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百零九章 散布

第七百零九章 散布

    撼天宗已经彻底崩塌,庞大的山体碎裂成无数的碎块胡乱堆砌在一起,而众人刚刚出现的峰顶密室却侥幸未被波及,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使得那条暗道仍旧得以保存,只是密室之外的平台却可能连续被崩落的山体撞击,一面微微向上翘起,而另外一面则向下沉落,中央布满了蛛网状的裂纹,仿佛稍微一用力,整个平台就会垮塌一般。

    “君山真人当真是好手段,老夫佩服!”

    诸葛无情朝着杨君山拱了拱手,神情之色却只是阵法师之间技艺切磋中的敬佩。

    诸葛无情乃是玉州阵法界的老前辈,说是德高望重都不为过,虽说诸葛家族与散修联盟交恶,而杨君山此时又站在林沧海一边,但对于此人杨君山还是要保持最起码的尊重。

    “前辈客气了,只是一时心有所悟,当不得前辈如此夸赞!”

    诸葛无情点了点头,随即有些忧心道:“只是小杨道友怕是给阵法师开启了一个不太好的开端呐,日后难免有心术不正之人仗之以为恶啊!”

    杨君山想了想,总归觉得阵窃之始不能以他作为发端,于是答道:“惭愧,说起此术晚辈却是得自于域外。”

    “域外?”

    诸葛无声惊呼一声,沉声道:“君山真人难不成还与域外势力有染?”

    诸葛无声这话刚出口,一旁的诸葛无情便瞪了他一眼,自己这位族弟于阵法一道的天分倒也足够,只是常年专研阵法一道,对于人情世故却是如同白纸一般,否则也不会问出这般幼稚且得罪人的问题了。

    诸葛无情歉然的向着杨君山笑了笑,道:“想来是小杨道友有什么其他的渠道了?”

    杨君山笑道:“想来前辈也曾听闻过晚辈家中的那一道简陋阵法?”

    诸葛无情笑赞道:“早闻大名,五行雷光大阵,叹为观止!”

    “不敢!”

    杨君山谦虚一声,接着道:“杨氏所在梦瑜县原本就距离曲武山极近,因此,常年受到域外修士觊觎查探也就不足为奇了,只因晚辈小阵略有微效,也曾折了几只小妖,因此,竞得曲武山大妖看重,派了一位精通阵法一道的妖修潜入,一路如履平地,雷光大阵竟不能挡,所幸当日晚辈正巧赶回西山,与此妖纠缠数日,也因此晚到了瑜城数日,好在最终联合族中诸人合力擒了此妖,不曾想竟从此妖口中讨得此术,更不曾想尽然今日便能用到,实在是得天之幸。”

    “确实是得天之幸,此也证明了域外之术果真与我等修炼体系有着共同之处!”

    诸葛无情叹道,不过他又看到杨君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好奇,于是又问道:“小杨道友可是尚有其他难言之隐。”

    杨君山略略愕然,但还是苦笑道:“说来好笑,那妖修受刑不过,临死之际曾吐狂言,曰‘今杀我,明玉州必有一派遭屠’!”

    “晚辈觉得好笑,笑问‘不知是何门何派’,那妖却道‘晚了晚了,你便是知道也救他不得,我等早已磨刀霍霍,改派一切都已在掌控之中’,说罢却是死去,晚辈再问却是不及了。”

    这一番对话对于杨君山而言,自然是谎话连篇,可其中透露的消息确实真真切切。

    诸葛无情与杨君山的对话并没有刻意收敛,尽管声音不高,可在场之人哪个不是明传玉州的高阶修士,自然听得清清楚楚,而杨君山也有意向各派修士提醒曲武山妖修可能针对玉州某派发起的灭派之战,尽管无凭无据,可这也是杨君山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诸葛无情笑问道:“小杨真人可信那妖修所言?”

    杨君山想了想,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传了过来,顿时将原本就放在杨君山身上的诸位修士的注意力再次勾了起来:“君山真人先入这平台,不知可曾有何收获?”

    不等杨君山回答,杨君昊便在一旁叫道:“姓朱的你睁大眼睛看看,这平台上除了数十年灵力孕育生长的灵草还有什么?难不成你撼天宗当年的宝物都多到了随处堆放的地步不成?”

    平台的四周布满了层层叠叠的禁制,这些禁制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况且这么短的时间内,杨君山就算是掌握了阵窃秘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出入禁制光幕,而平台之上又没有丝毫痕迹留下,因此众修也不太相信杨君山有大收获,甚至还有人暗中讥讽他白白施展此等秘术,还漏掉了压箱底的本事,可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朱真人原本想要挑起各派修士对杨君山的猜忌,可事实上撼天宗本身才是最受猜忌之人,对于他的一再挑唆,众修当中没有傻子,只作未见。

    撼天峰上灵力充沛,就算是因为主峰崩塌,灵河崩碎四散,可被禁断大阵笼罩之后,数十年又少有人进入其中,使得这里积蓄了浓厚的灵力无处发泄,尽数用来滋养那些个灵草灵植,哪怕是品阶极低的普通灵草,在灵力的充分滋养之下,此时怕也有了上百年甚至更长的火候。

    就在杨君山与诸葛无情对话的功夫,各派的武人境阵法师已经将这些灵草尽数采集了下来并聚拢在一处,总共下来怕是有数百株,其中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灵阶植株,甚至还有一些宝阶的灵植,由此可见撼天宗当年的底蕴。

    按照事先约定,这些灵草中的一半要归五位阵法大师所有,剩下的才是各派均分,杨君昊在杨君山的示意下高高兴兴的取了近百株不同品阶的灵植,心中暗道这买卖要得,不过恐怕接下来再想要让五位阵法大师彼此合作,恐怕就做不到了。

    果然,瓜分了数百株灵草之后,各派修士便想着要分道扬镳了!

    杨君山与林沧海、尝醴真人再加上七阳真人合为一股,这一股势力可以说是令人瞩目,要是拉出去单练,他们几乎能单挑剩下的各派修士。

    然而在各派分合的势力当中他们却并非是最受人瞩目的,在这般强横庞大的禁断大阵当中,不是你实力最高就能够收获最大的,真正被看好的是诸葛无情与诸葛无声两位阵法大师外加玄极派修士组成的同盟,诸葛无情乃是玉州第一阵修,诸葛无声同样不俗,更为重要的是,两位大师同出一脉,配合日久,合作起来绝对不是壹加壹那么简单!

    其次被看好的是朱真人与张玥铭的二人组合,这二人身为撼天宗传人,不知道掌握了这撼天峰上多少秘密,自然不可能愿意各派修士染指撼天峰上的一切,但形式比人强,二人也只能尽可能的将撼天峰上的东西收到自家囊中以减少损失。

    杨君山这一伙人充其量排在第三位!

    更为重要的是,在层峦叠嶂的禁制空间当中,并非是阵法造诣最深就能够收获最大,也许一位阵法大师接连突破四五重禁制光幕却收获寥寥,而另外一方不通阵法的势力在强行突破一重光幕之后却能收获各种法宝,这其中运气实在占据了太重要的位置。

    更何况,这一次杨君山进入撼天峰,最重要的不是寻宝,而是为了救人!

    颜沁曦已经被禁制洪流卷入禁断大阵之中三天了,时间拖得越久,她生还的可能性便越低,这也是杨君山为何不惜暴露“阵窃”秘术的根本原因!

    “几位都是前辈,想来诸位也都晓得晚辈这一次的主要目的!”

    杨君山说着向着林沧海真人歉意的笑了笑,毕竟在颜沁曦出事之前他是答应了要助散修联盟一臂之力的:“事发突然,晚辈只能尽可能的抓紧时间寻找每一座禁制空间,所以就不可能将每一座禁制空间都进行极为细致的搜索了。”

    尝醴真人也歉然道:“沁曦乃本派弟子,事已至此,却都是本派之过,抱歉了!”

    七阳真人原本已经打定主意只是来撞撞运气,却不曾想又被杨君山拉了进来,于是爽快道:“救人要紧!”

    林沧海真人也笑道:“无妨,君山真人只管破阵便是,收刮的事情交给我们就是!”

    杨君山感激道:“既然如此,此番无论何种收获,我们四家平分就是!”

    “不可!”

    “不可!”

    尝醴真人首先说道:“此番是为救本派子弟,怎可再让君山真人颇费,我潭玺派让出赢得一份!”

    七阳真人也道:“老夫只是中途凑了一个份子,原本就占了便宜,怎可再得寸进尺。”

    林沧海真人闻言笑道:“二位这般却是令林某和清风兄弟情何以堪?我看不如这样吧,所有收获我们六位真人平分,不过君山真人可以先挑,剩下的我们五个再各平分,如何?”

    不等众人反应,杨君山这边已经先道:“那就这样分,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这个时候其他各派也已经开始行动,朱真人与张玥铭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两诸葛真人连同玄极派的两位修士也轻而易举的打开了一道屏障进入了一处禁制空间当中。

    其余各派也有运气好选对了方向打破了禁制屏障的,还有的仍旧在不断的挑选并试探着。

    杨君山朝着众人点了点头,随即便朝着一座倒塌的阁楼所在方向的禁制屏障走了过去,他曾经在撼天峰上呆过一段时间,对于撼天峰上的许多建筑都曾经刻意留心,因此识得这座倒塌的阁楼应当是撼天峰擅长制符的修士经常用来炼制制符之术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