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纳灵

第五百四十一章 纳灵

    杨君山原本以为齐敏作为聚罡境修士,风雪剑宗地位更高的真传弟子,身上必然有着极好的东西,可不曾想却是从乔师弟的储物袋中有了更为满意的收获。

    三颗宝丹都是最适合化罡境修士所使用的丹药,显然这位乔师弟也一直在为进阶聚罡境做着准备,可最终一切却是都为杨君山做了嫁衣。

    收获了一门关键时刻能够替死救命的秘术,得到了三颗疗伤、辅修、破境的丹药,杨君山早已经心满意足了,可实际上乔师弟储物袋当中的宝贝显然出乎了杨君山的意料之外。

    “百鸟裳、千羽扇,这是记载了两种法宝炼制方式的传承!”

    杨君山在翻检乔师弟储物袋遗物的时候,很快找到了第二块传承玉板,里面记载的却是两种法宝的炼制方式,而且更令杨君山赶到惊叹的是,无论是百鸟裳还是千羽扇,最高都是能够练成宝器级别的法宝,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炼制法宝所需灵材的难得。

    便以那百鸟裳为例,按照传承记载所言,这百鸟裳应当是属于法衣的一种。

    若是能够收集足够数量的三种荒兽级别飞禽的翎羽,便能够制成一件灵阶下品的百鸟裳;若是能够收集足够多的七种荒兽级别飞禽的翎羽,那便能够将百鸟裳提升到灵阶中品;若是收集十种荒兽飞禽的翎羽,百鸟裳的品阶就能够达到灵阶上品。

    而若是收集的翎羽种类达到了三十种,且每一种的翎羽都达到了荒兽级别,那么百鸟裳的品阶就能够达到了宝器级别,以此类摧,七十种翎羽就能够练成一件中品宝器的法衣,而若当真能够收集到百种荒兽翎羽,那么真正的百鸟裳就能够达到上品宝器的级别。

    至于说千羽扇,与百鸟裳差不多是同样的道理,不过与百鸟裳主要作为法衣守护修士自身不同,千羽扇却是一件攻击性的法宝,不过千羽扇的品质与种类却是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能够凑齐一千根荒兽级别飞禽的翎羽,便能够炼制千羽扇,而且品质最差的千羽扇也有着下品灵器的威力。

    两件法宝看上去炼制的方法都不难,只要能够收集到种类与数量都足够多的翎羽,就能够将两件法宝炼制成功,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收集这样的翎羽,必须要从荒兽级别的飞禽身上着手。

    千羽扇所需的千根翎羽也就罢了,现在杨君山的身上就有百根寒鹰翎羽;可最好的百鸟裳却需要一百种飞禽的翎羽,也就是说要找到一百种荒兽级别的飞禽,而知道现如今,杨君山所见识过的荒兽级别的飞禽,也只有冰原寒鹰这一种而已。

    找到了两件法宝炼制的传承之后,杨君山很快又从一堆杂物当中翻出了几只小袋子,每一只小袋子里面都存放了不同数量的翎羽。

    “这些应当都是那位乔师弟所收集的各种飞禽的翎羽,居然有五种,每一种都有三五根到数十根不等,而且所有的翎羽居然都是荒兽级别,可见这个乔姓修士对于这两件法宝是下了大力气的了,就是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收集的翎羽跟着储物袋的破碎而一同毁掉了。”

    “嗯,想要等冰蚕丝来织就一件法衣怕不是还要等百八十年,要不就先弄一套百鸟裳穿在身上?可真要是整一身羽毛穿在身上,……”

    杨君山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身披各种羽毛的修士,看上去除了滑稽似乎还是滑稽,不由的有些不寒而栗。

    “算了,手中还有几张冰狐皮,回去之后看看能够让欧阳鞣制后制一件上好的法衣出来,至于这百鸟裳,若是能够制成,就交给家族的几位女修穿吧。”

    将乔姓修士储物袋中的一应物事整理完毕之后,杨君山首先便将那颗疗伤用的聚生丹吞入腹中,一颗葡萄大小的青绿色丹药在腹中顿时化作绵绵不绝的灵力,开始修补体内的伤势,令杨君山原本疲累的神色顿时一振。

    想了想,杨君山从腰间摘下了一只表面绣了许多玄奥纹路的锦囊,将这只锦囊打开之后,杨君山口中微微念了几句,而后这锦囊突然变大,而后口上闪烁出一团灵光,一个低矮的门户突然出现,而后传来“哎呦”一声痛呼,似乎有一物掉落在了冰穴地面之上。

    灵光散去,锦囊也恢复到了巴掌大小重新落入杨君山掌中,而在冰穴的地面之上却多了一名一脸高高在上表情的年轻修士,只是此时他异常狼狈的身形,再加上刚刚从地上爬起,正揉着屁股的动作,再与他脸上那副表情相比较,却是显得要多违和有多违和!

    杨君山神色古怪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修士,却见这家伙同样也是满脸恼怒的看着杨君山,大声质问道:“你是故意对不,你肯定是故意的,欺负我的修为被禁锢了吗?”

    “哼,”杨君山一声冷哼带着沉重的压力,仿佛整个冰穴都快要塌了一样,令眼前这倨傲的年轻修士很是不自在的扭动着身躯,这种感觉他只在自家长辈教训自己的时候感受过,先前脸上的恼怒也消失不见了,再看向杨君山的时候,目光甚至有些躲闪,似乎在害怕。

    在杨君山看来,此人根本就是一个被人宠着惯着,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人情险恶的纨绔子弟,在冰原上闯荡直到现在还留得命在就已经算是奇迹了,要不是撞在嘉惠这个释族修士手中,这家伙早不知道死了十回八回了。

    这小子当日闯阵的时候,杨君山虽然正在专心修炼广寒灵目,可大阵之中发生的事情,他大体还是能够感知的到,因此也晓得这小子的身份。

    当日杨君山与齐敏斗法,在击杀齐敏之后,杨君山发现这小子居然命大的没被两人斗法的余波震死,而只是满脸的惊恐之色,周身上下却被一层撑起来的光幕护住了身形。

    这家伙修为被禁锢居然还能护住自身,这不是他自身的能力,而是在这小子的身上有着能够自主护主的异宝。

    看样子这小子在紫风派当真身份不低!

    这小子见到杨君山看向他,顿时大喊救命,原来当日他被嘉惠擒下,并以释族神通禁锢了他的修为之后,因为被丢在了阵法中的一个角落,因此,始终不晓得杨君山原本与嘉惠是一伙的。

    见得杨君山大发神威,连同周边的阵法都跟着被他的神通“毁灭”,这小子虽然不识得齐敏,但却认定了“毁掉”阵法的杨君山铁定与擒下他的嘉惠是对头,于是便高呼救命。

    原本杨君山并不将此人的生死放在心上,更何况当时情势紧急,杨君山需要尽快逃离此地,不过在杨君山从齐敏的身上收罗战利品的时候,却是发现了先前的那个锦囊。

    这种锦囊杨君山却也识得,乃是修炼界极少见到的纳灵袋,乃是一种用来暂时放置活物的空间宝物,修士通常用来作为一些灵宠之类的容身之所,可以随时将驯化的灵宠带在身边。

    而灵宠在被放置入纳灵袋之后,便会陷入休眠,直到主人将其从纳灵袋当中放出来。

    杨君山在得到这件纳灵袋之后,便发现里面有一只雪鸥,同时也明白了当初齐敏是如何通过留在他身上的印记来追踪他的行迹,不过这只雪鸥随着齐敏的陨落便也跟着死掉了。

    既然有了这件纳灵袋,杨君山却是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一个不明所以,误将自己当做救命恩人的紫风派纨绔子弟,却也不是全然没有用处,要知道能够成为纨绔子弟的,自然是因为自家老子厉害,更何况从当日杨君山听到的来看,这家伙似乎还是紫风派一位老祖的血裔。

    修炼界能够被称之为“老祖”的都是些什么人?

    道人境修士!

    杨君山想想都不寒而栗,可再一想却又隐隐有些兴奋,于是便用刚到手纳灵袋将昏迷的这小子装了进去。

    杨君山知道自己在冒险,不过他觉得这个险或许只得一冒。

    杨君山板着脸质问道:“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

    这小子神色讪讪,可随即便觉得自己的面子挂不住,当即将脑袋一昂,道:“有什么了不起,只要你能够将我送回紫风派,我的父亲、祖父,甚至祖爷爷,自然会给你想象不到的谢礼,到时候恐怕要感恩戴德的就是你了,哼,能够得到我家长辈赏识,那可真是你的造化了!”

    杨君山觉得自己现在就能一巴掌将这家伙拍死,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怒气,冷声道:“我救你出来也不过顺手而为,如今冰原之上逢遭大变,我却不想一直将你这累赘带在身边,既然你出身名门,又身份贵重,料想你家中之人也不会任由你一人外出游历,你自可联系他们将你带走。“

    这小子闻言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大声道:“你说谁是累赘,要不是被人封了丹田禁锢了修为,小爷可也是真人境修士,不会比你差!”

    杨君山正色道:“可你现在就是被禁锢了丹田,浑身上下一点修为也无,而封印你修为之人的手段诡异,我却也无能为力,除非你愿意继续在纳灵袋当中休眠,否则你对我而言便是累赘。”