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五十一章 三芒

第五百五十一章 三芒

    以前的凉玉山脉,因为其太过雄壮高耸,即便是有瘴雾遮掩,又有云气笼罩,也很难完全将这样一条绵延上万里甚至更长的庞大山系完全覆盖,然而今日即便是杨君山到得山前,明知两三里之外便是高峰密林,可眼前却是朦朦胧胧一片,目光丝毫不得极远。

    杨君山双目微微泛白,仿佛在眼球之中扑上了一层白霜,而后眼前一片雾蒙蒙的景象便完全被洞穿,仍旧是山高林密,可在杨君山看来,眼中的景象似乎太静了,似乎缺少了一些什么!

    杨君山没有迟疑,脚下的遁光闪烁,片刻的功夫便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再次沿着上一次进山的路径前行,杨君山的速度极快,而且或许是因为之前地动之后的兽潮带走了山林之中的禽兽,沿途也不曾向上一次那般到处都是潜在的危险。

    不过想到兽潮,杨君山突然明白了过来先前的那种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了,那就是这无边无际的山林此时看来似乎缺少了生机,兽潮或许会带走山林中大部分的禽兽,可总也不会将所有的鸟儿、虫儿全部带走,可如今杨君山在山林之中行进大半日的功夫,却从未听到一声鸟叫,一声虫鸣,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好在还有山风,密林之中十数丈高的巨木比比皆是,山风过境,却只有头顶的树梢在晃动着发出怪啸,反倒更加深了林中那种诡秘,甚至有了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

    杨君山在林中快速闪烁的身形突然一顿,原本下一步就要落下去位置突然“嗖”的一声被三根树矛插进了地面三尺深。

    杨君山面色不变,原本已经停顿的身躯又毫无征兆的向着侧面飞纵了十余丈,而他站立的位置再次插上了三根树矛,而且从林中飞出的树矛根本没有间断,一路追着杨君山的身形而去,直到杨君山突然躲到一株两人合抱的巨树之后的刹那,三根树矛随即一举洞穿了巨木,而从洞穿的孔洞当中却再看不到杨君山的身形。

    三名身形明显比寻常人壮硕之人从林中闪出,然后从不同的方向向着杨君山所在的巨木位置包抄过去。

    这三人两男一女,身着粗布衣衫,面目粗犷,即便是那女子看上去也是一身的狂野气息,三人联手而为,看上去默契十足,向着杨君山消失之地包抄过去的时候,杀气腾腾却又谨慎十足,就如同正在狩猎的猎手一般。

    三人当中的女子在行进过程当中,手掌向着身边的一棵树上随意的一抚,随即脸上一惊,朝着左边的男子道:“青芒小心,在你那边!”

    左侧那男子原本的注意力都在防备躲藏在巨木之后之人,听到同伴提醒顿时吃了一惊,脑后随即束着长发的一根藤条突然急速生长,无数的枝蔓挡在他身周,就像是一座巨树牢笼,将他护在了当中。

    那叫青芒的男子反应不可谓不快,可随即便有一股巨力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将这座树藤枝蔓编制而成的牢笼砸的粉碎。

    那个叫青芒的男子脸色大变,不过此时他的腰间却被一根树藤缠着飞退,若非刚刚同伴出手相助及时,恐怕自己连同那个守护自己的树藤牢笼都要被人砸扁了。

    一枚巨印从断折成了一堆柴火的枝条当中倒飞而回,一只手掌从一处远离先前那根巨木的一颗大树之后伸出,将落下的巨印接在手中。

    随后杨君山人便从这颗树后走了出来,远远的看向了惊魂未定的青芒,以及赶来与他汇合的两名同伴。

    “巫族?”

    杨君山看了看三人的打扮,又感受着先前三人出手时的气息,皱了皱眉头道:“句芒部落?”

    青芒有些不知所措的转头看了看两名同伴,另外一名难修上前一步,道:“你是谁,如何知晓我们底细?”

    杨君山笑了笑正要说话,中间那名女巫修士突然“咦”了一声,道:“他身上有本族之人特意留存的气息,看来曾经与本族某些修士颇有交情。”

    “那又如何,兰芒,不要忘了这一次我们的任务。”说话的那名巫修仍旧对于杨君山抱有极强的戒心和敌意。

    尽管如此,说话的那名巫修原本的杀气却是收敛了许多,望向杨君山道:“退出凉玉山脉,否则即便是你曾经得到了本族一些人的友谊,我等也不得不对你下狠手了!”

    杨君山却颇为玩味儿的看着三人,道:“凉玉山脉这么大,即便是从这里退出了,还可以从其他的地方进来,就凭你们三个能守得住?”

    “其他的地方我们不管,你若有本事只管去闯,但这里却是我们警戒的地方,想要从这里通过却是不行!”那名巫修语气仍旧决绝。

    不过杨君山却从他的言语当中听出了其他的消息,道:“其他地方?这么说其他地方同样有人如同你们一样在阻挡他人进入凉玉山脉,看样子不仅只有你们三个,甚至不仅只有你们巫族,这莫不是域外修士的一次联合行动?”

    这一次不但是说话的那名男巫修变了脸色,就是那女巫兰芒和差一点死在杨君山手中的青芒也一下子重新变得杀气腾腾,三人显然没有想到杨君山只是从他们的言语当中就猜破了他们当成隐秘的事情。

    “凉玉山脉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值得你们域外修士不同的种族之间居然选择了联手?”

    “你找死!”

    那为首的巫修爆喝一声,其他两位巫修也同时出手,这一次杨君山却是看得清楚,三人手掌当中的一截寸许长的仿佛随手扳断的枝桠突然开始生长,眨眼间就长成了一根五尺长的树矛,随后随着三人投掷而出,这三根树矛在树林当中划出一道长长的绿芒,却不曾带起丝毫声息,封锁了杨君山躲闪的方位,甚至杨君山还能感知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已经将他锁死,哪怕他能够避开这三根树矛,接下来也会连续不断的被三人的飞矛射杀。

    杨君山不欲与三人过多纠缠,更不愿就此与巫族之人结怨,朝着三人冷笑一声,脚下突然一空,整个人一下子没入了地底。

    三根树矛自然射空,大半扎入地底。

    “遁地神通!”

    那为首的巫修一声惊呼,人已经飞纵而至,随即手掌向着他投出的那根树矛一握,那根插入地下三尺的树矛顿时有一团绿光闪烁,上面顿时有枝桠生出,一片片的叶子随后在枝桠上生长,只是刹那的功夫,这根树矛居然就长成了一颗小树。

    当然,这名巫修施展这一道神通可不仅仅是为了长成一颗小树,地面上突然有一根树根状的藤条伸出,然后如同一条蛇一般扭动了起来,随即便又扎进了土中。

    “虎芒,不要找了,那人已经从地下遁走了。”

    那名叫虎芒的为首修士闻言向后看了一眼,正看到兰芒将手从一颗巨树的树身上收回。

    虎芒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将握在小树上的手收回,那一抹流转在树身上的绿色光华顿时消失,原本已经长得郁郁葱葱的小树立马开始枯萎,随即又被虎芒一把从地上拔出扔在了地上,根部带起十几根指头粗的树根,而且这些树根都已经崩断,埋在地下不知道有多长。

    “算这小子跑得快,下次遇上定不叫他好过!”虎芒狠狠的说了一句。

    女巫兰芒道:“算了,此人好歹也与我巫族颇有渊源,就放他过去就是了。”

    虎芒犹自有些愤愤,道:“我等奉上巫大人之命,再次阻拦进山的人族修士,不曾想一开始便失手,时候如何与上巫大人交代?”

    “此人已经手下留情了!”

    兰芒见得虎芒仍旧有些不依不饶,干脆道:“要是那人真存了杀心,你以为我能救青芒出来?此人厉害,如果我们三个单独,不,哪怕任何两个遇到他,都不要主动挑衅,我们不是他对手。”

    虎芒神色仍旧有三分不服,可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

    兰芒见状道:“继续警戒吧,人族修士的反应比我们想象当中的要快,恐怕马上就会有其他修士也要进山查看,到时候才是真正危险的时候,一两个人族修士闯过去又能济得甚事?”

    杨君山在林间穿梭,他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的行动似乎一直都在被人监视,哪怕是先前施展遁地灵术离开的时候也是如此,这让杨君山不由的想到了之前那个只是在树上一拍,便察觉到了自己躲藏位置的女巫修士。

    直到离开了先前之地数十里之外,那种若有若无的被监视的感觉才彻底消散,杨君山绷紧的精神一松,这才发现此时他所在的位置似乎距离巨猴们所在那处极为隐秘的山谷已经不远了。

    杨君山穿过那片树林,还不等翻过那座山坡,便突然听到山坡后面传来一声巨响,而后还有一声巨吼,紧跟着又是一声闷响传来,一声粗狂的大笑声传来:“巴家的猢狲,你们还不死心吗?现在交出来还不算晚,要是等俺老袁打破了这山谷,到时候生死可就由不得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