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二十四章 破幻(求订阅)

第六百二十四章 破幻(求订阅)

    西山村之外,释族修士灵童尊者面露不屑之色的将手中记载着名单的一份符纸化为了飞灰。

    “看来还需本尊者亲身前往一试!”

    灵童尊者腾身而起,脚下一朵朵白色的莲花凝聚而成,径直向着西山村口之外落了下去。

    就在灵童尊者腾空升起的刹那,苏宝章与杨君平便已经发现了对方的踪迹,见得对方脚下步步生莲,以及身上衣着和特异的发型,两人都晓得来人当是释族修士,而且应当是相当于真人境的释族大士!

    村外,就在灵童尊者站定的刹那,西山之上的半空之中便有雷声滚动,而后一道雷光突然从西山顶上的阵雾之中向着灵童尊者的方位劈落。

    灵童尊者口中冷哼一声,不过神色间却是带着几分郑重之色,口中高宣一声佛号,单手向着身前一推,一道金黄色佛罡开始在身前凝聚,形成了一道闪烁着奇光的金黄色琉璃壁垒。

    “噼啪”一声脆鸣,琉璃壁垒被雷光劈中的位置出现了密集的裂纹,而后向外延伸出几条常常的纹路,不过这道雷光却实实在在的被抵挡住了。

    “果真不愧为是人族最为霸道的雷光神通,这人族阵法之道也果有其妙,不过也仅此而已了,想要破本尊者的佛光琉璃璧却还差了火候!”

    灵童尊者自信的一笑,举步便穿过大阵护罩,向着村落之中走去。

    也就在灵童尊者的身形进入西山村的刹那,多年来一直笼罩在西山山顶之上的阵雾突然涌动,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最终将整个五行雷光宝阵所覆盖的地域进阶笼罩了起来,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片完全被阵雾所覆盖的迷宫。

    梦瑜县城之外百余里的一处荒野之中,蛮族修士山厉看着眼前这个身着粗布衣衫,上面还络着几块补丁的身材魁梧的释族修士,问道:“和尚,缘何挡咱的去路?”

    释族修士手持佛礼,微微躬身道:“贫僧嘉惠,久闻蛮族山厉道友一身部落图腾修炼远超同阶修士,今日特来讨教!”

    那山厉“哈哈”一笑,道:“打架什么的咱原本是最喜欢的了,不过今日尚有些事物在身,你且稍待片刻,待咱摆平了那边的一个村落,再返回来与你一较高低,看你样子就是苦修一脉的,听说你们这一脉人虽然少,可也最是能打,不像七妙一脉向来油滑,咱也早就想与你们较量来着。”

    嘉惠微微一笑,道:“既然道友也早有较量的心思,那择日不如撞日,咱们就此做过一场岂不正好,又何必一来一去,等的人心焦。”

    山厉“嘿嘿”冷笑一声,道:“莫要欺咱老蛮没有头脑,你这个苦修一脉的家伙出现在这里挡咱的路,怎么会那么巧?不会是前边那个村落有什么陷阱在等着那灵童?咱虽也不喜那灵童自大,可也知晓你们苦修一脉与七妙一脉向来不和!”

    嘉惠闻言一愣,不过他却也不做解释,只是低声宣了一道佛号,仍旧挡在山厉身前。

    “不过嘛,”这时却听山脉语气一转,道:“既然是陷阱,那咱老蛮也就不跟着过去凑合了,万一把自己陷进去也不好,来来来,如此咱们就做过一场,既然你这和尚要害七妙一脉,那咱老蛮和你打一场也算是对得住盟友了!”

    嘉惠尚未反应过来,却见对面的山厉已然出手,扬手洒出四颗骨牙,却见一头巨兽法相突然出现,张开了血盆大口便向着嘉惠的头上咬去。

    沼泽之中,太泽妖王仍旧与尝醴真人等三人大呼酣战,而笼罩在妖巢之上的妖阵在被杨君山设法削弱之后,在张玥铭、颜大智等两派修士的连番攻击之下也是越发的薄弱,然而太泽妖王对此却仿佛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一般,仍旧与三位真人战作一团,整个沼泽的上空被搅动的风云变幻,特别是在妖王化为本体原形之后,原本还能占据上风的尝醴真人等三人,此时最多也只能堪堪与妖王战个平手,勉强纠缠在一起。

    而此时的杨君山在包鱼儿的带领之下却已经摸进了太泽妖王的洞府之中。

    然而也就在两人踏入洞府之中的刹那,杨君山突然若有所觉,微微一笑,道:“小鱼儿,你的对手来了!”

    杨君山的身后并没有包鱼儿的声音传来,杨君山知道包鱼儿也已经发现了对方的踪迹,两位鬼族修士的对战马上就要上演了。

    杨君山的目光突然看向左前方一根石柱之后,而后一片闪烁着寒芒的光芒突然在那里爆开,瞬间交击数十次,两道黑影则先后在石柱之后出现,紧跟着又隐没不见。

    片刻之后,杨君山突然转身看向了自己身后,两道目光有如实质一般盯着洞府入口的拐角之处,一声尖利的啸声直袭他的目光注视之处,一声惊呼从那里传来,一道身影刚刚从那里纵起,一片山岩便已经被凿穿,紧跟着包鱼儿也同样闪现出身形,向着拿到隐没的身影追去,瞬间便脱离了杨君山的感知范围。

    杨君山并没有追上去,而是继续向着洞府当中走去,同时观察着洞府四周的一切,却发现这里显得异常简陋,地面上还有许多搬动的痕迹,很显然,洞府之中原本的陈设已经被挪动,这更加印证了杨君山之前的猜测,太泽妖王早已经洞悉了两派联手围攻的消息,并早已开始讲妖巢之中的一切向其他地方转移,并且在这妖巢之中定然有着通向外界的暗道。

    就在此时,包鱼儿突然从洞府中的一条通道回笨而来,同时高声呼道:“快来,我已经找到了太泽妖王的一处宝藏!”

    杨君山目光之中寒霜一闪,二话不说便一掌向着迎面而来的包鱼儿劈去。

    “啊——”

    包鱼儿惊叫一声,身形一晃人已经到了十余丈之外,而她先前所站立的地面却被一道无形的寒芒斩裂了一道深大数丈的裂纹,整个洞府都跟着晃了一晃。

    “你干什么,疯了吗,是我啊!”包鱼儿气急败坏的责问道。

    杨君山面露哂笑:“幻族?可惜本事还是低了些,骗不过我的!”

    杨君山手腕一抖,一条绳索如同游蛇一般向着“包鱼儿”的身上缠去。

    却见“包鱼儿”嘴角掀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在被“蛇绞”缠上的刹那,整个人如同泡沫一般崩灭,蛇绞缠了一个空。

    “换术神通?”

    杨君山冷笑道:“比之鬼族的隐匿天赋还有所不如!”

    却见他的手中突然多了一面铜镜,向着身前一晃,前方洞府方圆十余丈的范围内尽皆被铜镜的光芒覆盖,原本在杨君山一处必经之地的石棱上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却见那条石棱突然如同活物一般动了起来。

    不过杨君山却更快,手中一柄长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拉开,随着弓弦震响,一道箭芒已然没入石棱之中炸开,一声痛呼声传来,原本的拿出石棱已经消失不见,待得杨君山走到近前之时,却见地面上留下了一滩鲜血,不过那幻族修士却已经失去了踪影,显然知道不敌已经逃走了。

    杨君山继续向前走去,这个时候突然听得旁边传来一阵金铁交鸣之声,这种声音很奇怪,往往如同爆竹一般炸成一片,俄而便戛然而止,之后便再次炸响一片。

    这便是鬼族修士之间典型的斗法手段,照面的刹那便是短瞬间的爆发,一击之后便迅速后退伺机而动,再有机会便又是一瞬间的短促爆发!

    当杨君山赶到的时候,两位鬼族修士之间的生死搏杀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然而完全落入下风的却是包鱼儿!

    这让杨君山微微有些错愕,据他所知,鬼族修士一旦落入下风便会转身遁走,根本不会死缠烂打,杨君山之前听得动静,还以为包鱼儿与对方斗法并未落入下风呢,这才赶来帮忙。

    而眼前包鱼儿分明落入下风,却也不曾被对手逼入死地,可不但没有退走,反而还有些主动纠缠,死缠烂打的架势,难道说包鱼儿因为从小被他掳来,之后又被虎妞收作伥鬼,已经将鬼族的本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帮忙啊!”包鱼儿急声道。

    杨君山一拍脑袋,什么鬼族本能,包鱼儿分明就是因为她自己尚有帮手在侧,因此才肆无忌惮的嘛!

    杨君山尚未出手,那名鬼族修士便抽身而退,他倒是反应极快,马上发扬鬼族风格,见得对方人多便要退走。

    可惜包鱼儿早已料到他会如此,而在杨君山的灵识笼罩之下,他也根本无法隐藏他的行迹。

    杨君山一脚踏在地面之上,十余丈之外有一道人影踉踉跄跄的从虚空之中跌出来,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喝醉了酒一般。

    而就在此时,一柄短匕如同跗骨之俎一般追了上来,径直没入了拿到身影的背后,那人的身躯猛地发僵,随后便倒在地上抽搐,身下的鲜血如同瀑布一般流淌了出来。

    那柄短匕如同灵巧的鱼儿一般在半空之中轻跳,刀锋已经划破了那鬼族修士的咽喉。

    包鱼儿的身影这才在不远处显露出来,然而此时的包鱼儿却是满脸的欣喜之下,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那鬼族修士尸体跟前,掰开了他的手指,将一柄如同毛笔一般的鬼器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