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冲散

第七百一十七章 冲散

    禁制洪流从源头爆发之后,所冲击的范围覆盖了整个被禁断大阵覆盖的撼天峰范围,而此时在整个撼天峰范围内,无论是从内部突进的各派真人修士,还是从外围搜寻的低阶武人境修士,此时都要面临洪流爆发所带来的威胁!

    而所有人当中率先遭殃的便是诸葛兄弟,汹涌的灵力席卷着数之不尽的禁制冲出,一道道的禁制环绕着二人身周炸开!

    诸葛无情真人径直一口心血喷在手中的灵阶阵盘之上,然后将阵盘向着半空一抛,一座门户森严的阵法幻象拔地而起,八座门户分着不同的方向打开,如同八只洪荒古兽张开巨口,将汹涌而来的禁制洪流一口接着一口的吞入腹中。

    “族兄!”

    诸葛无声见得诸葛无情双目骇然,神色苍白,心中懊悔欲死。

    “什么都不要说,全力护住你截取的那一枚禁断原始阵符,那是我诸葛家族八卦金锁宝阵提升为道阵的关键!”

    诸葛无情真人此时状若厉鬼,又是一口鲜血喷在了脚下的阵盘之上,然后随着他双手的虚推,化作巨大门户的灵阶棋盘中几枚黑白字不断的游走变幻,将禁制洪流的冲击降至最低。

    诸葛无声二话不说,径直向着自家胸口一捣,同样一口心血喷在手中的那套法阶上品阵棋之上,一座比诸葛无情真人小了一大圈的八门金锁阵同样成型,却是与诸葛无情真人的大阵巧妙的形成了内外阵,从高空看上去就如同内外城一般,这让诸葛无情真人可以放心的将承受的禁制洪流分流出一部分让诸葛无声的阵法承担,大大减轻了他的负担。

    “好在这一次禁制洪流的全方位爆发同样也使得洪流的威力得以分散,否则集中爆发的情况下,你我兄弟二人今日定然身死道消!”

    诸葛无情真人的神情此时却满是苦涩:“这样的洪流威力虽然强横,却未必就能够杀得死有七星司南护身的安太清,如果能够撑得过禁制洪流的爆发不死,你我兄弟二人就要准备善后了!”

    诸葛兄弟的八卦金锁宝阵固然厉害,但此阵笼罩范围极大,而且大阵的威能随着镇守人数的提升而提升,最低限度也需要一位主阵之人以及八位负责镇守八座门户的修士才能够勉强将大阵的威力发挥出来,然而此时却只有诸葛兄弟二人,纵然两人都是大师级阵法师,却也没有三头六臂,难以将阵法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而安太清真人有宝器七星司南护身,若是守护他人则难以兼顾,可护卫自身却是绰绰有余。

    迟霄真人带着西门虎以及玄君真人躲避在了一座四周较高的凹陷地面,而后西门虎将一件圆环法宝祭起,一道光环环绕在几人身周,迟霄真人又在间不容发之下布下几道守护阵法,在禁制洪流的冲击之下,众人联手勉强挡了下来,可迟霄真人却重伤萎靡,西门虎一张脸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唯有玄君真人眼瞅着那块巨大的传承石崖在禁制洪流的冲击之下,一道道空间禁制被引发,里面珍藏的一块块传承玉板不等炸成一团团粉末而跳着脚怒骂!

    面对铺天盖地的禁制洪流的冲击,赢泪殇当场被重伤,她身边的玉剑门阵法师连同仓促布下的守护阵法当场被碾压,她的身上若非还留着一道宗门长辈赐下来的化禁宝符护身,恐怕玉剑门的第一真传也要跟着换一个了。

    杨君山此时面临的这一道禁制屏障并不算太过坚固,或许是因为撼天峰上的禁制屏障如今已经大量被各派真人修士从内部强行攻破而导致大规模削弱,他已经发现最近几次破解的禁制屏障比之禁制原本的威力都要降了几分。

    就在杨君昊将两颗留影传承珠之中的内容尽数拓印完毕的时候,两颗留影传承珠当即碎成一团玉粉从指缝间簌簌而落。

    与此同时,杨君山在三位阵法师的辅助下打通了眼前的禁制屏障,杨君山回头看去的时候,正看到杨君昊笑嘻嘻的向着他扬了扬手中拓印下来的传承玉板,而其他几位真人则都在各自查看着手中拓印下来的各种传承。

    杨君昊见得杨君山转身从打开的禁制屏障穿过,便也连忙跟了上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四周矗立的层层叠叠的禁制屏障突然“哗啦啦”剧烈的震颤起来。

    杨君山猛地回过头来的时候,神色间浮现出慢慢的惊骇和不解之色,见得杨君昊等人犹自怔然,当即大喝一声,道:“还愣着干什么,是禁制洪流,还不快过来!”

    杨君昊如梦方醒,下意识的便向着杨君山跑了过来,然而其他几位真人因为晚了几步却没有来得及,而原本正在禁制屏障周围的三位阵法师却不约而同的做出了选择,他们各自向着本派的天罡真人身边跑去。

    “是哪个王八蛋要害人?”

    杨君山第一时间脑海之中闪过的便是朱真人和张玥铭,可随即便又否决掉了,此时撼天峰上囊括了几乎各派势力的真人境修士,没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引动大范围的禁制洪流,而撼天峰外围此时也被各派监视,外围的探索已经全部禁止,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在撼天峰内部找到了禁断大阵的本源之地,并无意当中触动了阵法本源!

    瞬时之间,杨君山脑海之中闪烁着无数个念头,杨君昊终于在禁制洪流重新漫过破开的禁制屏障的时候赶到他身前,杨君山双手一扬,无数的黑白棋子洒落,却又错落有致的摆放在棋盘之上,随着棋盘的涨大,一座阵法顿时在他脚下成型。

    杨君山随手又是一抖,山君玺在头顶高悬,一只猛虎幻象在山君玺之上发出一声震天巨吼,最先冲着杨君山而来的七八道隐藏在灵力洪流之中的无形禁制当即被震散。

    随着杨君山伸手一指,器灵幻象蛰伏,山君玺丢溜溜一转,金色的元磁宝光散落,与地面上用阵棋布下的元磁灵光阵遥相呼应,元磁宝光不但笼罩的范围顿时扩张数倍,威能还更强了三分,随着而来的禁制洪流轰击在元磁宝光之上的刹那,却如同雪崩漫过温泉,一层层的被元磁宝光无形之中消融于无形。

    杨君昊目瞪口呆的看着阵法之外被轻易抵挡的禁制洪流,又看了看阵中神色自若的杨君山,不由问道:“四哥,有着元磁宝光神通,之前破除禁制屏障又何必浪费那么长时间?”

    杨君山看了他一眼,平静道:“这么难得的用来磨练破禁技巧的机会哪里能够轻易放弃,元磁宝光一扫之下,有所的禁制屏障尽皆被削弱,便是那三个阵法师往深里琢磨一些,恐怕也能破掉,那还有什么乐趣?”

    “那潭玺派的颜姑娘?”

    “她可没那么容易死,原本我也有些着急,原想着不管不顾一路先冲阵而过,可见到尝醴真人之后我却是又改变了主意,颜姑娘的确被困在了撼天峰禁断大阵的某地,可她此时定然有着保命的手段,并没有丝毫危及到生命的危险存在,索性这一次就让她多吃一些苦头,也省的日后再被人算计!”

    杨君昊想了想,道:“也是奇怪的很,那颜姑娘被禁制洪流卷走的刹那,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向宗门求救,而是要潭玺派的人去找你,这原本就有些说不过去,四哥固然是阵法大师,可潭玺派同样是玉州三大宗门,祖父颜老真人更是太罡境的存在,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四哥你来出手。”

    杨君山苦笑了一声,暗道:“这小妮子的手段果然还是如同记忆当中的那般,被人算计之后当即便能随机应变,偏偏大多数情况下还就是能躺她寻得机会反击,而且直接有效到了令人手足无措的地步,这根本就是在拿着自己的性命在逼我表态啊,可话说她这一次被算计转身反击变成了一箭几雕来着?”

    杨君山心中胡思乱想,外面元磁宝光在阵法的增幅下,对于禁制洪流的克制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然而在这一场波及了整座撼天峰的禁制洪流却令原本撼天峰上的禁断大阵发生了根本上的改变,原本的禁制空间纷纷变幻,此时在阵中的众人转身返回的时候,往往会赫然发现周围的禁制空间连同景象早已经大变了。

    “四哥,咱们还去不去寻找其他几位真人?”杨君昊目光游弋显然有些言不由衷。

    杨君山笑道:“便是想找恐怕也找不到了,禁制洪流过后,原本的禁制空间会纷纷大变,更何况在刚刚的洪流冲击下,三方势力各自为战,恐怕也早已经被冲散了!“

    杨君山将元磁宝光向着刚刚进来时的方向一扫,那片崭新的禁制光幕如同消融,而屏障之后的禁制空间之中果真没有尝醴真人等三位天罡的存在。

    然而杨君昊的注意力却并不在找人上,而是看着摧枯拉朽一般消融禁制屏障的元磁宝光惊呼道:“这么强?”

    杨君山也是一愣,随即意识到了什么,扬手又是一片宝光横扫,周围的禁制屏障大大小小都出现了明显的笑容现象。

    “不是元磁宝光的威力能够轻易破解禁制光幕,而是禁断大阵本身已经被极大的削弱,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崩溃了!”

    ——————————

    打滚卖萌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