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影殇

第六百九十二章 影殇

    好在天琊真人很快将注意力放回到了会场之中,看着在场鸦雀无声的五六十位真妖境以上的域外各族修士,天琊真人满意的笑了笑,道:“诸位既然想要通过交易会各取所需,那么最起码的规矩还是要守的,不是吗?天琊受哈青前辈之托,前来主持这一次交易会,不知诸位道友可有异议?”

    怎么可能还有异议,事实上众人也都晓得按照刚刚那种方式,众人这一次前来曲武山完全就是个错误,只是域外种族诸如妖修、蛮修、巫修多是脾气火爆难控之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实在太过寻常,现在有一位太罡大妖镇压会场,相信交易会的秩序很快就会恢复起来。

    果然,天琊真人只是略微提了一句,便说道:“刚刚天琊似乎听到有人为一件下品妖灵器叫到了三十块晶砖和一道灵修传承,还有人打算用一件下品幻灵器和十块晶砖进行交换?”

    刚刚试图用下品巫灵器勾引会场其他修士兑换妖灵器,然后再与他进行兑换,并直接引发了会场失控的那位修士连忙站起身来,声音之中略带着一丝惶恐,道:“前辈息怒,晚辈放弃刚刚的出价,并愿意将手中的巫灵器献给前辈作为赔礼。”

    天琊真人“咯咯”一笑,大:“本真人要那巫灵器何用,不过既然刚刚发生的混乱与你大有关系,那么便上缴二十块晶砖略作薄惩吧!”

    那修士不但没有感到沮丧,反而大为轻松了下来,连忙拿出二十块晶砖毕恭毕敬的上缴,而在他从高台上回返的时候,已经有数道灵识在与他暗中密谈手中那件巫灵器之事,天琊真人却也视若未见。

    杨君山感知到了从巫硕那里传来的微弱波动,低声笑问道:“怎么,你也对那件巫灵器感兴趣?”

    巫硕苦笑道:“尽力而为吧,只是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一次交易会恐怕会超出许多人的预料之外。”

    就在这时,巫硕神色一动,随即再次苦笑道:“你看,那人说那件巫灵器他一会儿会选择拍卖掉,让我等到时候自行竞价!”

    就在这时,天琊真人再次拍了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都汇聚在她身上。

    “好啦好啦,从现在开始,凡是上得高台的都拿出些上的台面的东西出来,不要把一些烂七八糟的东西拿上来丢人现眼,这里不是处理垃圾的地方,每一次拍卖之物都经过两轮秘密出价,不过最终却并非是价高者得,而是由拍卖者从两轮竞价当中挑选最为合适的便是。”

    天琊真人顿了顿,接着言笑晏晏:“本真人讨厌麻烦便一口气都说了,想来诸位不会有什么意见吧?要是有意见或者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尽提呀,不要客气!”

    刚刚那位上缴了二十块晶砖的修士连忙高声道:“前辈思虑周祥,所言极是,我等自然全凭前辈做主。”

    众人闻言也都纷纷附和,天琊真人笑得合不拢嘴,道:“那好那好,既然如此,这交易会就继续进行吧,还是刚刚那件下品妖灵器,第一轮竞价开始,大伙都将各自价格藏在符箓之中,由本真人统一开启,大伙儿不会认为天琊捣鬼吧?”

    “不会不会!”

    “我等自然信得过天涯前辈!”

    这回不用人领头,所有人纷纷晓得自己该说什么。

    天琊真人笑眯眯点头继续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记得每成交一次都要向十二真妖峰上缴三块晶砖,毕竟十二真妖峰将大家聚来也不容易,甚至还要本真人出面接待,大伙儿怎么也得看着面子给些酬劳不是?”

    “那是那是!”

    众人纷纷点头,心头却在滴血,看来当真要拿出来压箱底儿的东西了,否则被人小看不说,真要是卖了得到的晶砖还不够上缴三块晶砖的费用,那可真就是闹笑话了。

    不过却也有真正高兴之人,那就是现在这件下品妖灵器的拍卖者,因为之前已经有人出到了三十块晶砖外加一道灵修灵阶传承,虽说自己对于灵修传承并不太需要,但至少这两轮不记名竞价,真正需要此物之人的出价只会比之前的出价要高。

    果然,第一轮竞价被天琊真人统一公开之后,出价最高之人已经达到了四十块晶砖外加一道灵修灵阶传承,还有一位则直接拿出了三件法阶上品的妖器寻求交易。

    第二轮竞价随之开始,这一次之前用三件法阶上品妖器寻求交易之人再次增加了一件法阶上品妖器,令在场之人侧目不已,不过那位拍卖者的选择同样令人有些意外,他没有选择四件法阶上品妖器的报价,也没有选择附加了灵修传承的报价,而是选择了一名将晶砖提升到了五十五块的报价。

    乖乖的将三块晶砖上缴天琊真人,交易会接着继续,又有一名鬼族修士上前,只见此人将自己完全裹在一片黑影之中看不清楚面目,然后将一张留影传承珠拿了出来吸引了会场中所有人的目光,然后一道干涩的声音道:“这里面不是任何传承,而是一张地图和一份名单!”

    见得台下众人窃窃私语的疑惑之色,以及不少人脸上隐藏的嘲讽之色,甚至天琊真人的注视,这名鬼修仍旧不急不缓的说道:“这里面记载的是玉州一家宗门的详细情报,包括这家宗门真人境修士、真传弟子、内门弟子的所有人名单、修为、神通、法宝以及大致实力参考,宗门内部主要修士之间大致的关系、派系分析,宗门所辖势力范围,下辖各小型势力,灵田面积,灵植园大小以及位置所在,各种矿脉的具体位置以及种类、产量,宗门在各个据点的位置以及守备情况,包括驻守修士数量、修为实力、换岗时间,等等,可谓应有尽有。”

    在场所有域外修士尽皆倒吸一口凉气,就连天琊真人望向这名鬼修的目光都是异彩涟涟,他们惊叹的不是这名鬼修手中的那份详细的情报,而是鬼修以及他背后可能存在的组织对于这家宗门的渗透方式,以及这种具体情报的收集以及综合分析的能力!

    可怕,所有人的心中浮现的都是这么一个形容词!

    几乎在瞬间,会场之中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修士都在以灵识试图秘密联络这位鬼修,同时还要求鉴定传承珠之中记载内容的真伪。

    “想要鉴定我手中记载的真伪并不是不可以,但还请诸位留下本源印记,也好保证里面的内容不会提前外泄,另外想找我们组织办事的道友,可以暗中与我们联络,不过所有联系我们‘影殇’组织的修士都必须参与这一次对这家宗门的覆灭行动,之后参与这次行动的各势力便是我们组织今后的主顾,再想有其他势力想要接触我们组织,那么就必须要经过你们的担保。”

    这位鬼修所放出来的消息的确令人惊叹,他参加这一次交易会却更像是在为自家的组织传名,然而天琊真人却并未出言阻止,反而任由这名鬼修为“影殇”扬名,甚至有人怀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影殇”组织,背后是否就有十二真妖峰的影子。

    杨君山在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不妙,想要知晓这其中到底记载的是哪家宗门的消息,可却又不敢留下本源印记,那无异于直接表明自己人族修士的身份,无奈之下便朝着旁边的杨君秀使了一个,杨君秀晓得他的意思,连忙将灵识朝着那名鬼修探了过去。

    不料片刻之后,杨君秀脸色一变,苦笑道:“那鬼修居然是一名天罡境的存在,我被他挡了出来,想要知晓其中内容的,至少都要死玄罡境以上的修为才行。”

    片刻之后,那名鬼修突然朝着天琊真人微微躬身,说了一句“多谢”,然后便奉上了三颗晶砖,转身扬长而去了。

    交易会继续进行,可杨君山却变得心思不属起来,接连几位域外修士上台拍卖物品,杨君山都不曾仔细留意,杨君秀与巫硕也都试着参与过竞价,不过最终的成交结果却令二人不得不放弃。

    如果刚刚那名鬼修所言一切为真,那么也就是说玉州现在已经有一家宗门已经被这个“影殇”组织渗透到了毫无隐秘可言的地步,甚至“影殇”组织参加这一次交易会,更像是在为了覆灭这家宗门来拉拢援手,同时也是为了传扬这个组织的名声。

    杨君山现如今就恨不得马上离开曲武山,然后通知玉州各宗门戒备,并将曲武山发生的事情告知他们,可这样的结果他几乎也可以预料,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甚至连可能遭遇偷袭的宗门到底是哪个都不知道,这些预警的消息告知各派之后,要么被人取笑一番置之不理,要么就是当做无稽之谈。

    更何况现如今玉州大部分宗门势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撼天峰禁断大阵的拆解上面,以杨君山大师级阵法师的地位,恐怕还会被更多的人怀疑为居心叵测。

    “下面是本次交易会第十四种物品,唔,五块天然的五行晶石,这些东西可是少见!”

    就在杨君山胡思乱想之际,五行晶石的出现令他一下子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

    求大伙儿月票支持,拜谢诸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