人境所爆发的气势下,甚至都无法接近这里,不过此时若非有苏长安在旁边扶持,恐怕就算有桑椹儿助她挡住了肆虐的真人气息,她也已经无力站立了。

    “少族长,我那夫君他,他……”

    杨君山向着旁边扫了一眼,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杨君琪已经暗中离开了,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劝慰道:“嫂子放心,宝章哥不会有事儿的。”

    杨君山的话音刚落,原本还在努力冲高的苏宝章的气息霎时间如果放了气的皮球一般开始急剧萎缩,然而他一开始膨胀的气势所收纳的天地灵力却仍旧在源源不断的汇聚而来,甚至随着他气势的萎靡以更为汹涌的方式向着他所闭关的密室涌去。

    “不好,灵力反噬来了,快,破关救人!”

    颜沁曦的话音刚落,杨君山一闪身人便已经消失不见,张怡再也无力站立,整个人软倒在地,颜沁曦顾不得管她,一把拉住了彭士彤便追着杨君山而去。

    轰隆隆,苏宝章闭关的密室被杨君山从外面强行打破,密室之中,苏宝章此时披头散发状若厉鬼,胸前有洒落的鲜血,神智已然不太清醒。

    “驱散四周的灵力,禁锢他体内灵力运转,护住丹田!”

    身后远远的传来了颜沁曦的声音,杨君山一一按照做了,苏宝章顿时整个人昏迷了过去。

    这个时候,原本正在进行最后冲刺的另外一道来自于杨君平的气息却突然暴涨之后一卷,将原本仍旧在向着苏宝章体内注入的天地灵力吸走了小半,再加上杨君山以元磁宝光驱逐,进阶失败之后的反噬终于终止了下来。

    颜沁曦拉着彭士彤已经到了密室门口,身后传来衣襟破空之声,他向后瞟了一眼,却见杨君琪居然这么快便追了上来,让她心中略显惊讶,看来果真如杨君山说的那样,他的这位族妹果真不简单,恐怕用不了多久也能具备冲刺真人境的资格了。

    这个念头也只是在颜沁曦心头一转,随即她便对彭士彤吩咐道:“先确认他的丹田受损情况,其他伤势先不要管!”

    彭士彤咬着牙点了点头,这样的情况她从来没有遭遇过,说实话之前她却是被颜沁曦一连窜强势而及时的应对给镇住了,如果木偶一般被她牵着行事,直到现在才缓过神来,连忙开始着手检查苏宝章的伤势。

    “应该问题不大吧!”

    杨君山低声道,他第一时间封印了苏宝章的丹田,对于苏宝章的伤势多少有些了解,不过丹田乃是修士的本源所在,往往一丝一毫都马虎不得,因此杨君山的话多少也有些不太敢肯定。

    颜沁曦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让杨君山一时间也有些讪讪,只得将注意力放在彭士彤对苏宝章伤势的确诊上。

    在密室之外,苏长安扶着张怡也赶了过来,这里灵力浓郁的有如实质,母子二人走到近前竟至于无法呼吸,直到杨君山分出一团元磁宝光护在二人身周,这才能靠近密室。

    同时听到消息之后赶来的还有留守西山村的杨氏核心修士,诸如杨熙、杨田林等人,所有人都不敢大声言语,静静的等待着彭士彤的检查结果。

    短短的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彭士彤的额头已经见汗,好在她也是个颇有担当的女子,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仔细检查了苏宝章的伤势,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神色间却不见得有多么放松,站起身来道:“哥,宝章大哥性命无碍,只是丹田之中的本源灵力正在流失,恐怕用不了多久修为会跌落!”

    杨君山神色一凝,道:“他丹田受损了?”

    彭士彤的神色也有些不解,道:“没有,只是内腑受创严重,丹田并未受损,可丹田本源灵力一直在缓慢流失,很奇怪!”

    众人听得丹田未损,原本紧张的神色都是一松,可紧跟着心便又高高吊了起来。

    “不奇怪!”

    众人都将目光看向了颜沁曦,只听她道:“这是灵力反噬尚未完全消失的缘故!”

    颜沁曦目光看向杨君山问道:“有本源灵物吗?”

    “有!”

    杨君山没有迟疑,伸手向着密室之外一招,护村大阵运转,一颗淡金色的本源土珠和一滴本源灵水分别从西山上的大型地脉以及中型水脉之中凝聚而出,然后径直飞入密室悬浮在杨君山的身前。

    “好东西!”

    颜沁曦赞了一声,伸手先将那滴本源灵水摄入掌中,这滴灵水飞快的在他掌心之中蒸腾,不过升起的水汽却无法离开她掌心范围,只是凝聚成了一团白色的水汽。

    颜沁曦掌心一翻,朝着苏宝章凌空一按,这一团水汽顿时在他的丹田附近渗入体内。

    一直在查看苏宝章伤势的彭士彤连忙道:“伤势正在缓解,丹田本源流失的情况已经减弱了,额,还有大量的水属性本源散逸浪费掉了。”

    颜沁曦又向着另外一颗本源土珠一招,这可土珠在他掌心之中化作一蓬精纯的尘雾状的本源灵力,再次渗入到苏宝章丹田之中。

    这一次彭士彤终于松了一口气,道:“丹田本源已经稳固,不再流失了,修为保住了!”

    众人这一次纷纷松了一口气,看向颜沁曦的目光都带了一丝赞赏和感激,张怡母子更是朝着颜沁曦跪倒在地,连忙被她扶了起来。

    “不用谢我,是他运气不错!”

    颜沁曦谦虚了一声,随即嘱咐道:“不过他的伤势恢复至少需要一年,五年之内别想再冲刺真人境了,在这期间好生照顾他吧!”

    张怡母子连忙点头谢过了。

    “那你们母子两个就在这里照顾他吧,这里灵力充裕也有利于他伤势恢复!”

    杨君山在一旁说了一声,然后向着外面的族人道:“好了,宝章哥已经无碍,大家先散去吧,别忘了还有一个人正在冲刺真人境呢!”

    众人闻言纷纷散去,而事实上无论是杨君山还是颜沁曦,都已经察觉到杨君平的气息已经稳固了下来,他已经渡过了进阶真人境最为危险的阶段,不出意外的话,西山杨氏又要增加一位真人境的高手了,不过越是这样,杨君山便越是觉得苏宝章这一次进阶失败太过可惜,如今修炼界的形式实在不够乐观,杨君山总有一种压迫在心头的深深的危机感。

    “想什么呢?”

    颜沁曦挽住了他的手臂,下巴搁在了他的肩上问道,她能够感受到杨君山此时的心绪不宁。

    杨君山回头看了一眼苏宝章闭关的密室,见得张怡和苏长安正将苏宝章抬到一张石床上面,苏长安打了一盆水,张怡正用浸湿的毛巾擦拭苏宝章脸上的血迹,又将他散落的发髻整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此时的张怡无论是他的动作,还是看向苏宝章的目光显得异常的温柔。

    彭士彤也留了下来,她要按照苏宝章的伤势炼制一些专门的疗伤丹药出来,此时也正在一旁帮忙,而且因为苏宝章进阶失败,让她对于杨君平的情况也多了几份忧心,尽管杨君山已经告知她杨君平渡过了最危险的阶段,不过她却是执意要留下来等着杨君平出关,顺便也能就近帮着照顾苏宝章。

    杨君山的目光又向着其他方向看去,却发现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不过他还是看到了距离密室数十丈外的一片树林之中隐藏着一个人的气息。

    “是你那个君琪族妹?”

    颜沁曦随着杨君山的目光也扫了远处的那篇树林一眼,低声问道。

    杨君山“呵呵”笑了起来,道:“是啊,你也发现了?”

    颜沁曦与他一边缓步向着山下走去,一边笑道:“我觉得这是个有趣的故事,你不妨跟我说一说。”

    杨君山叹了一口气,将三人之间的纠葛同颜沁曦说了。

    颜沁曦听了之后好笑道:“这事儿不能怪你那个君琪族妹,更怪不到那张怡母子身上,这根本就是那苏宝章身上的原因,什么怕伤了这个,对不起那个,根本就是他两个都想要吧!”

    杨君山不欲在这件事情上评判太多,转而问道:“进阶真人境失败这样的事情在潭玺派有很多吗?”

    “很多!”

    颜沁曦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许多:“几乎每过三两年都会遭遇一次!”

    见得杨君山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颜沁曦的目光看向远处,语气也变得有些飘渺不定:“你知道潭玺派有多少武人境大圆满修士吗?”

    不等杨君山回答,颜沁曦便自顾自的说道:“多的时候能超过五六十人,少的时候也有三十个,这些大圆满修士当中几乎每过两三年都有人自忖准备完全着手闭关冲击真人境,这些人当中有的成功了,可大多数人却都是失败了,这些失败的修士当中有的身死道消,有的勉强保住了性命却修为全毁,有的丹田本源受损,修为一路滑落,有的保住了修为却再无进阶真人境的可能,当然,也有幸运儿虽然因为进阶失败而重伤,却侥幸没有伤到本源,日后还有冲刺真人境的机会,还有更为幸运的直接化解了反噬,连伤势都没有。”

    杨君山听得颜沁曦说的沉重,便试图岔开话题,问道:“不是说修炼界武人境大圆满修士有十之一二都能尽皆真人境么?”

    颜沁曦嗤笑道:“这你也信?要按照这算法,我潭玺派仅仅是目前数十名武人境大圆满修士,就算是两年有一名冲击真人境,二十年下来就能有一两位成功进阶真人境的修士,百年下来就是七八位,以一名真人境修士平均三四百年的寿元来算,抛去进阶前花掉的百年时光,就算尚有二百五十年的时间,难道一家宗门在二百五十年当中能够积攒二十名真人修士吗?更何况在这二百五十年当中又会有多少武人境修士进阶大圆满之后选择冲击真人境,按照这算法,二百五十年时间恐怕积攒三十名真人都少算了,就是四十名真人都不在话下了,可是这可能吗?”

    杨君山顿时哑口无言,愣了半天问道:“那究竟有多少人能进阶真人境?”

    颜沁曦想了想,道:“这可不好说,每个人面临的情况都是不同的,资源是否充足,宗门是否支持,中途是否陨落,等等,意外的情况太多,哪能说得清楚,如果真要有一个大概正确的说法的话,那也应该是所有进阶武人境大圆满的修士当中,最终有资格冲刺真人境的不过十之一二,也就是说那些个武人境大圆满修士当中更多的却是连冲刺真人境的资格都没有,至于那些冲击真人境的修士当中又会有多少人能够成功进阶,你就完全可以想象了。”

    这个话题对于修士而言却是沉重而又现实,一直到走下西山,两人一路上各自沉思,却是再没有多说什么。

    扑棱棱棱!

    一阵突兀的飞鸟振翅的声音突然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颜沁曦惊讶道:“这里怎么会有妖禽,该不会你那无形雷光大阵是唬人的吧?”

    杨君山猛然惊醒过来,一把按住了正要出手的颜沁曦,道:“不是,是来送信的。”

    顾不着理会颜沁曦的惊异,杨君山伸手朝着远处被两人的气息惊吓的不敢靠近的乌鸦招了招手,这只乌鸦终于战战兢兢的飞了过来,落在杨君山的肩上“呱呱”叫了两声。

    “哎呀,真是难听,你哪儿找来的鸦妖,居然用它们来送信?”颜沁曦不免有些好笑,不过心中更多的却是好奇。

    杨君山从鸦妖的腿上取下一枚纸筒,展开一看,神色立马大惊,周身的气势勃发,道路两旁的大树都被向着两旁压弯了腰!

    颜沁曦情知有异,连忙抓着他的手问道:“怎么,出什么事儿了?”

    杨君山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了颜沁曦,道:“曲武山十二真妖峰的妖修大举下山,越过胡瑶县朝着西北方向去了!”

    颜沁曦展开纸条一看,上面说的的确如杨君山所讲的那般,不过纸条上还有后半段:“……,杨君秀与包鱼儿被十二真妖峰妖修裹挟西去,胡瑶县仅剩我与熊霸镇守,因需对熊霸进行监视,不能亲往送信,特派族内子弟携信物送到。——暗”

    ————————————

    五千字大章,因为实在不好拆开发,索性一块写完再上传,所以晚了许多,今天就这一章了,见谅!

    昨晚接到编辑通知,要整理《真灵九变》的大纲,还有许多要求之类,整整忙了一个通宵,到今天早上快九点的时候才完成,白天光睡觉了,因此更新才推到了这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