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六百零一章 背叛(求订阅)

第六百零一章 背叛(求订阅)

    “桑师妹,小师弟,你们两个想要逃到哪里去?”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戏谑声音。

    桑椹儿和安昊大吃一惊,安昊手头顿时凝聚起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就要向着门外打去。

    桑椹儿一把一把抓住安昊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口中道:“二师兄,你来这里做什么?”

    “哐当”一声,木屋的小门被击飞,马卫当先而入,而身后跟着进来之人却令桑椹儿和安昊的脸色一变。

    “大师兄,没想到你也……”

    马卫身后之人正是桑林峰一脉桑根生真人坐下大弟子的齐姓修士。

    齐师兄冷哼一声,指着地上的洞口,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逃跑吗,你们两个想要叛门而出吗?”

    马卫得意的一笑,道:“便知道你们两个没安好心,大师兄,我说的怎么样,老师果然偏心他们两个,这里的暗道你我有谁知道?要不是我拉着你一刻不停的监视两人的行踪,恐怕再晚一步他们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齐师兄冷哼一声没有多言,只是脸色此时异常难看,马卫朝着安昊二人冷笑道:“怎么,接下来还用我和大师兄叫人来吗?乖乖的跟我们走吧!”

    安昊双拳紧握,指甲已经插在了肉中,若非桑椹儿一只手死死的在后面抓着他的胳膊,他早就暴起发难向马卫出手了,即便是逃不出去,也不能让这个龌蹉小人得意。

    马卫好整以暇的欣赏着安昊的绝望和桑椹儿的惨然,正要准备通知其他人前来的时候,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一声闷响,马卫戏谑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艰难的将头低下去时,却见一根木刺正带着热腾腾的鲜血从胸口处透了出来。

    马卫张口想要叫喊,却感觉喉头根本无法发出声音,他艰难的想要转过头去,不料后背上突然传来一股力道,木刺从胸口退了回去,而他整个人却向前扑倒在了地上,整个人痉挛一般在那里疯狂的抽搐着,鲜血从身下向着四周流淌。

    事起突然,桑椹儿和安昊都惊愕的看向马卫身后的满脸冷漠的齐师兄,此时的齐师兄看向地上马卫的尸体时一脸的冷漠,目光扫过桑椹儿两个的时候同样还是冷漠,这哪里还是往日里那个唯唯若若,人云亦云的大师兄。

    “大师兄,你……”

    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言语,可说出来的语气却已经截然不同。

    齐师兄的目光看向眼前二人,桑椹儿和安昊从未见过齐师兄的眼神居然会有如此坚定的时刻:“你们要走我能理解,但桑林一脉永远都属于灵溢宗,且不能因为你们两个离开就该断掉,我虽不济,却也愿意扛起桑林一脉的传承。”

    齐师兄的言语当中直指两人这几乎就是背叛,桑椹儿和安昊一时间居然都无言以对。

    片刻之后,桑椹儿道:“大师兄,你杀了马卫,此时迟早会被红岚他们知道,不如你跟我们走吧,留下来太危险了。”

    齐师兄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道:“谁说马卫是我杀的,分明就是桑师妹你亲手所杀,不仅如此,我也被安师弟重伤,不过却侥幸逃得性命,昏迷了半日之后才醒了过来。”

    此时桑椹儿和安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齐师兄显然是要放他们离开,而且还要在离开之前还要他们配合着演一场戏。

    安昊挠了挠后脑勺,道:“大师兄,我可没把握将你打昏半天之后准时醒来。”

    齐师兄笑道:“你要下狠手自然最好,即便昏迷不到半日,我也会坚持到半日,所以你们的时间也只有半日,半日之后,我将亲自想红岚举报你们逃离的消息,并尽一切可能帮助红岚追杀你们两个,到时候能不能逃走就要靠你们自己了,如果逃不掉,相见之日便是决死之日。”

    安昊大吃一惊,道:“大师兄,你……”

    桑椹儿则面露感动之色,道:“师兄,这样会很累。”

    齐师兄笑道:“无非就是学狗一样活着,但灵溢宗桑林一脉会因我而存,我才是桑林一脉的大师兄。”

    桑椹儿和安昊向着齐师兄躬身为礼,齐师兄看向他们的目光却如同陌生人,安昊突然出手,齐师兄脑袋左边被狠狠的打了一掌,半边头发都被烧焦,齐师兄哼都没哼一声,整个人结结实实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走吧,我们只有半天的功夫。”

    桑椹儿跳入通道之中,安昊连忙跟上,在两人身形都没入通道深处之后,原本的通道四周都有无数的树根在蠕动,带动潮湿的泥土一层层的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

    桑椹儿在前边带路,安昊闷声跟在后面,安昊率先打破沉默,问道:“师姐,这通道的四周怎得全都是树根,看上去整个地下通道就跟用树根编织成的一般。”

    桑椹儿笑了笑,道:“这些树根其实就是桑林峰上漫山遍野的桑树林的根系。”

    两人边走边说,眼见的前面出现了光亮之色,应当是通道的出口处到了。

    这条地下通道的出口位于一片桑树林之中,当两人从树林之中出来的时候,安昊大致辨别了一下方向,此地距离桑林峰至少也有四五十里的距离。

    桑椹儿在出得洞口之后摸了摸项下的木雕项链,在两人走出树林之后,原本的通道出口出突然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儿洞口便被桑树根所涌动的泥土封堵了起来,让人根本看不出来此地曾经开辟过一个洞口。

    半日之后,桑林峰之上一座不起眼的小木屋之中,突然有一个半边脑袋都被打破的修士踉踉跄跄的冲了出来。

    奉命在桑林峰附近监视桑椹儿等人一举一动的红岚峰修士见状大吃一惊,几名修士连忙上前查看,却见那重伤修士满脸是血,见得其他人上前,急声到:“快,快带我去见红岚真人,他们,他们逃了!”

    那人说罢似乎体力不支,眼白一翻便又晕了过去,这个时候其他人才看清此人居然是原桑林峰一脉的大师兄。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齐师兄已经感觉自己的伤势似乎好了大半,连头上的伤口也不再疼痛,反而有一种清凉的感觉令他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同时也感觉到了两道如同实质一般的目光正盯在他的身上。

    “说说吧,他们两个是怎么在这么多监视下,不但能让马卫和你一死一伤,还能凭空消失不见的?”

    说话之人正是红岚真人,此时他的脸色看上去十分吓人,几名负责见识桑林峰一脉的修士始终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令红岚真人极为恼火。

    齐师兄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势已无大碍,见得又是红岚真人询问,急忙诚惶诚恐的站起身来,道:“师兄这边请,他们就是通过小木屋地板下的一处地下通道逃走的?”

    “地下通道?”

    红岚真人冷笑道:“整个木屋都已经搜了一遍,根本没有什么地下通道。”

    “这不可能!”

    齐师兄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木屋前,指着地面道:“这里,就是这里,当时这里有一条直通地下的通道,地上的这块木板还被拆了下来。”

    齐师兄说罢径直将那块木板掀开,可下面哪里有什么通道,根本就是一处普普通通的地面罢了。

    齐师兄似乎还不甘心,死劲儿的在那里跺了跺,可地面都被他三脚砸了半尺深的土坑,可除了露出一些被震断的桑树细小根须之外,哪里有什么洞穴。

    “这不对啊,明明有一座洞穴的。”齐师兄的脸上一惊渗出了冷汗。

    “哼,把你那块木板拿过来我看!”红岚真人突然开口说道。

    齐师兄不明所以,将木板交到红岚真人手中,却见一道浅绿色的真元罡气注入木板之中,就见得原本普通的木板之上居然出现了许多复杂的符纹纹路。

    红岚真人突然狠狠的将木板砸在地面上摔得稀烂,骂道:“灵桑王种,果然是王种,居然靠王种影响桑林地下根系,居然给我来这一手!”

    被两个武人境的修士给耍了,红岚真人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当即便撒向了其他红岚峰修士。

    “他们到底从哪里出得宗门,还没有查出来吗?”

    “师兄,两人可能是易了容的,毕竟本派对于进入宗门阵法的修士检查严格,而从宗内外出的,往往检查的可就疏忽了,那两个人可能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变幻了容貌之后轻易避开了宗门的检查。”

    说话的居然是半边脑袋还在被包扎的齐师兄,不过他说话时的条理极为清晰,推测极有道理,旁人闻言也纷纷点头认可。

    “哦,你伤势可还好些了?”

    红岚真人的关心令齐师兄受宠若惊。

    红岚真人笑了笑,道:“接下来他们逃出宗门之外,又推测他们会到哪里去?”

    齐师兄想了想,道:“自然是回家,不过桑椹儿的亲人只有一个,如今也已经坐化,而安昊则不同,他的父母健在,若是能够将这两人请到撼天宗来,料想出不得几日那安昊就会自个儿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