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杀王(求订阅)

第六百二十七章 杀王(求订阅)

    包鱼儿一听居然有本源之水,也连忙跑过来查看,却见阵盘中央的一处石洼之中,一蓬青绿色的灵水只剩下了一碗左右,而且随着妖阵的运转,石洼中的本源之水还在化作丝丝缕缕的灵力丝线减少着。

    “快,快,把这一碗灵水收起来啊,否则就越来越少了,还有那些玉髓币和孕灵珠!”包鱼儿急声道。

    而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摩挲着下巴,不晓得在思索着什么,看样子反而不急了。

    包鱼儿不明所以,正要再次开口催促,却见杨君山突然从储物戒之中摸出了一张棋盘,上面黑白两色的棋子被他随手拨弄了两下,随即便开始自行游走起来,包鱼儿只是看了两眼便感觉头晕目眩,而杨君山则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棋盘之中黑白两色棋子的移动。

    片刻之后,就见杨君山伸手在阵盘之上一抹,一片晦涩的灵光仿佛有些抵触一般在阵盘表面上浮现,而后一片模糊的场景突然出现在阵盘上凝结的灵光之中,却原来正是此时妖阵上空正在进行的大战。

    “这……”

    包鱼儿惊讶的看着阵盘之中的场景,她即便是再不懂得阵法,却也能够看得出来杨君山这是在尝试着掌控妖阵,而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似乎还成功了,尽管只是以类似于镜中术之类的手段展现了此时妖阵大阵大战的场景,并没有深入到掌控整个妖阵,可仅仅如此,便已经足够包鱼儿惊讶了,要知道妖阵与人族的道阵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传承体系。

    然而杨君山的动作还不仅于此,手中的阵盘并未停止推演,他似乎还想着进一步对妖阵的阵盘形成掌控。

    包鱼儿心中的惊讶愈甚,疑惑便愈深,他似乎对于妖阵也极有研究,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他的阵法造诣已经高到了触类旁通的地步了吗?

    包鱼儿知晓这些事情是根本不能去问的,于是她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阵盘之上呈现出的妖阵上空大战的场景之中。

    此时经过连番剧战,太泽妖王尽管实力高强,又有青蛟血脉,可尝醴真人作为潭玺派掌门,同样是天罡境修士中的强者,再加上有朱真人和王千真人助阵,尝醴真人一方渐渐的已经占据了上风。

    这个时候太泽妖王突然一改之前与三位修士正面硬憾的斗法方式,开始竭力在三人的包围之中四下奔突,看样子似乎要脱身而走。

    “想要全身而退,可没有那么容易!”

    大战进行到这里,便是尝醴真人心中也难免积攒了火气,见得太泽妖王开始奔走游斗,马上便洞悉了他的想法,主动上前与太泽妖王缠斗。

    “哈哈,你们这群蠢货,难道到现在你们还看不出来,这一次是本大王故意吸引你们前来的吗?”

    太泽妖王突然放声大笑:“就在你们被本大王故意托在这里的时候,想必其他域外道友已经合力杀进了瑜城南部三县,便是玺郡也同样不能幸免!”

    朱真人趁着太泽妖王被尝醴真人纠缠之际,一道“落山击”神通打得太泽妖王怪叫连连,冷笑着说道:“想要乱人心智,妖王的手段也太过低劣了些,曲武山之中的妖修在我等进入沼泽之前都已经杀奔璋、瑶二郡,想要他们来救你,不如让他们来为妖王收尸!”

    太泽妖王被朱真人的神通压制,尝醴真人与王千真人趁机缩小包围圈,试图限制妖王突围。

    却听妖王冷笑道:“你等只想着曲武山中我妖族修士南下,可曾记得这方世界的域外修士却不仅只有我妖修一家?此时从玉州各地赶赴瑜郡东、南两个方向的域外修士恐怕早已经在你等两派势力范围之内掀起了滔天巨浪,尔等中本妖王算计还不自知!”

    无论是尝醴真人还是朱真人都微微色变,两人都是有大智慧之人,如何听不出太泽妖王言语之中的真假,若当真是域外修士相互勾结,共同南下或者东侵,而撼天宗与潭玺派主要力量都在南轩沼泽,自家腹地守卫空虚,必将遭受重大损失!

    一时间朱真人与王千真人二人都略微显得迟疑,尝醴真人大喝道:“如今便是赶来自家宗门也来不及了,事已至此,还不如我等全力击杀此獠,若其所言为实,此獠便是我等复仇的第一个祭品!”

    “如此,本妖王就先杀了你陪葬!”

    太泽妖王心思可不慢,他之前所言本就为了分散三人注意力,可尝醴真人之言却是他最不愿看到的场景,于是在第一时间便扑向尝醴真人,各种妖术神通绵绵不绝的向着尝醴真人打去,一副拼命的架势。

    而在洞府之中,杨君山见得此时场景微微一笑,道:“来了,那太泽妖王恐怕要突围!”

    杨君山话音刚落,原本正一副不管不顾两旁的王千和朱真人,一味找尝醴真人拼命的太泽妖王,陡然一个转身,却是向着王千真人扑了过去。

    尝醴真人之前与三人交手看得清楚,这三人之中若论实力最强当属尝醴真人,剩下两个玄罡境修士,朱真人颇具实力,且出手极为实在,明显是在全力配合尝醴真人围攻于他,而另外一个玄罡境修士王千真人的实力就要差得多了,而且此人不但实力差,偷奸耍滑也是一流,对战过程当中从来不单独承受太泽妖王的攻击,一旦遇上立马转身退走,任由朱真人或者尝醴真人来补他的窟窿,而每当两位真人全力出手的时候,这位王千真人觑得便宜,便会马上上前参与围攻。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实力不济,却还只想着占便宜却不愿担责任的家伙。

    太泽妖王事实上早已经将王千真人看做了自己突围的突破口,之前与尝醴真人拼命不过是为了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罢了,此时突然转变了攻击对象,果真令其他三人一时间都没有能够想到。

    当太泽妖王气势汹汹的冲上前的时候,王千真人果真如同太泽妖王料想的那样,想也不想就要后退。

    尝醴真人见状脸色一变,道:“不要退,挡住他,他要逃!”

    王千真人会理会他?

    可随即王千真人的脸色就变了,同时变了脸色的还有太泽妖王,因为原本认定胆小怯弱的王千真人在听到尝醴真人一声大喝之后居然不退了!

    可太泽妖王箭在弦上已经是不得不发,无论王千真人退还是不退,他此时都只能选择从这里突围了!

    一声狂吼,太泽妖王化作本体青蛟,向着王千真人全力冲去!

    而此时王千真人的脸色却如同便秘一般无比难看,他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太泽妖王已经撞了过来,无奈之下只能露出满脸的绝望之色祭出了自己所修炼的最强神通。

    洞府之中,包鱼儿亲眼见的杨君山在阵盘上一阵鼓捣,然后正要退走的王千真人便被一堵无形的阵墙给挡住了后退的去路!

    那里之前分明没有阵法阻隔的,因为王千真人原本就是从那个方向冲上前的!

    杨君山果然在试图操控整座妖阵,而且看样子似乎他还成功了!

    就在王千真人绝望之下只能拼死全力抵挡太泽妖王的刹那,杨君山脚下一跺,覆盖了方圆数十丈的巨大阵盘顿时开裂,崩解成无数细小的碎块,而后随着他衣袖一扫,这些碎块四散滚动,再无复合可能。

    而就在整座阵盘被震散的刹那,包鱼儿清晰的看到王千真人的所有神通尽数被太泽妖王的一根独角破去,而后胸口径直被贯穿,整个人被撞飞到百余丈之外,筋骨其折,断裂的肋骨插入内脏之中,口中喷出着大量的鲜血和内脏碎块,断无生还的可能!

    也就在这时,朱真人的石破天惊拳也砸在了太泽妖王的后背之上,饶是太泽妖王肉身强横,也被伤及内腑而吐血。

    与此同时,尝醴真人同样将三柄上品灵器组成宝器长刀,一道太白宝光斩,将青蛟尾端斩下三尺,青红色的血液如同雨点一般洒落在地。

    太泽妖王惨嚎一声,一团血光从断尾之处逆身而上,化作一团血环,使得他飞遁的速度陡然快了一倍,无论是朱真人还是尝醴真人都追之不及,眼瞅着他飞逃而去。

    轰隆隆,笼罩在整个妖巢上空的大阵开始崩溃,尝醴真人和朱真人都赶着去查看王千真人伤势,而洞府之中的杨君山则快速将石洼当中的本源灵水纳入一只玉瓶之中,而后又匆忙捡起消耗了大半的十颗孕灵珠和五十枚玉髓币,向着包鱼儿打了一声招呼,便独自急匆匆的出了洞府与两派修士汇合。

    此时颜大智与张玥铭等人已经进入了妖巢之中,而后便诧异的望着杨君山兴冲冲的从妖巢里面赶了过来,看到他们的时候笑道:“诸位,幸不辱命,这妖阵已经破掉了!”

    “杨兄,你如何会在妖巢之中?”张玥铭首先问道。

    杨君山此时已经发现众人脸上的神色并不太好看,也不由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道:“当然是为了破阵,否则偌大的妖阵,又与我等修炼界的阵法传承体系不同,如何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垮塌?”

    ——————————

    最后三个小时,各位道友还请倾票相助!

    ps:凌晨还有一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