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巨手

第七百一十八章 巨手

    整个撼天峰被禁断大阵所覆盖,甚至大阵的威能能够影响到撼天峰之上数百丈的高空。

    然而此时如果能够从数千丈的高空向下俯瞰的话,还是能够发现整个撼天峰就如同传了一身灵光闪烁的光幕铠甲一般,甚至隐隐间这些穿着的铠甲看上去更像是一张张张开的巨口,不像是要吞噬掉什么,更像是要喷出些什么。

    “嘿嘿,好一座禁断大阵,什么限制真人境修士进入,什么防外不对内,当年撼天宗布下这样如同同归于尽一般的杀手锏,难道防的才仅仅只是真人境修士么?制霸玉州,争锋天下,数千年之前的撼天宗那可是不啻于焚天门、紫风派、灵溢宗的一流大派呐!”

    一位身材干瘦的老者此时负手站立在一朵白云之上,静静的看向下方看上去只剩下了巴掌大小的撼天峰废墟,以及上面所笼罩的那一层灵光闪烁的光幕。

    “果真不愧为是道阶阵法,哪怕被子孙后代一败再败,这禁断大阵仍旧有着难以估量的危险,被这些真人小修进到内部一通破坏,居然还能够坚持数日的时间,看样子老夫恐怕还要等上三两日不成?”

    就在这老者喃喃自语之际,突然间整座被禁断大阵笼罩的撼天峰再起变化,禁断大阵以撼天峰上某一点被中心,快速的向着四周扩散,那原本大部分竖立,如同一张张张开巨口的禁制空间突然如同一条被从头捋到脚的鱼儿鳞片一般,一下子倒伏下去,那原本在数千丈高空还能够给老者带来的淡淡的心悸一下子便消散一空。

    拿在云端而立的老者明显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变化,先是微微一怔,紧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禁制洪流,而且还是波及整个撼天峰区域的禁制洪流,在禁断大阵都已经虚弱到了如此地步,居然还有禁制洪流出现,当真是天助老夫么?”

    老者背着的双手的一只微微一甩,整片云朵便有染的向着下方的撼天峰方向降落:“既然如此,那老夫似乎也没有必要再客气了,不过还是给玉州各派修士一个离开的时间吧,毕竟老夫也不想逼迫过甚!”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诡异的波动突然从下方的撼天峰之上传出,那种能够天然引动天地灵力响应,引起空间震荡的现象之说明了一种情况:道器,这是道器的气息!

    原本从容不迫的老者霎时间就变了脸色,甚至严峻的神色之间还隐隐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难道撼天宗的先人还在这里留下了一件道器?”

    老者心头火热,可充满褶皱的脸上却挂上了冷峻的色彩,当即从衣袖之中伸出一只枯瘦如同老树根须的手爪朝着撼天峰所在的方向一抓,当即便有一张遮天蔽日的元气巨手出现在了撼天峰禁断大阵的上空,而后这只巨手随口一抓,所触及到的禁断大阵就如同纸糊一般碎裂开来,随即这巨手便从大阵破开的地方伸了进去。

    杨君山以元磁宝光术轻易扛下了禁制洪流的冲击,并判断禁断大阵恐怕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杨君昊当即询问道:“那,四哥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杨君山想了想,道:“不急,现在禁制洪流还在肆虐,等洪流渐渐平静下来再说,我先给你看样东西。”

    就在杨君昊脸上还浮现出狐疑之色的时候,却见杨君山在手上一摸,抖手居然从储物戒中甩出了一具尸体!

    说是一具尸体有些不准确,更确切的说是一具干尸!

    “咦,这服饰看上去应该是诸葛家族的修士,四哥你什么时候杀……”

    杨君昊说到这里微微一怔,道:“不对,这干尸明显时间已经很长了,难道是四哥你刚刚找到的?对了,之前在峰顶密室的时候,四哥你率先穿过了禁制光幕,难道就是在那个时候?”

    杨君山笑着点了点头,道:“就是在密室之外的那座平台之上,当时这具干尸就在屏障之外,显然是发现了那座密室之后要一探究竟,可最终却被禁断大阵困死在了那里。”

    杨君昊当即来来了兴致,道:“这么说此人也是当初闯入撼天峰进阶劫掠的真人修士了,四哥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尚未清点,当时也不远露出太多破绽,在收起这具干尸之后便开始协助其他人破阵,现在没有外人在,正巧看一看此人身上都有些什么。”

    别看现在禁断大阵之中涌进来了近二十名各派真人境修士,可事实上撼天峰上的精华早已经在撼天峰崩塌当日便被各派修士劫掠了大半,如今各派修士要搜寻的不过是当初各派修士搜刮之后挑剩下的东西罢了。

    之前他们也曾找到依据天狼门修士的尸身,甚至找到了一件半成品的宝器,可那也是四家势力均分罢了,而如今这具诸葛家族修士的尸体却是他们兄弟二人独得。

    这位诸葛家族修士显然没有先前那名天狼门修士细致,他所有的收获都盛放在一只储物手镯里面,这只手镯同样有着与杨君山的储物戒一般一丈见方的空间。

    杨君山将手镯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在地上,便将手镯跑到了杨君昊的手中,道:“这个是你的了。”

    杨君昊显示一愣,随后便欢天喜地的将手镯套在了左手腕上,灵阶的空间法宝,哪怕在真人修士身上也不太太多见。

    不过当杨君昊回头的时候却惊愕的发现,想来沉稳有度的四哥杨君山此时却是满脸兴奋之色的在地上散落的一堆东西当中寻找着什么,而他还发现此时杨君山的手中托着一张棋盘,而这一张棋盘明显不是先前林沧海真人送给的他的那套得自诸葛家族的阵棋盘,而且这张棋盘明显比那套灵阶下品的棋盘要大,而且生面刻画的棋格纹路也要比那套灵阶下品的棋盘要多。

    杨君昊大为讶异,难道说这张棋盘同样是一张阵棋盘,而且是比得自于诸葛家的那套灵阶下品阵棋品阶还要高的阵棋不成?

    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杨君山证实了,从散落的各种物资当中,杨君山找到了一只用来盛放棋子的玉钵,里面还有数十枚白玉棋子,而且杨君昊还发现这些白玉棋子居然都是用玉晶石炼制而成的特殊阵棋。

    两只玉钵各自盛放了黑白棋子的玉钵被找到,杨君山甚至不理会里面散落的几件灵器以及其他的宝物,反而在这一堆东西当中左翻右找,将散落在其中的一枚枚棋子一个不拉的先找了回来。

    “此人难道是诸葛家族一位大师级的阵法师不成?”杨君昊问道。

    杨君山将完整的一套阵棋找到,甚至连身边散落的其他东西都顾不上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这套阵棋之上,闻言笑道:“不,这可不是诸葛家的阵棋,而是撼天宗之物,不过是被诸葛家族的修士找到了而已,我原本以为此物要么就是在撼天峰崩塌那日毁掉了,要么就是被撼天宗或者哪家宗门珍藏了起来,却不成想却是在这诸葛家一名陨落的真人修士的尸体上。”

    杨君昊闻言疑惑道:“四哥你似乎对于这套阵棋极为熟悉,难道是一套领阶中品的阵棋吗?”

    杨君山摸着手中的这套阵棋,低声道:“当然熟悉,这套阵棋可是撼天宗在阵道一途上的最高成果,它并非是灵阶中品的阵棋,而是,嘿嘿,灵阶上品!”

    还有一点杨君山没有说,当年他得到撼天宗叛门弟子尹拙明阵道传承的时候,尹拙明曾经详细的叙述了他当年试图推演元磁宝光阵的经过,而所通过的便是这一套撼天宗灵阶上品的镇派阵棋,最终却因为没有完整的元磁宝光术的传承而失败,而杨君山在得到元磁宝光术的传承并修炼成功之后,便一只不曾放弃元磁宝光阵的推演,不过一直以来因为四处奔波,始终难以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而使得这套宝阵的推演进展缓慢,原本杨君山以为有了林沧海真人赠送的下品灵阶阵棋能够大大缩短推演的时间,而如今有了更好的灵阶上品阵棋在手,杨君山甚至期待三五年之内便能够将完整的宝阶大阵推演出来的场景了。

    杨君昊听得这一套阵棋居然是灵阶上品的时候同样是满脸的惊讶,他虽然不是阵法师,却也很清楚阵盘之于阵法师的难得,要知道在前来瑜城之前,作为玉州五大阵法大师之一的杨君山所用的不过才是一套法阶中品的阵棋,由此就能够看出阵棋的难得。

    杨君昊见得杨君山完全沉浸在了得到灵阶上品阵棋的喜悦当中,无奈之下,只得自己动手开始整理地上的这些个战利品。

    不得不说这位诸葛家族的修士或许因为本身出身阵法名门的缘故,他搜刮的这些东西当中有许多都是与阵法一道相关的,许多杨君昊从杨君山口中得知的较为珍贵的或者难得的布阵器具,杨君昊在这里发现了至少二十种以上。

    此外还有三种灵阶阵法的完整传承,还有若干件法器、灵器、灵材、玉币、晶石之类,纷杂的很,不过所有的这些都比不过杨君昊再次找到的一颗留影传承珠。

    ——————————

    郁闷,断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