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求订阅)

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求订阅)

    杨君山将溪流谷灵玉矿脉的事情大致安排之后,便在杨君馨的主持下,有条不紊的展开了挖掘。

    杨家既然有意将势力扩张到荒沙镇,那么这条灵玉矿脉自然不会像景阳宗在凉玉山脉那般,对灵玉矿脉进行破坏性发掘,而是要细水长流,以求这条灵玉矿脉能够长时间的为杨家提供一定的玉币支撑。

    返回西山村之后,杨君山将灵玉矿脉的事情同杨田刚汇报了,杨田刚点头道:“一定要做好保密,这件事情很重要,一旦消息泄露,无论是撼天宗还是开灵派、天狼门,都不会放过这条灵矿,更重要的是咱们杨家进入荒沙镇的计划就必然会被打断了。”

    杨君山点头认同道:“我也是这么安排的,不过小妹在那里最多只是做好矿区发掘的准备工作,整个荒沙镇还需要她去勘测,因此不可能在那里多呆。”

    杨田刚点了点头,道:“嗯,这可是咱们杨氏掌控的第一座灵玉矿脉,自然要用最信得过的人,灵玉矿的主事可是肥差,既然是沁璋发现的溪流谷,那这第一任主事就让他来作吧。”

    杨君山笑道:“便宜这小子了,听说这小子距离武人境第二重只剩下了临门一脚,守着一座灵玉矿,两年的时间足够这小子进阶煞气境了。”

    父子二人刚刚决定了栽培这位杨氏后辈的决定,就看到杨君平远远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道:“发生大事了,晨瑜县那边撼天宗和潭玺派打起来了。”

    杨田刚和杨君山闻言都是一愣,两人脸上都出现了诧异之色,按照他们两个的推断,撼天宗在全面收复晨瑜县之后,最有可能进击的方向应当是怀瑜县才对,怎得会和潭玺派起了冲突,张玥铭的脑子被驴踢了吗?

    杨田刚脸色一沉,道:“毛毛躁躁像什么话,有什么话慢慢说,什么打起来了,因为什么,什么时候的消息,结果如何了?”

    杨君山看了老杨一眼,知道其实老杨自己也心急知道这些消息,便没有说话,而是等着二弟自己说。

    “先是潭玺派的颜沁曦把撼天宗的刘志飞给打了,紧跟着张玥铭去找场子,与颜大智大战了一番,两人将宝术神通都用上了,打得天翻地覆,最后张玥铭稍胜一筹。”

    杨君平说到这里,看了看杨君山,道:“哥,如今都传遍了,说这张玥铭乃是玉州修炼界第三代修士后起第一人呢!”

    杨君山皱了皱眉眉头,道:“别废话,接着说,接下来怎样了,两家宗门可有什么应对和反应?”

    杨君平自己讨了个没趣儿,“嘿嘿”一笑,道:“事情还没完,那张玥铭战败了颜大智,在返回晨瑜县城的时候,中途又被一个天罡境的域外修士给偷袭了。”

    “天罡境?”杨君山失声道:“那怎么样,结果呢,张玥铭逃走了没有?”

    “咦,哥,你怎么知道他能逃走,那可是天罡境的修士呢!”

    杨君平奇怪的问道,杨君山也不晓得为何,只是觉得一直以来他努力修炼用来激励自己的目标之一,便是这位未来撼天宗的“三杰”之首,直觉这样的人物不应该这么轻易就会中途陨落。

    果然,杨君平接着道:“我哥说的还真没错,这张玥铭被一位相当于天罡境的修士出手偷袭,尽管身受重伤,可偏偏最后居然逃得了性命,返回县城之后还说出了凶手的名字,据说是出自南轩沼泽的一位自称‘太轩大王’的妖修。”

    听得“太轩大王”的名号,杨田刚和杨君山父子二人又对视了一眼,杨君平看了看两人,问道:“爹,大哥,你们两个是不是知道那个什么‘太轩大王’?”

    张玥铭与颜大智一战更多的只是意气之争,而且两人也并未莽撞之人,尽管全力相争,却也并未生死搏杀,张玥铭虽然生了一筹,可颜大智也并未吃了大亏,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在返回的途中,张玥铭会被一位天罡境的妖修偷袭。

    撼天宗派驻晨瑜县的三位真人境修士,短短的时间内两位重伤,此事马上惊动了元磁山,据说青树真人曾亲自晨瑜县城询问,后来随着撼天宗的调差,此次与潭玺派冲突前后事情的原委也渐渐的被修炼界知晓。

    却原来是撼天宗收复晨瑜县之后,潭玺派也果真无意与撼天宗起冲突,只是派遣了颜沁曦这位新晋的真人境修士驻守边境加以历练,两派各自在边境巡守却也相安无事。

    可不料就在事情发生的一天之前,两派各有一位巡守边境的武人境后期子弟被杀,而且现场也都留下了对方修士出手的痕迹。

    这原本是一次再拙劣不过的嫁祸把戏,奈何双方驻守边境的真人都是心气高傲的真传弟子,尽管知晓事有蹊跷,可仍旧在相互嘲讽的过程当中激起了怒火,随即便有了第一战撼天宗刘志飞败于潭玺派的颜沁曦。

    紧跟着张玥铭与颜大智一战的意思就更多了!

    自从玉州修炼界各大宗门第三代修士陆续进阶真人境以来,关于第三代修士最强者的讨论便算得上是玉州修炼界的热门话题,其中撼天宗的张玥铭,潭玺派的颜大智,玉剑门的赢泪殇,玉霄派在东方珠之后又退出了真传弟子西门虎,景阳宗的魏武阳,诸葛名门的诸葛玄楼,天狼门的冰狼和开灵派的方栋等第一批进阶真人境的三代修士都是热门人选。

    不过这些人彼此之间极少有过交手,却因为有着各自的宗门背、景,谁高谁低一直争论不休。

    然而这些年来魏武阳身死,东方珠失踪,诸葛玄楼因为魏武阳之事深居简出,随着颜大智和张玥铭先后境界聚罡境,其他的候选者自然不被看好,有关玉州三代第一的争论便只集中在了这两个人的身上。

    至于杨君山,一个豪强家族子弟侥幸有些际遇,再加上攀附撼天宗之力得以进阶真人境,在当年天罡大宴上算是有所表现,可紧跟着外出凉州数年,在整个玉州修炼界销声匿迹,谁也记得他?

    至于如今同样进阶真人境第二重,因为没有背后势力张目,玉州修炼界甚至都不晓得有这么个人,而至于真正了解杨君山实力的颜大智、张玥铭等这些人,谁会没事了去吹嘘别人,再说自家宗门也不见得乐意啊!

    杨君山在玉州修炼界不是没有名声,不管怎么说也是玉州第三代修士当中那个第一批进阶真人境的修士,但也只是被认定为一个优秀罢了,至于争夺三代第一,给他个候选,他杨家受得起吗?

    颜大智与张玥铭这一战,可以说是直接决出了真正的玉州修炼界三代第一修士,而之后尽管被妖修“太轩大王”偷袭重创,可能够在天罡境级别的真妖境修士手中逃得性命,这更是坐实了张玥铭玉州第一真传的名声。

    杨田刚父子一直在关注着晨瑜县撼天宗与潭玺派事情的进展,尽管接下来撼天宗与潭玺派都保持了克制,并未让矛盾激化,可在听得完整的消息之后,两人不由的暂时松了一口气。

    尽管与二人所谋划的并不相符,可撼天宗在短短的时间内虽说收复了晨瑜县全境,可接连两位真传弟子被重创,再加上南轩沼泽天罡境大妖‘太轩大王’浮出水面,至少短时间内撼天宗不应当将注意力转回梦瑜县这边来才对。

    而就在梦瑜县杨氏家族秘密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之时,远在桑州灵溢宗的安昊却遭遇了大麻烦,他的老师,一位在灵溢宗的聚罡境边缘长老寿元耗尽坐化了。

    作为老师最后收入门墙却也是最为看重的关门弟子,修为已经达到了武人境大圆满,距离进阶真人境只差最后一步的安昊与他这一脉的几位师兄弟,在失去了老师的庇护之后,却面临着无法继承老师遗产,自身被降黜为外门弟子的危机。

    “怎么样,桑林峰的诸位师弟师妹,你们考虑的怎样了,只要桑椹儿师妹能够答应做红岚师兄的道侣,那么桑林峰的一切虽然仍旧会被收回,可诸位内门弟子的身份却能够得到庇护,日后桑林峰一脉也算有卷土重来的机会,想来桑师叔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

    一个神色高傲的武人境大圆满修士满脸“为你们好”的神色,可眼神之中却不是的闪烁着讥笑嘲讽之意。

    安昊激动的挡在一个柔弱的女孩身前,道:“我师姐不会答应的,红岚师兄的道侣这些年已经换了四个,那四个人是什么下场谁不清楚,我们宁肯降为外门弟子,也不会将老师唯一的骨血往火坑里推,龚师兄还是请回吧!”

    “师,安师弟,有话好商量,好商量,毕竟红岚师兄也是为我们桑林峰一脉好。”

    一个在场年纪最长的修士同样有着武人境大圆满的修为,只是此人此时脸上的神色颇为犹豫不决,不时的闪过愧疚的神色。

    “齐师兄,”安昊高声叫道:“你可是我桑林峰一脉的大师兄,那红岚安着什么心,你难道不知道吗?”

    龚师兄见得齐师兄被安昊说的神情狼狈,暗骂一声废物,接着便朝着桑林堂中另一个面色阴沉的年轻修士递了一个眼色。

    这名年纪的修士看向安昊的眼神充满了嫉恨,见得龚师兄的眼色,冷笑一声,道:“齐师兄是大师兄不假,可谁不知道你安昊才是老师真正心仪的衣钵传人,老师偏心,齐师兄精心服伺老师数十年,其他师兄弟哪个不比你安师弟入门早,可这些年来老师大半的心思都放在了你身上,哼,口口声声说桑师妹嫁给红岚师兄是火坑,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想要和桑椹儿师妹结成道侣的恐怕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