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双行

第七百二十四章 双行

    好东西永远要留在自己的老巢当中才最是安全,当年的撼天宗自然也不例外!

    整个撼天峰被撼天宗经营数千年,周围不知道被历代的撼天宗修士牵引了多少条灵脉、矿脉在其中,这也才是撼天宗真正的底蕴之一,甚至可以说撼天峰周围就是一座凝聚了各种地脉的大矿场也丝毫不为过!

    当年玉州各派围攻撼天宗,在第一轮的劫掠当中,各派的真人修士首要的任务不是劫掠撼天峰上各种珍藏府库,甚至不是各种传承秘藏,而是各种凝聚在周边地域的地脉,这也是为何在禁断大阵发动之后,撼天峰整体崩塌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样也是今日玄元老祖重塑撼天峰,可撼天峰的主峰却比原来矮了一半儿的缘故,更是玄元老祖在被玉州各派劫掠了两轮之后,仍旧要占据撼天峰开辟自己道场的原因。

    因为除非经过了积年累月的勘测,否则谁也不晓得撼天峰及其周边地域到底隐藏了多少地脉,那些个被各派牵引走的只是最容易发现的罢了,至于更深入地下的,隐藏的更深的地脉还有多少,恐怕就连撼天宗自家都未必说得清楚。

    撼天宗辉煌数千年,哪怕最近几百年日趋没落,甚至直至被从撼天峰上驱赶前夕,他们的实力都是毋庸置疑的玉州第一,这数千年来撼天宗坚持不懈的经营,其底蕴岂是易与。

    便如同杨君山此时发现的这一座晶石矿脉,尽管本身储量而言或许只能算是中下等矿脉,但矿脉之力出产的可是晶石!

    或许在撼天宗全盛时期,这样一条矿脉对于撼天宗无足轻重,撼天宗的大神通者即便将其牵引至撼天峰周边,却也只能将其深埋地底,最终也只是在这一张不晓得尘封了多久的卷轴上随意画了几笔,随后便抛之脑后了,或许当初的那位大神通者的本意也是为了留待以后吧,可后来的撼天宗修士却是因为灯下黑而搜刮整个瑜郡,却忘了在自家的地盘之下原本就有着足够底蕴积累,哪怕是老祖宗在多少多少年之前就留下来的。

    在地下布阵这对于杨君山而言毫无疑问是一次挑战,更何况还是在一位道祖的眼皮子底下。

    然而或许就是因为这种压力,反而激发了杨君山的斗志,凭借着对遁地灵术的纯熟掌控,杨君山依托体内雄浑的九仞真元,愣是在地下作业,赶在玄元老祖调动地脉重塑并固化撼天峰之前完成了牵引大阵的布置。

    “走,快离开这里!”

    从地下钻出来的杨君山感觉自己都要油尽灯枯了,杨君昊与颜沁曦两人一人驾着他一只胳膊,架起遁光向着南方遁逃而走,而在三人的遁光刚刚在天边消失,地下的牵引大阵顿时发动,混淆在此时撼天峰周边地域尽数陷入的地动当中,却也侥幸没有被玄元道祖察觉到。

    “先回西山村?”杨君山试探着问道。

    饶是颜沁曦性格开朗大方,一时间也有些羞赧,但她很快便用力掐着杨君山的胳膊,道:“这事儿你居然还问我?难道不该是你直接邀请吗?”

    饶是杨君山肉身打熬有成,也被颜沁曦这刺骨的一掐疼的险些叫出声来,连忙道:“邀请,当然邀请,而且是诚挚的邀请。”

    一旁的杨君昊不无鄙视的道:“四哥,这样的事情咱应该占据主动哇,我怎么感觉你的态度明明早就有了,可却扭扭捏捏的还要颜大姐一逼再问,你在我心目中英明神武的形象可是大打折扣呐!”

    杨君山刚刚因为过度的真元消耗已经在这片刻通过丹田本源缓缓的补充了过来,闻言顿时挣脱了两人的扶持,一个爆栗敲在杨君昊脑壳上,道:“你懂个屁!”

    杨君昊“嘿嘿”坏笑道:“哥,说不定我懂得比你还多!”

    杨君昊探寻的目光来回在杨君山与颜沁曦二人身上逡巡,顿时一下子激怒了二人。

    “小小年纪好的不学!”杨君山作势欲打。

    “你这兄弟的两颗眼珠子好不讨厌,用不用我帮你教训一下!”颜沁曦一双大眼再次弯了起来,眯着的眼缝当中反而闪烁起了寒光。

    “妈呀!”

    杨君昊吓得干脆一个人驾着遁光逃了,只留下了两个人在身后慢慢飞遁。

    杨君山虽然恢复了过来,可一时间倒也不太方便驾驭遁光,颜沁曦要照顾他自然也无暇追赶先行逃走的杨君昊。

    少了杨君昊这个插科打诨的,只剩下两人一时间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杨君山最先打破了沉默,他想了想,道:“老十三或许是对的,对于感情的事儿,我的确是太过被动了!”

    收敛了性格当中的活泼,颜沁曦的气质当中多了一丝让人心静的恬静,听得杨君山的言语,她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随即便更专心的驾驭起遁光来,杨君山便站在她身边,不时的用目光从侧面打量她的脸颊,却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女子的侧脸居然比正面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不管怎么说,你安然无恙的消息还是要通知潭玺派的!”

    颜沁曦想了想,略微迟疑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杨君山笑道:“放心,如果你不想离开,除非是道祖亲自出手,否则谁也别想把你带离西山村!”

    颜沁曦闻言终于恢复了原本的开朗,“咯咯”笑道:“君山真人厉害,我可是听你那表弟说了,君山真人在瑜城大发神威,以一己之力力压林沧海与张玥铭,冲冠一怒……”

    颜沁曦发觉不妥顿时住口,旁边的杨君山可就立马来了精神,连忙打趣道:“冲冠一怒为什么?为红颜?为谁?谁是红颜?”

    颜沁曦被杨君山的目光盯的俏脸发烫,顿时母夜叉本性发作,伸腿一脚便向着杨君山踹去,好悬杨君山反应敏捷躲了过去。

    颜沁曦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道:“再油嘴滑舌,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丢下去?”

    瑜城之中,已经返回的尝醴真人几乎与颜大智同时接到了杨君山传来的消息,得知颜沁曦已经安然脱险,并前往梦瑜县的消息,两人却是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丝微笑,唯一不同的是,颜大智除了微笑之外,还有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

    不过两人却并未马上离开瑜城,事实上此时玉州各派的修士大多尚未离开瑜城,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被玄元老祖重塑撼天峰吸引了注意力,这等能够亲眼目睹道人老祖施展神通的机会可不多,然而更重要的却是各派想要打听清楚玄元老祖占据撼天峰的目的何在,毕竟先前虽说玉州有三位道祖坐镇,可他们却更像是如同守护者一般,神龙现首不现尾,如今玄元老祖亲自立下道场,几乎一下子便引动了整个玉州修炼界的局势。

    见得颜大智急匆匆的赶来,尝醴真人连忙上前低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消息吗?”

    颜大智沉声道:“几乎可以肯定了,散修联盟背后就是玄元道祖,林沧海正带着散修联盟向撼天峰进发!”

    “咔嚓”,尝醴真人手中握着的一双玉蛋顿时碎成了粉末,可神色间却浮现出一丝无可奈何之意,叹道:“从此玉州又要多事了!”

    颜大智迟疑了一下,又道:“小女脱险的消息,想来掌门已经知道了吧?”

    尝醴真人神色恢复了平静,点头道:“不错,小杨道友已经第一时间告知,她如今去了梦瑜县杨家做客,如今你却是可以放心了!”

    颜大智摇头道:“弟子并非是禀告这件事,而是小女也送来了一张传讯符,却是说起了小杨道友告知她的消息,有关域外修士准备灭亡玉州一家宗门之事。”

    尝醴真人微微一愕,道:“这件事情小杨真人倒是在撼天峰上特意同各派修士说起过,难不成确有其事?”

    “这样的事情,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尝醴真人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对了,如今瑜城之中还剩下哪些个宗门势力?”

    颜大智道:“诸葛家的人已经撤了,撼天宗的人就更不用说了,玉霄派和紫阳派的人也走了,不过走的最早的却是玄极门!”

    尝醴真人讶异道:“再加上杨君山,玉州五大阵法大师居然尽数离开了?”

    经尝醴真人这么已提醒,颜大智也道:“紫阳派的玄君真人一直跟着玉霄派行动,安太清也与诸葛兄弟走得很近!”

    尝醴真人叹道:“毫无疑问,这五个人要不是在撼天峰上得了最大的好处,就是在撼天峰上闯了最大的祸患,所以现在都一个个急着赶回自家老巢,至少撼天峰上那一场覆盖了整个区域的禁制洪流绝对是杨君山之外的四个人捣的鬼,要不是那一场禁制洪流削弱了整个禁断大阵,那玄元道人现如今恐怕也还无法突入禁断大阵当中重塑撼天峰!”

    颜大智并未参与此次撼天峰之行,闻言不由道:“为什么不可能是杨君山?”

    尝醴真人瞅了他一眼,道:“因为禁制洪流爆发的时候,我、林沧海以及七阳正与他在一起!”

    颜大智想了想,道:“这一次撼天峰之行,各派的武人境阵法师几乎损失殆尽,其他各派有几个修为低的也重伤而归,是否都和那禁制洪流有关?既然如此,我们是否把谁引爆了禁制洪流的消息透露出去?”

    “先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