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倒吊(求订阅)

第五百八十四章 倒吊(求订阅)

    当确认自己手中的那块土坷垃一般的怪石居然就是道韵石的时候,饶是杨君山颇有城府,此时的神色也是阴晴不定,尝醴真人等人看在眼中,也只当他是被透露的这些消息给刺激的,全都没有在意,事实上颜沁曦缠着尝醴真人讲这些事情,也是小脸通红,恨不得自己就是道人境修士,能够参与到这样的大神通者之间的争斗当中。

    便在这个时候,孙真人神色一正,他接到了颜大智从幻雾空间之中出来的消息,潭玺派同样有着类似于撼天宗灵犀符的手段,更何况颜大智本人便是制符大家。

    众人循着秘术感应,一路向着颜大智所在的位置冲去,好在他出现的位置距离这里并不算太远,四人很快便赶了过来,而此时颜大智已经同附近埋伏的各派修士交手,尝醴真人冷哼一声,一马当先冲入包围圈之中。

    有尝醴真人这位天罡境修士震慑,接应颜大智的行动还算顺利,当杨君山第二个冲进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四周埋伏修士的退意,而颜大智此时的情形也远比杨君山当初出得幻雾空间的时候要好得多,只是在他身周有七八张已经被激发的残符。

    孙真人与颜沁曦随后赶到,众人联手很快便破除重围,远离了幻雾空间附近,并摆脱了追踪的眼线。

    “从里面得到了什么宝贝?”孙真人首先迫不及待的问道。

    颜大智的手中多了一颗灵珠,杨君山对这种灵珠极为熟悉,乃是记载宝阶以上传承才有可能用到的留影传承珠。

    尝醴真人等人自然也是识货之人,见得传承珠目光就是一亮,便听得颜大智道:“里面记载的不是神通,而是一种制作符箓的秘术,唤作《符剑术》,至少记载了两种宝阶剑术神通的符箓刻印秘术,和五种灵阶剑术神通的符箓刻印秘术。”

    潭玺派众人脸上喜色更甚,原本颜大智便已经是制符高手,再有这等秘术传承在手,其制符的水准必将更上一层楼,而且这种秘术传承不同于法宝,法宝最多一个人拿来用,用坏了也就没了,而秘术传承却能够让更多的人去练习,只要不是整个宗门覆灭,传承往往就不会断绝。

    这也是为何在修炼界,修炼功法传承往往排第一,神通秘术的传承排第二,而法宝之类的宝物只能拍第三的缘故。

    别看张玥铭从幻雾空间之中得到了宝器,论及实力的增长定然超过颜大智,可要是让两者换一换的话,撼天宗绝对愿意将手中的宝器换取潭玺派的宝阶秘术神通,宝器强的只是一个人,而神通秘术强的却是整个宗门的传承底蕴。

    成功接应出颜大智之后,尝醴真人果真拿出了两颗空冥石,然而他却只将其中一颗赠送给了杨君山,道:“小友助我等突出重围,这一颗空冥石便作为谢礼赠与小友,不过老夫虽添为潭玺派掌门,可宗门宝物却也不可随意处置,这另外一颗空冥石,就要小友拿等价的东西来换了。”

    颜大智见状有些不解,正要开口替杨君山说话,却见尝醴真人看向他的目光有些古怪,不由怔了一怔,便见得杨君山略微一思索,便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东西,道:“那前辈你看此物用来交换空冥石,如何?”

    尝醴真人双目一亮,道:“可是极北冰原的冰狐皮?好东西呀,杨小友倒是好运气,居然能够得到这等东西,据老夫所知,极北冰原上的冰狐可不是好猎的。”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晚辈只是侥幸罢了,这三张冰狐皮完全可以用来制作一件上品法衣,想来与前辈手中的空冥石价值相当。”

    这三张冰狐皮,杨君山原本是打算做成一件法衣,送给小妹杨君馨作为礼物的,现在为了空冥石,也只能讲小妹的礼物换一件了。

    孙真人闻言却有些不解,皱眉道:“上品法衣,品阶不过上品法器,虽说法衣的价值要高一些,可也比不过灵器吧,更何况还只是三张狐皮,并未做成法衣,可空冥石的罕有可是世所共知的,用三张狐皮换一颗空冥石,似乎有些不妥啊!”

    这一回不用杨君山解释,一旁的尝醴真人便道:“师弟你有所不知,这极北冰原的冰狐皮可不同于其他蛮兽狐皮,做成法衣之后,防护力虽只入法阶上品,却有其他诸多妙处,譬如隐匿气息,大幅增加遁术的速度,对于冰火之类法术有着天然的抗力,等等,论及价值,一件冰狐皮所制的法衣,还要在一些灵阶法衣之上。”

    说吧,尝醴真人仿佛担心杨君山后悔一般,将手中的另一颗空冥石直接抛给杨君山,然后又将三张狐皮丢给了颜沁曦,道:“曦儿,你进阶真人境之后,宗门还没有奖赏你什么宝物,这三张狐皮就是你的了,返回宗门之后,去寻你何师姑,要她给制一件冰狐皮的法衣出来。”

    颜沁曦结果狐皮,看了看尝醴真人,又看了看颜大智,最终又看了看杨君山,脸色微微一红。

    空冥石到手,杨君山也没有了留在此地的必要,随即便向着潭玺派众人告辞。

    临行之际,尝醴真人提醒道:“记得老夫之前说过的话,阵法成型之后,要尽快离开凉玉山脉,幻雾空间中的三十六件宝物恐怕已经快要被拿空了。”

    杨君山拱手谢过,又向着颜沁曦招了招手,随即转身离开了,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见得杨君山离开,孙真人有些不解道:“师兄又何必兜这么个圈子,两颗空冥石给他就是,不管怎么说,那小子不但助我等接应颜师弟,还曾经救了颜师弟父女二人一次,如此给一颗换一颗,却是显得小气了些。”

    尝醴真人“嘿嘿”一笑,道:“不这样,能从那小子手里得到冰狐皮这等稀罕物件?再说了,这冰狐皮又不是老夫自己要,而且老夫找了这么好的一个理由让他将冰狐皮送给曦儿,那小子心中巴不得怎么感谢老夫呢!”

    杨君山与老杨汇合之后,老杨便道:“刚刚得到了撼天宗传来的消息,说他们已经退出了凉玉山脉,要返回佳瑜县去了,并通知我们最好也离开此地,恐怕之后凉玉山脉之中会有大变。”

    杨君山点了点头,将尝醴真人的提醒也同老杨说了。

    老杨“啧啧”道:“道人境的大神通者?那可真就是神仙打架了,咱们也要尽快离开此地。”

    父子二人加紧布置牵引阵法,并将其中一颗空冥石作为牵引阵法的媒介,安放在阵法的核心之中。

    而就在杨君山父子将阵法布置完成的时候,远在梦瑜县的西山村此时正上演的一场闹剧。

    “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山,我们是杨氏嫡系子弟,这西山之上灵气充沛,可不就是为我们杨氏的嫡系子弟修炼所用的吗?”

    “就是,还要我们排队等候,整个西山村都是我们杨家的,我们自然是想什么时候去修炼,就什么时候去修炼,你小子一个外人,也敢管我们杨家的事情,活得不耐烦了吗?信不信等我二叔回来,一句话把你赶出西山村?”

    “不过是我杨氏的一个下人,二叔给你脸,名义上收你做弟子,还真就当自己有多了不起,连杨家的人你也敢管!”

    杨君璐与杨君凯兄弟二人连珠炮一般大声辱骂着西山脚下,挡在他们身前的苏宝章,此时已经有不少村民闻声而来,见得这兄弟二人嚣张的表现一个个眼神之中露出厌恶之色,可这兄弟二人犹自不觉,反而越骂越是起劲。

    苏宝章神色阴沉,要不是心中有所顾忌,这两个坑货以他刚刚进阶大圆满境界的修为,一个指头都能够打到他们十次,可现在他仍旧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冷声道:“不管是谁,想要进山修炼,除非是到了修为突破的紧急关头,否则都要按照顺序一个个来,西山之上灵脉供应有限,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进山修炼,这是西山村的规矩。”

    杨君凯恶声道:“什么规矩,那是西山村的规矩,不是我们杨氏的规矩,我们杨氏嫡系子弟怎么可能和你们这些泥腿子一般的规矩?”

    苏宝章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我这是为你们好,你们以为这西山是那么容易上的吗?”

    “呦,怎么着,这西山之上遍布我侄子布下的阵法机关,这老夫我自然是知晓的,今天老夫还就要跟我两个儿子上山,不但要借助灵脉修炼,老夫还要进灵泉密室,怎么着,你们发动机关把老夫父子弄死啊?”

    杨田臣大摇大摆的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见得苏宝章变了的脸色,得意洋洋的说道。

    苏宝章拦在前面,咬着牙道:“灵泉密室除非有族长和少族长的首肯,且修为即将突破或者达到武人境后期之后,才有资格进入,擅自进入者,死!”

    杨田臣大怒,道:“老夫今儿还真就要上山,有本事你小子就把老夫杀了,不杀老夫跟你姓!”

    “杨田臣,你犯什么浑?”

    杨熙和杨天雷终于赶了过来,这些日子以来杨熙父子都刻意避开了杨田臣,任由他在村里胡闹,可今日他要强闯西山,这父子二人知道避不过了,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杨田臣见得杨熙父子二人,稍稍收敛了一下,冷哼道:“你们父子两个也要出头吗?别忘了,现在杨氏我我们大房的人当家!”

    杨天雷神色间怒气一闪而没,杨熙上前劝诫道:“老大呐,你想要上山?山上布满了阵法机关,可你知道这些阵法机关都是自行运转,没有族长父子的允许,别看你现在修为达到了武人境后期,强行上山那就是个死,阵法可不认你姓不姓杨!”

    杨田臣可不傻,他自然晓得西山顶上的灵泉密室他是没本事进去的,刚刚不过是为了在众人面前耍威风罢了,此时杨熙给了他台阶,自然就坡下驴,道:“这个老夫自然知道,只是气不过一个外人也敢管我杨家的事罢了,灵泉密室去不了,但我这两个儿子要去山脚下开辟的闭关密室当中修炼,要是还有人敢阻拦,就别怪老夫不客气,我还就不信了,身为杨家嫡系子弟,借助家族灵脉修炼还需要排到外人的后面去!”

    苏宝章大怒,上前一步就要阻拦,不料这个时候他突然一愣,耳朵微不可查的一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说什么,于是便冷哼一声,铁青着脸让开了进山的通道。

    杨君璐兄弟二人顿时大喜,得意洋洋的朝着四周围观的西山村民看了一眼,其中不乏众多杨氏之人,随即便趾高气昂的向着山脚下走去。

    好像有微风轻拂,山脚下一条必经之路旁已经长成三丈高的小杨树的枝叶发出欢快的轻响,兄弟二人嘻嘻哈哈的走到杨树下的时候,脚下突然一紧,随即便在二人的惊慌乱叫声当中被倒吊在了树上,两人想要运转体内灵气,却发现修为早已经被禁锢,只能吱哇乱叫着向杨田臣求救。

    那条小路距离入山通道并不愿,杨君璐兄弟二人的遭遇自然被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

    杨田臣早已经暴跳如雷,大声道:“是谁,谁敢禁锢我两个儿子,放下来,把他们放下来!”

    杨田臣猛然间转身望向苏宝章,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杨氏嫡系子弟,好哇,你们这是要阴谋对付我们杨家对于西山村的统治,你们绝对有阴谋!”

    “禁锢他们两个的是我!”

    一声清越的声音突然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之中。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从西山之上缓缓走了下来,走到杨树之下,轻轻的拍了拍树干,四周的威风仿佛加大,杨树的枝叶发出欢快的响声也更大了。

    少女面容清秀而冷艳,话语从她的口中吐出来,就像是一个个的冰豆子,干脆而又冷冽:“我是杨君琪,同样是杨氏嫡系,同样是长房子弟,杨氏族长便是我亲二叔,族长定下的规矩:进山修炼,只分先后,不分嫡庶,违者家法伺候。怎么,大伯你对族长的话有不同意见吗?”

    不知道为何,杨君琪分明只是一个晚辈,可她身上那一股不带丝毫感情的冷冰冰的气质,却是令杨田臣一时间有些心怯。

    他想要冲进去救自家儿子,可却没有那个胆量,最终遥遥指着杨君琪,道:“他们可是你的堂哥,有本事你就把他们两个吊死!”

    接着杨田臣的手指朝着在场的所有人划了一圈,色厉内荏道:“你们等着,你们都等着!”

    说罢,也不管两个被倒吊在杨树上的二人,居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

    写的多了一些,上传的痴了半个小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