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二十章 潜入(求订阅)

第六百二十章 潜入(求订阅)

    “小鱼儿,你还记得太泽妖王老巢之中的布局吗?”

    在离开了撼天宗与潭玺派众人之后,杨君山避过了他们的视线,头也不回的问道。

    “大概记得吧,不过我已经离开多年,这些年来太泽妖王不断扩张,他的老巢定然也已经大变,我只能提供一些要紧位置的方位,整个老巢就拿不准了。”

    包鱼儿的声音在杨君山身后低声传来,不过她却始终隐匿着自己的身形,这里毕竟距离撼天宗与潭玺派众人所在的方位不远,谁知道尝醴真人等人是否有秘术能够跟踪他的行迹,万一发现了包鱼儿的存在,一个与域外修士勾结的罪名按下来,杨君山可就说不太清了。

    远处,撼天宗与潭玺派众人一惊开始着手强行破阵,巨大的轰鸣声如同闷雷一般此起彼伏,剧烈的灵力动荡搅动起巨大的风暴向着四周肆虐,若非杨君山与包鱼儿两人本身都是真人级别修士,恐怕还无法在这等动荡之下坚持。

    “你真有办法破阵?”

    包鱼儿见得杨君山走过之后,路边时常有污泥从沼泽之下泛起,甚至涌起的污泥越来越深,渐渐的变成了湿土,甚至有石块的出来了,她晓得这是杨君山在暗中施展神通所致,于是便问道。

    “破阵?可没那么容易,这座妖阵看上去颇有精妙之处,威力直追宝阶大阵,虽比不得五行雷光宝阵,却也颇有借鉴之处。”

    杨君山一边走一边说,不时的会停下身来,查看这些从地底涌起的东西,同时手中还托着一只棋盘模样的东西,上面摆放着黑白两色的棋子,而且还不时的会放上或者拿下几枚,有的时候干脆停下身来,用随身携带的灵材布置一些东西,看上去与阵基有些相似,不过体积却要小了数倍。

    “那你这是……”

    包鱼儿不解的问道,要知道包鱼儿见得杨君山布下的几座小型阵基当中,自己已经搭进去了不少布阵器具和灵材,其中颇有不少品阶不低的灵物,这些可都是杨君山从自己身上掏出来的东西。

    “尽可能的削弱一些阵法的威力吧,这是在逼太泽妖王尽快亲自出手!”杨君山随口道。

    “为何要逼太泽妖王亲自出手?”包鱼儿打破砂锅问到底。

    “因为只有太泽妖王亲自出手之后,我们才可能趁着他无暇他顾的时候潜入到老巢内部中去!”

    杨君山再次在翻涌出的泥土之中安下了一座小型阵基,随后泥土合拢将阵基包裹之后重新向着地下缩回,随后污泥脏水便重新覆盖了这一区域,随后拍了拍手站起身来。

    这一路在沼泽之中行来差不多有数十里,在对这座妖阵有着初步的认知之后,杨君山已经布下了十座小型阵基,前后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而这十座小型阵基的作用只有两个,一个便是尽可能的削弱妖阵的威力,在撼天宗和潭玺派的压迫之下,逼迫太泽妖王亲自出战。第二便是辅助杨君山在这座妖阵之上开辟一个暗道入口,方便他潜入老巢内部。

    这便是阵窃秘术!

    “潜,潜入进去?”

    包鱼儿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问道:“你不是说妖阵极难破解吗?”

    杨君山笑道:“潜入进去可不意味着就能破阵,而且这一次也不过是出其不意罢了,而且这种手段也只能用一次,一旦有了防备,只需有人在潜入的过程当中稍稍变阵,那么潜入之人就会受到整座大阵的反噬,又或者在潜入的地点设下埋伏,只等着潜入之人来一个瓮中捉鳖,毕竟大阵的掌控权是在别人的手上。”

    说到这里,杨君山脚下猛然一跺,地面分明是烂泥和污水,可杨君山这一脚偏偏有一种踏在实地上的感觉,却偏偏没有半点污水飞溅,可整个沼泽地面却是微微一晃,紧跟着笼罩着整个妖巢的大阵剧烈的震颤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肥皂泡要破开了一般。

    “好,杨小友果然厉害!切金断玉斩!”

    尝醴真人长笑一声,身后突然有三道金光飞出,分别斩向妖阵不同方位,一举切入妖阵之中,原本坚韧的阵法光幕一下子变得异常脆弱。

    切金断玉斩,原镔玺派传承神通,宝术神通榜排名第一百一十九位,后镔玺派覆灭,宗门传承大部分为潭玺派所得。

    “混蛋!”

    一声嘶哑的怒吼从沼泽深处传来,一道流光如同一条长蛇在半空当中蜿蜒而行,到得近前的刹那,一道身影突然从遁光之中冲出,一柄长枪直取尝醴真人。

    “哈哈,太泽老妖,终于不做缩头乌龟了吗?”

    尝醴真人伸手一指,切入妖阵之中的三道金光瞬间挣脱,从不同的方位向着太泽妖王而来。

    与此同时,又有两道遁光急速追来,正是撼天宗的两位玄罡境修士王千真人和朱真人,两人与尝醴真人互为犄角,将太泽妖王围在了中间。

    “这次看你往哪里逃!”

    十余里之外,感受着前所未有的灵力动荡,包鱼儿道:“太泽出手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伸手一拉包鱼儿,两人居然就向着沼泽烂泥之中沉了下去。

    梦瑜县城,雄伟的城墙因为护城大阵的损毁而被域外修士打得千疮百孔,城中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可斗法所产生的灵力动荡却越发的弱小起来,可见此时县城的局势已经渐渐的被域外种族所掌控。

    灵童少年负手悬立上空,俯视着县城之中发生的一切,神色间显得极为平静。

    释族修士空连不知何时来到了灵童附近,低声道:“师伯,县城已经基本控制,不过山厉前辈仍旧在四处打杀,您看是否要劝上一劝,毕竟这些不再抵抗的人族未来有可能成为我七妙一脉信徒!”

    灵童不置可否,反而看向了旁边一位发髻高耸的冷艳女修,道:“幻娘道友以为呢?”

    “山厉是蛮族,这个时候挡他就是结仇,这满满一城的人族难道还能被他杀光了不成?”

    那被叫做幻娘的修士言语之中显得异常冷漠,对于县城之中正在发生的屠杀视若未见,反而又问道:“听说你想要去西山村?”

    灵童瞥了幻娘一眼,道:“不错,这西山杨氏曾数次坏本尊好事,本尊焉能视若未见!”

    幻娘神色不置可否,只是道:“西山杨氏有奇阵守护,大士要去还是有所准备!”

    灵童冷笑一声,傲然道:“纵然有宝阵守护又能如何?我等都知那杨君山已然随撼天宗去了南轩沼泽,没了这个聚罡境修士兼阵法大师,单凭他父亲一个化罡境的修士又能发挥得出那守护大阵的几成威力,可能挡得住本尊的大力佛掌?”

    幻娘眼皮一耷,道:“言已至此,大士谨慎便是,这里有一份名单,乃是幻娘这些年暗中渗透入西山村的棋子,如今梦瑜县已破,陈纪已死,幻娘任务已然完成,况身份暴露,身负重伤,已不宜在此多做停留,就此告辞了!”

    说罢,幻娘身形突然如同波纹一般动荡起来,而且也变得越来越淡,最终消失不见,而在县城一隅,在冲破了县衙守卫之后,徐磊等数名武人境修士此时仿佛同时收到了什么指令,尽皆向着城外而去。

    灵童尊者冷哼一声,并未在意幻娘所言,而是对空连吩咐道:“我听说人族县城之中往往有暗市存在?”

    空连大士连忙道:“师叔放心,弟子已经派遣了族人先行前往控制,县城的公库虽大部分落入幻娘手中,可真正的精华却在暗市,那山厉愣头愣脑只知打杀,如今这好处却都要落入咱们释族手中。”

    “不,”灵通尊者突然摆手,道:“这山厉蛮而不傻,未必没有想到我要欲做之事,这样,你亲自跑一趟,务必要将整个暗市的财富掌握在我们释族手中,如今梦瑜县已经打破,与蛮族的联盟已经没有了意义。”

    空连大士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声“是”,转身便欲离去,却不料灵通尊者又开口叫住了他。

    “回来!”

    灵童尊者神色一阵变幻,最终咳了一声,道:“如果那山厉想要强抢的话,告诉他,若能赶去西山村助本尊者一臂之力,不但暗市的东西可以分他三分之一,便是那西山杨氏也能让他烧杀抢掠个够。”

    见得空连略显惊愕的神色,灵童尊者不为所动,继续道:“一旦县城局势得到控制,你也尽快赶往西山村相助本尊者。”

    此时的杨君山根本不知道西山村马上就要遭遇域外修士的围攻,他与包鱼儿利用阵窃之处从妖阵之上打开了一道缺口,然后从地底悄无声息的潜入到了太泽妖王的老巢之中。

    “怎么样,还记得这里的大致布局吗?”杨君山低声问道。

    此时妖巢之中幸存的高阶妖修都已经借助阵法之力在外围阻挡撼天宗和潭玺派修士的冲击,只有一些个普通妖修来来回回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根本没有人知道已经有人潜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