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心绪(为黄金盟主东方猪猪贺)

第六百三十一章 心绪(为黄金盟主东方猪猪贺)

    杨君山进入南轩沼泽之后几乎没有几次出手的机会,他却根本不去考虑体内真元损耗的情况,全力飞遁的情况下,仅仅一天的距离便出了沼泽进入方石镇。

    杨君山略微辨别了一下方向,便一路向西而去,中途从晨瑜县城南五十里的方向路过,随即便感受到了从晨瑜县城之中传来的令人心惊的灵力动荡。

    这种程度的灵力动荡杨君山有过清晰的认识,那就是当初在桑州杨郡遭遇灵溢宗天罡境修士青榆真人的时候。

    杨君山心中一惊,撼天宗镇守晨瑜县的乃是秦彩真人,以秦彩真人的实力,决然用不着天罡境的域外修士出手,即便是动手秦彩真人也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晨瑜县城已经陷落,而青树真人赶来支援,与攻陷了晨瑜县城的域外修士大战。

    这样的大战,杨君山自然要尽可能的避开。

    不料就在杨君山继续向着梦瑜县而去的时候,丹田之中却是传来异动,自从上次因为强行驾驭石锏灭杀青榆真人之后,便陷入沉睡之中的器灵穿山甲突然在丹田巨峰上翻了一个身,醒了!

    “我察觉到了!”

    杨君山一怔,道:“什么?你察觉到什么了?”

    “碎片,我的本体碎片!”穿山甲信誓旦旦的说道。

    “什么?”

    杨君山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在哪里?”

    穿山甲向后一蹲,抬起前肢指向了刚刚天罡境修士引发的灵力动荡传来的方向,道:“那里,就是那个方向,有我本体很大的一块碎片!”

    杨君山几乎想也不想都知道那碎片在谁的身上,可现在别说他没有能力从青树真人手中抢夺碎片,就算有能力,现在也不是同撼天宗不死不休的时候。

    可想想当初灭杀青榆真人时候,石锏所表现出来的威力,若是能够再从青树真人身上得到石锏较大的一部分残片,那石锏的威力会达到何等地步?“

    杨君山只能强行按捺住心中涌起的不甘,转身继续向着梦瑜县方向飞遁而去。

    而在晨瑜县城,愤怒的青树真人将一名蛮族真人级别的修士强行灭杀,可他却连秦彩真人的尸身都已经找不到了!

    杨君山刚刚进入梦瑜县地界,天空之中便突然传来一声鹰鸣,抬头远望之时,正见到一只冰原寒鹰正向着他迎面飞来。

    杨君山朝着它招了招手,这只寒鹰顿时便在他身周盘旋起来,从极北冰原将这只寒鹰带回才几年的功夫,因为修炼了杨君山传授的基础妖修功夫,这只寒鹰此时已经有了灵妖境的修为。

    杨君山伸手从它的足上取下一只竹筒,从里面倒出一张信笺,展开查看之后,眉头一下子便皱了起来。

    尽管他已经有所预料,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数天的时间,瑜郡南部局势居然已经发展到了如此地步!

    陈纪真人被幻族修士所幻化的徐菁袭杀,梦瑜县城破,灵童尊者强闯西山村,被刚刚进阶聚罡境和化罡境的杨田刚、杨君昊依托大阵重创而逃,杨田刚反攻县城得手,虎妞在荒沙镇将开灵派的驻地屠了一个干干净净。

    杨君山突然发现自己所有的担忧居然一件也没有发生,相反,自己现在返回梦瑜县似乎已经无事可做了。

    杨君山一时间居然少有的出现了茫然!

    不管杨君山自己怎么想,可此时西山杨氏上下却都是怀着一股兴奋却有忐忑的心情在关注着事情的发展,而杨君山此时的回归却像是在整个杨氏宗族上下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而这其中最高兴莫过于杨君昊。

    “四哥,我进阶真人境了呢!”这家伙显示炫耀。

    “好,好样的!”

    尽管杨君山已经知晓了这个消息,但当他真正感受到了杨君昊身周洋溢着的炙热气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喜上眉梢,对于杨氏这样的家族而言,每多一位真人境修士,就意味着杨氏的实力得到了长足的提升。

    杨君昊一听心中更喜,道:“那接下来家族准备做什么,四哥你旅途劳顿,不如暂时坐镇西山,我先去县城帮三舅去吧?”

    杨君山并没有意识到杨君昊的小心思,摆了摆手,道:“不不不,你修为刚刚进阶,暂且在家族坐镇,顺便巩固修为,如今我已经回来,咱们人手已经足够,便不用再让你冒险。”

    说着,杨君山将这一次在沼泽之中带回的孕灵珠和玉髓币交给杨君昊,要他去放置在灵泉密室之中孕养第八条灵脉,随后便离开,只留下杨君昊一个人呆愣愣的站在西山之上,良久才道:“也没个新鲜说辞,父子两个说的差不多都一样!”

    炼丹房中,彭士彤看着杨君山放在地上满满的一箱子鬼面菇,道:“哪儿来的,怎么这么多?”

    杨君山笑道:“在南轩沼泽找到的,不过这件事不要向外说,这段时间你只管专心炼制武灵丹就是,等事情平息之后,家族会召开一次内部比斗,遴选出最优秀的一批子弟,无论嫡系支脉,都下发武灵丹,助他们冲击武人境境界,同时也会选一批平日里对家族贡献颇高的子弟,哪怕没了日后更进一步的可能,也要助他们强行进阶武人境,以此作为对家族贡献的奖赏。”

    彭士彤连忙打断杨君山的话,道:“等等,你不会是想要将所有炼成的武灵丹全部发下去吧?可没有你这么干的,鬼面菇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其他的家族势力,哪怕是门派内部,也会留下足够日后消耗的武灵丹。”

    杨君山笑道:“这我自然知道,这不是对你的炼丹术极有信心么,你的成丹率越高,我这一次能够拿出来奖赏的武灵丹数量也就越多。”

    两人正说着,却见一名做少妇打扮的女子领着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走了进来。

    彭士彤见状连忙招呼道:“嫂子,你来啦!”

    那少妇笑了笑,道:“彭姑娘,我来给你送一些萃取好的灵草精华。”

    说罢,少妇又看向了杨君山,笑道:“原来少族长也在,长安,快见过少族长!”

    男孩怯生生的看了杨君山一眼,笑声叫道:“少族长好!”

    杨君山脸上闪过一道不自然的神色,笑道:“嫂子这就见外了,宝章哥是我师兄,你应当叫我师弟才对!”

    说着,又蹲下身来对小男孩道:“长安,以后要叫叔叔,不许叫少族长!”

    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少妇正是苏宝章当年定情之后过门的媳妇儿张怡,而小男孩苏长安自然是苏宝章的儿子。

    杨君山站起身来,问道:“嫂子,长安开始修炼了吗?”

    张怡闻言道:“他爹已经传了他覆土灵诀,现在已经开始尝试纳灵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笑道:“等孩子纳灵之后,便收在我门下,做我的开山大弟子吧!”

    这话一出口,不但是张怡愣住了,便是彭士彤也是一怔,随即便反应了过来,连忙拽了拽张怡的衣襟,却见张怡的眼泪唰的留了下来,盈盈拜倒,道:“我替长安谢过师弟了!”

    说着还要将旁边的苏长安也要按倒在地给杨君山磕头,把个小孩子也吓得哭了起来。

    杨君山示意旁边的彭士彤将母子二人扶起来,连说带劝将人送了回去,杨君山有心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能开的了口。

    彭士彤返回炼丹房见到杨君山满脸的为难之色,笑道:“怎么,整个村落和宗族的担子都压在你们父子身上,如今还要操心人家的夫妻感情?”

    杨君山也不晓得该说些什么,却听彭士彤道:“这件事也不能全怪苏宝章无情,一开始却是小琪看上了他,而这苏宝章却是个绵软拖拉的性子,狠不下心斩断这边,又不忍心拒绝那边。”

    杨君山想了想,却也不晓得该怎么说,只得道:“这么做总归不是太好。”

    彭士彤道:“我也劝过小琪,可小琪却说她会等,这小妮子的性子你也知道,打小便是个闷葫芦,可偏偏又有些一根筋,她既然下定了决心,那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杨君山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道:“等?”

    彭士彤理所当然道:“就是等,或者说就是熬,张怡嫂子曾经冲击过武人境,可因为操之过急失败了,还伤了灵窍本源,已经没有机会进阶武人境了,剩下的寿命也不过六七十年,而无论是苏宝章还是小琪,哪一个都是有机会冲击真人境的。”

    杨君山已经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彭士彤见状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苏宝章一家和小琪的事情?”

    杨君山猛地惊醒过来,道:“当然不是,我现在马上要赶往县城。”

    彭士彤点头道:“那就是了,这些根本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你们如今身上担着的是杨家的生死,而不是儿女情长!”

    离开西山村之后,杨君山一路飞遁,过得很长一段时间,这才突然“嘿”的一声笑了起来,自己的认知见识居然还不如一个女子,连彭士彤都明白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而自己却因为这些小节而拘泥了情绪,修炼界但凡稍有成就的修士哪个没有数百年寿元?

    在这等悠远的生命历程当中,无论男女修士数次更换道侣,乃至于一人同时拥有多名异性道侣,甚至伺奉妾女男宠之类,实在不要太多,自己却拘泥于这些小节,实在是心胸格局差的太远。

    更何况杨君琪和苏宝章二人之间发乎情而止于礼,并未有丝毫逾越,自己纯粹就是瞎操心。

    杨君山心情豁然开朗,心思便再次转到了梦瑜县如今的局势上来,开始思索如何在如今这等复杂的局面下,将杨氏的利益最大化。

    便在这时,一声佛号突然从前方的树林之中传来,杨君山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挂满了笑容,缓缓将遁光降下,对面的树林之中已经走出了一位身材魁梧衣着朴素的释族修士。

    杨君山拱手笑道:“和尚,数年不见,修为越发的精深了!”

    ——————————

    第三章来了,话说这段时间睡秋又多了几位盟主和黄金盟主,却囿于睡秋龟速更新而一直不得加更,今日终于能多写一章,先恭贺东方猪猪成为黄金盟主!

    ps:月票,月票,急急如律令,诸位道友还不出手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