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二十章 地脉

第七百二十章 地脉

    玄元道人负手站立在云端仿佛并未施展任何神通法术,只是口中含着嘲讽之意,道:“归穹道友来得却是及时!”

    玄元道人说话的同时,原本被摧毁的元气巨手突然再次于虚空之中凝聚,而后便握紧了再次与那只淡黄色的元气巨拳再次相撞,半空之中没有丝毫巨响发生,可四周的虚空却呈现出一片片如同波浪一般的褶皱,并向着四周上下不断的延伸波及,沿途遇到的一切,无论是飞鸟还是云层,甚至吹拂的威风都在瞬间湮灭。

    而此时在千余丈高空之下,刚刚被打碎的禁断大阵穹顶渐渐合拢,哪怕此时禁断大阵已经虚弱到了极致,可只要大阵本身尚在运转,那么就会尽可能的不断恢复禁断大阵的任何一处破损的所在。

    一声叹息从虚空之中传来:“道友,你处心积虑所谋不过撼天宗旧地,如今禁断大阵已除,撼天峰已是道友掌控之物,然撼天宗却不当灭!”

    玄元道人双目如电,仿佛透过虚空看到了那位一直未曾露面的归穹道人,冷笑道:“那归穹道友所谋者何,难道当真只是因为当年所谓撼天宗的情分,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归穹道人的声音并未马上响起,玄元道人的质问似乎让他陷入了沉默,良久归穹道人的声音才再次传来:“老夫所为,不过是不愿让撼天宗传承就此断绝而已,无论道友作何想法,老夫都要护这两人周全。”

    归穹道人目光之中浮现出讥诮之意,道:“那好,老夫不为难撼天宗这二人,不过那道器残锏以及这座秘境须得给老夫留下作为开山立派的根基!”

    “一件道器残锏罢了,道友莫要得寸进尺!”

    玄元道人正色道:“那可是破天锏的残件!”

    归穹道人再次陷入沉默,玄元道人再次道:“难道归穹道友心底当真就没有念想吗?”

    良久,归穹道人的声音带着一丝阴幽才传了过来:“即便是道友拿了此物,能罩得住吗?”

    尽管刚刚那一道元气巨手的突然降临恐怕令整个撼天峰之中的各派修士都感到了惧意,可在另外一位道人老祖出现的时候,禁断大阵屏障的恢复至少暂时令撼天峰中的众修松了一口气。

    “哥,咱们现在是在哪里?”杨君昊跟在杨君山后面问道。

    杨君山将手中的卷轴递给他,道:“自己看!”

    杨君昊心中有所猜测,不过他还是展开卷轴道:“是那条土脉的源头吗,可这里的地形早已经大变,不太好确认了呀!”

    撼天峰崩塌,有的地方凹陷,有的地方隆起,有的地方滑坡崩塌,有的地方被山顶崩落的山体碎块覆盖,原本的地面地形早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

    杨君山摇头道:“不是源头,源头另有他处,这里应当是一处地脉的裸露之地。”

    杨君山一边向着四周查看,一边解释道:“撼天宗以土系一脉传承为主,无论是天诛大阵还是禁断大阵,其核心主体都是建立在此之上,所以这条几乎贯穿了半个撼天峰的土脉定然是这两者运转的一处关键根基所在,所在我当年得到的天诛大阵的阵盘符文推演,这条地脉恐怕同样也是禁制洪流的最终消弭之地。”

    “消弭之地,怎么讲?”

    杨君山看了他一眼,道:“也就是说一旦被禁制洪流卷走还未曾尸骨无存的话,那么最后极有可能便是被带到了这里!”

    杨君昊怔了怔,脱口而出道:“潭玺派的颜姑娘!”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希望她在这里吧!”

    杨君山说罢,突然弯腰一拳砸在地面,杨君昊能够感觉到一道深邃的气息突然向着地底深处渗去,然而等了片刻却仍旧毫无动静。

    杨君昊有些不解的望向自家族兄,却见杨君山微微摇头,低声道:“快了!”

    杨君山的话音刚落,杨君昊突然发现脚下地面的土壤开始不断的蠕动并向上翻起,同时在这片禁制空间中,地面中央的土层不断的下陷,同时四周边缘的土层却在渐渐升高,很快一个巨大且均匀的圆锥形土坑边出现在了禁制空间当中,而且还在继续加深。

    “找到了!”杨君山突然低喝一声。

    杨君昊连忙问道:“是颜姑娘吗?”

    杨君山摇头道:“不是,这那条地脉的脉络!”

    杨君昊一听便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连忙将身上帮助杨君山携带的布阵器材拿出来,帮助杨君山开始在土坑深处布阵。

    “初步估计这条土脉至少也是一条大型地脉,更为重要的是这条地脉并非无主之物,它曾经被禁锢在撼天峰当中,虽说如今撼天峰崩塌,禁断大阵松弛,可想要牵走这条地脉却要比当初牵走那条中型水脉要难数倍!”

    “接下来咱们就是要沿着这条地脉的脉络每隔一段距离就不下一道牵引大阵,直到找到这条地脉的源头,才有可能完完整整的将这条大型地脉带回西山村去!”

    杨君山虽然神色看上去仍旧保持平静,可语气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一条中型水脉都能够两个月凝聚一滴本源灵水,而一条大型土脉却能够在一个月之内凝聚一颗本源土珠,这种土珠的品质虽说与本源灵水不相上下,可因为与杨家主修功法契合,本源土珠的价值对于杨氏族人来言却要远远高于本源灵水。

    随着大量土层的翻滚,大量因为禁制洪流而席卷到附近的各种修炼资源被翻出来了不少,杨君昊虽然没有可以进行整理,只是选择一些品阶尚可的收起来,可他这一次身上携带的四五只储物袋也快要盛放布下了。

    杨君昊忍不住提醒道:“四哥,外面到底还有一位道人老祖,咱们在撼天峰里面滞留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太过冒险了?”

    杨君山微微一怔,道:“你说的却也没错,却是我先前太过看重这条土脉了,这样,咱们接下来……”

    杨君山话音未落,脚下地底突然传来“隆隆”的闷响,甚至随之而起的还有地面的强烈振动。

    “哥,怎么回事?”杨君昊惊呼道。

    杨君山神色一变,连忙走到刚刚布置完成的第三个用来辅助牵引土脉的大坑跟前,却见坑底的地面正在开裂,先前布下的阵法一层层被激发,此时的土脉就如同一根拔河的绳子一般,陡然被撑紧了。

    “不好,有人同样发现了土脉的脉络,正在强行牵引这条土脉!”杨君山几乎一眼便确认了眼前发生的事情。

    “什么?”

    杨君昊闻言顿时也急了,连忙叫道:“那怎么办四哥,咱们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条土脉被别人抢走!”

    “如今对方明显已经将牵引阵布下,想要夺走整条土脉已经没有可能了,这条土脉如今只能被拆分,接下来就要看谁的手段更精妙,将这条土脉拿走的更多了!”

    杨君山说罢便跳进了土坑底部,霎时间下方布下的牵引大阵似乎一下子有了主心骨,原本被动僵持的阵法符纹一下子灵光大盛。

    与此同时,先前沿着土脉脉络布下的其他两座牵引阵法也同时启动,三座牵引阵法在杨君山的亲自掌控之下遥相呼应,原本从地底深处传来的牵扯之力顿时被镇压,反而杨君山这边阵法威力更甚,开始向着地底传来的方向延伸并扯动更大的地脉之力。

    在撼天峰上的某一处所在,迟霄真人一行三人原本沿着一道禁制洪流经过的区域在前辈,然而在后面那一次禁制洪流席卷整个撼天峰之后,原本禁制洪流的通道被覆盖,然而却也让他们无意当中发现了撼天峰地脉的存在。

    “是了是了,堂堂撼天宗又怎么可能没有一条大型地脉存在,否则又怎么可能撑得起两道道阶大阵的运转,只是没有想到撼天峰崩塌,禁断大阵一再找到削弱,这条地脉居然如此轻易便暴露了出来!”

    西门虎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迟霄真人笑道:“那还用说,自然是要将整条地脉牵引回宗门再说,不过这条地脉与撼天峰纠缠日久,恐怕不是一道牵引大阵就能够拖得动的!”

    迟霄真人与西门虎二人当即便着手准备布置牵引大阵,而一旁的玄君真人张了张口,最终却是没说什么,反而开始动手帮助玉霄派二人布置起阵法来。

    敲天秘境之中,在间不容发之际开启秘境的空间门户并逃过玄元道人的追杀之后,张玥铭与朱真人二人都心有余悸的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师叔,接下来我们怎么做,是不是先将秘境的空间核心炼化再说?”

    张玥铭知道此时此刻就是要争分夺秒,因此尽管感到精疲力竭,可他还是强行站了起来向着朱真人询问道。

    “不,你去炼化空间核心,我要去做一些别的事情!”

    朱真人此时也回过神来,道:“敲天秘境的空间本体隐藏于撼天峰的地脉的源头之中,而这条地脉对于本派来说极为重要,两者原本就有相辅相成之功效,如今你加紧掌控整个敲天秘境,而我要去将这条地脉收入到敲天秘境之中再说。”

    张玥铭一愣,道:“地脉收入秘境,除非将整个秘境打破,否则恐怕再难将其引出了。”

    朱真人头也不回道:“地脉放在这里,难道白白让给别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