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归元

第六百六十七章 归元

    三年之前,杨君山虽然信心十足的同七阳真人说道,待得七阳真人准备进阶天罡境的时候,他同样也可能会进阶玄罡境。

    而事实上一年之前,当七阳这人进入熔岩湖的时候,杨君山尽管的确借助本源灵水将修为推升到了聚罡境的巅峰,可实际上与七阳真人随时可以进阶天罡境的雄厚积累不同,杨君山当时虽然下定了决心要冲击玄罡境,可多少在底蕴积累上有些信心不足。

    尽管他进阶聚罡境已有数年,并曾经炼化一颗蟠桃,直接增加了十年的修为,如今又有四十九滴本源灵水相助,可对于为山九韧诀这种本源就极为看重修为积累且以提升速度缓慢为特点的功法而言,未必见得就是一件好事,最大的可能就是杨君山即便进阶之后,恐怕修为就要在玄罡境上停滞数年甚至十数年。

    好在杨君山还算是得老天眷顾,在利用护村大阵的紫晶雷光石消磨了紫风派那位富四代修士储物法宝上的道祖印记之后,杨君山在里面找到了一瓶金风玉露!

    这种在整个修炼界都大名鼎鼎的专用来固本培元的天地灵珍,哪怕在玉州修炼界任何一家宗门恐怕都要秘藏于宗门秘库之中,恐怕也只有紫风派这种修炼界第一流的宗门,萧香儿这种道祖的直系血裔才能够随便携带在身上了。

    有了金风玉露在手,杨君山之前因为强行冲击玄罡境而带来的担忧尽数一扫而空,一年的时间用来突破并稳固修为,时间也完全足够。

    杨君山突然同样爆发出玄罡境的修为,着实震惊了张玥铭,而杨君山看着张玥铭满脸的惊骇之色,心中却是越发的得意,从百雀山到现在,杨君山一直都知道张玥铭是撼天宗最为杰出的三代子弟,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以张玥铭为目标进行追赶,而且也的确是扮演着一个张玥铭所不知的追赶者的角色。

    每一次当杨君山的修为取得进步的时候,都会发现在他的前面早已经有一位撼天宗的弟子走在了前面,然而杨君山每一次都没有感到气馁,仍旧锲而不舍的追逐着天才的脚步,而且他也深知,尽管每一次都落后于张玥铭,可事实上两人之间的差距却是在不断的缩小,从落后三四步,到落后两三步,再到一两步,最后到凉玉山脉的时候,杨君山的修为已经紧紧差了张玥铭半步,也直到那个时候,刻意低调的杨君山也终于走进了张玥铭的视野。

    直到今天,两人同时隐匿了修为进入葬天墟,如同宿命一般在此相遇,又几乎在同时将各自的修为实力完全展现并一决胜负,而杨君山也终于彻底追上了这位撼天宗第一天才的脚步。

    玄罡境的修为,这在玉州实力最弱的几家宗门之中几乎就是最高战力,在整个玉州修炼界都是第三代修士的先行者,哪怕是在整个修炼界的同辈修士当中都稳稳占据了第一集团。

    杨君山修为进阶玄罡境显然大大出乎了张玥铭的意料之外,那种瞬间推翻自家底牌的手段对于修士自身士气的摧残实在太过严重,以至于这一次杨君山率先出手并轻易抢占先机,将张玥铭牢牢的压制在了下风。

    杨君山依仗九仞真罡的雄浑,同时驾驭两件法宝,山君玺牢牢的压制了重刀,而双面斧却将杨君山从断山灵术之中演化而来的一套斧法发挥的淋漓尽致,一道道寒芒重若千钧斩下,若非两人交战之地乃是一片荒漠,恐怕就是一座山,此时都要被杨君山给拆了。

    尽管此时杨君山大占上风,可他却始终不曾放松对张玥铭的警惕,因为杨君山知晓,张玥铭身上最大的底牌,那件下品宝器始终不曾祭出来,恐怕就是在等着最后翻盘之用。

    因此,杨君山对于张玥铭的压迫更甚,就是要逼着他将自身的底牌尽数施展出来。

    “杨君山,你不要欺人太甚!”

    “张兄何出此言,你我只分胜负不决生死,若是张兄自认无法胜过在下,那就此退走就是,杨某绝不留难!”

    张玥铭冷笑道:“笑话,张某要走,你能留得住?”

    杨君山则笑道:“如此,杨某是否该恭送张兄离开了?”

    “休想,斗法尚未结束,胜负尚未可知!”

    张玥铭大吼一声,一块中间长两头各成三角的尺许长石牌出现在他的手中,这块石牌边侧雕篆有繁复精巧的花纹,正面篆刻着一个大大的“地”字,而背面则是一个“元”字,这便是张玥铭当初在凉玉山脉的曹勋秘境之中得到的下品宝器地元牌。

    地元牌出现的刹那,一股奇异的气息播散,杨君山瞬间感觉到双面斧似乎受到了压制,就如同他往常以元磁宝光限制对手的法宝神通一般,而这种奇异的力道同样降临在了山君玺的上面,不料一声巨大的虎啸突然从山君玺之中发出,隐隐间天地之间的灵力在山君玺上空形成了一头巨虎的轮廓,不过随即便被杨、张二人彼此间激荡的灵力冲散,然而即便如此,山君玺也挣脱了一件下品宝器的品阶压制。

    “落!”

    张玥铭虽然惊讶于山君玺能够挣脱地元牌的压制,可他仍旧对于手中的宝器有着充分的信心,宝术神通落山击再次施展,威力与之前重刀劈斩相比几乎增加一倍。

    杨君山目光一凝,双面巨斧被宝器灵性压制而威力大降,山君玺又在镇压重刀挣扎,至于蛇脊弓和蛇绞两件灵器还不如双面巨斧,一时间杨君山似乎陷入到了黔驴技穷的窘境。

    “哈哈,杨兄,该认输的是你!”

    杨君山神色一冷,道:“那却也未必!”

    说罢,丹田之中本源真罡被调集,按照一个早已经演练了多少遍的脉络游走凝聚,最终汇聚在一个拳头上面,随着杨君山一拳捣出,各种潜力霎时间被引动,杨君山的胳膊之上猛然间裂开了一道三寸长的口子,鲜血“哗啦啦”的滚落了出来。

    “石破天惊拳,你!”张玥铭惊呼。

    而杨君山却“嘿嘿”一笑,道:“揣摩了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施展,却不曾想一不小心练成了!”

    石破天惊拳,潜力暗生,一拳捣出看似没有丝毫动静相随,可只有当真正击中目标的刹那才是真正的天崩地裂。

    轰隆,半空如同炸雷一声响起,无形的气劲四散,径直夷平了荒漠两断的两座沙丘,地元牌在半空之中被拳劲儿隔空冲了一个翻滚,落山击完全被破去,哪怕它是以一件下品宝器作为媒介施展而出。

    可同样的,拳头之上突然出现的刺痛令杨君山脸色一白,神通反噬之下,杨君山清晰的察觉到右手的五根手指断了两根。

    被山君玺压制的重刀趁机挣脱,在半空之中一转,反劈而上,中途却被双面斧追上,两件灵器顿时斩做一团,两人所修炼的功法神通都属势大力沉一类,法宝相斗虽不激烈,可每一次相击都迸发出极大的威势,这片荒漠以两人斗法的范围为中心,不断的向着四周推移,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盆地。

    张玥铭的法宝品阶高出一筹,而杨君山的修为真元胜过一截,一时间倒也斗得势均力敌。

    两人连番剧斗,各出底牌,动静越来越大,时间越来越长,这片荒漠虽然荒僻,可也难保不引来其他人的觊觎,山君玺故意放出重刀未尝不是为了率先发难。

    张玥铭同时也意识到了杨君山的打算,同时也召回地元牌准备应对,而对面一股浩然莫可抵御的气势已经冲天而起,山君玺高悬半空急速旋转已经锁定了他的气息。

    “番天覆地印!”

    张玥铭怪叫一声,手中地元牌同样悬在头顶,双手在丹田一捧,宛若怀抱一座山峰巍然不动。

    “不动如山诀?”

    杨君山同样略感惊愕,却不曾想张玥铭居然练成了此种宝术神通。

    土系神通惯常防御为先,宝术神通榜上排名前百的神通之中,土属性神通居然有两道专司防御的,宝术神通上榜,这在其他各系神通以及所有防御神通之中可谓绝无仅有,被誉为“防御双绝”!

    其一为不动如山神通,在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八十八位;其二为固若金汤诀,在宝术神通榜排名第七十四位。

    修炼界虽说有着宝术神通榜排名前百神通非天罡境修士不得修炼的说法,可事实上杨君山自己在聚罡境的时候便练成了番天覆地印,那么张玥铭此时练成不动如山诀似乎也并不算意外,更何况张玥铭到底背靠宗门,撼天宗数千年传承要说没几样秘术助张玥铭修炼,恐怕连杨君山自己都不信。

    两道神通一道为撼天宗宝术传承第一,一道为撼天宗防御神通之首,一矛一盾瞬间相击,爆发的威势径直令荒漠中的这座沙坑加深了十余丈,地元牌挡住了山君玺,番天覆地印也没能打破不动如山诀。

    “哈哈,杨君山,如何?张某同样有神通榜前百神通在身,便是番天覆地印也未必破得了我这不动如山诀!”张玥铭此时披头散发,神色看上去异常狼狈。

    杨君山的脸色同样不太好看,冷哼一声,道:“一具乌龟壳子罢了,若非仗着你手中的宝器,如何能够挡得住我的山君玺?”

    “那又能怎样,你手中山君玺同样有晋升宝器的资格,可就算成就下品宝器,难道就当真能够打破我这守护神通?”

    杨君山突然“嘿嘿”一笑,被张玥铭看在眼中不由的心中一慌,但他仍旧强自镇定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这个乌龟壳子罢了,以不动如山神通的真正威能,又岂止会只排在第八十八位,难道你自己就不知道原因?”

    张玥铭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就变了,杨君山却突然向后飞退,落到百余丈之外的一片沙谷之中,周身元磁宝光旋转,很快便在原地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龙卷,俄而龙卷散开,四周黄沙向着中央的深坑回填,而杨君山手中多了一块人头大小的乳白色石块,还朝着正在竭力解除不动如山神通的张玥铭晃了一晃。

    张玥铭在见到杨君山手中的那块石头的时候,肠子几乎都悔青了,只能咬牙切齿连声调都变了,道:“归元石!”

    杨君山“哈哈”一笑,道:“张兄,你慢慢散去神通,杨某先去也!”

    ——————————

    求订阅,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