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七十八章 联手

第六百七十八章 联手

    以张玥铭的智慧,他当然不可能看不出各派的真正目的,也不可能看不出来如今撼天宗的处境,他之所以气势汹汹的跑回来发泄一通,无非就是因为撼天宗尚有两位长辈坐镇,尚有人在他们的头上撑着一片天,尚且轮不到他自己去扛起撼天宗的脊梁。

    在听得青树真人的解释之后,张玥铭想也不想道:“我去!”

    青树真人笑道:“你当然要去,撼天峰究竟是我撼天宗祖地,纵然有玉州各派参与,却也不可能让他们争先,撼天峰上真正精华的所在,你与你朱师叔联手,一定要抢在各派之前秘密带回,特别是撼天峰上的敲天秘境,若是不曾损毁于禁断大阵之中,那就一定要带回元磁山,那处秘境才是本派真正的精华所在,或许到时候也可以助你快速进阶天罡境。”

    说着,青树真人从怀中摸出来了一根断锏交给了张玥铭。

    张玥铭一愣,这根断锏他自然熟悉,当初收取镇山石修炼不动如山神通的时候,老师便曾经赐下这根断锏,甚至他还晓得这根断锏其实才是撼天宗最为宝贵之物,因为它是一件道器的残件之一。

    “老师,这……”

    青树真人笑了笑,目光在这根断锏之上流连了片刻,低声道:“拿去吧,迟早都是属于你的,更何况你如今进阶玄罡境,势力原本就已经不亚于我,已经完全由能力掌控这件镇派之宝了。”

    张玥铭一时间觉得手中的残锏有着山岳之重,朱真人看了他一眼,道:“你可知道接过这根残锏之后所要承担的责任?你可愿意为撼天宗撑起这片天空?”

    张玥铭深吸了一口气,抬起目光凝视着两位真人,沉声道:“弟子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真人沉声道:“我们如今都已经老了,修为也已经走到了尽头,如今所能做的也无非就是尽可能的扶着你们走一程,我且问你,既然已经接过了这枚残锏,日后可还会有今日抱怨之举?”

    张玥铭面红耳赤,惭愧道:“弟子知错!”

    青树真人道:“有些事情是你必须要面对的,就像你手中的残锏,如何能够将残锏所有的残件集齐,并最终恢复完整的破天锏?可你同时也要明白,当年破天锏是在燕山师伯手中,燕山师伯乃是道人老祖,能够将他老人家击杀并打碎破天锏的存在,又会是怎样的大神通者修士?”

    青树真人顿了顿,看着神色同样凝重的张玥铭,道:“这些都有可能是你将来要面对的,甚至有可能是逃脱不掉的,你可做好了随时为撼天宗牺牲的准备。”

    张玥铭突然笑道:“老师,当年若非你将我从荒原小镇带到撼天宗,又岂能有我张玥铭的今天?复兴撼天宗,弟子自然责无旁贷!”

    “你说在你感应到本体残件的时候,是否那拥有残件之人也感应到了你的存在?”

    杨君山的灵识落在丹田之中,向着虽然是一副懒洋洋的表情,但却已经苏醒过来的器灵穿山甲问道。

    “怎么可能,我可是破天锏的唯一器灵,你小子运气好遇到了我,对于所有的本体残件,向来只有我感应得到它们,它们却不可能感应到我。”

    杨君山闻言点了点头,道:“哦,那我就放心了。”

    “喂喂,你什么意思?”

    器灵穿山甲不乐意了,道:“很像是我给你惹了大麻烦似的。”

    杨君山冷笑道:“难道不是吗?你的本体残件最有可能应当是在哪些人的手中?那些能够将你本体打碎的存在,你觉得他们对于我来说不是大麻烦吗?”

    自从杨君山以聚罡境的修为驾驭残锏灭杀了青榆真人之后,他便开始渐渐对穿山甲产生了怀疑,如果这家伙的本体只是一件宝器的话,难道真会有这么强横的威力?如果不是的话,这家伙在自己手中恐怕就是个烫手山芋了,因为此物本体其余的残件除了可能在撼天宗手中之外,最有可能的便应当是在打碎这根石锏的仇家手中。

    能够打碎一根疑似超越宝器的法宝的存在,又会是怎样的一位大神通者?

    梦瑜县与胡瑶县的边界地带的一片荒野之上,突然爆发出真妖境第二重修为的杨君秀一鞭甩了熊壮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化为人形之后,却摆出虎型一跃而出,在熊壮猝不及防之下贴身肉搏,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不打了不打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说这长时间没见到你找我打架,原本是闭关修炼去了。”

    熊壮一翻身,庞大的身躯半躺在一片斜坡之上,道:“悲催啊,咱老熊卡在真妖境第二重都十余年不得寸进了,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够进阶第三重,你这姑娘摸到第一重的瓶颈才几年,这都已经进阶了,难不成你们这些土著妖修当真要比我们这些域外之人更受这方天地眷顾?”

    “或许吧!”

    杨君秀与包鱼儿对视了一眼,道:“喂,我说老熊,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了,你老熊也是耿直之人,现在有一桩大买卖,很有可能助你一举突破现在的修为瓶颈,进阶真妖境第三重,怎么样,敢不敢干?”

    熊壮神色一凝,带着疑惑问道:“什么买卖?你们两个小鬼莫不是要坑咱老熊?”

    包鱼儿剔着手指甲,漫不经心道:“就是隔壁的胡瑶县,老熊,咱们三个联手把整个胡瑶县占下来怎么样?”

    “啊?”

    熊壮迟疑道:“开,开什么玩笑,如今胡瑶县已经到处都是妖修肆虐,咱们三个要是占下来,得罪曲武山的某些妖修不说,还有可能面临开灵派的反扑,不妥,这不妥吧?”

    杨君秀轻蔑的一笑,道:“老熊,你的胆量呢?”

    “且不说开灵派刚死了天罡真人,还有没有能力收复胡瑶县,就算收复胡瑶县,咱们三个就是泥捏的?曲武山就任由开灵派收复胡瑶县视而不见?”

    “再则说了,得罪曲武山的那些妖修怎么了,你不也是曲武山妖修一员?难道在曲武山中你自己就没有靠山?咱们妖族向来崇拜强者,左右无非就是拳头说话,你觉得咱们三个联手,天罡境以下真妖怕谁?而真正的天罡境真妖哪一位不是曲武山中的霸主,他们会看得上一个小小的胡瑶县?”

    熊壮猛地站起身来,两只硕大的鼻孔“呼哧呼哧”的喷着白色的气流。

    杨君秀见状向包鱼儿抛了一个眼色,包鱼儿领会之后开口道:“别忘了一整片县域会给我们三个带来怎样的修炼资源收益,这些东西足够你在短时间内冲刺真妖境第三重了,为了冲刺真妖境第三重你已经准备了十余年,难道还想再准备十余年不成?”

    “妈的,干了!他们做初一,老子凭什么不能做十五?凭什么每次都是老子驻守边界防备人族修士,他们吃肉老子喝汤,甚至还要碰上硬骨头硌牙,老子早就受够了!”熊壮大吼一声。

    杨君秀对于熊壮的表现似乎仍旧不太满意,继续挖苦道:“因为好听点说耿直的人最好骗呗,难听点说那就是你笨,要不那些人族修士总是说大笨熊,大笨熊,不就是在说你呗!”

    “罢罢罢!”

    熊壮一伸手拽出自己的妖灵器穿山枪一挥,咆哮道:“老子现在就走,去胡瑶县大闹一番,你们两个去不去?”

    杨君秀与包鱼儿微不可查的彼此递了一个眼神,然后齐声道:“同去同去,定要让所有人都晓得咱们三个的名声!”

    就在杨君秀等三位妖修联手杀向胡瑶县的时候,西山杨氏突然接到了临霄真人、非晓真人和颜老真人三位太罡境修士联名的传讯,号召环绕瑜城地域的各宗门势力联手清剿瑜城地接,务必要将瑜城周边的域外势力清剿殆尽,保证整个玉州的中心地带不再受域外势力威胁。

    “开始了啊,这难道就是舅舅和四哥你们先前分析的,各派清剿瑜城周边地域的域外势力是真,实则真正的目的却是撼天峰?”

    杨君昊满不在乎的问道。

    杨田刚将手中的传讯符在手中把玩了片刻,这才扔给了杨君山,道:“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杨君山灵识一扫,神色也略微有些诡异,道:“这是直接传给咱们的,没经过撼天宗的手?”

    西山杨氏毕竟在名义上尚属撼天宗下辖家族势力,在此之前,无论玉州各宗门如何谋划针对域外势力,对于西山杨氏总要通过撼天宗来传达,而现在这最后的一层脸面也被揭开了去,三大宗门的太罡真人直接绕过了撼天宗来邀请西山杨氏的参与。

    这是在打撼天宗的脸,或者是提升西山杨氏的地位,又或者就是进一步挑唆两家的关系,再或者三者兼而有之?

    杨田刚点了点头,道:“这倒也还罢了,我最担心的是三位太罡真人这般安排,背后有道人老祖的意思!”

    杨君昊撇了撇嘴,道:“一个简单的传讯符,居然还有这么深的水!”

    杨君山这个时候却道:“你们说撼天宗还会不会邀请我连同朱真人这位阵法大师一同前往撼天峰,联手开启禁断大阵?”

    ——————————

    说是请假半天,其实我到了晚上才回来,哎,苍白的解释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