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三十章 厚道(求订阅)

第六百三十章 厚道(求订阅)

    饶是杨田刚自忖如今也算见多识广,在听得杨君平居然得到撼天宗的道兵阵图的时候,也是悚然而惊。

    “当真?”

    从杨君平手中接过那卷轴,杨田刚便迫不及待的展开了查看。

    “果真是道兵阵图,不过这其中具体该如何执行,到时候还要你大哥返回之后进行推演!”

    杨田刚的目光久久无法从阵图之中抽离,尽管只是十人阵图,精心操演之后号称能够抵挡真人修士,陈纪真人镇守梦瑜县的时候,手中最大的凭借便是三队梦瑜卫,之后尽管被调离了一队,但剩下的两队梦瑜卫连同陈纪真人本人,仍旧是守卫梦瑜县城最坚固的磐石。

    这可是撼天宗的不传之秘,其重要程度在撼天宗不下于一道宝阶神通的传承。

    尽管据说在撼天宗尚有大型道兵传承阵图,能够集中多达八十一人的武人境修士甚至更多,大阵所集中的威力甚至堪比玄罡境,当然,要是真对上玄罡境,那也只有找虐的份儿,所谓堪比玄罡境也就是在理想的状态下,比如打一个固定的目标之类。

    于是杨田刚尽管心中惊喜异常,可还是疑惑道:“这图是怎么得来的,此图应当只有陈纪真人才有资格带在身上,便是梦瑜卫也不当有此物才对!”

    “陈纪真人是被徐菁偷袭死的,陈纪真人陨落之后,他身上的东西大部分都被搜走了,只有这一张阵图在他的书房之中与一些密档之类堆放在一起,料想是对方并不识货,这才不曾被搜走。”杨君平解释道。

    “徐菁?”杨田刚惊愕道。

    “不错,当时城墙之上有不少人都看得清楚,在袭杀陈纪真人之后,徐菁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相貌,然后带着徐磊等人离开了,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幻族啊!”

    杨田刚的神色间少有的带上了凝重之色,从心底上来说,幻族修士这种能够随意变换相貌冒充他人的手段,比来无影去无踪的鬼族修士还要令人忌惮!

    一时间也想不到预防幻族渗透的法子,杨田刚只得将这件事情抛在脑后,看向了另外一边同样神色激动的苏宝章,笑问道:“宝章,你那里莫不是也有什么令人激动的发现?”

    苏宝章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笑道:“多亏老师截杀了那一部分逃跑的释族修士,他们便是之前收刮暗市之人,暗市之中很大一部分东西都被他们带走,如今不但都已经追回,甚至还多出来不少。”

    说着,苏宝章居然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账本,要知道修为到了武人境,灵识外放,寻常记诵都已经不在话下,此时苏宝章拿出了账本,出了他生性谨慎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暗市之中收获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不得不用账本一一登记在册。

    “法宝方面:下品灵器一件,……”

    “灵器?”杨田刚不敢相信,问道:“梦瑜县城的暗市里面居然会有灵器?”

    苏宝章刚刚汇报第一件收获,便被杨田刚打断了,虽说一些大宗门的精英修士也不是没有在武人境便拥有灵器的,但寻常而言,灵器都是真人境修士的惯用法宝,梦瑜县城的暗市之中出现一件灵器实在是太过令人意外。

    苏宝章点了点头,确定道:“没错,的确是下品灵器无疑,就连弟子也是难以置信,并一再确认,那件灵器弟子已经带来了!”

    说着,苏宝章将一柄玉如意递在了杨田刚的手中。

    杨田刚宝物入手便已经确定是一件下品灵器无疑,于是笑道:“我与君山都已经有灵器傍身,君昊一身火属性功法也用不了这件灵器,我看这件灵器就作为奖品,你们两个谁先一步进阶真人境,这件灵器就是谁的,如何?”

    不料,杨君平却是撇了撇嘴,略带遗憾道:“我却打算要走剑修的路子,这玉如意并不适合我。”

    杨田刚一怔,道:“你可要想清楚,咱们杨氏核心传承乃是土属性的功法,剑修的路子对于我等而言并不宽广!”

    杨君平神色却是坚定:“瘦石剑神通我已经练成了,西山上的剑冢也快要种出飞剑出来,按照种剑术所言,至少也应当是一件灵阶剑器,一旦我进阶真人境,就会从剑冢之中拔出那柄剑器,更何况家族传承的断山灵术都可演化为剑术神通所用,这柄玉如意还是交给宝章哥吧。”

    杨田刚深深的看了这个二儿子一眼,知晓他对于自己未来已经有了规划,便也不再多言,而是道:“既然如此,这件灵器便先放在我这里保管,待得宝章进阶真人境,这件灵器便交给你使用。”

    苏宝章神色间浮现出感动之色,道:“多谢老师栽培!”

    杨田刚笑道:“不必如此,还是说一说咱们尚有那些收获再说,这些东西要尽快弄走,一旦咱们占领县城的消息传开,恐怕就要有猫儿闻着腥味儿上门了。”

    苏宝章点了点头,道:“老师放心,君平已经让君琪返回村里加派人手去了,而且家族的车队也马上会进城。”

    杨田刚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听得苏宝章再次汇报道:“除那件灵器之外,上品法器两件,中品五件,下品十一件;灵丹供十七种八十三瓶,包括两瓶武灵丹;宝丹也有三种共七颗;其他法阶丹药无算。”

    “灵阶功法传承两种,灵阶神通传承三种,尚有两种秘术传承,法术传承亦有七八种。”

    “宝符四张,灵阶符箓一十九张,其余各种低阶符箓、符纸、符笔、符墨之类若干。”

    “各种灵阶药草八十七种共计千株;宝阶灵药六种共十七株;其余法阶药草之类不计其数。”

    “各种灵材无算,其中法阶材料有百种共计八百件,灵阶三十一种共计五十件,宝阶材料三种三样。”

    “还发现中阶炼体术一部,下品炼体术两部。”

    “灵源珠三颗,各种玉币、晶币、髓币总价值近七十万。”

    “此外尚有各种仙灵、奇物、藏宝图、火种、灵种、笔记、不知名_器物等等尚未辨别的杂物。”

    ……

    西山杨氏击退域外修士的侵袭,反攻梦瑜县城的消息比插着翅膀传的还要快,不仅大半个梦瑜县都已经知晓,消息很快便向着梦瑜县之外的不同方向传播开去。

    荒土镇和荒原镇,那些个响应杨氏族长杨田刚真人,前往县城的各村武人境修士一个个满载而归,不但带回了各自的战利品,还得到了杨氏家族的奖赏,满车的灵谷,鼓囊囊的钱袋,这些个武人境修士一个个笑逐颜开,享受着村落其他武人境修士羡慕的神情,心中不由暗赞,杨田刚真人果真是厚道人呀!

    与此同时,一个个梦瑜县各地有些名望和地位的家族,县城之中的大户人家,散修之中有头有脸之人,也纷纷派遣修士前往县衙拜见杨真人,这些个人背后的势力大多在暗市之中有着各自的产业,都希望杨氏能够声明大义,追回并返还域外修士在暗市之中所掠夺的财物资源。

    “什么,暗市被域外修士洗劫了?”

    杨田刚一听便从座位上炸了起来,连忙招来了杨君平问道:“我杨氏在暗市之中产业几何?”

    杨君平想了想,道:“有店铺三处,价值约数万玉币。”

    杨田刚一听一巴掌便拍在了杨君平后脑勺上,骂道:“竖子,怎不早说,暗市已经被域外之人洗劫一空,我等虽收复县城,可本县各家各族却是损失惨重!”

    杨君平一听便叫起了撞天屈,道:“父亲带领我等驱逐域外之人,一进来便安抚死伤,还用我杨氏财物奖赏攻城修士,我见父亲与域外大修鏖战劳累,便不曾打扰父亲休息,哪里有时间禀告这些!”

    “那还不快派人去追?”

    杨君平双手一摊,无奈道:“攻城之后,各村跟随之人领了赏赐便已回转,如今仅余我杨氏族人力有未逮,更何况此时就算追出去也已经迟了,谁知道那些域外之人逃到了哪里?”

    杨田刚见状也无奈对众人道:“诸位,如此杨某也是无法,尔等暗市之中产业被洗劫在前,我杨氏收复县城在后,无论如何这件事也算不到我杨氏头上,更何况我杨氏在暗市中产业同样损失惨重,此次杨某原为追杀域外修士,收复县城亦非杨某本意,为此恐怕还要担上撼天宗苛责,杨某已然心力交瘁,各位还是请回吧!”

    各家势力代表纷纷称赞杨氏义举,收复县城有功于人族修士之类没营养的话,随即便无奈之下纷纷告辞。

    待得众人走到县城门口的时候,却正看到杨氏近百辆车马从城里向着城外走去,绵绵延延足有数里之长,那高高的车架,那深深的车辙,那车夫此起彼伏的吆喝声,那押车的杨氏修士脸上的喜色,无疑不在说明这一次西山杨氏的这一支车队正满载而归!

    各家势力修士纷纷驻足而观,有人终于忍不住低声道:“杨氏族长不是个厚道人呀!”

    ——————————

    第二章来了,晚上还有第三章,同时请求手中尚有月票的道友,快快投票支持睡秋,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