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一十六章 引动

第七百一十六章 引动

    天狼啸月神通,宝术神通榜排名第二百六十五位!

    这位天狼门真人的身上不知为何,居然会带着天狼门仅有的两道宝术神通传承之一,如今身陨撼天峰,这神通最终却是要白白便宜了杨君山等四家势力,若是为天狼门灰狼真人所知,不知要咬碎几颗牙齿。

    一道寿丹的传承,再加上一道正宗宝术传承,足够在场所有修士惊叹并惊喜,甚至还怀着几分对天狼门的幸灾乐祸,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留影传承珠除了使用次数的限制之外,它在被激发的时候,里面的影像传承也只能交由一名修士进行观摩。

    杨君山向着众人拱了拱手,便转身向着下一道禁制屏障前去了,尽管这一次收获惊人,甚至令杨君山都不得不亲自验看,但他可也没有忘记这一次前来撼天峰的最主要目的是救人。

    尝醴真人看了杨君山的背影一看,笑道:“既然如此,这两颗传承珠便交由君昊小友进行拓印吧!”

    林沧海与七阳真人相视一眼,随即均笑道:“自无不可!”

    唯有杨君昊尚有些忐忑,指了指两颗传承珠,道:“当真要我来拓印呐?”

    众人都是一笑,尝醴真人干脆将两颗传承珠塞在了他的手中,而林真人则是去观摩杨君山破阵,七阳真人在炼器堂的废墟附近查看了一番,叹道:“可惜了,可惜了,撼天宗的炼器堂原本应当有火脉贯通,可惜撼天峰崩塌,这炼器堂所在之地也应当是崩落的碎片之一,地下的火脉早已经断绝了,否则丹炉之中的器火何至于熄灭!”

    听到火脉的消息,正在推演破阵方法的杨君山微微一愕,脸上浮现出一丝可惜之色。

    “这里的火脉尚未断绝,真是造化仍在我撼天宗!”

    而就在杨君山等人在撼天峰上找到炼器堂的时候,张玥铭则在一处到底都是窑洞一般的禁制空间之中兴奋朝着朱真人叫道。

    朱真人看着张玥铭手舞足蹈的样子,捋着胡须笑道:“不错,这一次能够找到炼丹房所在,可以说是进入撼天峰以来的最大收获,不但整理出了一整套炼丹器具和传承,更得到了一批尚未时效的丹药和灵草,更为重要的却是这里的火脉尚未断绝,尽管已经被严重削弱,但只要没有断绝就好!”

    “那么,师叔,我们是否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将这里更为细致的整理一番?”

    作为炼丹大师,张玥铭对于原撼天宗的炼丹房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他希望能够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尽可能的将这里的一切都带走。

    朱真人脸色一沉,道:“不行,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炼丹房虽然重要,可你日后完全可以在元磁山重建,但不要忘了,此时撼天峰上群狼环伺,我等纵然有地利在手,却也难及对方人多!”

    张玥铭脸上露出一丝惋惜之色,不过他深吸一口气,很快便摒弃了头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理智道:“师叔说得对,却是弟子感情用事了!”

    “就是这里,就是这里,哈哈……,找到了,找到了啊……”

    一阵狂笑从一处刚刚打开的禁制空间当中传出。

    安太清真人同样陪着笑看着眼前已经有些癫狂的诸葛无情真人,双目之中微微闪过一丝不悦之色,但很快他还是被眼前展现出来的一副奇景给吸引了。

    一道道阵纹禁制如同活转了过来一般,像一条条鱼儿一般在这座山洞之中游弋,而贯穿整座山洞顶端的,在岩石表现居然呈现出一条若隐若现的如同河流一般的脉络,却是眼前这些数之不尽的游鱼一般阵纹禁制的载体,这至少相当于两条灵河!

    安太清真人估算着洞穴之中流淌的灵河,心头一片火热,他不懂得阵法禁制,更难以理解此时诸葛兄弟的癫狂,但他却明白这两条灵河才是实实在在的好处,若非他手中的宝器七星司南能够在一定距离范围之内定位灵脉,哪怕他诸葛兄弟阵法造诣再高,也只能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在这撼天峰的禁断大阵当中凭着运气乱撞。

    这个时候就见得诸葛无声在周围布置了一道简单的阵法,然后双手透过阵法形成的一道光幕,然后这一道光幕就如同手套一般套在了他的双手之上,然后向着灵河之中游弋的一道阵纹捉去。

    “先不要动,再仔细看一看再说!”

    诸葛无情的语气并不如何严厉,甚至在说话的时候,目光也不曾离开头顶流淌的灵河,双目之中目光急速的闪烁,甚至安太清真人都能够清晰的看到他负在身后的双手正如同穿花蝴蝶一般掐算着什么,翻飞的指影很明显在说明他此时正在施展一种以手指代替阵棋的阵道推演秘术。

    “怕什么,不过两条灵河罢了,它便是想要反噬,凭借你我兄弟之力也能够将其压制下去!”

    诸葛无声一边笑着,一边伸手继续将附带了一层阵膜的双手深入流淌的灵河之中捕捉那一道被他看重的阵纹,原本虚幻仿佛没有实质的阵纹却在他双手的围剿之下难以逃离。

    便在这个时候安太清真人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心悸,被他端在手中的七星司南仿佛突然被数道不同方向的力量拉扯,先是指向了山洞深处,紧跟着有指向了正前面,而后有转向了斜后方,又转向了右侧后方,短短的瞬间,七星司南居然一连变换了五六道方位,最后甚至连那一丝稍微的停顿也没有了,干脆“吱吱忽忽”的转起了圈。

    而就在此时,诸葛无声那里突然传来了得意的轻笑,那枚阵纹在他双手的围剿之下,终于在灵河之中被他捕捉,一枚清晰的禁断原始阵纹,足够他们兄弟用来作为打开禁断大阵核心奥秘的钥匙。

    然而诸葛无情的声音突然传来:“不对,山洞之中的灵河正在壮大,灵力涌动变得剧烈了!”

    而安太清真人怔怔的看着手中已经转的如同风轮一般的司南,猛然间惊醒过来,转身便向着山洞之外奔逃,不过他倒也算够义气,同时大声道:“先避开山洞再说,撼天峰上散布的灵脉都在向着这里汇聚!”

    诸葛无情霎时间变了脸色,说话的语调都被扭曲了,冲着诸葛无声咆哮道:“禁制洪流,你干的好事!”

    诸葛无声一边看着已经捕捉到手的一枚原始禁断阵纹,一边望着自家族兄,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一旦禁制洪流爆发,这里至少有一段时间难以接近,至于这段时间有多长就天知道了,而且如今各派修士都有真人在撼天峰之上大肆破坏禁断大阵,大阵本身正在不断被削弱,这一次极有可能便是禁断大阵的最后一次洪流爆发,事后且不说可能对各派修士造成的伤亡都要算在诸葛家族头上,那禁断大阵的源头能否幸存下来都是未知。

    诸葛无声知道这一次是自己搞砸了,哪怕撼天峰已经崩塌,山峰上分流的灵脉、灵河之间仍旧有着联系,一旦禁断大阵受到威胁,这些散布的灵脉便会再次汇聚,这难道就是道阶阵法的威能吗,哪怕这座道阶大阵已经一再被削弱?

    一旦最坏的情况发生,那诸葛家族就是典型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道阶大阵的奥秘再难一窥究竟,恐怕还要成为整个玉州修炼界的公敌!

    “快走!”

    诸葛无情一把拽住还在发愣的诸葛无声便向着山洞之外飞奔,而在他们身后的山洞伸出,一声声闷响如同荒古巨兽在地底咆哮,仿佛随时都会从二人身后冲出。

    诸葛无声下意识的将手中刚刚捕捉的一枚禁断大阵的原始阵纹握在手中,这或许是诸葛家族日后唯一的凭仗了!

    就在诸葛兄弟二人从灵河洞穴之中逃出来的时候,安太清真人早已经消失在了这一座禁制空间的某个方向的禁断凭仗后面,诸葛兄弟见状心中一沉,显然都意识到了可能发生的后果。

    “族兄,一旦事情到了最坏的地步,我一力承担便是!”

    诸葛无声的声音显得干涩异常!

    “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先离开这里再说!”

    诸葛无情沉声道。

    身后山洞之中的咆哮之声已经越发的接近,禁制洪流的酝酿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西门虎站在一块深深砸入地面,只留下半截显露在外面的巨石,道:“师叔,这一块巨石当真是撼天宗传承石崖的一部分?”

    迟霄真人身旁的紫阳宗玄君真人笑道:“想来是不会错的了,老夫当年曾经有幸两次在撼天峰上见识过撼天峰的传承石崖,这块巨石的材质与那传承石崖一般无二,况且迟霄道友的感知不会有错,隐晦的空间阵法波动,这可是传承石崖最大的特征之一!”

    听得玄君真人断言,饶是西门虎略显阴沉的气质,此时也难得的显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道:“听闻撼天宗当年号称有二十种传承号称真传,其中神通秘术十三,宝阶中品以上传承有七,不知这块传承石崖中二十真传有几?”

    迟霄真人笑着摇了摇头,正要向他解释什么,却不料这处禁制空间周围的屏障光幕突然剧烈的闪烁晃动起来,甚至隐隐的还有汹涌澎湃的水流之声传来,迟霄真人霎时间就变了脸色:“混蛋,禁制洪流,这里是撼天峰内部区域,哪个该死的王八蛋触动了禁断大阵的核心阵符,自己找死还要拉人陪葬?”

    ————————————

    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求诸位道友出手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