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冰宫

第五百四十四章 冰宫

    还得杨君山救下净元真人的时候,净元真人因为知晓他与风雪剑宗真传弟子的过节,还曾特意提醒他,从冰原返回之后,最好是从凝郡避开风雪剑宗的搜索。

    原本杨君山以为净元真人的意思是说,风雪剑宗的势力在凉州北三郡当中就属在凝聚最弱,可现在看来,当时净元真人显然意有所指,怕不是那个时候他们便已经知晓了风雪剑宗行将分裂之事。

    看样子这一次风雪剑宗内部分裂,叛出宗门之人的背后明显有着玄垢派的影子,恐怕凉州南三郡三大宗门哪个也脱离不了关系,甚至这样可以直接影响整个修炼界局面的事情,若是背后没有外州更大势力的介入,杨君山打死也不相信,要知道,风雪剑宗可是有道人境老祖坐镇的宗派。

    主导这一次分裂事件之人,乃是原风雪剑宗三大太上长老之一,现任冰宫宫主,太罡境修士的叶华真人。

    而跟随叶华真人一同反叛的还有两位天罡境的长老,七位玄罡境和聚罡境的执事堂主,以及三位真人境的真传弟子,总计十三位真人境以上的高阶修士。

    再加上从风雪剑宗带出来的数百名武人境和凡人境的弟子,叶华真人这一次反叛直接削弱了风雪剑宗三分之一的力量,并直接占据了凝郡一郡之地,公开与风雪剑宗宣战。

    与此同时,凉州南三郡三大宗门则纷纷呼吁双方保持克制,在域外修士大举入侵,极北冰原又发生剧变,随时有可能影响到整个凉州局面的情况下,风雪剑宗与冰宫双方的火并,只会令仇者快亲者痛。

    而在这个时候,冰川剧变的消息已经传开,所有在冰原之中陨落的外州修士,几乎都有其所在的势力试图进入冰原,搞清事实真相的打算,而极北冰原却只与凉州接壤,外部势力要想进入冰原,就必须首先要经过凉州。

    这样的条件不仅是风雪剑宗不会答应,便是凉州其他三家宗门,再加上刚刚分裂出来的冰宫也不会答应。

    可就在这个时候,叶华真人却站出来首先指摘风雪剑宗事先早已察觉冰原将有剧变的苗头,并事先撤离了进入冰原的大部分高阶修士,可却并未通知进入冰原的其他修士,最终导致各家宗门势力门下的真人境修士损失惨重。

    这件事情却不是想隐瞒就能隐瞒得了的,很快各个宗门便查到在冰川剧变发生之前,风雪剑宗的确早早召回了在冰原之上游历的门子子弟,虽仍旧没有证据表明当时风雪剑宗是知情不报,可单单是这种异常的举动便令风雪剑宗摆脱不了嫌疑,甚至修炼界马上便有流言传出,这风雪剑宗与域外修士之间是否有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各家宗门很快便借机向风雪剑宗施压,据说为此风雪剑宗不得不派遣了两支以天罡境修士为首的队伍,深入冰原调查事实真相,最终两支队伍在中途均遭遇冰原荒兽拦截,最终不得不退回凉州,而两位天罡境修士也有一人被重伤。

    在这连番变故之后,风雪剑宗也顾不得再征讨以叶华真人为首的反叛势力,而冰宫也在幕后推手的支持下,逐渐接掌了凝郡原本属于风雪剑宗的势力范围。

    不过双方虽然大的冲突一直没有发生,可在边境小的冲突却是不曾间断,双方原本分属同门的低阶修士在凝郡与冰郡的边境线上来回厮杀,仇怨却是越结愈深。

    杨君山在逃离冰原来到凝郡之后,有关风雪剑宗与冰宫之间的仇怨便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而且这一路南下,沿途却是见到过数次两派之间的仇杀,不过大多却都发生在凝郡这一边,甚至与冰宫敌对的还有不少凝郡本地的势力,可见在两派的争斗过程当中,风雪剑宗一方还是占据着上风。

    冰宫虽然凭借着内外环境的有利而占据了凝郡,可风雪剑宗数千年的经营同样根深蒂固,凝郡不知道有多少势力与风雪剑宗有着牵扯不断的联系,冰宫想要完全将凝郡化作自身的势力范围,并整合凝郡各方势力为其所用,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这一日,杨君山穿过了大半个凝聚,即将尚有一两日的功夫便能够进入净郡的时候,却在野外一场武人境修士之间的小规模冲突当中遇见了一位熟人。

    这一次冲突的双方总共约有三十余位武人境修士,其中居于弱势的一方是以两位武人境大圆满修士为首的十余人,而另外一方大约二十位武人境修士,为首的却是三位大圆满修士。

    双方冲突的根源便是一座露天的灵材矿坑,那居于弱势一方的十余名修士显然之前在驻守这一座矿坑,而另外一方则成功偷袭了驻守矿坑的修士,看样子不仅是要抢掠矿坑所产的灵材,还要将这座矿坑据为己有。

    “哈哈,宁寒武,就凭你这刚进阶大圆满的破落户子弟,居然也能被冰宫叛逆收为真传弟子,当真让人笑掉大牙,那冰宫叛逆为了收拢人心,居然连你这种货色都收到门下凑数了吗?”

    另一方两位大圆满修士中的一个,正是之前杨君山在初入冰原之时邂逅的宁家修士中的宁寒武,当时那人不过第四重的修为,三四年不见,此时已然是大圆满境界的修士。

    只听那宁寒武高声道:“高碱,有本事只管放马过来,叽叽歪歪像个娘们儿,让人听着心里腻歪!”

    顿了顿,那宁寒武继续大声道:“大伙儿不要着急,在这群三绝宗的混蛋偷袭的时候,我便已经放出了求援传讯符,师门救援马上就到,到时候倒霉的就是对面这群混蛋了!”

    三绝宗指的自然就是风雪剑宗,后者多是修炼界对其的称呼,相反在凉州,绝大多数修士都将风雪剑宗称呼为三绝宗,这其中还包括大部分风雪剑宗修士的自称。

    另外一方那位被称为高碱的修士闻言放声一笑,道:“冰宫叛逆距离此处最近的一处驻扎地也需一炷香的时间才能赶来,宁寒武,你以为你们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吗?”

    高碱话音一落,掌中已经多了一张紫气盎然的半尺符箓,正是一张封印了宝术神通的宝符,只听他得意笑道:“这凝郡不知多少家族多少势力心向本宗,你们这些叛逆在附近的所有布局早已被我等洞悉,因此,本人特意向师尊请了一张宝符下来,就是要让尔等今日尽皆陨落于此!”

    说罢,看着对方一众冰宫叛逆绝望的神色,高碱在满脸的得意神色当中激发了手中的这张宝符。

    漫天的风雪顿时在夏季来临,瞬间便裹在了宁寒武等人的身上开始冻结,眼见得一众人就要变成了冰雕。

    然而高碱满脸的得意没有坚持多久便僵在了脸上,因为就在他手中的宝符在冻结冰宫十余名武人境修士的同时,还将一直隐身在一旁观战的杨君山也冻结了上去。

    这他妈怎么会有一位真人修士躲在一边?即便是躲在一边,一位真人修士又怎么可能会被一个武人境修士激发的宝符击中?就算击中,又怎么可能被区区一张宝符给轻易冻住?

    修炼界向来有约定俗成的规矩,两方势力冲突,除非是发动灭门之战,否则向来都是高阶修士不主动向低阶修士出手,因为一旦双手都撕破了脸皮出手屠杀对方的低阶修士,那两家宗门各自准备断绝传承自行灭门算了。

    当然,“不主动”并不意味着高阶修士就不会向低阶修士出手,要是低阶修士主动“招惹”了高阶修士,那被随手打杀自然也是活该,甚至哪怕就是真人修士主动出手了,只要不是大范围屠杀,杀一两个低阶修士,难不成还当真有人会找一位真人修士的麻烦不成?

    高碱不是傻子,相反他能够在武人境大圆满境界的时候,便成为风雪剑宗的真传弟子,凭借的可不仅仅是他的修为,还有懂得钻营的敏锐头脑。

    这样的事情他一看就知道自己被坑了,而且坑自己的还是一位真人修士,没处说理的那种,当即转身就逃,甚至都来不及向同伴打一声招呼。

    铺天盖地的气势瞬间从冻结了杨君山的冰层当中爆发出来,元磁宝光横扫,祭起法器的风雪剑宗修士瞬间便感觉与各自的法器断绝了感应,而后铺天盖地的压力从天而降,修为低的修士一下子便被压得一屁股蹲在了地上,那些个煞气境以上的修士即便能够站立,却也双股打颤举步维艰。

    那位叫做高碱的真传弟子尽管反应极快,早已经使足了全力奔逃,可在元磁宝光的压制之下,整个人的动作一下子被放满了无数倍,杨君山闲庭信步的走到他跟前的时候,这人还在努力的向前飞奔,甚至脚下的遁光都在顽强的腾动着。

    “前,前辈,晚辈并非有意,饶,饶命,在下风雪剑宗谢光鹏真人门下真传弟子高……”

    杨君山森然一笑,道:“威胁我?”

    “不,不,前辈,手下留情,留……”

    杨君山伸手在他丹田一拍,此人还妄图运转神通抵挡,可杨君山这手掌却如若无物一般径直拍在了他的腹部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