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全能(求订阅)

第六百一十二章 全能(求订阅)

    灵溢宗青榆真人父子之死在桑州修炼界引发了不小的波澜,毕竟一个是天罡境修士,乃是宗门中坚,另一个则为真传弟子,未来前途远大,据说此时甚至引起了灵溢宗道人老祖的震怒,可惜当灵溢宗的修士赶来的时候,原本的大战之地早已经被附近的修士探查过无数次,该有的痕迹也都遭到了严重破坏,失去了关于凶手的一切线索。

    事实上,在杨君山斩杀青榆真人之后,第一时间赶到大战现场的并非是附近其他宗门势力的真人修士,而是一个小小的武人境大圆满境界的修士。

    因为修为不济,齐师兄比红岚真人足足晚了三天的时间才赶到,可三天的时间过去,不但红岚真人早已经魂飞魄散,连青榆真人都已经跟着化为了灰烬。

    齐师兄二话不说,转身便向着桑郡方向回返,他要赶在青榆真人与红岚真人陨落的消息泄露之前返回红岚峰。

    青榆真人父子二人一死,他们留在宗门之内的各方面的资源势力,定然要被宗门内部瓜分,可等消息传开之后,至少也要在数日之后,偏偏此时红岚峰上的所有人都被派遣外出,正可方便齐师兄上下其手,特别是红岚真人从桑林峰上巧取豪夺的东西,首先就要尽可能的拿回来。

    当然,以齐师兄如今的地位,顶多也就是打打红岚真人遗物的主意,至于青榆真人,那他是想都不敢想。

    半月之后,只要不是特别最新于修炼的,灵溢宗上下几乎都知晓本派有一位天罡修士和一位真传弟子在外出时陨落,凶手至今不知何人。

    齐师兄很快便被宗门之人叫去问话,在去往刑堂的路上他还看到了其他几位分别向东北和西北方向追击安昊一家的红岚峰修士,其中就包括了龚师兄,不过这人数却怎么看都不对,似乎两股人马都出现了减员,也不知道是中途遭遇意外,又或者是听到红岚真人陨落的消息之后,干脆就不敢再回红岚峰了。

    这件事却是有些奇了!

    面对刑堂的询问,齐师兄倒是实话实说,而他也的确没有见到凶手的相貌,至于同安侠等人的矛盾,以及此行的目的,齐师兄都不曾隐瞒,在刑堂之中关了三五天之后,居然又被放了出来。

    齐师兄又一次感到了奇怪,难道就没有其他人对自己表示怀疑吗,毕竟这一次兵分三路追击的主意他也有参与,要是被人按一个里通外敌,居心叵测,致使宗门两位真人陨落的帽子,齐师兄便会死无葬身之地,别人不敢说,至少那位侯师兄当时看自己的眼神就不正常。

    然而在从刑堂出来之后,也正是因为见到了龚师兄,见到龚师兄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神色,齐师兄似乎明白了什么。

    杨君山在边境密林躲藏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完全恢复了体内真元之后,杨君山开始尝试着捕捉密林之中栖息的荒阶飞禽,杨君山还记得他曾经得到的千羽扇和百鸟裳两件法宝的传承,都需要尽可能高阶的飞禽翎羽。

    可正所谓终日打鸟却被鸟啄了眼睛,杨君山在接连猎杀了三只荒阶飞禽之后,终于被一对真妖境第三重,差不多相当于玄罡境修为的妖禽给盯上了。

    在密林之中被两只妖禽藉飞行之力接连追杀了三日,终于被杨君山逮到了机会,布下了一座简单的阵法,并引诱两只妖禽踏入了陷阱。

    离镜率先发难,一只妖禽被镜光一晃便在半空之中摇晃起来,而另一只则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激发的大阵笼罩,被杨君山趁机偷袭成功,在妖禽的尖叫声当中从身上撸下了一把翎羽,然后发动遁地灵术逃之夭夭。

    数日之后,杨君山安然无恙的返回了西山村,而此时安侠一家也已经早就安全到达,见得杨君山平安归来,安侠一家比之其他人反而都要激动。

    “骑乘?”

    一番寒暄过后,老杨与杨君山、安侠父子,再加上桑椹儿五个人来到了西山密室,而在这里安侠也告知了杨君山他们一家能够安然穿过边境密林的方式,那就是骑乘被驯化的蛮荒阶的飞禽,直接从边境密林上空飞过,这不禁令杨君山大为惊愕。

    “不错,这家宗门的传承极为隐秘,且人丁并不旺盛,一直便隐藏在边境密林深处少为人所知,以驯养猛禽为乐,危机丛丛的边境密林,对于他们来说,只要骑乘在巨鸟背上,越过密林的速度甚至比之真人境修士还要快得多。”

    杨君山问道:“那这家宗门叫什么名字,七姑父又缘何得见?”

    安侠瞅了一眼桑椹儿,道:“这就要与桑姑娘的父亲桑真人有关了,事实上真正与千禽门的修士有交情的乃是桑姑娘的父亲,我也是当年侥幸救了桑真人性命,在送他返回桑州的时候,才得以结识了千禽门的修士。”

    杨君山想了想,道:“姑父能否再与这些千禽门修士再联系上?”

    “怎么?”安侠微微一愣,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做一笔生意,从他们手中换取一些不同种类的蛮荒飞禽的本命翎羽。”

    杨君山又向几人大概讲述了他脱险的过程,尽管他刻意对与青榆真人大战的过程含糊其辞,其他人听在耳中却仍旧感觉惊心动魄,杨君昊更是愧疚道:“若非我等,几欲令四哥遇险。”

    桑椹儿却盈盈拜倒,道:“多谢四哥击杀红岚,我爹虽死于旧创复发,可实则却与那红岚真人在我爹病中之时百般骚扰大有关系,我桑林峰一脉皆恨不能食其肉扒其皮!”

    这桑椹儿不称道友,不称前辈,却与杨君昊一般,称呼杨君山为“四哥”,这明显是承认了她与杨君昊之间的关系。

    “桑姑娘不必客气,”杨君山摆了摆手,紧跟着又想起了什么,道:“对了,还有一些事情要向桑姑娘和十三弟你们二人请教,你们两个都是灵溢宗内门弟子出身,料想对于灵溢宗的一些宝物都有些见识,且帮我看一看手上几样东西都是什么根底。”

    说着,杨君山首先拿出了那只盛放了九颗桑葚的桑木灵盒,径直揭开了封印打开了盒子。

    “灵桑王树上结成的三百年桑葚!”

    桑椹儿掩口惊呼,而杨君昊却是满脸茫然。

    桑椹儿定了定神,解释道:“这三百年的灵桑王葚,每一颗当中都蕴藏着庞大的生机与灵力本源,炼化一颗至少也能够节省一名修士一年的修炼时间!”

    除了杨君山之外的其他人,闻言都是倒吸了一口气凉气。

    桑椹儿再看向杨君山的目光时便已经充满了惊疑,据她所知,灵溢宗的灵桑王葚只有天罡境以上的修士才有配额,杨君山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难道说他能杀得了青榆真人?

    事实上杨君山手中的桑葚却是得自红岚真人,她这么想却是歪打正着了,青榆真人的确是被杨君山杀了。

    而杨君山在极北冰原上见识过寒冰元气石,在凉玉山脉之中更是得到过天地间最为顶尖的灵珍之一的蟠桃果,那可是增加十年修为的灵珍,比这灵桑王葚要厉害十倍不止。

    杨君山“哦”了一声,将灵盒合上之后,随手放在一边,又从储物戒当中将那盛放着桑叶的九只袋子拿了出来,打开之后问道:“这些桑叶蕴含充盈灵力几不下于灵阶药草,不知有何用?”

    “灵桑王叶!这是灵桑王树上的叶子,与四哥手中的三百年桑葚同出一源!”

    桑椹儿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些东西在灵溢宗可以用来代替灵草炼制丹药,同时也可以用来饲养灵蚕,要知道灵溢宗的蚕丝法衣的品质在修炼界可是一等一的上好护身法衣。”

    “哦,用来饲养灵蚕!”

    杨君山看了看旁边一脸恍然,似乎在说“原来这就是灵桑王叶啊”的杨君昊一眼,继续问道:“饲养灵蚕?这一次倒是得到了十二枚虫卵,只是不晓得是否就是灵溢宗的灵蚕!”

    说着,杨君山将点缀着十二枚芝麻粒大小蚕卵的灵玉板拿了出来。

    桑椹儿在见到杨君山手中灵玉板的时候目光便是一亮,道:“呀,上品灵蚕的虫卵,这些虫卵在本宗也是品质极高的灵蚕了,若是能够培育成功,日后吐丝可用来织就灵阶上品的法衣!”

    杨君山闻言满脸惋惜道:“可惜咱们没人懂得饲养灵蚕,更不晓得该如何孵化虫卵!”

    “其实,”桑椹儿面带希冀之色,道:“要是四哥信得过的话,可以将灵蚕虫卵交给我来孵化并饲养。”

    杨君山目光一亮,道:“桑姑娘懂得饲养灵蚕?”

    桑椹儿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道:“曾得家父传授,略懂一些。”

    杨君山想也不想便将手中的灵玉板和九袋灵桑王叶交到了桑葚儿的手中,道:“全靠弟妹你了!”

    桑椹儿顿时羞得面色通红,而一旁的杨君昊也是神色大囧。

    桑椹儿连忙将手中的灵桑王叶还给杨君山,道:“四哥,灵桑王叶珍贵,只有王树之上才能长成,这十二颗蚕卵虽是上品,可也用不着如此品质的桑叶,只需在它们将来吐丝的时候放上数十片便足够了。”

    杨君山“唔”了一声,道:“看样子要从暗市之中购买一批普通的灵桑叶了,可惜灵桑树的种植也需要秘法,否则直接在这西山上栽上灵桑树便是!”

    “四哥,”桑椹儿小声说道:“其实灵桑树的种植我也会,甚至比养蚕还要拿手,而且灵桑树的种子我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