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八十九章 残图(续)

第六百八十九章 残图(续)

    蛮族老者为了一件法阶上品的蛮器卖给杨君山一道宝阶秘术传承还觉得自己大赚,释族小修为了一尊法阶上品的佛器舍弃了一道珍贵异常的锻体秘术残卷,如今巫硕这里同样渴求一批巫器支援,杨君山虽然对于域外修士如今法宝缺失的现状有所了解,但怎么也想不到会缺失到如此地步。

    杨君山向着四周看了一看,四位真妖级别的修士聚在一起,要说不引人注目那是不可能的,于是低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且先回蜂巢客房再说。”

    众人返回客栈,刚刚在客房坐定,巫硕笑道:“杨兄弟这些年修为进展神速,我却是大大落后了!”

    杨君山正要笑着说些什么,神色却突然一动,目光转向了客房门口方向,众人见得他的动作也都不再言语。

    这时门外却突然响起了敲门之声,杨君秀也不以为意,随口叫人进来,却见一名做侍女打扮的半化形三尺蜂人端着一壶茶水走了进来,见得房中之人微微躬身道:“给诸位贵客换些茶水。”

    众人都不言语,这小蜂人身后双翅扇动,悬空飞到桌前将上面过夜的茶水换掉,然后向着众人看了一眼,说了一声“诸位贵客请用茶”,随即便告退离开了。

    玉蜂侍女离开之后,包鱼儿笑道:“这蜂女倒是胆大,一个灵妖境的小妖在我等面前倒也落落大方。”

    杨君山没有言语,而是随手以九仞真罡在房间之中布下了禁制,防止有人偷听,这才对巫硕道:“巫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通过巫硕的讲述,杨君山这才明白此时巫硕所在的部落遇到了极大的困难。

    “前番习州荒古绝地开启,域外势力第二次降临,我等域外之人在荒古绝地内外与习州各宗门势力展开大战,损失极为惨重,我所在的部落不但唯一的天罡血巫重伤,其余族人也是死伤惨重,部落势力几乎损失了一般,从荒古绝地之中接应出来的巫修大多不愿加入我们部落,使得损失的元气无法得到恢复,再加上大战之中不少族人的法宝损毁,部落的实力已经跌至谷底。”

    “我们部落在这一次荒古绝地的大战之中出力最多,战损最大,事后得到的补偿却是最小,其余几位部落完全不顾同族之谊,坐视部落天罡长老伤势恶化,为的却是想要瓜分我等部落,如今部落之中人心惶惶,甚至有人暗通其他部落为自己寻求后路,我虽有心为部落做些事情,却在部落之中辈分低根基浅,这一次被几名同族修士故意刁难,分派了为部落补充法宝的任务,要我在三个月之内至少找到一件巫灵器和五件法阶巫器,如今因为域外星空与这方世界修炼资源的迥异,几乎每一支域外势力都面临着本族法宝供不应求的局面,又怎么可能卖给外人。”

    “我在习州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走了数个巫族部落,却是一件巫器也不曾得到,最后听说了玉州曲武山有一场妖修交易会,吸引了不少域外势力前往参加,这才抱着试试看的心思来到了这里,却不曾想到在坊市之中见到了包鱼儿,更没有想到杨兄弟你居然混进了这里。”

    杨君山听着巫硕大概讲述的经过,不由问道:“听巫兄你的意思,似乎习州域外势力的处境并不太乐观?”

    巫硕想了想,道:“整体上大概也能保持均势吧,主要是习州第一宗门紫风派太过强势,几家域外势力联手都不曾在这家宗门面前讨得好处,不过习州那么大,其他宗门在域外势力面前却未必能保持主动,而我们部落就是因为在荒古绝地的大战当中遇上了紫风派的人,这才损失惨重,否则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境地。”

    杨君山叹道:“不愧为是修炼界第一等的大宗门!”

    巫硕满脸怀着期望,问道:“杨兄弟,你那里真有巫器?”

    杨君山笑道:“的确是有,玉州这边葬天墟开启的时候,我的运气不错,抢到了一座从星空巨舟之上掉落的秘境法宝,里面得到了几十件域外法宝,其中便有两件巫灵器和八_九件法阶巫器,上中下品全有。”

    “这么多?”

    巫硕惊呼一声,说着急忙从怀中取出一只储物袋向下一抖,“哗啦啦”数十件东西一股脑倒了出来,只听他道:“杨兄弟,这些便是出来之前,部落交给我用来换取巫器的宝物,你看中了就拿走,哪怕全部拿走也行,我只要一件巫灵器和五件法阶巫器就行。”

    看得出来,巫硕所在的部落现如今的处境很是不好。

    杨君山看了看地面上的这几十件物事,笑道:“好,那我也不跟你客气!”

    随即灵识便向着几十件宝物扫过,倒是发现了几件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土灵之心?”

    杨君山从中挑出了两块拳头大小的淡金色石块,感受着里面蕴含的精纯的戊土元气,不由讶然问道。

    巫族修士有一种本事,就是能够将体内精纯的本源元气凝聚并附着在一件物事之上,形成凝固的本源晶体,通常后土部落的巫修凝聚的便是土灵之心,句芒部落凝聚的便是木灵之心等等,不过这种专属于巫族的秘术神通通常也只有玄罡境以上的巫修才能够随意施展。

    之前杨君山在凉玉山脉的桃林之中,便曾经逼迫一位玄罡境的句芒巫修借助蟠桃凝聚木灵之心,而杨君馨之后便是因为这颗木灵之心的辅助,使得修为暴增,否则以的天资也不可能在修为上仅仅追在杨君琪之后。

    巫硕点头,道“这两块土灵之心是离开部落之前,两位玄罡前辈交给我的,每一颗里面都有着他们三年本源之气的凝聚。”

    杨君山将两块土灵之心收起,然后又挑出了一件下品灵器和三件法器,巫硕见了没有言语,杨君山自然知晓这应当是他们部落斩杀人族修士之后得到的战利品,里面还有一块完整的传承玉板,杨君山也不看里面的内容,随手挑了出来,之后便不再挑选了。

    巫硕愣了一愣,道:“杨兄弟,你怎么只拿这么点东西,莫不是我带的这些东西看不上眼?”

    杨君山笑道:“我知道这些灵器、法器、传承之类在你们眼中不值钱,若是换做他人,我自然不会客气,自然要大肆挑拣一番不可,不过你我兄弟,我自然不可能在这点上占你的便宜,一件巫灵器兑换一件灵器,我这里有九件法阶巫器,便换两颗土灵之心,三件法器外加一块传承玉板,公平合理。”

    巫硕还要谦让,却被杨君山摆手阻止,道:“巫兄,我知你部落如今正是最艰难的时候,这些东西你尽可能的省下来带回去,或许将来部落便能够多回复一点元气。”

    巫硕面露感激之色,道:“杨兄弟,你……,唉,大恩不言谢,日后有用得着我巫硕的,必将赴汤蹈火。”

    杨君山打趣笑道:“巫兄,你可要记住了,日后但凡有朋友让你去赴汤蹈火的,那都不是真心的朋友。”

    巫硕微微一愕,却见杨君山先是将一件下品巫灵器和九件法阶巫器交给了他,然后又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了一柄长钩状的法宝,这居然是一件中品的巫灵器,只听杨君山道:“刚刚那十件巫器法宝是我与你们部落做的交易,而这件法宝嘛,却是我这老友赠送给巫兄你的礼物。”

    巫硕先是一愣,紧跟着连忙推辞到:“不可不可,这可是中品巫灵器,这一件几乎都比得上刚刚那十件法宝了,这如何使得?”

    “这如何使不得?”

    杨君山神色一沉,道:“巫兄,公是公私是私,你我兄弟,更曾经数次联手历经生死,难道这些还及不上一件法宝?”

    巫硕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杨兄弟,却是我矫情了,那好,这件法宝我便收下了,不过你也说朋友之间就应该拔刀相助,我听包鱼儿说你这一次冒险参加交易会,就是为了求_购一批域外灵材,我这里虽然帮不上忙,但却也有几十块晶砖,你大可先拿去用。”

    巫硕说着便从储物法宝之中拎出一只木箱,打开之后将里面的二三十块晶砖一股脑倒了出来,激动之下就连垫在箱底的几张兽皮也掉了下来。

    “咦?”

    巫硕动作太快,杨君山来不及阻止,不过很快她的注意力却从晶砖上转到了那几张垫在箱底的皮革上面。

    杨君山将几张皮革翻开,从里面挑出了一张表面上似乎画着许多纹路,看上去像是一张地图的东西,翻来覆去看了看,笑道:“巫兄,这一张残图你从哪里得来的,没准就这么一张残图我就从你这里赚翻了呀!”

    巫硕见得杨君山似乎对于这么一张残图感兴趣,不由挠了挠脑袋,想了想道:“应该是在荒古绝地的时候得到的,那个时候一直在厮杀,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一次被人追杀逃脱的时候,在荒古绝地的一处偏僻之地得到的。”

    “看看这个!”

    杨君山从储物戒之中翻找了片刻,然后摸出了一张同样材质的残图,而这两张残图只是在下方有一小部分严丝合缝的连接着,而在两张残图的中间似乎还少了一大块,而在刚刚得到的这块残图的右边,同样有着撕裂状的缺损。

    杨君山身上的这块残图是从那个紫风派富四代修士的储物法宝当中得到的,残图上面有一个大大的“荒”字,而巫硕在荒古绝地找到的那张残图上方则有一个“绝”字,而从两块残图拼凑的情况来看,似乎还缺着另外两块残图才能达到完整。

    “一个‘荒’字,一个‘绝’字,巫兄的这块残图又得自荒古绝地,看来这残图表示的是荒古绝地无疑了,至于这图中到底有什么,恐怕要等到找到另外两块残图之后才会显现。”

    ————————————

    今天两更,明天争取两更,后天争取爆发。

    睡秋八月十五没回老家,这两天趁着国庆节走一走亲戚,三号应该有大封推三天的时间,争取赶回来,到那个时候睡秋再爆发,希望大家谅解。

    同时拜谢诸位道友九月份的强有力支持,使得睡秋能够再次进入月票榜前十名,对于今明两天无法三更回报诸位道友,实感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