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一十章 符阁

第七百一十章 符阁

    禁断大阵对外不对内,若是从撼天峰外围进入,那么真人境修士便会受到大阵排斥,甚至引爆禁制洪流。

    但众修通道暗道来到峰顶密室,然后强行突破入口屏障光幕,直接抵达撼天峰的核心地域,而这里的禁断大阵反而对于真人境修士的限制降低了。

    这也算是撼天宗当年为自家后辈可能重新重复撼天峰而预留下的后手,可惜事与愿违,如今进入撼天峰的不仅有撼天峰的修士,还有玉州各宗门势力的修士。

    禁断大阵的核心地域虽然不禁制真人境修士的存在,可各个地域的禁制屏障却并未削弱,仍是按照从外围到核心地域逐级增强,当年杨君山纠集颜沁曦、宁斌等数位武人境后期修士联手,也不过在外围冲过了九重屏障便力竭而归。

    而此时众修所在的区域,禁制屏障的坚固也可以说是达到了整座禁断大阵的最高程度,好在此时杨君山身周的帮手同样给力,而杨君山本人也不再是当初那个武人境的阵法师,而是战力堪比天罡的阵法大师!

    在叶零殇、鲁敬以及流火谷的阵法师墨子棋的辅助之下,杨君山很快完成了对倒塌阁楼外围的禁制屏障的勘测,在经过阵棋的简单推演之后,杨君山很快便找到了克制禁制屏障的办法,在布置完成之后,杨君山朝着众人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便将手掌贴在了禁制屏障之上感受着什么,过的片刻,在三位阵法师惊异的眼神当中,杨君山整个人虽然站在阵法之外,可看上去整个人却如同与禁制屏障融为一体一般,紧跟着就见到杨君山整个人向前一跨,便来到了禁制屏障的另外一侧。

    “刚刚,刚刚那是人阵合一?”

    叶零殇难以置信的语气当中显露着一丝别样的情绪。

    “神乎其技呐!”

    饶是鲁敬曾经见识过杨君山的手段,可现如今看到杨君山成长到如此地步,仍旧难掩心中的感叹。

    “阵法造诣能够达到人阵合一,又能够创造出这种出入禁制屏障的破禁新流派,君山真人恐怕距离阵法宗师的境界也不远了吧?”

    最后说话的是流火谷的阵法师墨子棋。

    流火谷上下除了七阳真人之外,其余修士对于西山杨氏,尤其是对于杨君山的感情都是极为复杂的,两家有着近似于盟友的互利合作,可不少流火谷修士始终对于杨君山当年击败七阳真人而名噪玉州修炼界而耿耿于怀,不过作为流火谷配有出来的仅有的几名阵法师,墨子棋对于杨君山的感官显然与其他流火谷修士并不相同,至少现在他已经被杨君山的阵法造诣完全折服了。

    “阵法宗师的境界不是我等可以企及的,但至少这所谓的玉州第一阵修,恐怕就要落在了君山真人身上了。”鲁敬再次叹道。

    三位阵法师的言语自然瞒不过身后的五位真人,五位真人固然修为通天,可在阵法一道上却是隔行如隔山,但三位阵法师言语当中透露出来的消息却是令除杨君昊之外的四位阵法师沉思。

    这一层禁制光幕并没有遮掩空间之中的景象,杨君山在穿过禁制光幕之后便开始着手布置,而后朝着对面的三位阵法师打了一个手势,双方默契配合,三十六个光点突然在光幕之上显现,而后各个光点之间彼此相连,形成了一个高一丈,宽五尺的方形框架,而后在这个框架之内的光幕突然有如实质一般开始龟裂。

    “快走,大概能够坚持几十个呼吸!”

    三位挨着光幕最近的阵法师当先从龟裂打开的门户当中穿过,紧跟着五位真人也跟着穿过了禁制光幕,而在众人穿过之后不久,这一层龟裂的光幕便开始渐渐的恢复。

    林沧海真人愣了一愣,问道:“这些光幕还会合拢啊,林某还以为从此之后,整个撼天峰的禁断大阵就要崩溃了呢!”

    对于林沧海的询问,杨君山几乎是头也不回的说道:“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整个禁断大阵肯定是会崩溃的,毕竟如今各派修士都在各个地方冲击禁制光幕,禁断大阵纵然能够恢复,也总有入不敷出的时候,到时候一旦恢复的速度比不上破快的进度,那么整个禁断大阵的根基就会被动摇,整座大阵就会崩溃。”

    “哦,原来如此!”

    林沧海真人笑着点了点头,神色之间却有放松之意。

    尝醴真人突然问道:“林盟主对于撼天峰有意?”

    林沧海真人神色不变笑道:“谁家势力不对撼天峰垂涎欲滴?”

    尝醴真人笑了笑,道:“那倒也是!”

    “好了好了,”七阳真人笑道:“小杨道友可已经冲着下一道禁制光幕去了,三个阵法师现如今恨不得时刻跟随他左右,这刮地三尺的事情就只能交给咱们几个来做了,可别小杨真人都打通了下一层禁制,咱们几个在这断壁残垣里面连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找到。”

    三位各自势力的掌舵者都各自心照不宣的点头示意,随后便冲进了这座倒塌的阁楼当中。

    符箓一道在修真百艺之中乃是与炼丹、炼器、阵法等占据同等地位的大宗之一。

    杨君山早年也曾在制符上下过一番功夫,可惜他的制符天赋只能算是一般,之后更是在阵法一道上颇具进展,再加之接连有幸得到几部阵法传承,心思便没有再向符箓术上转移了。

    就在杨君山带着三位阵法师再次将一道禁制光幕勘测完毕,并设计出破禁的方案的时候,五位真人也从那倒塌的阁楼当中完成了搜刮,而且看样子明显收获很是可观。

    “这座阁楼应当是撼天宗内的一座专门用来练习制符之术的场所,从里面得到的法符攻击七百三十八张,灵符一百七十六张,甚至还有二十三张宝符,这可是地地道道的封印了宝术神通的宝符!”

    “这还不算,真正数量巨大的其实是各种制符的原材料,尽管因为阁楼倒塌损失了不少,但即便如此,仅是法、灵、宝三阶符纸总数就达近万张,而且同阶符纸因为材质不同而适合制成不同的符箓;各色符墨六十罐,同样分门别类;法阶符笔三十六支,灵阶九支,甚至还找到了两支宝阶的符笔,可惜这两支符笔因为太过贵重而与阁楼本体有着阵法上的辖制,阁楼损毁,使得这两支宝阶符笔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想要修复怕是不易!”

    “最重要的还是传承呐,可惜其中灵阶以上的制符传承与那宝阶符笔一般,本身都与阁楼息息相关,收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不过精心整理一番还是能够得到不少内容,倒是法阶的基础传承找到了三四套。”

    “传承之类所有人拓印一份就是,其余的东西按照咱们之前的协定分掉就是!”

    “这里面还有各阶破禁符共计五十三张,我看这些咱们就不要分了,尽数交给小杨道友为接下来的破禁做些准备吧?”

    “善!”

    几位真人将所有的东西收刮到手之后,很快便进行了分配,而这个时候,杨君山等人早已经万事俱备了。

    “咦,小杨道友,这一次你不准备先行穿禁而过吗?”清风真人奇怪的问道。

    杨君山笑了笑,道:“这一道禁制还算薄弱,不必如此,毕竟施展这种秘术对于在下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哦,原来如此!”

    要是各派对于杨君山此番新施展出来的阵道秘术没有戒心那根本就是瞎话,哪怕是己方盟友也是一样。

    而杨君山因为之前为了通知各派域外修士准备覆灭玉州一派的消息,临机一动对诸葛无情真人撒了一个大谎,此时却突然想起自己露出了老大一个破绽,因为他的阵窃之术事实上早在葬天墟之中施展过,当时在场的修士不但有玉霄派的迟霄真人等人,还有清风真人也在场,以迟霄真人大师级的阵法造诣,自然不可能将这种阵法秘术认错,只是不知道为何当时迟霄真人却并未当场拆穿,而这也更让杨君山心中惴惴。

    这一道禁制屏障的突破,杨君山先是借助阵法将屏障周围的灵力通道进行隔绝,然后再请尝醴真人出手,一道太白金光斩将屏障斩碎,众人得以从容进入下一层禁制空间。

    事实上,这道屏障杨君山完全可以自己出手打碎,不过在这种一切未知的情况下,杨君山自然是将自身的力量能省则省,更何况各派真人也都是各有身份之人,若是只让他们跟在自己后面吃白食反而有不尊重之嫌,如今请他们出手相助,反而一个个乐意之至。

    不过或许是之前在制符阁楼处的收获太过惊人,当众人进入这一层空间的时候却是收获寥寥。

    “这里看样子之前曾经是一位真人境修士的洞府,不过似乎已经被人搜寻过一遍了!”

    清风真人问道:“难道之前已经有人来过这里了?”

    林沧海真人摇头道:“不是,这是撼天峰崩塌那日发生的事情。”

    尝醴真人和七阳真人二人笑了笑没有言语,林沧海真人的意思其实是说,在玉州各派围攻撼天宗的时候,这里已经被那日突入撼天峰的各派修士搜刮过一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