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得手

第七百二十二章 得手

    杨君山虽然奇怪方向为什么变了,但在穿山甲的催促之下,他也顾不得考虑太多,只管横冲直撞一路穿过两种已经开始消融的光幕,果真见到了插在地面上的半截残锏。

    不用杨君山伸手想招,这半截残锏也同时感应到了杨君山丹田之中本体所在,顿时化作一道流光向着他飞射而至。

    与此同时,杨君山心有所悟一般朝着飞射而至的残锏伸出了手掌,那残锏在顿时撞入他的掌心之中消失不见,倒插在杨君山丹田所化巨峰山顶的半截断锏突然拔出,原本插入山峰之中的断裂面倒转而上,另外半截残锏顿时从天而降,与本体断面撞在一起,两者的断裂面此时居然严丝合缝的对接上,原本连带着握柄仅有一尺有余的本体加上这半截残锏顿时变成了两尺有余。

    杨君山所练就的九仞真罡霎时间朝着连接在一起的两半截断锏蜂拥而至,与此同时,凝聚在丹田上空的以本源真罡凝聚而成的巨大漩涡的中心突然开始降低,直至与这两尺有余的断锏相连接,本源真罡顿时源源不断的向着两半截断锏涌入,刚刚到手的那半截残锏几乎就在瞬间被杨君山的九仞真罡炼化,里面由撼天宗青树、张玥铭两位真人千辛万苦布置的灵识印记摧枯拉朽一般被扫灭。

    而在杨君山成功炼化这半截断锏之后,本源真罡仍旧没有停止对于两件对接在一起的法宝本体的洗练,而且涌入的本源真罡九成都凝聚在了两半截残锏原本的断裂对接之处。

    而在石锏额表面,则同样有残渣石粒簌簌而落,原本不时有金光在法宝本体闪烁,如今石锏本体表面的繁复纹路此时都已经染上了丝丝缕缕的金色纹路。

    轰隆隆,合拢在一起的石锏带着巨大的声势落下,重新插进了丹田巨峰当中,掀起的一股本源巨浪一举将已经靠近丹田峰顶的山君玺再次逼得向后退却了十余丈,令器灵所化的山君法相大为恼怒,一时间却又无可奈何。

    残锏到手,杨君山不敢在此有丝毫停留,脚下遁光闪烁便向着来路返回,然而一路上却并未遇上后面追赶的杨君昊。

    杨君山心中一惊,暗道一声不好,就听得身后原本剧战的方位在此透出一股火热的气息,杨君昊已经追了上去,不过他追错了方向,并参与到了刚刚爆发的大战当中。

    杨君山无奈,只得再次返身向着大战所在的方位冲过去,可战团传来的灵力波动却一路游走,此时居然已经到了他刚刚拿到残锏时所在的方位。

    这时远远的听到杨君昊大叫:“张玥铭,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四哥已经到了!”

    “把东西交出来,否则就是杨君山也救不了你们!”

    张玥铭的声音听上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急败坏。

    “你四哥也来了?他在哪里,怎么你自己先过来了?”

    有一道令杨君山瞠目结舌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过这个时候杨君昊却也没有犯傻,而是岔开了话题说了一句:“这张玥铭实在太厉害了,居然你我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张玥铭的冷笑声再次传来:“不说也罢,就将你们二人擒下,到时候自有尝醴与杨君山与张某说项!”

    张玥铭说话的时候居然有一股空间之力在涌动,紧跟着朱真人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怎么回事?残锏呢?”

    “先擒下这两人再说!”张玥铭的声音极为冷静。

    不断溃散的禁断大阵所产生的灵力波动遮掩了杨君山接近的气息,哪怕在见到杨君昊冲出来之后,对杨君山的出现早有防备的张玥铭也不会想到杨君山居然已经接近到了他周围数十丈的距离。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将正在秘境之中调理地脉的朱真人招了出来帮助,颜沁曦与杨君昊联起手来虽说也不是他的对手,但以这二人的实力却也只是因为碰上了他张玥铭而已,想要擒下他们还要费一番手脚,可现在连道人老祖都已经亲自下场了,谁还敢多呆一时半刻,此时自然是争分夺秒的时候。

    然而杨君山已经到了,他甚至没有祭出山君玺,只管以双手凝聚灵印,这里土行地脉气息凝聚,各有一团土行之力在半空凝聚,而后各自化作一道番天印诀从天而降。

    张玥铭与朱真人见状各自出手将头顶上空的大印轰碎,然而接下来两人却也不约而同的停止了对颜沁曦与杨君昊的追杀。

    颜沁曦一时间还有些惊疑不定,不过在见到杨君山出来的时候,还是偷偷的将手中捏着的一张紫金色的符箓收了起来,倒是杨君昊对于自家四哥的威慑信心十足,先前瑜城外那一场剧战,杨君山以一人之力力压张玥铭与林沧海,杨君昊可是亲眼见到当时在各派修士当中引发的震撼。

    不过说来当时四哥那般立威可是为了眼前这一位呢,不过现在看样子,他们两个可是有的纠缠了,杨君昊甚至在考虑接下来自己是不是先找个借口离开一下。

    “张兄,朱前辈,给在下一个面子,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如何?”

    杨君山含笑说道,在他出现的刹那,便已经发现一股奇异的波动从张玥铭的身上发出,杨君山丹田之中已经接续在一起的那半截残锏微微一震,似乎有与这一股波动相应和的趋势,然而张玥铭怎么也不会想到,杨君山体内同样有着石锏的本体,更为重要的是,器灵穿山甲此时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在那一股波动刚刚出现的刹那,此时看上去已经明显大了一圈的穿山甲顿时一个骨碌从丹田巨峰上爬起来,原本已经重新插入巨峰之中的石锏再次向下插得深了些,刚刚得到的半截石锏连同与本体接续的断裂处一同插入了丹田巨峰当中,那一股波动最终无功而返。

    朱真人此时已经明白残锏丢失的事情经过,而紧跟着张玥铭又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知晓那残锏并未被杨君山所得,二人似乎达成了默契,朱真人当即开口道:“也好,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我们先离开这里!”

    张玥铭神色间略有不甘之色,可他也知道现在他们已经奈何不得杨君山一方,更何况此番大战,双方连宝术神通都施展了出来,禁断大阵全面崩溃之下,恐怕这里的动静已经被各派知晓,要是尝醴赶了过来,他们就是想要全身而退恐怕都困难了!

    在张玥铭二人离开之后,杨君昊顿时觉得周围的气氛有些尴尬,于是挠了挠头向着撼天宗二人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道:“那个,我先去前边探路啊,咱们还是从峰顶密室那里离开吧?”

    颜沁曦目光灼灼的望着杨君山,而杨君山此时看上去反而有些不太好意思,不敢与颜沁曦灼热的目光对视。

    杨君昊人虽然向外走去,可身后的情景却都在他的感知当中,可现在的剧本似乎有些与想象当中的不太一样啊。

    “你没事就好,尝醴真人也在撼天峰当中,如今有道人老祖插手,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杨君山最终还是先打破了沉默。

    “嘻嘻!”

    颜沁曦的眼睛顿时弯了起来,道:“只要你来了就好!”

    “这一次被你算计了!”杨君山想了想,又道:“也被人害惨了!”

    颜沁曦大方的挽住了杨君山的胳膊,一边跟着杨君山向外走去,一边笑道:“只要你不生气就好,我只是不想成为棋子让别人摆弄,想来想去,也只能逼着你表态帮我了。”

    “一个玉州排名前三的宗门的压力,你确定我承受得住?又或者再加上点金门什么的,你可给我惹了一个大麻烦!”

    杨君山口中虽然这般说着,不过语气之中却全无责怪之意,他与颜沁曦算得上情投意合,又曾经与她数次经历生死,两人虽一直没有挑明彼此的关系,然而双方的心意却也都心知肚明,即便是没有这一次的事情,杨君山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潭玺派将颜沁曦卖到点金门去。

    颜沁曦娇哼一声,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刚刚那根残锏是被你拿到手了吧,别以为你换了个方向过来就能骗得了我,那可是一件道器,极有可能便是撼天宗传承的道器破天锏的残件。”

    杨君山不置可否,而是问道:“潭玺派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颜沁曦叹了一口气,道:“很复杂,我爷爷的想法猜不透,或许真有可能拿我去点金门换‘削铁如泥斩’也说不定,总之能够增强潭玺派底蕴实力的事情他都会做;我爹呢,可以说是尝醴师伯之后,潭玺派最为理想的掌门人选,而他也有志于此;可宗门之内的不同意见也不小,不过这里面相当一部分人担心的却是潭玺派以后变成了颜家派,所以把我嫁出去,将颜家第三代最优秀的子弟变相排出宗门之外,如此既可以消除宗门日后变成颜家一言堂的可能,同时也能让我爹这位理想的掌门候选人顺利上位,还能在玉州之外为宗门拉一强援,更能得到梦寐以求的道术神通‘裂天斩’的三大宝术传承之一的‘削铁如泥斩’,一举四得呢!”

    类似的消息,杨君山从尝醴真人以及颜大智口中也多少探听到一些,于是询问道:“那你爹和尝醴真人两个人又是怎么想的?”

    “我爹,谁知道呢,或许他真有将潭玺派变成‘颜家派’的想法也说不定!”

    颜沁曦摇摇头,道:“至于尝醴师伯,他的心思跟我祖父一样难以令人捉摸,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至少他不会眼看着潭玺派变成了‘颜家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