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剧变

第六百一十八章 剧变

    里面当然不可能是天然的玉髓币,否则的话几百真玉髓币至少也相当于数条灵脉,那可就有些恐惧,可即便只是几百凝缩的髓币,那价值也是极高的,相当于数万晶币,便是在杨君山手中也足够支撑他数年的修炼。

    杨君山倒也大方,小木箱之中的玉髓币径直倒出了一半分给包鱼儿,剩下的则收进了储物戒之中。

    包鱼儿则有些疑惑道:“这些东西都算是紧要之物,可那蛇妖缘何不随身带在身上,而是放在这样一个除了隐秘之外,没有一丝防御手段的普通地穴之中?”

    杨君山则笑道:“或许这些东西原本并非那蛇妖之物,只不过是想要趁乱据为己有罢了!”

    包鱼儿若有所悟,道:“看来太泽大王的手下也有人起了异心!”

    杨君山却是仿佛回忆起了什么,问道:“小鱼儿,我记得当初咱们在南轩沼泽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你们称呼太泽妖王为青蛟王?”

    见得包鱼儿点了点头,杨君山神色微变道:“那这太泽妖王的本体当真是一只青蛟?”

    包鱼儿摇了摇头,道:“那可就不知道了,谁也不曾见识过太泽大王的妖身本体,不过大部分还是认为他只是一只蛇妖,人族修士也曾与他有过交手,不也认定他是一只蛇妖吗?”

    杨君山微微点头,可神色却没有了先前的放松,道:“走吧,接下来咱们躲起来看戏就成了,直到找到太泽妖王的老巢再出来露一面就是了。”

    包鱼儿则道:“要不咱们去沼泽深处的几处险地探一探,这沼泽之地虽然到处都是污泥烂塘,可也就是在这种环境当中才会适合一些特殊灵物的生长,这鬼面菇就是其中之一,虽说品阶算不上有多高,可对于普通修士而言还是颇有些用处的。”

    杨君山笑道:“说的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就在两派真人进入沼泽一天之后,早已经等候在沼泽东西两端的两派武人境修士开始杀入沼泽清剿,清剿里面的蛇妖、蛇兽之类。

    可也就是在两派修士开始大规模清剿南轩沼泽的时候,在西山村,负责监视徐磊的苏宝章得到了一个消息,先前刚刚来到西山村上缴税粮的徐李村村正与几个村落的村正共同组成了一个商队,前往梦瑜县城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中秋坊市大集去了。

    苏宝章皱着眉头道:“消息确定吗?组成商队的其他几个村落都有谁?”

    一位其貌不扬的杨氏子弟点头道:“千真万确,不过奇怪的也就是这几个村落连同徐李村在内,彼此都并不相邻,而且这一次组成的商队,各个村正几乎都将各自村落修为最好的人手抽掉了十之七八。”

    苏宝章越发的觉得古怪,但杨君山只是告知了他徐磊可能在修炼域外功法,他自己却并没有分辨域外功法的能力,总不会这几个村落都是域外修士布下的棋子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域外修士居然布局到如此地步,那可就真是太可怕了,原本杨君山坚持村落迁移重组,苏宝章还认为太过繁琐谨慎,如今看来却不由的暗赞杨君山的先见之明,这样一来可不仅仅只是防止其他家族势力的崛起,同时也能最大限度的限制域外势力的渗透,一旦域外势力起事,至少不会形成一呼百应的局面。

    苏宝章心思细密,又问道:“这些个村正之中,除了徐磊之外,可有杨氏亲自任命之人?”

    这名杨氏子弟想了想,道:“这个倒是没有,这些村正大多都是以前便担任村正之职。”

    苏宝章心情微微好转,可一个疑问随即又升了起来:“如果这些村落当中的修士的确有问题的话,那他们这么多人一起赶到县城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想要夺取县城?”

    一想到这里,苏宝章自己也难免被自己天真的想法逗笑了,如今县城之中可是有陈纪真人坐镇,更有两队梦瑜卫拱卫,此外还有没有撼天宗的内外们弟子听候调遣,几个村落的修士罢了,武人境修士加起来不过十几个,如何能夺得了县城?除非陈纪真人自己叛变了!

    想到这里,苏宝章心中又是一惊,因为徐磊修炼域外功法的缘故,他却是一直将这些人往域外势力棋子的身上想去了,却忽略了一个可能:要是这些人不都是域外势力的布局,而是陈纪真人刻意召集而去的呢?

    陈纪真人的老谋深算苏宝章自然是知晓的,否则当年撼天宗大厦将倾,他也不可能力保梦瑜县不失,而如今因为杨家的迅速崛起,撼天宗与杨家的关系虽说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和睦,可明眼之人都已经看到了双方潜在的几乎不可调和的矛盾,谁又能保证这不是陈纪真人在谋算着什么?

    突然间苏宝章又想到了徐菁,这个徐磊的未婚妻,现如今可不就在陈纪真人身边听用么,听说徐菁的老师陨落之后,又拜在了陈纪真人的门下。

    那名杨氏子弟见得苏宝章一时间有些走神,不由低声道:“苏师兄?”

    苏宝章回过神来,笑了笑道:“先把村里面与徐村正以及这几个赶赴县城的村落村正过从甚密的村民找出来,并暗中监视起来,一切等君山兄弟返回再说,同时吩咐下去,荒土、荒原两镇村落都要暗中加强戒备,家族暗堂的人全部撒出去,密切监视县城以及两镇的一切动向。”

    中秋之夜,南轩沼泽之中,轻车熟路的包鱼儿在一座烂泥塘之中有所发现,杨君山施展神通排干了里面的泥水,发现泥塘底部居然有几颗裹满了污泥,看上去如同烂树根一般的东西。

    “乌灵木,不曾想会在这里找到这种东西,只是此物剧毒,用之不易!”杨君山有些惊讶的道。

    包鱼儿则道:“此物我能拿来用,送我一根吧!”

    此物虽说罕见,本身品阶并不算高,且少有人能用,杨君山本身对于毒性有着极强的抗性,对此物并不是特别看重,当即便分了包鱼儿一根。

    “进入沼泽已经五天了,也不知道撼天宗和潭玺派是否已经找到了太泽妖王的老巢!”

    这几日从沼泽之中传来的灵力动荡已经越发的密集,而且也渐渐的集中,显然撼天宗已经锁定了太泽妖王的老巢所在大概方位。

    包鱼儿道:“你就这么一直不露面,恐怕会犯了众怒,依照我的记忆,太泽妖王的巢穴应当就在那个方向,不过那里定然防范严密,甚至有妖阵守护,想要打破可不太容易,太泽妖王也一定会以老巢的妖阵为依托,与两派真人对抗。”

    “妖阵?”

    杨君山顿时露出了兴趣,问道:“确定吗?”

    包鱼儿摇头道:“不确定!我已经十几年不曾踏足南轩沼泽,不过太泽妖王的确有布置妖阵的打算却是无疑的。”

    杨君山已经被勾起了兴趣,挥了挥手道:“走,看看去!”

    中秋佳节,梦瑜县城人潮汹涌,热闹非凡,梦瑜县不少村镇都有人前来参加坊市大集。

    陈纪真人少有的腾出了一段空闲的时间,带着徐菁兴致勃勃的在县城转悠,没有人知晓这个须发皆白,面容苍老的老者便是梦瑜县之主,撼天宗长老陈纪真人。

    夜色将暗,明月初升,县城之中不但没有冷清下来,反而变得越发的热闹起来,街道两侧张灯结彩,更有无数各种色彩的浮空灯从县城之中升起,将夜色照亮的越发璀璨。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乌云铺天盖地而来,瞬间遮掩了天空的明月和群星,阴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刮起,半空之中的浮空灯一盏盏熄灭,而后从半空当中栽落。

    突然发生的变化令原本喧闹的县城瞬间宁静了下来,此时正在一座酒楼上小酌的陈纪真人神色大变,向着身后的徐菁道:“传令县城戒严,梦瑜卫马上集结!”

    徐菁领命之后便向外走去,只留下陈纪真人仰头望着越发漆黑的夜空,神色间忧虑大起:“曲武山妖修已然南下,却忽略了北方的域外修士,失算失算,妖祸之盛遮掩了一切,可域外修士却不仅只有妖修,好一招引蛇出洞,那太泽妖王居然以身为饵,吸引了撼天宗和潭玺派十余位真人前去围剿,这还不是最令人担忧的,最令人担忧的却是此次剧变怕是域外修士不同种族之间的一次联合行动!

    以往域外修士名义上虽有合作,却往往各行其是,此次明显是一次有预谋的联合行动,而且至少到目前为止,域外修士谋算的极为成功!

    此时,在梦瑜县北部与瑜城所辖地域交界的荒野镇和荒丘镇,晨瑜县西北方向同样与瑜城交界之处,无数道遁光划过天际,数不尽的高大身影从密林、山丘之中杀出,两县临近瑜城地域的村落一时间哭喊惨叫之声动天而起,无数的火光腾空而起,间或夹杂着些许不太引人注意的灵力动荡,随即便又归于沉寂。

    几乎在同一时刻,一道道血芒、黑影分别从西侧与瑜郡交界之地,以及与镔州交界的东部边界杀入了玺郡腹地,潭玺派下辖势力范围内无数村落被夷平。

    在撼天宗与潭玺派联合十余位真人进入沼泽第五天,众位真人已经找到太泽妖王在南轩沼泽的藏身之地的时候,剧变在瑜郡南部和玺郡大部突然发生,几乎一半的力量被牵制在南轩沼泽的撼天宗和潭玺派一时间无法做出有效的抵抗,只能不断的后退收缩实力,大片的村落、乡镇被迫放弃,低阶修士损失无数。

    ————————

    今天几件事搅在了一起,弄得有些焦头烂额,先更一章,待会儿吃了饭再写一章,十二点前完成有点悬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