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零七章 青榆(求订阅)

第六百零七章 青榆(求订阅)

    桑州以桑郡为首,桑郡地位就如同瑜郡之于玉州,乃是整个桑州最为精华荟萃之地,如今自然是在桑州第一宗门灵溢宗的完全掌控之下!

    桑州多林木,桑郡蜘蛛则大多为桑树,在桑郡灵气汇聚之地,经常生长有灵桑树,所结成的桑葚、桑叶俱都含有充沛的灵力,不但是炼制灵丹妙药的绝佳灵物,同时也可以用来饲养灵蚕!

    这些灵蚕经过灵桑树叶饲养之下,吐出来的灵蚕丝则是用来制作上好法衣的灵材,而事实上灵溢宗所出产的蚕丝法衣在修炼界向来受到追捧,来自于凉州的那种以蛮荒兽皮所制成的法衣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可惜这件法衣有些陈旧,用来送人的话却有些过意不去,不过却要比杨君山现在身上穿的那件灵阶下品的冰熊法衣要好得多了。

    杨君山身上的法衣虽说也是灵阶下品,样式大小倒也合身,看着小巧,可事实上穿在身上整个重量却不下两三百斤,说是一件重型盔甲也不为过。

    而这件灵蚕丝衣却重若无物,穿在身上却同样有着不下于冰熊法衣的防御力,高下自然立判,更何况因为灵蚕种类的不同,不同的灵蚕丝所织就的法衣也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妙用,而冰熊法衣除了防御力之外的用途便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暖!

    见到灵蚕丝衣的时候,杨君山便有些后悔,以红岚真人这等有着天罡境老子的灵溢宗真传,身上铁定也有着灵阶法衣护身,否则也不会放着这件法衣收藏,可惜先前被杨君山的番天覆地印镇得成了一滩烂泥与土泥混在一团,现在更是那神通所形成的坑底连地下泉水都冒了出来,渐渐的形成了一座小湖,就更没出寻去了。

    到手两件灵器,这令杨君山精神大阵,要知道,在玉州修炼界,一些个非宗门出身的真人修士可能手中连一柄灵器都没有,向杨君山这般一身带着四件常用灵器的,更是绝无仅有,这红岚真人果真身家丰厚。

    唯一可惜的是,杨君山在强行拆解他手中储物袋的时候,却是因为里面的空间碎裂,使得不少东西被毁掉,除了这两件灵器之下,唯一剩下的便只有一只桑木制成的封灵盒。

    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好东西,该不会是些修炼用的丹药吧,不知道有没有宝丹!

    杨君山随手揭开了盒子表面上的封灵盒打开一看,随即在一蓬四溢的灵气当中猛地将盒子又合了上去,不但将封灵符重新贴了上去,更是又加了几道封灵手印上去。

    杨君山虽然只是瞥了一眼,但见到封灵盒中十二个格子当中空出来三个,剩下的九个则盛放着九颗硕大的桑葚。

    他虽然不晓得里面的九颗桑葚到底有什么奇妙,可其中蕴藏的精纯澎湃的元气却是做不得假,而且这九颗桑葚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极北冰原的寒冰元石,又像是凉玉山脉之中的蟠桃,里面的精纯元气更像是醇厚的本源之气,比之寒冰元气石稍显厚重,却远不如能够增加十年修为的蟠桃。

    杨君山有些后悔将这些东西拿出来晚了,否则当时询问一下杨君昊和桑椹儿,作为灵溢宗的内门弟子,即便是没有见过这等宝物,想来也应当有所耳闻才是,更何况那桑椹儿还是一位真人修士的后裔,见识与阅历应当远在杨君昊之上才是。

    收拾了到手的战利品,布下了元磁灵光阵,杨君山终于腾出余暇来全力炼化体内的追踪印记,这玩意儿存在于体内始终都是一个隐患。

    然而仅仅过了一天,沛然而恐怖的灵识便已经横扫这一片区域,带着无尽的悲伤与愤怒的青榆真人便已经赶到了!

    杨君山利用阵法竭力收摄自身气息,在第一时间躲过了对方灵识覆盖式的搜索,与此同时,也终于确认了追来之人果真只有一名天罡境修士!

    “你以为你能躲得掉?在本宗追踪印记之下,你就算躲在地底,老夫也能将他挖出来挫骨扬灰,以慰我儿在天之灵!”

    愤怒的咆哮声在天地之间回荡,在确认了这一片区域之后,青榆真人便开始仔细搜索附近的每一处所在,在这种情况下,杨君山的元磁灵光大阵根本无法隐藏!

    既然无法隐藏,那便主动出击!

    蛇脊弓引起三支三尺大箭,这是欧阳旭林在炼制蛇脊弓的过程当中,利用那条荒兽巨蛇骨的边角料支撑的十八枚三尺大箭,先前为救安侠一家而用掉了三支,如今面对青榆真人,杨君山一上手便是三箭齐发!

    弓弦震颤,三支大箭穿透空气引发的厉啸尚未传到青榆真人耳中,而三支大箭的本体便已经临身!

    “哼,雕虫小技!”

    青榆真人伸手一捞,三支带着强劲弓力的大箭居然就这般轻描淡写的被他抓在了手中。

    杨君山神色不变,对此似乎早有预料,在三支大箭落空的刹那,一条如同灵蛇一般的绳索已经穿过地面的草丛,悄无声息的向着青榆真人的脚下缠去。

    “难登大雅之堂!”

    青榆真人极近嘲讽蔑视的语气和神色,脚下一跺,无数的根须从地面下爬出,随后便与蛇绞缠住一团,尽管蛇绞因为自身品质,不断的将这些根须绞断,可这些草木根须却源源不断每个尽头,与蛇绞纠缠在一起,却是令蛇绞再无攻敌的余力。

    接连两次在青榆真人看来的骚扰不但没有取得优势,反而暴露了杨君山所在方向,很快便被青榆真人找上前来,眼见得眼前一片空旷,根本没有要找之人的踪迹,青榆真人第三次出言讥讽:“土拨鼠一般的家伙!”

    青榆真人扬手洒出一把松针,这些细小的松针在半空之中却尽数化作五尺长枪,且尽皆枪头朝下,一下子覆盖了整片地域,向着地面方向扎去。

    长枪距离地面尚有三丈距离,在一片方圆三十丈的范围之内的长枪突然尽皆调转了方向,向着旁边滑落的同时,一片片涟漪开始在虚空之中浮现,而其他方位的长枪则尽皆射入地底,炸开三尺深的土坑。

    “逮到你了!”

    青榆真人双臂一抬,地面无数根须长出,不断的在半空当中相互扭结,形成了两只巨大的根须之手,分别向着隐形的阵法护罩插去,而后双手猛然一分,居然就这样将杨君山用来遮掩大阵的元磁灵光大阵撕裂了!

    然而就在大阵撕裂的刹那,一道刺目的金色光芒突然从裂缝之中爆射而出,青榆真人双目一眯,居然有那么一瞬间出现了愣神,仿佛思维连同身体都被冻结了一般。

    杨君山精心算计的时机终于到来,山君玺从元磁灵光大阵之中高高抛起,带着万钧之力向着青榆真人头上砸落下来。

    然而就在此刹那,原本被离镜迷惑了神智的青榆真人双目突然一瞪,澎湃的灵识有如实质一般爆发,瞬间从离镜的禁锢之力当中挣脱,而后伸手一甩,一条晶莹如玉的长鞭伴随着一声脆响,向着头顶落下的山君玺上抽去。

    长鞭尚未临身,可尖锐的灵压已经令半空之中的山君玺开始震颤。

    杨君山双目顿时一缩,宝器,那晶莹如玉的长鞭是一件宝器,至少也是一件下品宝器!

    便在这时,一声虎啸突然从半空传来,一只巨大的虚幻巨虎法相在化作三丈见方的山君玺之上显现,不但稳住了摇摇欲坠的山君玺本体,甚至在接下来两件法宝的碰撞当中,力保山君玺并未落入下风!

    轰隆,如同半空之中响起滚动的闷雷,长鞭倒卷而回,山君玺同样翻滚着落入阵中杨君山的手中,在杨君山诸般算计之下,这出其不意的一击仍旧只能与青榆真人维持一个表面上的不胜不败之局!

    杨君山知道,接下来他的处境恐怕要危险了!

    抬头看去时,却见青榆真人同样隔着已经渐渐合拢的元磁灵光大阵看向他,这两位早已经在数日之前便隔空有过交手的对手,此时才真正的打量了彼此一眼。

    “阵法师?”

    青榆真人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阵法护罩,元磁灵光阵在元磁宝光神通的增幅之下,甚至能够直接影响到青榆真人的感知,他甚至无法分清眼前这座大阵到底是灵阶阵法还是宝阶大阵!

    其实杨君山也是在布置完元磁灵光大阵之后,这才发觉在阵中施展元磁宝光之后,居然能够直接将大阵的威力增幅到直追宝阵的程度。

    见得杨君山静静的望着他,以一个聚罡境的修为直面一位天罡境修士,这让青榆真人感觉自己的尊严仿佛受到了侮辱,真以为有一座大阵作为凭借,就能够拥有越阶挑战天罡境修士的资格了吗?

    青榆真人手掌一翻,杨君山原本平静的脸色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一位堂堂天罡境修士居然拿出了一张破阵符!

    青榆真人将手中的破阵符一抛,符箓化作一团灵光悬浮在他的头顶,而后青榆真人便施施然的走进了杨君山布下的元磁灵光大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