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五十八章 玉殇

第六百五十八章 玉殇

    葬天墟之中有着庞大的禁空之力,除去道人境修士之外,真人境修士根本无法在葬天墟之中飞遁,哪怕是那星空巨舟撞破了隔天网,从里面先后冲出数百道遁光,可这些遁光在进入葬天墟的刹那,一个个几乎都是在向下掉落的。

    这数百道遁光之中同样不乏有诸如天罡境甚至太罡境之流的域外修士,可却因为无法掌控身躯进行飞遁,只能眼瞅着人族三位太罡境修士左右冲杀,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能够自保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不过这三位太罡境修士即便是联手,也远远不如一位道人境老祖堵在开启的巨舟舱门之前,仍旧有不少遁光冒险从中飞出,三位太罡境修士虽说战果辉煌,可却根本无法阻止域外修士的降临。

    杨君山原本躲在石林之中观望,然而从巨舟之中降临的域外修士却洒落在葬天墟的各个角落,其中有几道遁光便直冲着石林当中而来。

    杨君山见状,连忙估算这些域外修士可能降临的地点,缩地成寸神通在地面上依旧能够施展,瞬间在石林之中左拐右冲,趁着那些降落的域外修士无法掌控身躯,于半空之中接连斩杀四个相当于武人境的域外修士,然而他真正的目标却并非是这些喽啰,而是当中一名相当于真人境的真魔。

    那名魔修于半空之中也明显发现了杨君山的企图,他虽然无法飞遁,却并不意味着就不能在半空之中改变自己落地的方位以及速度。

    杨君山快速的在石林之中接近那名落下的魔修,却突然发现那名魔修的身形在半空之中突然加快了降落的速度,同时也斜斜划过一道诡异的线路,与原本落地的方位偏开了数十丈。

    杨君山见状冷笑一声,周身的元磁宝光突然大盛,却见他纵身一跳,脚下的岩石地面霎时间龟裂,整个人却一下子高升了十余丈。

    杨君山并未能够摆脱葬天墟的禁空飞遁之力,可却无法阻挡他在石林之中一跳十余丈高数十丈远的跳跃之力,而他强横的肉身则完全能够承受这种程度的跳跃所带来的冲击!

    那魔修显然没有想到杨君山居然会这么快便追了上来,此时他正处于即将落地的阶段,可杨君山伸手一甩,一条长绳已经缠上了躲闪不及的域外魔修!

    这名魔修还在试图挣扎,可突然降落地面的冲击力却无法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杨君山的覆地印神通瞬间出手,将这名真魔镇压在地上无法动弹,随后他在十余丈之外一指点出,那真魔的额头之上瞬间多出一个血洞,一蓬黑色的魔雾从魔修体内爆开,整个人的身躯开始消解。

    杨君山眼疾手快,伸手于魔雾之中一摄,一只边角已经开始消融的黑皮口袋从魔雾之中飞了出来。

    这只黑皮口袋已然无法再保存,任凭其消融下去迟早破损,杨君山索性一把捏碎了口袋,里面的空间之力被引动,大半的物品损毁消失,只剩下几样域外之物,却都是杨君山不怎么看得上眼的,随手收入到了储物戒之中。

    斩杀一名真魔,杨君山回身正要出石林,却有一阵香风从石林之中扑面而来,升腾起粉红色的雾气从四面八方向着杨君山聚拢而来。

    杨君山想要闭住呼吸,可却已经晚了一步,鼻中已经嗅到了一股甜香,神情一阵恍惚,体内真元流转加快,浑身顿时燥热无比,灵识似乎有蒸发消融的迹象,可偏偏手脚却开始酸软。

    “公子,快救救奴家!”

    一位娇弱女子突然从石林之后转出,见得杨君山顿时一喜,连忙向着杨君山求救,同时脚下踉踉跄跄向着他怀中撞来,仿佛身后有什么危险在渐渐迫近一般。

    原本双目已然迷离的杨君山却在这个时候猛然一振,周身的气息一发即收,四周弥漫而起的粉红色的甜香迷雾被杨君山勃发的气势冲击,一下子被排开了五丈之外。

    而恰在此时,那名娇弱女子正好闯入了杨君山身周距离的五丈之内。

    那女子发出一声惊呼,神色间的娇柔害怕一下子变成了惊慌失措,转身就要向着身后的粉红色甜香迷雾退去。

    可杨君山将计就计设下的陷阱又怎么可能任由对方退走,元磁宝光从体内勃发,在将四周弥漫的粉红色甜香迷雾再次排开的同时,也如同千钧巨力压在那女子身上,迟滞了她的脚步。

    而此时那女子的身上哪里还有一丝娇柔,虽被元磁宝光的神通压制,可此女仍旧顽强的向外奔逃,只是此时衣衫凌乱,发髻散乱,显然异常狼狈。

    “魅族之人?”

    杨君山冷哼一声,目光之中轻蔑之色一闪,脚下缩地成寸快速追上,同时每一步踏出整个地面都跟着摇晃,那魅族女修脚步踉跄,速度一降再降,迫不得已转身向着杨君山攻来。

    杨君山冷笑道:“若是施展媚术神通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正面与杨某对战!”

    杨君山甚至不曾祭使法宝,只管单手结出番天印隔空一扇,那女子顿时被打翻在地,口角溢血,在元磁宝光的压制之下甚至无法起身。

    杨君山冷笑一声就要上前取她性命,却不料那女子突然张口喷出一股鲜红雾气,直冲杨君山面门而来,甚至他的护身罡气对此就根本无效。

    杨君山如避蛇蝎,抽身暴退,却突然发现身后有剑啸破空之声。

    杨君山神色一变,原本暴退的身躯突然在中途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硬生生的将身躯扭向了其他的方向,一路暴退十余丈,避过了从身后袭来的剑芒。

    这一剑袭来却是妙到毫巅,若非杨君山的肉身足够坚韧,恐怕根本无法完全避过对方的偷袭,说不定就要再次受伤。

    一道剑芒在半空之中灵巧的转身,掠过三道石柱,这三道一人合抱的石柱尽皆被斩断,而后落入了一个距离杨君山二十余丈之外的石林之中转出来的年轻修士的手中。

    “好一个玉剑门真传!”

    杨君山冷哼一声,他几乎在看到偷袭之人的刹那,几乎就已经断定此人已经被那魅族之人控制了,因此口中也只是讥讽对方剑术凌厉,却不曾质问对方为何出手偷袭。

    “玉殇公子,还请救命!”

    那原本被杨君山追杀得异常狼狈的魅族女子一下子变得楚楚可怜,向着偷袭杨君山的玉剑门真传求助道。

    那玉殇真人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粉红之色,向着杨君山冷声道:“我认得你,梦瑜县的杨君山,有人说你们杨家如今乃是玉州第一豪强家族,更听闻你曾战胜过流火谷的掌门,今日所见却也不过是一个欺辱弱小之人罢了,实在是令人失望的很,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杨君山对于这种人都实在懒得开口分辨,见得那魅族女子看向杨君山之时,目光之中闪烁着得意之色,当即身形一闪,人便已经向着那魅族女子迫去。

    “啊,玉殇公子救我!”

    那魅族修士神色一变,口中却发出一声娇柔惊呼,整个人似乎被吓得瘫软在了地上。

    玉殇真人登时大怒,骂道:“好贼子,可还要些面皮?休与你等人为伍!”

    伸手一指,一柄玉剑呼啸而至,直指杨君山的后心。

    眼见得就要将杨君山刺个对穿,那玉殇真人面露得意之色,暗道这杨君山自从战胜七阳真人之后声威暴涨,大有取代张玥铭成为玉州第一后起之秀之势,可今日一见却也不过如此,若能将其斩杀,今后自己必将名传玉州,便是在宗门之内,日后取代赢师姐成为宗门第一真传也指日可待!

    可不料就在此时,眼前突然一花,杨君山的身形突然消失,玉剑在最后时刻一刺而空,不仅如此,此时杨君山已经迫近那魅族女子三丈之内,玉殇真人的玉剑却是直冲着魅族女修去了。

    玉殇真人大惊失色,这一次英雄救美,他原本是打着击败杨君山并抱得美人归的一石二鸟之际,这要是让眼前妹子香消玉殒,那岂不是大煞风景!

    好在玉殇真人不愧为玉剑门真传,最后时刻强行扭转飞剑方向,而那魅族女修也同样施展神通一推,两人合力勉强使得飞剑避过了面前的美人,可玉殇真人却下意识的忽略了面色已经变得铁青的魅族修士。

    “姑娘莫怕,今日我玉殇定要好生教训此人一番!”

    美色当前,令玉殇真人更显兴奋,若是换做以往,在他全力出手之下绝难再有如同今日这般对于飞剑的精妙控制,他感觉自己的剑术神通已经达到了一个更为精妙的境界,眼前的杨君山正是他拿来试手的对象。

    杨君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玉殇真人神智迷惑之下,却已经少了身为一位真人境修士所应该具有的最起码的防备意识,心中只想着要与杨君山一较高低,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脚下早已经有一条长绳已经盘踞在了那里。

    随着杨君山心念一动,在玉殇真人的惊呼声当中,他整个人被蛇绞捆成了一个粽子,那玉剑尚未到的杨君山身前便已经失控,径直刺入了一根大石柱之中。

    那魅族女修早已经察觉到了不妙,可想要提醒玉殇真人却已经来不及,干脆转身便逃。

    可杨君山又怎么可能放跑了此人,山君玺从天而降,那魅族女修顿时香消玉殒,而另外一边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叫声,杨君山转身看去时,那玉殇真人居然双目一番晕了过去,一道与之前那魅族女修喷出的一口鲜红色的本源雾气相同的气息从他的鼻端流了出来,而后盘旋在他的面部徘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