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三十九章 交易(求订阅)

第六百三十九章 交易(求订阅)

    这虽然只是一场略带了切磋色彩的斗法,并不是生死相争,可碍于斗法双方的身份,这一战也必须都是全力以赴,特别是七阳真人,身为流火谷的掌门,他对于自己战败的结果实在是在清楚不过。

    然而这一次他却是真的败了,而且败给了一个远比他年轻,且修为还比他低了一重的豪强家族的修士,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击败!

    七阳真人凭借着强大的感知,知道此事在四周方圆数十里范围内,至少有五位真人境修士在关注着杨君山与他的这一场大战,自己败于一名聚罡境修士之手的消息恐怕马上就会风传整个玉州修炼界,而这位一直以来都是以大师级阵法师的身份而名闻玉州修炼界的后辈少年,恐怕马上就会踩着自己成为玉州修炼界最炙手可热的后起之秀。

    “番天覆地印!小杨道友刚刚所施展的可是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六十五位的番天覆地印?”

    七阳真人不得不如此问道。

    他自己清楚的很,杨君山之所以能够击败自己,首先就是要在自身修为实力上与他不相伯仲,如此才能够凭借着神通榜上排名更靠前的神通将他击败,而非是杨君山凭借着番天覆地印才能够越阶击败于他。

    更何况修炼界通常只有修为达到天罡境以上的修士才能够修炼神通榜上排名前百的宝术神通,而杨君山以聚罡境的修士修成番天覆地印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可七阳真人必须要为自己找一个借口,若他并非是流火谷掌门这一身份,或许便不会在意,可如今为了宗门脸面着想,他不得不将落败的理由归结在杨君山练成了番天覆地印这一神通的借口上,如此至少可以最大限度的减轻因为败于后辈之手而受损的威望。

    “正是番天覆地印!”

    杨君山不知道七阳真人如此询问的真实意义,可他却晓得当他承认自己的确修炼成功的的确是番天覆地印的时候,可能会给他所带来的冲击,然而尽管如此,杨君山仍旧义无反顾的将这道神通施展了出来,不但是因为七阳真人的实力逼得他不得不将这道压箱底的手段施展出来作为杀手锏,更重要的是他想要赌一赌,赌一赌撼天宗接下来的反应。

    而事实上,此时在十余里之外的朱真人便已经陷入了震惊当中,如果七阳真人对于番天覆地印还只是猜测的话,那么朱真人在杨君山出手的刹那,便已经陷入了震惊之中,若非杨田刚第一时间出现在他身周不远的地方,朱真人甚至怀疑当时他可能就会冲出去质问杨君山缘何会连撼天宗都已经失传的当年宗门第一宝术神通!

    自从当年撼天宗因为内部纷争,当时宗门唯一一位懂得番天覆地印完整传承的前辈丧身于葬天墟之后,这道撼天宗第一宝术神通便失传至今日,尽管撼天宗仍旧保有覆地印的传承,而王千真人的回归又贡献出了这道宝术传承的修炼总纲,可这道完整传承的另外一道灵术传承番天印却始终没能找回。

    “杨真人,令郎缘何会懂得我撼天宗的番天覆地印?”朱真人的语气之中充满了质问。

    杨田刚惊讶道:“咦,犬子不也是归宗的内门弟子?我杨氏一族的传承神通本就源自于撼天宗,这没什么奇怪的吧?”

    朱真人微微一滞,谁都知道杨君山身上这个内部弟子的身份是怎么回事,可杨田刚此时借着这一点说道,朱真人还当真不好直接翻脸,御使沉声道:“本派完整的番天覆地印已经失传多年了!”

    “原来已经失传了呀!”

    杨田刚笑道:“如此岂不是正好,撼天宗第一宝术神通重现修炼界,此乃可喜可贺之事!”

    朱真人冷哼一声,随即默然,心中却思索着杨田刚言语之中的意思,不过他的注意力却很快又被刚刚结束了斗法的两人吸引了过去,原本之前还打得天昏地暗的两人,此时居然聚在了一起,避开了众人不知道商议什么去了!

    他们在商议着什么,莫不是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一瞬间,几乎在场所有的非杨家修士心底都泛起了这个念头,可偏偏这一次两人却是特意避开了众人,便是想要探查也无法得知二人在商谈着什么。

    “番天覆地印呐,当年撼天宗持之以纵横整个玉州修炼界的第一宝术神通,老夫败于此术之下却是不冤!”

    七阳真人的神色之间颇有感叹缅怀之色,似乎对于此术的记忆极为深刻。

    杨君山则好奇的问道:“前辈似乎曾经见识过这一神通?”

    七阳真人不置可否,而是笑问道:“这里却已不是说话之地,小杨道友可否借一步说话?”

    杨君山也正有此意,当即点头笑道:“晚辈也正有向前辈讨教之意!”

    两人向外走了几步,七阳真人身周气息动荡,一股热浪向着四周散发开去,随即笑道:“就这里吧,想来周围的诸位道友是不会听得到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身周的元磁灵光同样向外扩散出去,道:“不知前辈要说什么?”

    七阳真人对于杨君山扩展元磁灵光看似不信任的举动非但没有怒意,反而露出了赞赏之意,道:“小杨道友可知老夫这一次缘何会进入梦瑜县?”

    杨君山略微思索了一下,道:“流火谷这些年在前辈带领之下颇为兴旺,便是我等也多闻前辈大名,此番看似借撼天宗元气再伤之机扩张势力,不过依晚辈看,前辈之意莫不是在落霞岭?”

    七阳真人赞道:“虽不中亦不远矣!”

    见得杨君山脸上微微显露出疑惑之意,七阳真人笑道:“道友以为老夫如今的修为如何,可有进阶天罡境的可能?”

    “当然……”杨君山顿时恍然,道:“前辈之意莫不是那落霞岭熔岩湖?”

    关于流火谷的镇派神通“七阳流火诀”,杨君山多少也有些耳闻,而且刚刚与七阳真人交手的时候,他心中也有疑惑,以七阳真人周身充沛到了几乎无法掌控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分明已经到了进阶天罡境的边缘,到了这个地步,无论是谁都应该静心闭关,以突破天罡境为第一要务。

    而七阳真人不但没有闭关,甚至还离开了宗门来到了佳瑜县亲自坐镇,指挥门下势力向梦瑜县渗透,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联想到七阳真人是为了熔岩湖而来,同时刚刚七阳真人施展“七阳流火诀”的时候只有五阳融合,杨君山心中略微恍然:莫不是这七阳真人是要在进阶天罡境之前,要先将镇派神通修炼至六阳融合的境界?

    见得杨君山脸上表情,七阳真人知道他已经猜到了原因,当下也不讳言,道:“老夫对于你们西山杨氏如今面临的情况有所了解,落霞岭大矿区,老夫身后的流火谷可以作为杨氏臂助,只要你我两家联手,两成的份额唾手可得,日后便是再将份额提上一提,甚至从撼天宗身上割肉也不是没有可能!”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这么说前辈的意思是要晚辈用进入熔岩湖的机会来换取流火谷的支持了?”

    七阳真人摇头道:“当然不止这些,杨氏向从落霞岭大矿区割下两成的份额,说实话,换成任何一家宗门都不可能答应,杨氏不过是一个豪强家族罢了,撼天宗之所以支持杨氏,恐怕也不仅仅只是出于你们两家联合的本愿,恐怕更多的还是要西山杨氏去树敌,只有这样,杨氏才只能选择向撼天宗不断的靠拢,直至有一日,不得不融入撼天宗,西山杨氏最终成为昨日云烟。”

    杨君山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闪烁起来,这一段时间杨君山对此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或许是因为身在局中的缘故,却总是隔着一层雾看不清撼天宗的目的,此时被七阳真人一语道破,杨君山心中顿时恍然,撼天宗的背后果然便有这一层意思,同时也对这位流火谷掌门的智慧更加看中了几分。

    不过杨君山自然不会让七阳真人在言谈之中占据了主动,此时双方既然已经牵扯到了交易,那么就要看谁手中掌握的筹码更多了。

    想到这里,杨君山不得不先赞了一句:“前辈果然慧眼如炬!”

    接着又道:“前辈既然对梦瑜县局势如此了解,那么想来对之前妖修险些攻占落霞岭大矿区之事也是知晓的了?”

    七阳真人微笑道:“此事老夫自然知晓,老夫还知晓,若非小杨道友及时赶到,整个大矿区此时恐怕已经沦陷于妖修之手了。”

    杨君山又道:“那么前辈是否知晓如今的落霞岭大矿区的守护大阵又是出于何人之手?”

    七阳真人的双目顿时如同两枚点燃了的火烛,道:“却是老夫的疏忽,小杨道友如今可是玉州修炼界仅有的几位大师级阵法师!”

    杨君山矜持一笑,道:“所以不仅仅是前辈本人,便是流火谷门下其他弟子,只要不是借助熔岩湖之力当场突破,晚辈便有把握神鬼不知的将他们带到熔岩湖而不为人所知!”

    七阳真人大为意动,不过他自然知晓杨君山提出的条件越是诱人,那么他所图谋便越大,七阳真人则不得不更加警惕:“那么小杨道友有想要从老夫这里得到什么?”

    杨君山目光突然凝聚,盯着七阳真人一字一顿道:“七阳流火诀!”

    ————————

    今天只有两更,拜求诸位道友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