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残图

第六百八十八章 残图

    释族修士刚刚将手中的布片递上,杨君山便将此物摄在手中,一模一样的材质没错!

    杨君山又将这块布片摊开,看着上面绘制的图形以及注释,目光之中闪烁着诡异的色彩,那释族修士甚至感觉前面这位巫族修士的目光冷若冰霜,能够将他浑身上下都看得通透。

    “你怎么就能确定本巫会要你的这块破布?”

    杨君山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阴沉。

    “回禀前辈,这是晚辈在降临葬天墟的时候偶然得到的一件东西,我释族修士对于锻体之术同样有所擅长,晚辈能够看得出来这块残布上记载的是一种极为高明的锻体秘术的残卷,可惜因为实在太过残破,没有前面的根基铺垫,也没有后续的延伸,以晚辈于锻体术上的造诣根本无从借鉴,不过这些对于巫族修士而言却未必没有价值,毕竟巫族于锻体术上的认知号称星空第一,所以晚辈斗胆想要前辈一观,若蒙前辈慧眼看重,也能从前辈这里得些好处。”

    杨君山发出低沉的笑声,道:“你这和尚不像是苦修一脉,倒有着七嗔一脉的市侩。”

    那释族修士正色道:“苦修一脉从不打诳语。”

    杨君山略微沉吟了一下,道:“此物于我却有用处,嗯,你想要什么?”

    释族修士目光一亮,道:“前辈身上有佛器吗?”

    杨君山目光注视了他片刻,知道这释族修士再次浑身大汗,才道:“你当真不是七嗔一脉的修士?”

    释族修士苦笑一声,道:“我佛慈悲,贫僧嘉明!”

    话音刚落,却见释族修士双手合十,脑后有淡淡的金光闪烁,虽然稀薄却是纯粹,没有其他的色泽参杂,这是释族慈悲一脉的标志,而七嗔一脉所修成的佛光却是背后生成起色光华,不过这名叫嘉明的释族修士在居士境的时候便能够凝聚稀薄的佛光,可见自身也是天资不凡。

    杨君山见得此人果真是慈悲一脉修士,二话不说便将一个法阶上品的紫金钵佛器扔了过来,道:“此图虽然残缺,但的确于本巫有大用,本巫也不占你便宜,这件紫金钵便送你了,对了,听说你们释族修士辈分森严,你既然叫做嘉明,可认识一个嘉惠的和尚?”

    嘉明原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件紫金钵上面,可听得杨君山询问却猛地抬起头来,目光之中闪烁着惊喜的目光,道:“你,不,前辈,您识得嘉惠师兄?他现在如何了?前辈可晓得嘉惠师兄的行踪?”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放心,他混得可比你小子强多了,如今在桑州为织就本命袈裟做准备,禅杖、袈裟、佛珠窜,你们释族修士三大至宝,能混上一件都是了不得的成就,不用我这个外人多说吧?”

    “师兄他都开始织就本命袈裟了?”

    嘉明惊呼一声,让杨君山越发的怀疑这小子跳脱的个性是如何成为慈悲一脉修士的,这与嘉惠那种沉稳的性子完全就是南辕北辙,只听他兴奋的向着杨君山问道:“这么说嘉惠师兄早就已经进阶大士境了?”

    见得杨君山点了点头,嘉明欢呼一声,道:“多谢前辈的紫金钵,晚辈这就离开曲武山,去桑州投奔嘉惠师兄去。”

    说罢,却是径直朝着杨君山挥了挥手,转身便一身欢快的离开了,若非他刚刚站立的地面上还有一滩刚刚被杨君山吓得流淌下来的汗水,杨君山还以为是自己眼拙,被刚刚那释族小修的演技给骗过去了呢。

    杨君山摊开手掌,那片残布在他的掌心之中摊开,同时杨君山又从储物戒之中掏出了一张与这块残布材质一模一样的物事,其中残缺的地方正巧与这片心得的残布严丝合缝的结合起来,不过令杨君山心生疑惑的是,新的的这块残布在补齐杨君山手中那卷传承的同时,还延伸出了缺损的一块,仿佛在这一头仍旧有一卷缺失的传承一般。

    杨君山暂时没有管那一块,而是先将手中已经凑齐的这块传承布卷摊开查看,完整的六腑锦传承展现在了杨君山的面前。

    自从杨君山进阶真人境,并在锻体一途上去的长足的进步之后,八幅山君图已经修成了六幅,如今第七幅图也即将修炼完成,甚至在凉玉山脉巨猴部落得到的那一套源自于巨猴妖王的锻体传承上也有所涉猎,不过六腑锦的修炼在完成了胆、胃两腑的修炼,并开启了第三腑膀胱的修炼之后,修炼的进度便一直停滞不前。

    杨君山一直在查找原因,原本以为是因为六腑锦的传承残缺的缘故,不过最终发现问题或许是出在胃腑的修炼之上。

    他从陈纪真人手中继承的六腑锦传承只有胆、膀胱、小肠三腑完整的传承和胃腑的残缺传承,之后经过陈纪真人和他两个人的完善,胃腑的传承表面上看似乎已经被补足,之后因为他侥幸在胆腑之后开启了胃腑的传承修炼,于是便按照补足的胃腑传承开始修炼。

    然而事实上胃腑的传承并不完善,特别是在后续三腑小肠、大肠以及三焦的修炼上更是起到了制约的作用,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年来,杨君山在六腑锦的修炼上可以说一直以来都是停滞不前。

    如今六腑锦的完整传承终于到手,杨君山只是在胃腑一道完整的传承上略微扫了一眼便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仿佛一下子便明白了掣肘的根本原因所在,同时也为以前以为自己已经补足了胃腑的修炼传承的想法而感到可笑,与真正的六腑锦完整传承相比,杨君山在锻体一道上的认知还差的太远。

    杨君山的目光顺着新的的六腑锦传承残卷所延伸出来的部分看去,却见这片延伸的图录开头便是《五脏图说》四个大字,让杨君山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难道说……

    杨君山顺着这个大标题往下一看,一颗鲜红的心脏出现在残缺图卷的正中,可图卷的残破却无法遮掩这颗心脏图录的诡异,杨君山甚至有一种这颗心脏正在跳动的错觉,甚至感到自己体内心脏跳动的频率居然与这颗心脏图录出奇的一致。

    杨君山双目冷霜浮现,然而这卷残图上画着的那颗心脏却并无出奇之处,而且刚刚那种与自身心跳呼应的感觉也消失一空,仿佛之前的感知果真就是错觉一般。

    而这时杨君山才注意到这颗心脏图录下方还有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注释,似乎是一种有关心脏的秘术修炼传承,而且与六腑锦一脉相承。

    不过五脏图录应当有着五种脏器的修炼秘术才对,这里的残卷却只有心脏秘术传承这一种。

    杨君山得到的这块残图虽然补全了六腑锦的修炼传承,却又重新开启了更加不完整的五脏图录的传承,而且这两种神秘的传承还似乎一脉相承!

    不虚此行!

    此时在杨君山看来,这一趟曲武山之行,哪怕冒再大的风险也值了,单单是将六腑锦的传承补全便让杨君山有一种得天之幸的感觉。

    从这处偏僻的所在重新转回坊市,一道流光突然从上空飞射而来被杨君山一把摄入手中,却原来是杨君秀发来的传讯,她那里已经得手了一道完整的灵阶神通的传承玉板,还得到了一道完整的灵阶阵法传承,此时正在摊位上挑选一些炼制本命妖器可能用到的灵材之类。

    不过包鱼儿这么长时间过去却是一道传讯也不曾发来,让杨君山不由有些着急,担心她不要出了什么意外,于是便在坊市之中朝着包鱼儿刚刚离开的方向漫步走去。

    不过不等杨君山找到包鱼儿,包鱼儿自己的传讯便已经到了。

    杨君山接到包鱼儿的传讯内容,精神顿时一振,急忙按照传讯符箓上的指引向着坊市之外走去,同时也向着杨君秀传讯要她也去坊市之外,不过想来包鱼儿已经通知过她了。

    远远的看到包鱼儿与一位身材高大的巫族修士站在坊市外的一颗巨树之下,杨君山脸上顿时挂满了笑容。

    “巫兄,多年不见,怎得也没个音讯,小弟固然不晓得巫兄所在,巫兄却应当晓得在哪里寻找小弟才是!”

    杨君山的言语欣喜之中带着一丝责怪,走上前去与那巫族修士狠狠的拥抱了一下。

    这巫族修士不是别人,正是在第一次域外修士降临的时候,因为受到本族修士召唤而离开了西山村的巫硕,当时与他一同离开的还有同为巫修的九离。

    多年不见,巫硕也早已经进阶血巫境,如今是血巫境第二重,相当于聚罡境的修为。

    巫硕惭愧道:“不瞒杨,呃,兄弟,这些年小兄所处之地并非在玉州,而是远在习州,因为距离实在太远,再加上你我身份的原因,因此这些年来却也无法同杨兄弟你联络。”

    巫硕见到杨君山显然也非常激动,在说道“杨兄弟”的时候才猛然响起杨君山如今的处境,好在四周并没有杂眼的人存在,这才放下心来略微解释了一番不曾与他联系的原因。

    杨君山显然也没有想到巫硕这些年居然会是远在习州,而如今人巫两族毕竟处于敌对当中,不由怔了一怔,问道:“那么九离也是在习州吗?”

    巫硕摇了摇头,道:“她先是去了习州,之后跟着玄冥部落的前辈去了极北冰原,再之后便少有音讯了,最近一次收到她的消息,似乎正在为冲刺血巫境着手做着准备,一切顺利的话现在应当已经进阶血巫境了吧。”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那么巫兄你这一次远从习州赶来,难道为的也是曲武山的交易会而来?”

    巫硕点了点头,不由叹道:“说来惭愧,这一次前来曲武山也是病急乱投医,不过却也是天意使然,令我在这里碰到了杨兄弟你,而且更为不可思议的是,我听包鱼儿说杨兄弟你那里有一批巫器准备出售?”

    ——————————

    九月份最后冲刺,兼求十月份保底儿月票,拜谢诸位道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