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吊打

第五百八十六章 吊打

    西山村外,王元的到来令杨氏上下如临大敌,对于王家这个鸠巢雀占,并最终逼迫杨家迁离故土的家族,杨氏上下都怀着敌视的情绪。

    然而如今杨家之中的两位真人一个也无,而刚刚进阶真人境的王元偏偏捡这个时候前来,自然是来者不善,可偏偏杨家这边还有一个数典忘祖之人,明火执仗的在村外大拍马屁,更是令杨氏上下觉得丢人。

    在王元真人境的气息降临的刹那,西山村的护村大阵早已经严密戒备,杨熙和杨田雷父子接到消息之后,迅速赶到村外,而此时苏宝章已经先一步来到村口与王元对峙了。

    见得不远处站在那里的王元,杨熙果真感受到了令人心悸的气息,于是低声向苏宝章道:“这王元果真进阶真人境,如今王家明显来者不善,可曾想元磁山传讯?”

    苏宝章脸上神色不变,微一点头道:“已经传讯撼天宗,不过尚未接到回复。”

    杨田雷冷哼一声,道:“撼天宗恐怕巴不得杨家与王家的仇怨越结越深,眼前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及时赶到?”

    杨熙嘱咐苏宝章,道:“老夫去会一会他,如今西山村便属你修为最高,又是老三的弟子,你且去西山上主持护村大阵。”

    苏宝章略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在杨熙向着村口大路中央走去的时候,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村口。

    “哈哈,原来是侄女婿前来,听闻侄女婿进阶真人境,这可当真是可喜可贺,不知王真人最近可好?”

    王元随意拱了拱手,道:“见过二叔,不尽想二叔居然亲自前来。”

    杨熙将王元脸上的嘲讽之意视若未见,“哈哈”一笑,道:“不知侄女婿今日前来有何贵干呐?”

    王元仍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微笑道:“前几日侄女婿与内子因琐事起了口角,田芳一气之下随着大哥返回了西山村,今日侄女婿前来便是特意接田芳回家。”

    “原来你当初打得是这个主意,这也是你们爷孙二人的算计?”

    一道声音从村口传来,杨田芳沿着进村的大路走向了村口,神色冷漠道:“你走吧,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我杨田刚姓杨,从今以后重归杨氏,与你们王氏再无瓜葛。”

    王元脸色一变,随即又挂上了一丝责问之意,道:“你这说的胡话,你我夫妻数十载,难道你舍得孩子?”

    杨田芳脸色剧变,神色间浮现出犹豫挣扎之色。

    杨熙见状连忙插话道:“侄女婿,今日杨家族长有事外出,既然事涉两家,我看还是改日等得族长回归之后再谈吧。”

    王元神色不悦,道:“如何便是两家之事,杨田芳乃是在下妻子,此乃我王家家事,不劳二叔您老人家费心,田芳今日定要随我返回青石镇不可。”

    杨家人,特别是老杨家的人,对于青石镇这个词特别敏感,尤其是当这个词从王家人口中说出来的时候,饶是王元如今贵为真人境修士,杨熙也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便在这时,早已经迎出村外,此时也被护村大阵连同王元一起堵在村外的杨田臣不干了,只听他道:“二叔你这就不对了,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三妹与妹夫成婚数十年,三妹自然也是王家的人,我看呐,王家的事咱们还是少参与,如今妹夫在村外已经等得这般久,我看还是打开护阵,让妹夫进村与三妹好好说道说道,毕竟让妹夫等在村外也太失礼了一些。”

    杨家四房,第二代之人按照总的排行来说,杨田雷行第二,杨田臣第三,杨田芳就排第四;如果单论大房的话,则杨田刚就是二哥,而杨田芳就成了三妹,杨田臣返回西山村之后,在人前人后便一直刻意只论大房的排行,疏远二房、三房、四房的堂兄妹。

    杨田雷在一旁早已经听不下去,忍不住站出来指着杨田臣怒喝道:“杨田臣,不要忘了你姓杨,难道你不晓得什么叫引狼入室?”

    杨田雷不吼还就罢了,这一吼反倒勾起了杨田臣的怒火:“老子自然忘不了自己姓杨,更忘不了当初在青石镇杨氏族人是何等薄情寡义!”

    杨田臣这一次反而有些不依不饶了,指着村口的杨家众人骂道:“想当初老子为了支撑起杨家,苦心孤诣要进阶武人境后期,你们可倒好,个个撇帚自珍,问你们寻求些物资资源便一个个推三阻四,如同割肉一般,令我进阶武人境后期一再被推迟,之后还是王家妹夫大力相助,这才好不容易将修为推升到武人境后期,哼,你们口口声声说不要忘了自己姓什么,可在我看来,你们这些姓杨的自家人还不如外人!”

    这家伙还有脸说当初,当初为了让他进阶武人境后期,杨氏家族的族人勒紧了自家的裤腰带,为他筹集了多少修炼资源,这家伙数次浪费了族人好不容易筹集而来的物资资源,不但没有丝毫愧疚,反倒将这当做理所当然,如今反而怪罪族人当初支持不利。

    杨熙气得浑身发抖,用手指着杨田臣,道:“你,你这是非不分的混账,大哥英雄一世,怎得就生了你这个孽种。”

    “好了,今天王某前来只为接走内子田芳,哪个有时间听你们啰嗦,废话少说,这护村大阵开是不开?”

    “好,我跟你走,现在就走,你也不必进村了。”

    杨田芳说罢便要向着村外走去,满脸的坚毅之色。

    “且慢!”

    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杨田芳愕然回头,却见韩秀梅从村里走了出来,只见她带着一丝讥讽的微笑看向村外的王元,道:“妹夫已经来了,就像大哥说的,要是不让你进村,那也不是我杨家的待客之道,既然四妹与妹夫只见有隔阂,那还是就在这里说清楚了,今后你们二人便也再无瓜葛。”

    杨田芳闻言连忙道:“三嫂,不能让他进……”

    韩秀梅伸手止住了她的言语,微微使了一个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这才朝着村外的王元笑道:“三嫂我这便吩咐放开阵法入口,请妹夫进村!”

    说吧,韩秀梅向众人示意,原本在村口附近的杨氏族人和西山村民纷纷离开,她也转身进了村里。

    见得村口突然一人也无,杨田臣有些忐忑道:“妹夫,你说他们会不会让你进村。”

    王元瞥了患得患失的杨田臣一眼,眼角的轻蔑之色一闪而逝,冷笑道:“今日这西山村我是不让进也要进,我倒要看看,没有了杨田刚和杨君山父子坐镇,这西山村还有谁能够挡得住我。”

    王元话音刚落,阻隔在村口的无形屏障突然开始消散,王元微微愕然,杨田臣则兴奋道:“开了,还真开了,妹夫,你……”

    王元伸手止住了他的言语,此时站在村口,他的脸色反倒有些阴晴不定起来。

    杨田臣道:“会不会有诈?”

    王元突然冷笑一声,道:“故弄玄虚罢了,我们走!”

    王元当先踏进了西山村,杨田臣见状连忙在身后跟上。

    而就在二人踏入村口的刹那,村口大阵开启的无形入口便即合拢。

    整个西山村一下子变得静寂的令人有些瘆的慌,杨田臣干笑道:“妹夫神威,这村里人被吓得却是都躲了起来,呵呵。”

    说罢,杨田臣突然感觉脑后似乎有人在吹着凉气,吓得他猛然一回头,身后却空无一物。

    杨田臣没来由的感觉心中一慌,他急忙转过身来要跟上王元,可不料身前那里还有王元的影子。

    妹夫刚刚明明还在自己身前来着,怎得转个身就不见了!

    杨田臣一下子着了慌,猛然间头顶一声霹雳炸响,他的脸色一下子惊得煞白。

    王元大步向前走去,可没走几步身后跟着的杨田臣便没了动静,转头看去时,却不知道杨田臣何时已经不见了。

    王元微微一皱眉,可他仍旧相信自己的实力,只要杨田刚父子不曾返回西山村,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阵法之类不过都是唬人的小伎俩罢了。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在他头脑当中闪过,一道冷风突然从他脑后响起,王元转身向后一劈,一道光芒切开迎面而来的冷风,将不远处的一座庭院斩做一片废墟。

    然而就在此时,头顶天空一闪,一道霹雳已经先雷声一步,向着他的头顶上落下来。

    这就是西山村的护村大阵?

    王元嘴角掀起一丝嘲讽,单手向着一举,那雷光落在他掌心之中却对他毫发无损。

    也不过如此罢了!

    王元神色间的嘲讽更甚,可不等他将举起的手掌放下,又是一道凉风吹拂,他突然感觉自己的下半身有些发凉。

    低头一看,就感到腰间一松,下半身的衣裤便向下掉落。

    王元神色一变,慌忙不迭的伸手要抓落下去的衣裤,这才突然察觉用来系衣裤的腰带已经断裂,断裂之处整齐异常,这腰带居然是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割断的。

    王元顿时心头大寒!

    先前的踌躇满志,进阶真人境后的骄横自信,一下子化作冷汗从后背上淌了下来。

    恰在此时,又是一道风声从身后传来,王元如同给自己壮胆一般大喝一声,一转身便将身后的一幢房屋推诚了废墟。

    可他的后背此时却突遭重击,“啪”的一声脆响,如同被甩响的鞭子,王元顿时被一股巨力带飞,后背的衣衫尽裂,皮开肉绽。

    而就在他落地的刹那,正巧头顶又想起一声炸雷,一道雷光将无力躲闪的王元劈得面目焦黑,口中鼻中尽皆冒着黑烟。

    “就这么简单?”

    一道声音在响起的同时,一道曼妙的身影从虚空之中显现出来。

    与此同时,一个身材高挑,纤细的身材却偏偏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少女也落在了说话的那个少女身边,看了看倒在地上头发倒竖,面目焦黑的王元一眼,轻蔑道:“还以为碰上一个真人境的修士会有多厉害,却不料是个银样蜡枪头,哎,也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回来,还得留着看家,无聊死了,等哥哥他们回家,到时候咱们联手去和荒沙镇的那头狗熊玩玩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