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杀僧

第五百五十六章 杀僧

    四名域外修士选择的进山路径各不相同,而杨君山最终却是选择跟在释族修士圆永的身后。

    四名域外修士当中,若论修为,当属巫族修士兰英最高;可给杨君山感觉最不好对付的,却是蛮族修士老毒。

    至于释族修士圆永和魔修贾和,两者修为相若,而且与杨君山的修为也相差仿佛,而且也是杨君山最为熟知的域外种族。

    而与魔修赤裸裸的作恶相比,杨君山对于释族七嗔一脉的伪善则更为厌恶。

    桃花障所形成的红雾虽然隔绝人的视线,侵蚀修士的灵识,可在杨君山的广寒灵目之下,却能够在红雾山中看穿数十丈的距离,圆永的踪迹一直都不曾摆脱杨君山的追踪。

    四周都是或粗或细,或高或矮的桃树,每一颗桃树上面都开满了鲜艳的桃花,浓重的桃花瘴雾越是靠近满树的桃花,色彩就会变得越发的妖艳,妖艳的让人有一种想入非非的感觉。

    桃花瘴毒,奇/淫!

    圆永显然没有想到有人会冒着被桃花瘴毒侵蚀的威胁进入红雾山来追踪他的行迹,以至于当杨君山出手的时候,完全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依靠广寒灵目不受桃花瘴气阻隔视线,杨君山轻易的绕到了释族修士圆永的身前布下了埋伏。

    当圆永走到一片空地上的时候,突然感觉头顶有异,猛然抬起头来看的时候,却见半空之中瘴雾如同开了锅的热水一般向下翻腾,一枚巨印突然破开瘴雾向着他的身上压下来。

    圆永双目圆睁,暴喝一声,紧跟着双腿撑开身躯一蹲,双手向着托举,身后顿时有一道圆睁双目的巨人法相成型,身形动作与圆永一般无二,只是模样看上去模糊异常。

    那巨大的法相于半空之中猛然撑住了压下的山君玺,覆地印的巨力透过法相直接作用在地面之上,无数的土浪向着四周炸开,整个地面在圆永的脚下下陷了一丈深。

    可就在圆永的神通法相堪堪抵挡住山君玺的刹那,整个地面突然一阵摇晃,勉力支撑的圆永顿时站立不稳,脚下一个踉跄,身后的神通法相也跟着摇晃,山君玺的印面光芒大盛,神通法相的两只元气巨手登时崩溃。

    失去了支撑的山君玺再次镇压而下,圆永急忙调动体内佛元,可不料地面突然塌陷,一道巨大的裂缝向着两侧撑开,圆永脚下一空,整个人便向着裂缝当中掉落。

    直到这个时候,圆永若是再没有察觉到是有人故意再次伏杀他,那他可就当真是死不足惜了。

    千钧一发之际,圆永脚下临空虚踏,一朵朵元气莲花在他脚下盛开,让他在地面合拢之际脱身离开,可身后的神通法相却因为失去支撑而被落下的山君玺一举压垮。

    神通法相被破,使得圆永体内佛元消耗甚剧,就连本源舍利都受到震荡,尽管他暂且脱身而出,可整个人看上去神色苍白,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是何人偷袭贫僧?”

    圆永口中突然爆喝,一道无形的波浪从口中冲出,身前的草丛矮树尽皆向前倒伏,如同狂风过境,无数的花瓣簌簌而落,仿佛下了一场粉红色的花雨。

    可圆永的眉头很快便皱了起来,他这一吼实际上却是为了寻找暗中潜藏之人的位置,可对手似乎对于他的手段极为了解,却是让他的打算再次落空。

    圆永的脸色突然一变,猛地转过身来,可身后只有红蒙蒙的雾气和在雾气的掩映之中出现在影影倬倬的桃树轮廓。

    越是找不到对手的踪迹,圆永脸上的疑惑之色便越发的沉重,渐渐的便演化成了一丝惧意,带着一丝慌张怒吼道:“兰英,我知道是你,别以为换了一些手段就能够瞒得过贫僧,只有你能够在这片桃林之中潜藏自如,不被人发现!”

    圆永的话音刚落,脚下双足突然一紧,圆永神色大变,正想要挣扎的时候,突然一股巨力从地底传来,惊恐的额叫声戛然而止,圆永整个人居然被拽进了地下。

    一声声沉闷的响声从地下传来,桃林中的这一片地面的土层如同波浪一般起起伏伏,整个地面松软的人一脚踏去都能陷入一尺深,间或有一声爆响传来,地表的土层顿时如同喷泉一般炸起数丈高的土浪。

    片刻之后,一切声息突然消失,整个林间又恢复到了静寂的状态,一个人突然从那篇松软的地面浮起,左右两手各抓一物,左手中是一只铜钵,而右手则是一颗琉璃状的晶体,正是释族修士圆寂之后往往会留存的舍利。

    舍利就相当于释族修士的传承玉板,乃是释族神通传承的载体,外族修士即便是得到了舍利,也不可能得到释族的传承。

    不过每一颗舍利之中都留存有坐化的释族修士的一丝灵性,这一丝灵性因为颇有用处而往往引得他人觊觎。

    至于那一尊铜钵,却是那圆永的随身佛器之一,不过之前双方的交手太过迅速,那圆永甚至没有来得及祭出,随后便被杨君山拽入地下,更是完全被杨君山压制,这尊铜钵虽然派上了用场,圆永却只能用来全力防守,可最终还是被杨君山击杀。

    佛器虽不能被人族修士直接拿来使用,可本身却与人族修士的法宝有着颇多相似之处,杨君山记得后来曾经有炼器大师将之改造之后,也可勉强作为法宝使用,不过威力比之同阶法宝却要略逊一筹。

    不过圆永的这尊铜钵其实也是他的储物法宝,里面有着圆永收集而来的各种修炼资源,杨君山虽然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却已经发现了数件在修炼界极少出现的灵材,不仅暗自思忖,莫非这些东西是这圆永在降临修炼界之前,从域外世界所得之物?

    这红雾山虽大,而且杨君山也刻意将圆永拽入地下,将双发斗法的动静减弱到最小,可他还是不敢确信在击杀圆永之后不会惊动其他人。

    特别是两人斗法之时,圆永一度认为杨君山是他的同伴之一的巫族修士兰英,而且通过圆永之口杨君山还得知,这兰英似乎有着能够借助树木潜藏行迹的手段,这让杨君山不由想起了进入凉玉山脉之时,曾经遭遇到的那三个巫族句芒部落的修士。

    杨君山不敢在此处多做停留,也没有沿着圆永的方向继续向红雾山顶而去,而是先绕着山脚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这才向着山顶而去。

    果然就在杨君山离开之后不久,附近的一株桃树突然无风自动,而后数枚桃树叶自行飘落,向着桃林中的那片空地的不同方位落下。

    片刻之后,这几枚落在地上的树叶突然又无风飘起,返回到了原本的那颗桃树枝上面,而后整株桃树都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枯萎掉了。

    而在枯萎的树干变得腐朽,渐渐变得无法承受桃树本身力量的时候,整棵桃树突然垮塌,“咔嚓咔嚓”的声音顿时惊起了一只不知停在那一株桃树上的啄木鸟。

    “扑棱棱”,啄木鸟振翅飞起,在这万籁俱静的树林之中显然异常诡异,弥漫着桃花瘴毒雾的红雾山中居然还有其他生命的存在。

    的确还有其他生命的存在,这等诡异的情景杨君山虽未见到,可他马上便遭遇到了其他荒兽的袭击,而在遇袭的一刹那,杨君山同样在惊叹,在这毒雾之中果真还有其他生命的存在。

    杨君山同样走进了一处陷阱当中,浓密的瘴雾削弱了他的灵识感知,待得他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出现在他的头顶之时,抬头却只看到一只巨口向着他的头顶吞来。

    那近在咫尺的巨口中喷出来的腥气不但令人作呕,而且还有着令人晕厥的毒素。

    杨君山的“缩地成寸”神通甚至都只来得及施展了一半,整个人的身躯便被神通带动向着远处翻滚而去。

    身后传来一声闷响,似乎是在巨口咬空的声音,可杨君山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危机并未解除,一股寒意直袭他的背心。

    杨君山甚至来不及站起身来,索性直接一头扎进了地底,随后有一物如同长枪一般直刺地底。

    数丈之外,杨君山刚刚从地下钻出来,一摸身后的衣衫,正有两个被刺穿的孔洞,若是当时他躲入地下再稍慢半分,恐怕就要被刺穿了身躯。

    可那暗中的偷袭者似乎与杨君山颇为有缘,施展的手段也是环环相扣,尚未等杨君山喘过一口气来,一股劲风已经横扫而至。

    不过这一次杨君山已然有了准备,单掌朝着劲风吹来的方向虚劈,一道凛冽的刀芒飞斩而出,远处红雾之中传来一声利刃入肉一般的闷响,随即一股巨力传来,杨君山整个身躯不受控制的向后飞退了十余丈,这才站稳了身躯。

    暗暗平复了体内动荡的真元,杨君山终于有空闲查看到底是谁在暗中偷袭,却见红雾之中,一条几乎有大腿粗细的巨蟒长长的身躯正在数株桃树林的枝杈间游走,油绿的双目如同两盏鬼火,仿佛也能穿透浓密的红雾,看到杨君山此时所在的位置,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